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C平台讲真相点滴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九日】全球RTC平台成立以来,来自各国的海外同修走上平台参与向大陆民众打电话讲真相,以下整理了一部份平台同修讲真相点滴,供参考。

1)初上RTC平台讲真相

文/加拿大大法弟子

参加平台讲真相一个月了,过去一直在做的“三件事”中,学法发正念都是在做,但是唯独讲真相不能保证的了,集体活动,或者是在和一些人聊天中,是会去讲真相,但是一直不能保证每天都能做到。

上了RTC平台,听到平台同修现场打电话,自己也备受鼓舞。以前自己一个人打过一段时间的电话,但是没有坚持,上平台后,基本就能保证了。过去打电话每一个号码就是只拨一次,爱听不听也就这样了,听到有同修说,至少拨打三次,心里就嘀咕了,一种不好意思再去麻烦别人的心就冒出来了,自己知道是在救人,但是就是有这种东西障碍着自己,就在那个同修跟我说要重复拨打电话的当天,自己和一个人讲了40秒后,那个人说听不清楚,就挂断了,我就想要不要打过去,心里摇摆了一会儿,还是想要打过去,拨通后,我这次一开始就说,“这位善良的先生,我说慢点,就是想告诉你保命的大事……”对方很认真的听完了,退了团,知道了天安门自焚真相和“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事后我就想,因为自己的人心,障碍着救人,如果这样第一次挂断了,重播后能够明白的人,自己不给其机会,这个人可能就永远没有机会了。这个损失可想而知了。

打电话救人也是一个很好的修炼过程,有些同修可能想着怎么去这个执著心,去那个执著心,实际上,打电话本身就会暴露出自己的种种执著心,希望没有拿起电话的同修,也能够参与進来,时间不多。觉得打电话难的本身,不就是有顾虑在,自己一开始不想打也是有这个心在,而恰恰去冲破它才是去掉的最好的办法。师父说:“修得执著无一漏”[1],有顾虑才更要冲破它,自己打电话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还有很多要修的,一点交流,不正之处,请指正。

2)去安逸心

文/加拿大大法弟子

早上终于又起来打电话了,因为看到那些文章,篇篇都在催人,实在安逸不下去了。发完正念先学法,然后打电话。第一通电话打过去,对方听了几句,挂了。再拨过去,对方听了几句,说:“不要再打过来了啊。”又挂了。我有点退缩,但想平台上的同修都是给三次机会的,就再打过去,这次是没人接。那还要不要打了呢?我那时想这可能是他能听到真相最后的机会了。那再打过去,好像是另一个人接了,说这里是某某公安局,有什么事。听了几句,这个人也挂了。我就是想再打过去,就再拨一次,最后一次没有挂,终于告诉他了真相,他什么都没入过,跟着念了好几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说要好好把(中共自导自演)自焚栽赃(法轮功)的事帮着宣传宣传,说了好多谢谢。之后打的很多都是听完但不出声,不表态的。到最后一个电话犹豫了一下,还要不要打,结果打过去,一位女士就退了党。真的是师父安排考验心性,心一正就能过去。放下电话之后,只能想起,谢谢师父,还有真惭愧!

3)专案心

文/日本大法弟子

今天晚上日本电话组拨打的电话是关于大法弟子郑祥星被迫害案例和唐海县组织部的电话号码。大陆众生接听率非常的低。同修在拨打过程中真切体会到了邪党对大陆众生毒害之深和红色恐怖下的压力。也感受到了专案电话对心性的魔炼和提高。同修们相互提醒相互鼓励,正念之场依旧很强。其中也有不少趣事。

