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长宁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机构和手段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上海长宁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并非只限于个别人或某个单位,在这十几年的迫害中,已经形成了一个严密的利益系统。这个邪恶系统包括了(1)长宁国保和610、各派出所、政法委、“反邪教”办公室(中共是真正的邪教);(2)长宁区中心医院;(3)长宁看守所;(4)长宁法院;(5)长宁检察院; (6)上海各监狱。

中共邪党利用公、检、法、司,通过谎言灌输洗脑,把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仇恨宣传植入到在这个系统中工作的人心中,欺骗并绑架了这些本应执行法律、捍卫正义、公理的人,将他们变成这个邪恶政权迫害善良的工具,利用他们的工作职责执法犯法、滥用职权随意的迫害法轮功修炼人;践踏宪法和基本人权。

本文将曝光邪党在上海长宁区的迫害系统和迫害手段,目的是给那些仍在这个迫害系统中助纣为虐的生命再一次机会,希望他们能够摆脱邪党多年洗脑形成的看世界的变异观念和对法轮功的偏见与歧视,用真正自己的心来看待自己的所作所为,将功补过,赎罪自救。

一.上海长宁区610、公检法、医院系统迫害法轮功

1.看守所

当法轮功学员被610(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国保、派出所绑架后,看守所收押,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无视正常规定,不做任何检查,或者轻描淡写说没有问题照样收押。有时为了凑齐送进看守所的手续资料,看守所还会到附近的长宁区中心医院办理体检(当然医院也有了收入)。看守所会因为非法关押一个法轮功学员,而得到相应的津贴。

法轮功学员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除了天天被量两次血压,还要每个星期有一到二次让监室人员全部脱光衣服进行表皮检查,以此来达到羞辱人格,并且还要至少一个月做一次包括抽血、胸透等五项指标的体检,这个体检是由长宁中心医院派车,载医生到看守所里进行的。

2.医院

长宁区中心医院是长宁看守所的指定医院,长宁区中心医院还每星期指派医生到看守所进行所谓的巡察。有时大法弟子被看守所折磨身体出现问题时,看守所为躲避责任,首先送大法弟子到长宁中心医院进行检查,或者叫长宁区中心医院的医生直接过来。要在长宁中心医院查出病情严重时,才会押送到上海监狱总院。

看守所并不说明为什么要做这些体检,也不出示对应的法律依据,其所长萧哮说:单这个体检费用,每年要花上百万。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的身体状况如此“关心”,并把数据存入电脑,背后必有蹊跷。

3.法院和检察院

法院和检察院只是这个系统中的“花瓶”,按照610的安排演戏。比如,常驻看守所的检察官,他们并非真正听取法轮功学员所反应的看守所的不合法作为,而履行检察官的职责,相反,他们会把从法轮功学员处获得的信息第一时间告知看守所里相关的管理人员,而且还会与看守所的这些不法人员狼狈为奸,对法轮功学员施加更大的压力。非法开庭之后,就是把无辜的法轮功学员送入各个监狱遭受更大的迫害。

4.“610”、公安国保、派出所

看守所在这个系统中扮演的角色是为绑架者(610、国保、派出所)提供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场地,同时利用警察工作的调动,看守所还从劳教所调来迫害过法轮功的警察,所以这些年长宁看守所在迫害法轮功的手段与方法,与劳教所的“专管队”如出一辙。看守所还代替610和国保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逼供”,相对610和国保的“审讯”,看守所有更加充分的时间进行肉体的摧残和意志的消磨。比如,看守所的管教人员或所谓“心理咨询”人员会定期不定期的打着“关心、交流”的幌子,找法轮功学员谈话,所有谈话内容用电脑记录,目的是掌握更多细节内容与心理活动,返回给610和国保,与国保一起迫害,其目的摧毁修炼人的意志,让他们放弃修炼。

