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师正法随师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弟子,今年八十三岁,在修炼法轮大法的金光大道上,走过了16个年头。前几次大陆大法弟子心得交流会,我没投稿。原因有二:一是深感自己修炼的不好,二是觉得自己中党文化的毒很深,担心写不出纯净的文章。这一次看到“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的征稿通知”,回想自己的修炼历程,沐浴洪大师恩,我为以前找借口不投稿而羞愧!今天写此稿件,只抱定一个宗旨:向慈悲伟大的师尊谢恩!

(一)刚出生师父就看护着我

我的童年充满着灾难,几次死里逃生,奇迹生还。
  
我出生后才两三个月,一天傍晚,我妈妈到水塘去洗菜,把我交给五岁的姐姐抱着,坐在大门口。等妈妈洗完菜回来,只听见我在屋后哭,妈妈急忙跑到屋后,惊奇的发现我一人躺在林子间的地上,衣服被一根小树桩子挂着。我妈妈急忙抱起我,却不见我姐姐人影,四处呼喊,没有回音,姐姐被狼叼走了!我的这条命是从狼口里拣来的。父母从此把我的乳名由“贱生”改为“捡宝。”

姐姐出事后,给家里带来了极大的悲伤。为了防止狼再来伤人,当年冬天,父母请来匠人,用干打垒的办法,筑起一道院墙来。第二年春天的一个上午,妈妈把我放在架椅子上坐着,靠着土墙边晒太阳,她到屋里忙家务去了。不一会,突然听到我的哭闹声,妈妈就跑出来,刚把我抱起来转身走了几步,突然轰隆一声,土院墙倒塌了,架椅子被土墙压在下面。假如我妈妈迟来一点点,我就没命了。

我大约六、七岁时,两次差点淹死。一次在一个夏天,刚涨过大水,雨过天晴。我在荒地上放牛,两头水牛抵脑,斗完后到大池塘游水去了。我看到牛漂在水面上,好自在好好玩,我也想漂到水面上去玩,我把衣服一脱就往池塘里跳,一下子就落到一个排水的口子里去了。我伸手乱抓,七抓八抓,抓到塘边的草,才爬上岸来。

同年,秋夏之交,我又在一个小山坡上放牛。山脚下有一口池塘,塘边一棵野梨子树,树上果子都成熟了。为了要吃果子,我用一根带勾的树枝,把伸向池塘水面的果枝勾到面前,用力一拽,果枝折断了,我控制不住身体,“扑通”一下落到深深的池塘里。 我就用脚乱蹬,我也不知道是怎么蹬上岸的。乡亲们都说,这孩子怪哪,这么点儿,两次掉在那么深的水塘里,竟然好好的。

冥冥之中有天意啊!以上几件神奇的事,我几十年来百思不得其解。通过学法后,我才明白我一出生后,师父就在看护着我,否则就没有我今天。“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1]。正因为有师父保护,我才有幸得到这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大法。

(二)师父点化我得法 身心健康百病消

我从六十年代就染上甲型肝炎,直到我得法前,被病痛整整折磨了三十六年。七十年代又得了颈椎炎,脊椎肥大,头部不能自由转动,身体不能勾腰。八十年代又患上了头眩晕症,病发时好象住的楼房都要翻过来了,痛苦至极。后来又犯上了二度下垂的胃病,不思饮食,还有其它的病就不一一说了。

这么多疾病,几十年折磨的我痛不欲生。一九九一年我从领导岗位退下来后,与老伴练了好几种气功,还学过四十二式太极剑,祛病效果不佳。我对气功失去了信心,甚至对老伴学气功也不支持了。

一九九六年七月份一个下午,我正在书房看书写字,突然一股浓浓的檀香味,伴着一阵热浪扑面而来。我非常惊奇,急忙起身到旁边几个房间瞧瞧,发现老伴正在卧室炼功,我问她,你这又炼的是什么功?她说:我才学的法轮功。我怕你反对,所以没告诉你,她递给我一本《法轮功》要我看看。我接过书,心想我以前学的气功可没有这么大能量场,这可能不是一般的功法。于是我把书拿進书房,竟一口气将书看完,书中论述的真、善、忍宇宙大法,强烈的震撼了我的心灵!这才是高德大法啊。我当即决心修炼法轮功。

之后我就到炼功点,学会了五套功法。正式走進了大法修炼。从此我什么药都不吃了,学法炼功,还热情地为炼功点的同修服务,提供录音机,录音带,联系炼功和学法场地。就这样在集体学法炼功实修中,不知不觉,身上的各种疾病奇迹般的消失了。精力倍增,皮肤也变好了,我额头上三条深深的皱纹长平了,体重由107斤增至130斤,瘦瘦的身材也变的健壮起来。现在有些认识我的人,见到我就问:你怎么越来越年轻了,成了神仙了?我诚恳的告诉他们说 :“我是炼法轮功炼好的,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不认识我的人以为我有六十多岁了,我告诉他们我有八十多岁了,我说,只要你真诚地炼法轮功,都会变的很年轻。