我在拨打过程中不再直接切入讲真相,而是直接和对方谈心,“为什么听到电话就挂,原因是什么?在哪里?为什么听到三退和法轮功就怕到那种程度?即使这是关系到生死未来的大事?”尽管对方不理睬我,可还是想知道。另外同修一边听对方无情挂断电话一边自语:“挂了,不要命了!”听着听着同修们都不觉笑起来,我们的同修,多善良又多么可爱!这来自于生命深处的祥和和悲悯,这来自于大法中修炼出来的纯净的思想,在为了唤醒被邪灵附体毒害至深的大陆同胞,付出了多少的努力和心血。是啊,是笑,不仅是笑也是悲。有苦有愁亦有忧。那些不听真相的众生,真的是不要命了!可即使这样,我们无悔。我们只是在做好我们该做的,把得救的讯息告诉给被邪党文化和政权毒害了的世人。电话不会白打,一通通电话打过去,就是在消减对方被中共灌输的毒素;一通通电话打过去,众生就一定会有明白的那一天。

4)不被对方语言带动

文/英国大法弟子

以前碰到一讲就骂的人,我觉得困难,心想这样的人怎么能把他退了?近来又遇到这样的人,我没有动心,只要他停止骂,我就讲,当我把基本真相讲完了,他说:“你讲的这些没用,要是让我退,你得给我钱。”我好像没有听到他说什么似的,接着说:“我送你个化名,叫××,帮你退掉。”他说:“你给我钱我就退。”然后挂机。我想,这种人,怎么给他退呢?这时脑中出现去年神韵的节目:孙悟空跳来跳去的,也没有跳出如来佛的手心。我立刻就明白了:别看他(在另外空间邪恶的指使下)骂来骂去,那个人本身退不退不决定于它(师父说了算)。电话再打过去以后,他说:“你不是已经帮我退了吗?”我说:“你还没有同意呢,这必须得你同意。”他连说三声:“我退、退、退。”按常理不可能的事竟然发生了。我感到是心性提高上来了,不为骂所动,正念,就是要救他,不放弃而掌握主动权,他瞬时就变了。另一个骂人的例子:是个老师,相隔一个月之后,再打很顺利就退了。我感到,听了电话的众生,心里都在发生着变化,背后的邪恶都有不同程度的解体,只要坚持讲真相,就会水到渠成的。

5)唤醒昔日同修

文/日本大法弟子

全球RTC平台“迅打”小组成立后,接到很多大陆弟子请求唤醒昔日同修的请求。唤醒没有走出来的同修是我们的责任,拨打这类电话需要有很大的耐心。下面举几个例子:

一位日本同修分享了拨打一个唤醒昔日同修的电话。虽然打这种特殊的电话现在还在摸索的过程当中,同修想如何能帮助她克服怕心从新走入大法。因为走不出来的甚至放弃大法的都是因为那个‘怕心’。在通话过程中同修为她唱了一首歌,歌词写到:“我是谁,我的生命是谁,我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界,是来干什么的,下世前定下的誓约。”希望通过这首歌来唤醒她明白的那面,而后告诉昔日的同修要去看师父的经文,并且读了几段师父的新经文,希望通过大法来赋予她力量。这位昔日的同修一直轻轻的说“我知道,我知道”,最后她默默的把电话按掉了。尽管现在我们不得知这位昔日的同修是否还能走回来,但是同修的慈悲和用心程度感人至深。同修表示每个生命都是了不起的,不但要救度众生还要尽可能的帮助身边的落下的同修。

一位大陆弟子被劳教迫害后,回家不学法,现在搞传销。通了电话,知道国内外大法弟子关心他。叫他多学法才能解除洗脑班邪说的干扰,要看《明慧周刊》,他说好,也要他常炼功,他也说好。

一对大陆夫妻同修,其中丈夫曾被关押在洗脑班,被灌输邪说之后,头脑不清醒,一直没写严正声明,现在似修非修,太太也似修非修。平台同修拨打到他,对方一开始害怕,说“你打错了”。平台同修说:“你别介意,我是同修,只是希望你能在最后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多学法,多救人。真的正法结束时我们不后悔,好吗?”他说“好”。平台同修和他讲了海外证实法的進程,以及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他问平台同修怎么知道他的号码,平台同修说是在明慧网上看到他曾经被迫害的经过,海外同修关心国内的同修,希望他能跟上正法進程,他说“谢谢”。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迷中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