二.看守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手段

1、滥用酷刑:上铐、扎床、关禁闭和灌食。

(1)上铐:长宁区的上铐与其它的区看守所不同,在看守所里,一般只对杀人犯上手铐与脚镣,可长宁看守所里对待大法弟子的上铐就是按照杀人犯的标准来上铐迫害的。先将人双手铐上,然后把双脚戴上脚镣,再用一副手铐把手铐与脚镣并铐在一起,因为手脚并铐,根本无法走路,上半身呈90度,头朝下身体长时间弯曲,生活无法自理,特别是上厕所,不能解拉裤子和晚上无法入睡。看守所的警察不允许同监室其他犯人喂饭和帮助上厕所,利用以此造成的肮脏达到挑起监室其他人员对法轮功正义反迫害的反感、对立和协同迫害。

手脚并铐
手脚并铐

(2)扎床:将人用粗绷带从头到脚固定到铁床上,身体长时间无法移动和弯曲,并且戴上黑头套 。

(3)关禁闭:禁闭间2个平方左右,四周墙壁用橡胶覆盖,中间固定放了一个50公分的实木靠背椅,木椅的靠背上有两根五公分宽的皮带,用来固定上身不动,木椅的扶手上用一块木板相连,每只手一副手铐固定在胸前的木板上,木脚上也有木板相连,一只脚戴上脚镣后串过木板洞再铐另一只脚,以此达到固定人的下身。椅子的面上有一块抽板,那是用来大小便的,长宁区禁闭室里的木椅抽板从来不抽,被固定在此的人都是自行大小便在身上,一般在押犯是1到3天,而大法弟子一旦被铐上就是一个星期。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酷刑示意图:鼻饲灌食

(4)鼻饲灌食:对以绝食抗议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看守所在鼻饲进行的前两天进行所谓的劝善——放弃绝食抗议,劝善无效后,到第三天他们会把法轮功学员“上铐”(如前面所述)。每次鼻饲灌食时,看守所的管教人员把法轮功学员用手铐脚镣固定在一个固定的椅子上,再用很粗的塑胶管从鼻子直接插到胃里,在进行此类操作的同时,管教人员的侮辱挑衅言辞随口而出,对法轮功创始人更是大不敬的诬蔑,然后就将豆奶之类的流体,通过塑胶管倒进胃里,过程中有法轮功学员喊口号时,管教人员将很脏的擦地板毛巾塞到学员嘴里阻止发声。

鼻饲后,管教人员又是伪善的劝法轮功学员放弃绝食,劝说无果后,隔两天又是类似的方式进行鼻饲灌食。鼻饲两次后,看守所的管教人员根据法轮功学员的身体状况,随时与长宁区中心医院直接联系,如果在看守所不能灌食就送到长宁区中心医院,如果一段时间仍然不放弃绝食的话,长宁区看守所就会把大法弟子送入上海监狱总医院进行所谓的医疗,加重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另外,还有长时间吊铐在监室的铁栏杆上,蹲铐等

2、体罚:

在看守所里大法弟子的位子是被固定的,基本上是最前面的位子,这样便于看守所的探头监控,所以一般在冬天的时候,那里的管教会故意把外面的窗户打开,不关,就是天气寒冷也不发热水,让女人与身体差的人也用冷水擦洗身体挨冻。还有睡过道、不给最基本的生活用品、取消“放风” 、洗澡等,大法弟子如果在里面炼功就会被罚站、上铐与关禁闭。

3、“管教”和“包夹”迫害

将法轮功关在哪个监室,和哪些人关在一起,座位和床位的安排都是经过精心考虑的。谁扮演什么角色、要起到什么样的作用、达到怎样的迫害效果就看管教如何指使关押犯。

一般对法轮功学员是一个房间一个,人多时,哪个法轮功学员和哪个法轮功学员一个房间也是有目的的。

一个“主管管教”负责一到两个监室,除了亲身参与对法轮功的直接迫害外,还教唆、指导、命令同监室犯人(包夹)监视、看管、迫害法轮功。在“主管管教”之上,还有迫害手段多的警察、警长、所长和指导员坐镇指挥指挥,他们整体上在监视、观察、分析每个法轮功,哪个法轮功做了什么,所有的管教都会在第一时间被通告信息。同时,这些人和610及国保在法轮功上问题上沟通及时密切。