(三)危难中 信师信法不动摇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公开迫害法轮功,全国电台电视台报纸铺天盖地造谣诬陷法轮功,各级邪党公检法一起参与迫害法轮功,那时候黑云压城,天都好象要塌下来了。面对邪恶与恐怖,我静下心来冷静思考。我已经修炼三年了,师父教我们修心向善,道德高尚,做好人错了吗?没有错!法轮功使社会道德回升,社会安定,解除了无数人的疾病痛苦,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错了吗 ?肯定没错。学真,善,忍错了吗?肯定没错!!!那么谁错了?肯定是共产邪党错了!既然法轮功没有错,那我怕它们干什么!邪恶找我三次谈话,我正念过关。

第一次,单位把我送到公安局,局长气势汹汹对我说:“现在中央取缔法轮功,你还敢炼?”面对邪恶,我想起师父的话,“一个不动就制万动!” [2]我没有动心。坦然回答:“我为它干了四十二年,全身是病,医院治不好,为了祛病,学了几种功法和剑法,也不见好,自炼法轮功不到半年,我身体上各种疾病奇迹般的消失了,无病一身轻,我身体也强健了,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他见我不“转化”,便破口大骂我师父和大法,他骂一句,我说一句:“大法好!师父好!”僵持了大半个下午,他无奈的叫我回去了。

第二次是在几天后的一个晚间,公安局一个政委和两个科长到我们单位,领导把我叫到办公室,逼我表态。我还是讲了第一次的内容,他们很不满意,说:“我不是叫你说这些,是叫你不炼法轮功了。”我说:“这是违背良心的事,我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他们再逼我,我就一语不答,搞了一个晚上,无果告终。

又过了一段时间,公安局又来了三个人,直接到我家,还带来了电视台的摄影记者,单位领导也来了。他们气势汹汹的,我没有动心,我是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谁也动不了我,也休想让我放弃修炼。他们一坐下来就叫我表态,不准再炼法轮功,我说:“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也不让他们拍照,开始时单位领导也帮他们,最后看我实在不讲,不动心,就对警察用商量的口气说:“老头子不愿说就算了吧。”恶警才草草收场,恶警走后,我感谢师父,是师父又帮我度过了这一次难关。

二零零一年底,我因送大法资料被一个邪悟者告发。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八个半月,换了四个监室。每到一个监室我都向犯人洪法,我对他们说:法轮功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祛病健身效果奇佳,讲述大法美好,揭穿恶党欺世谎言,使不少犯人明白真相。其中有人说,等我出去后,到城里找你学法轮。到了中级法院对我的非法判决书下达后,枉法判我四年劳改,到准备送我到劳改农场时,因为那时还不知道全盘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只是想如果我到那里去的话,怎么学法?怎么炼功?怎么救人?那不是我去的地方,思想产生一念,求老师把我解脱出去。不久儿女们通过他们的关系,把我接回来了,实际上我悟到是师父再一次地保佑我,使我脱离狼窝,从新回到正法洪流中。

(四)紧跟正法進程 勇猛精進

七二零后,大部份年轻大法弟子到北京证实法,被中共陆续绑架。先后被劫持到洗脑班,或被非法劳教或判刑。在这时大法弟子开始向广大民众讲真相。由于年轻大法弟子几乎都被非法关押和判刑,缺少人做真相资料,我就主动承担起做真相资料和传递工作。我把城区分成四个片,每片找一个同修,作为资料集散点。开始没有人会上网,自己也没有复印机,就在复印店找人复印。运作时间不长,师父看到我这颗心,就安排从北京上访安全返回的两同修到我家。经过我们商量,他们负责做资料,我负责发放和传递。他们每隔两三天,要往我家送一袋或一箱资料,为了安全方便,我在市内找了一间小屋存放资料。有时来人取,有时我骑自行车送。还有两个乡镇的资料,都是我定时送去,他们接到资料后就积极粘贴。有个镇接到资料后,步行几十里到他乡发放和粘贴,有个乡镇很大,一夜之间,全街上下,贴满了真相资料。对邪恶震慑极大。

二零零二年底,我从看守所出来后,因为种种原因,家里不能住下去 ,孩子们 就在乡下买了一间小民房。二零零三年我和老伴就住到了乡下。劝三退大潮开始后,我们就开始对周边的人讲真相,劝三退,除了个别户以外,绝大多数人都讲了,并三退了。过了一段时间,我们悟到,在乡下过安逸日子,长期与大法弟子不接触,这是旧势力在对我们的整体的间隔。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啊。于是我们在与城里同修联系中,得知很多同修看不到《明慧周报》和周刊,讲真相的小册子,小报少见了。为此,我心里十分着急,我又萌发了做真相资料的念头。尽管上次因为做资料传资料而被关押,那是因为我有漏,大法弟子救人,旧势力是不敢干扰的。一同修说,你想做资料,我买机子。机子买来后,我和老伴就开始在城区的家做真相资料,老伴复印,我装订,包装,发放。为了两不误,每周周末把资料做好,发放完毕,就返回乡下。任务大时,来回三天,由于我们年纪大,不懂电脑,最大的问题是资料母本缺乏,我们所用的母本都是收集来的,或是传看得来。这样一年多时间,总觉得资料单一,影响救度众生,师父看我心急,就又安排了同修来帮我,一天,一个年轻同修突然到我家来了,他是七二零后从未来过的呀,他说做资料,希望我帮他往外发送,我高兴的说,这正是我想要的。过了两周,他用摩托车把资料送到我家,《明慧周刊》,《明慧周报》,《九评共产党》,各种小册子,什么都有了。从此以后,我们收到资料,就连夜装订,包装好,第二天往各资料点发,这样一直做到了二零一零年,做资料的同修被恶警绑架,机子也抢走了,被劫持到邪恶洗脑班迫害,我由于师父的再次呵护,免遭这一劫,有惊无险。

