救我命的是法轮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八日】我今年八十四岁,在东北的一个乡村居住,大多数人称我为刘老太太。我把我亲身经历过的神奇事说给大家听听。

农村人好串门,我经常去一家炼法轮功的人家坐坐。她人很好,对待左邻右舍都是那么真诚、善良,谁有为难的事她都帮,从来都是把方便让给别人,她是村里人人皆知的大好人。但是,我去她家一看到她学法炼功我就烦心,不知为什么,人家学法炼功也惹不着我,我为什么就烦人家呢?烦人家还老想去人家坐坐。可真怪了!

就在二零零八年的秋天,我突然得了“顽固性皮肤病”,怎么治也治不好,越治满身象个烂窝瓜似的,出血流脓,就在我痛不欲生的情况下,我又到她家去了,我说:我看你炼功炼的什么病都没了,我明天也跟你学法炼功吧。她说:好啊,你什么时候想炼就炼。我说:今天不行,我得回家商量一下,因我家供个“保家仙”(低灵),我得跟它商量。到了晚上,我对着那个牌位说:我供你这么多年,你也没保我啥,弄的我满身象个烂窝瓜,我实在受不了,今天晚上我就把你送走,说完就把它送走了。

第二天我就到炼法轮功的学员家去学法炼功了,刚炼了一天,身体就有了变化,原来我的耳朵打雷都听不见,怎么今天能听到放水声了?身上烂的地方也不那么痛了。因我得到了甜头,不管黑天白天总想学法炼功的事。一次晚上在梦里也炼功,有时做到哪套功法记不住叫什么名时,我正心急,一个声音就告诉我:是法轮周天法,从那以后我再也不忘各套功法的名。第二次晚上睡梦中有个人手里拿着一张纸对我说,你得去上学呀。我反问:我这么大岁数上哪去上学呀?这个人说:你去上学吧,你学好了,那可是两个世界呀!第三次晚上梦中有个人说:“鸡死扒皮,就不用拔毛了”。我悟到:因我满身烂的除了手、脚、脸之外,没有一块好皮,这不就如同鸡死了扒皮一样,把坏皮全扒掉省事了,就不用拔毛了吗?炼功一个月后我身上脱掉好几层皮,两个月我满身的溃烂全无,直到现在已四年多了,从来没有犯过。亲朋好友及全村人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有人说:我就相信科学,有病就住医院。我以前也是这种想法,后来我发现,住医院也不是什么病都能治好的。如果是那样,那为什么哪个大医院都有“太平房”?都设置有放死人的房间呢?医院小病能治,大病就治不了。最后弄个人财两空的,我不就是个活见证吗?

而我一修炼了法轮大法,我的耳朵也能听到声音了,全身的顽固性皮肤病也不顽固了,全好了。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吗?有人说:医学就是科学,他就相信这所谓的科学,通过我的亲身体验,我说法轮功是最高的科学,是人所不能及的,真是太神了。我只能用一句话表达我的心声:“法轮大法是真正的佛法,是救人于水深火热的高德大法。”

最后让我衷心跪拜师尊,谢谢师尊的救命之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