包夹迫害主要是利用吸毒、贩毒者和听话的犯人,每个法轮功配2个主力包夹,座位和床位安排上法轮功被安排在他们中间(尤其在上级来检查时,防止法轮功学员发生喊口号等意外);而且包夹还被要求汇报法轮功的情况并签字确认;同房间不同的包夹会扮演不同角色,有唱红脸的有白脸的。

4、有形洗脑迫害

背诵看守所规定(所谓的监纪监规)、看守所对法院量刑的建议权的反复宣导灌输、协查举报信息的播放,目的是营造一个“你有罪,要服管”的氛围。

“管教‘转化’谈心”:了解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以找到他(她)的心理弱点和执着,为“转化”找切入口;和法轮功学员谈修炼,实际是妄图在不知不觉中灌输邪悟思想,混乱法轮功学员对法理的认识;不经意间代替610询问其要强加法轮功迫害所需要的“证据”;编造或断章取义式的讲述其他法轮功学员的表现、态度,制造矛盾、离间同修、间隔整体等。

5、无形洗脑迫害

包括穿犯人的识别服,戴犯人身份识别用手环,番号代替姓名,报数和点名迫害,强制看殃视一套的新闻联播和充满色情、暴力、斗争等党文化因素的电视剧,长时间的睡觉,利用包夹闲谈传递洗脑信息等。

6、非法获取身体状况信息,包括非法体检、量血压、非法提取指纹和掌纹等。

7、人格侮辱迫害:体表检查:无论寒暑,进看守所的七天之内,必须每天一次在管教和摄像头(据里面的“管教”讲,摄像头是直接连到610和国保的)及房间所有人面前全部脱光,说是为了防止被办案警察或同室犯人殴打致伤,但真的有犯人被办案警察打伤或者法轮功被酷刑后的体伤,看守所却视而不见。随意辱骂更是司空见惯。

8、“连坐”迫害:破坏人与人之间关爱的和谐关系,通过强加的因果关系,比如法轮功如果炼功,同房间的人就要被惩罚等直接触及人的利益的邪恶方式(如:不让全监室看电视),将法轮功捍卫人权的行为歪曲成自私、不尊重他人、没有集体观念等,以达到挑动仇恨,绑架犯人为其所用,被动甚至主动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

9、经济迫害:强制消费,一进去就是200元,东西却只是牙膏、草纸、塑料脸盆、塑料杯子、(看守)所服和陈旧被褥。

10、歧视迫害:在每月购买东西的金额上,法轮功比犯人可以购买的额度少很多。虽然本身法轮功是被绑架的,所以这种消费本身就不应该存在,但就是在这种经济迫害中还存在着歧视迫害。

11、对犯人的迫害:打压人的善良、扭曲人性和是非观,制造心理恐惧,值班看管法轮功(每晚9:00到第二天早上6:30,每三小时一班,每班2个犯人,同时白天还有一班犯人打扫卫生,无论犯人的年龄和身体状况,都必须值班。也是挑动对法轮功仇恨的方式之一),滥用药物(每天有医生来送药,犯人说哪不舒服,医生就给不同的药,但并不说明是什么药),不给恰当的医治(看守所医生对犯人的求助并不认真对待,还会说“装病”“装死”之类的话),对于办案警察殴打造成的身体伤害视而不见,强制消费等。