(五)面对面地讲真相 救度众生

开始讲真相都是背靠背的做,就是把折叠好的真相资料,用小提包提着,或胸前揣装着,到市各小店铺,或是楼道从上往下一户户地发送,报箱是最好的放资料的地方。到后来逐渐走向面对面地讲真相。在这个问题上,我一般采用这么几种方法:一是自己通过修炼后,以自己身体的变化为契机,讲大法的美好,劝三退。如果在车上,路上,街道上,遇到的人,看到我红光满面,就好奇的问我,你有多大岁数了,我说我已经八十多岁了,问话的人感到很惊讶。我就借此讲真相,劝其三退。二是从关心他人平安为契机劝人三退,凡是遇到开汽车,摩托车的司机,就告诉他们,只要你诚心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就能保你平安,并劝其三退,对方同意,我就送一张护身符。一般都非常感激。几年来,凡是我坐过的出租车,绝大部份都被三退,有少数未入过党团队的,经过我们一讲,他们也知道了法轮大法好,为自己的生命选择了美好的未来。三是以关心他人痛苦为契机劝三退,遇到有病的人,病魔缠身很痛苦时,我就告诉他只要你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的病就会好。他如果同意我就進一步劝三退。有少部份人不相信大法有这么神奇,我就列举全国或者本地区因为炼法轮大法而痊愈的例子,使他们对法轮功有了全新的认识。四是以藏字石为主题,讲天灭中共是天意。现在劝三退是神佛慈悲于人,网开一面,从中共党团队员中尽量多救度一些。这个良机不可失,促使他尽快三退。

(六)找回昔日同修

我市有个乡镇,七二零前得法三十多人。在一次讲真相中,有学员遭恶警绑架,造成七、八个学员被非法判了三年或是七年的冤狱。有的都不敢再出来了,有的人还走入了其它法门。二零零五年春天,我到城区一家小卖店购物,听店主讲,他们那里有一个炼法轮功的人被非法判了缓刑,还在家里种田。我就把该同修的姓名和地址问清楚,第二天一早,我就乘车到五十多里路的地方下了车。下车后我又步行了十多里路找到了这位同修。交谈中,这位同修告诉我说,因为他炼了法轮功被非法判三缓四。我问他还炼不炼,他说他知道这个大法好,不过现在炼不成了。派出所三天两天都要来干扰,还派人暗中监视。他们这里辅导员也被非法判刑,没人管了,怎么炼?于是我对他说:我也是炼法轮功的,专门与你联系来了。我给他讲了大法在世界的洪传,讲了《九评共产党》奇书的问世,藏字石的神奇出现,天灭中共是天意,救度众生是我们的使命,鼓励他从被迫害的困境中解脱出来,跟上正法進程。我还告诉他,我们得了这个大法,是千年万年不遇的,一旦失去,后悔莫及。这时,他点点头。我把带去的《明慧周刊》,《明慧周报》交给他,我又和他商量,我每个月按时把资料送到某地交给他,还可以進行切磋。从此以后,他们夫妇俩,从新走回大法修炼中来了,在他们的带动下,有九个同修又从新走入了修炼。

(七)百分之百信师信法 走好最后的路

我认为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不是一个简单的口头语,他是我们修炼人对佛法真理从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过程中的一种坚定,学好了法,真正理解了法,就能坚定信师信法,否则就会被各种常人心或是外来的假相形势所带动,这样就会偏离大法,心里信师信法的理念就会迷失。为了做好三件事,我们坚持多学法,学好法,认真学法,我和老伴坚持用大量时间学法,在法上提高自己。除了坚持学《转法轮》外,还认真学习老师在各地的讲法,加深了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使命的理解,加深了对救度众生的责任的感悟。在实修中我们坚持向内找,处处用大法严格要求自己,不断提高心性,多看同修的长处,做好三件事。在这最后的时刻,不管正法还有多少时间,不管常人社会发生什么变化,只抱定一颗平静的心,纯净的心,学好法,完成师父交给我们的伟大历史使命,尽量多救人,圆满随师还。

以上所悟、所写,不当之处,恳请指正。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神路难〉
[2]李洪志师父经文:《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