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安岭女护士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遭受的折磨(图) 【明慧网】

大兴安岭女护士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遭受的折磨(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大兴安岭塔河县塔林卫生所护士、现年五十九岁的孟昭红女士,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在家庭和单位里都按“真、善、忍”原则来要求自己,工作认真负责,任劳任怨。这样的一位善良妇女却屡遭中共绑架迫害,几次被非法拘留,两次被劫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迫害,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里,经常受到酷刑折磨,身体受到严重伤害,于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二日出狱,伤口至今未愈。下面的照片摄于二零一三年三月四日。

孟昭红在哈尔滨女子监狱经常受到酷刑折磨,于2012年7月22日出狱,伤口至今未愈。(慎入)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非人折磨

二零零八年,孟昭红在塔河讲真相时,被受中共邪党谎言毒害的人诬告。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三日中午,塔河县公安局副局长许峰、塔河县国保大队李军等闯进孟昭红家,抢走了家中的大法书、真相资料、光碟等大法资料,连当时在场串门的人也没放过,把这个外人身上的一千多元现金搜走。抢走了孟昭红家中七个存折(存折已要回,二千元现金不给)及她卖房的现金、电视、影碟机等物品。他们强行把孟昭红绑架到看守所,逼迫她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并说出大法资料来源。

不久,孟昭红被塔河县法院冤判四年,当时跟孟昭红相依为命的女儿才十九岁。十月份,孟昭红被劫持到位于哈尔滨的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恶警在塔河警察还没离开就对孟昭红拳打脚踢、打嘴巴子,孟昭红的头当时就出了血。

哈尔滨女子监狱对刚入监的法轮功学员要搞三个月的“集训”,迫害的手段多种多样。新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先被封闭式强行“转化”,每个监室关押一名新来的法轮功学员,由四、五个包夹负责迫害。门玻璃上用一块白布遮挡,漏出一个三寸长、一寸宽的长方形,里边人看不到外面,外面人可以向里看,狱警来回走动,向各监室里窥探。这里与世隔绝,成了“狱中之狱”。

“坐小凳”模拟图
“坐小凳”模拟图

码坐也是哈尔滨女子监狱酷刑一种,长时间一种姿势坐在塑料小凳子上,坐的时间长了,小凳子就会陷进肉里。长时间罚站,从早上五点半到次日凌晨三点半,导致法轮功学员全身浮肿,脚穿不上鞋,腿不能回弯,行走困难,因此有的学员站不稳,包夹就轮流架着法轮功学员罚站,直到同意“转化”。不让上厕所、睡觉。有时只能便在裤子里;困了,包夹就用牙签扎眼睛、扎眼皮。不停地播放诽谤大法的光碟,强行洗脑“转化”。上厕所都是轮流的,不准与其他法轮功学员碰面,包夹寸步不离的跟着,洗漱、洗衣服也是一样,法轮功学员要排号,刑事犯随便。不许和其他的法轮功学员打招呼、说话,不许随便给家人写信,不能会见家人。

孟昭红不配合、不回答犯人包夹做“转化”的问话,犯人丁霞嘴里说出一些侮辱人格的话,并用手揪着孟昭红的头发,用手猛煽她的脸。包夹丁霞还用同样的方法打过法轮功学员于颖珍、王玉贤等人。

孟昭红被非法关押于九监区,九监区监区长陶淑苹、教导员濮宇先后跟监狱长刘志强、中共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六一零”主任肖林签订合同、立下军令状,达到“转化”的指标监狱要给奖励。恶警采取各种卑鄙的手段,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三月,孟昭红病情很严重,脖子上长了一个瘤子,吃不下饭、睡不了觉。家人一再提出保外就医,可是哈尔滨女子监狱又是让孟昭红的女儿拿几千块钱,又是不让见面,故意刁难,最后女子监狱还是没同意孟昭红保外就医。

二零一零年九月孟昭红和其他被非法关押在九监区的法轮功学员被体罚,孟昭红等人绝食抵制迫害,被灌食迫害强制放弃信仰。现任九监区大队长郑杰,很伪善,经常假惺惺地问法轮功学员住的冷不冷,可背后却指使犯人强迫法轮功学员加班干活、体罚法轮功学员,将法轮功学员劫入小号关押。

多次被非法关押、两次遭劳教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发起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迫害,对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进行全面迫害。面对邪党中央电视台、广播、报纸的诬陷,孟昭红和其他同修一样躲过警察的封锁踏上了上访之路。一九九九年十月孟昭红被恶警从北京绑架劫持到塔河看守所,遭恶警非法搜身、抄家,被多次非法审讯,警察逼迫她放弃信仰。每天吃两顿有泥沙的冻白菜汤,还被每天勒索三十元钱。孟昭红直到十二月份才被释放回家。

一九九九年末孟昭红又被塔河县公安局非法劫持到塔河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们被隔离每人一屋。塔河的冬天很冷,特别是十二月和一月份温度达到摄氏零下五十几度。塔河看守所的监室里没有炉子,更没有暖气,窗户上单层的玻璃,有的监室玻璃打碎了,门和窗户上没有任何保暖措施。孟昭红被逼迫住在这样的监室里,承受着难忍的寒冷、饥苦,动不动就被审讯,时不时的被安检、搜身,强迫放弃修炼,听着恶警和犯人的辱骂、叫喊。塔河看守所后来搬迁到塔南三处才有了暖气。

二零零零年七月孟昭红再次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不久,孟昭红和吕秀凤被塔河公安局绑架到塔河县看守所。八月孟昭红、吕秀凤、邢寿英被塔河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被劫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继续迫害。在劳教所,孟昭红遭受了野蛮的洗脑,还被强迫奴工劳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强迫干最脏最累的活。在农药厂装农药,没有任何防毒措施,呛的人呼吸困难、腹胀,劳教所给的任务很难完成,上厕所的时间都不给,手慢的学员就要干一通宵。还有掰苞米、做手工艺品等活儿。监控器二十四小时开着。由于孟昭红不放弃信仰(即不“转化”),遭受了十七天的上大挂酷刑摧残。二零零一年秋天孟昭红终于离开了劳教所。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孟昭红在加格达奇区发真相资料时被加格达奇区公安分局政保科非法抓捕,被关进加格达奇看守所,绝食抗议十五天,恶警王有明对孟昭红强行灌食迫害,往胃里插管子时,抓住头发捏住下巴,并把头往脖腔里使劲压,由于孟昭红反抗小手指被弄骨折。在灌食时恶警王有明用手抓一把盐放在食物里一起灌下,使孟昭红胃粘膜严重受损,呕吐时连同食物和胃膜全部吐出,后来大便便血。孟昭红在加格达奇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四个多月后,被非法劳教三年被非法劫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继续迫害,身心遭到严重摧残。孟昭红苍老了许多,身体虚弱,手上长了黑指甲病。直到二零零四年孟昭红才被释放回家。

孟昭红的丈夫多年前就去世了,女儿和她相依为命。孟昭红每次被绑架都被看守所勒索每天三十元钱的伙食费和一些其它费用,少则几百元,多则几千元。给这个单亲的家庭经济带来很大负担,给孟昭红年幼的女儿身心造成极大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