看守所里无人权,不仅仅是对法轮功学员。

三.上海监狱总医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成大字绑在床上

1、扎床捆绑:只要是绝食进上海监狱总医院的法轮功学员都被用帆布宽带子捆绑在床上。双手、双脚以及胸部都被固定成大字绑在铁床上,基本是无法活动,甚至连睡觉翻身这样一个简单至极的动作,对此时的法轮功学员都会成为天大的奢望。只能勉强侧卧,时间一长,双臂就会麻木。有的吸毒犯及其他类犯人被绑一天后,就会难以忍受,甚至情绪失控的发泄喊叫,直到认罪服输后,才允许解开捆绑的绳索,而对法轮功学员却是无休止的捆绑折磨。

在捆绑的过程中,那些所谓的“医务犯人”领会警察的眼色,开始的时候是嘘寒问暖,当大法弟子不放弃绝食时医生就来插胃管,一被插上胃管,基本上就要被绑在床上一个星期,那时的医务犯会利用一切手段让你放弃绝食抗议,他们会打人,用很下流的脏话骂人,更为恶劣的是那些医务犯利用为大法弟子清洗时故意用棉被屑放在大法弟子的脸上,因为大法弟子四肢被绑无法动弹,只能忍受着奇痒,有时那些医务犯还会利用打扫房间时,冬天故意把电风扇放在地上吹大法弟子,医务犯还会把下面的床板给换掉,用下面挖个洞的板子给大法弟子睡,也就是下面光着身体让大小便直接对着板洞,不给大法弟子清洗身体。这样被绑时间长了,就会导致大小便不通,那时那些医务犯直接建议医生用导尿管插入尿道,这时人就象试验品一样,上面鼻子插着鼻饲管灌食,下面尿道插着导尿管出尿,以此来虐待迫害大法弟子。

2、鼻饲插管固定:对绝食的法轮功学员除了绑床固定外,就是鼻饲插管灌食,每次的插管都是经历生死的恐怖考验,痛苦至极。现在上海监狱总院用鼻饲插管比以前粗了好多,插管前端部份是很坚硬,那样的插管一插到胃部,胃在蠕动时就非常痛。由于每天有六、七次的灌食,医护人员就将灌食的塑胶管用胶带缠绑在额头固定住。灌食时解开灌食,灌完后再固定住。固定时间一长里面的管子发黄发黑,管子就会使咽喉肿胀发炎溃烂,一般7到15天换一次,当把胃管拔出时,有时管子上面都是血。

3、药物迫害:对绝食的法轮功学员除了绑床固定、鼻饲插管灌食外,就是药物迫害。医院给绝食的法轮功学员每天静脉注射6、7瓶500毫升的液体,其中掺杂着不明药物,每天的吊针时间在4——5个小时,液体流动不畅时,时间会更长。此类药物注射后的现象就是反应迟钝、各个关节僵硬疼痛、记忆力衰减。

4、抽取胃液:鼻饲灌食的法轮功学员被灌食时间长以后,就会停止2——3天的鼻饲灌食。他们用该塑胶管把胃里的胃液抽取出来,名曰:减小腹腔压力差。直到把胃液抽取到医生所认为的合格条件后,才停止抽取胃液。

5、剥夺一切权利:由于法轮功学员被捆绑在床上,所以他们的一切权利被剥夺,比如:行走权利、上厕所权利、睡觉翻身的权利、洗澡的权利、洗漱的权利等等,长时间捆绑致使身体酸痛无力,肌肉萎缩。

由于中共是系统的迫害法轮功,它的迫害手段以及迫害链条都是完整无缺的。凡是在这个系统中的人都自觉不自觉的成为迫害善良人的一员。从社区人员、办案警察、检察官、法官、医护人员、管教人员、犯罪在押人员等等,无不在这个运行的链条上经受着是否出卖良知迫害良善的考验,那些为了一己之利出卖良心的人尽管在迫害善良时能得到一时的小恩小惠,但这些人想不到的是,首先开始惩治他们的很可能是这个邪党,卸磨杀驴、找替罪羊是其在历次的利用人迫害人的运动中的惯用伎俩,如执迷不悟,最终等待这些迫害者的是道德的审判、良知的谴责、正义的鞭挞和法律的制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