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根本的执著 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九日】

尊敬的师尊:您好!
同修们好!

已记不清在修炼路上摔倒过多少次了,象我这样的不争气的弟子能够有幸今天仍在大法弟子中,不知道耗费了师父多少心血。在此借明慧一角,跪谢师恩。

第一次参加大陆网上法会,要说的话很多,还是先从自己的个人修炼开始说起吧。师父在《二十年讲法》中说:“过去我跟大家说,我说大法弟子修炼的好坏,决定了救众生的力度,也决定了在世间配合正法的成败。”

得法前,我因为患耳鸣,曾经练过几十种气功,不但没能治好自己的病,反而跟一些假气功师学起了气功治病,使身体又增加了好几种病,如支气管炎,肺炎,心脏病,关节炎等,有时脉搏几乎就不跳了,自己写过好多次遗书,家人成天为我的健康担忧。万般无奈之中,我走遍名山大川,苦苦寻求修炼的法门。终于在一九九六年如愿以偿,我开始修炼旷古难遇的高德大法——法轮功。随后,慈悲的师父为我净化了身体。短短几个月,我就進入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16年来,没有再花过国家一分钱的医疗费。大法洪传,已经使无数的众生摆脱了沉疴,走向康复。江氏流氓集团为了迫害大法,捏造了“1400死亡案例”,那不过是邪恶编造的欺世谎言毒害众生。

一、根本执著不去,就不是大法弟子

一个人今生能修宇宙大法,做真正的大法弟子,这在宇宙中都是非同寻常的一件事,所以考验一定是严肃的。去没去掉根本执著,这是衡量一个修炼人从根本上是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与修炼的时间是没有必然的联系的。师父在《走向圆满》中说:“那么你可以在此等思想的作用下入大法的门,然而在修炼过程中就要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在以后的看书、学法精進中认清自己入门时是什么想法走進大法的。修炼一段时间了,是不是还是当初的想法,是不是人的这颗心才使自己留在这里?如果是这样,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这就是根本执著心没去,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大法在中国遭到的邪恶考验中淘汰下去的都是这种执著心没去的人,同时给大法带来一些负面影响。”由于当初我就是为了治病才走進大法的,再加上色心重,修炼不专一,对于修炼中碰到的问题,经常用常人的狡猾去对待,加上求安逸之心一直较重,所以在大法的门口时進时出,对法的正信不足,导致了过关一直不彻底。在九九年進京上访后,在洗脑班被邪恶的迫害中,由于没学好法,最终写下了违心的“悔过书”。

在之后的两年时间里,意志一直非常消沉,有好几次险些在车祸和其它事故中被旧势力夺去了生命。是师父慈悲,不看我的一时一世的表现,更看重我们为法而来的誓约,一次次为我化解了魔难,并延长着生命。后来,在没有去掉自己的根本执著的情况下,抱着“怕被落下”的想法去做证实法的事,发传单,在走出来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被邪恶钻了空子,于2004年被非法劳教。

二、去掉根本执著,奋起直追

在劳教所里,由于根本执著还是没有去掉,不能清醒的认识法,再次违心的写下了“悔过书”,后来看到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卑鄙伎俩,看到很多大法弟子并没有因为写下了“三书”而停止被迫害,相反是邪恶变本加厉,加速洗脑,让那些“转化”的弟子干更出格的事,比如“转化”其他大法弟子,企图彻底毁掉掉队的大法弟子,让我看到自己已经没有了退路。于是决定静心学法。开始只会背《论语》,后来又跟同修学会了背《洪吟》,我渐渐从法中学到了背后的内涵。在背法中找到了自己的一大堆执著,特别是那种试探大法真假的不敬师敬法的心,开始从新认识大法,此时才从心底里感到今生碰到了真佛真法,渐渐生出“朝闻道,夕可死”的正觉。

由于在被劳教之前,看过一些大法弟子遭残酷迫害的恐怖报道,再加上没有放下生死,所以在劳教所,被怕心阻挡着迟迟不敢参与反迫害。诚心认真背法,我渐渐认识到,以前我对大法的认识大多是一种感性认识,有很多都是在与同修交流当中认识到的,并非自己在真正同化大法后本性的认识。信师信法一定是最安全的。只要我们按师尊说的去做,前面哪怕是万丈深渊,刀山火海也是安全的;相反,如果我们不按师尊说的去做,哪怕是一块小小的石头,也会使我们摔倒,甚至毙命。我庆幸,这么多年,自己没有彻底脱离大法,庆幸自己今生遇到了真佛。我恨自己为什么学大法八年一直在大法的门外,差点错过这万古机缘;我恨自己由于根本执著一直没去,所以不能放下生死,耽误了救度我的众生,也耽误了对家人的救度,致使家庭环境一直那么恶劣。由于我的不学法,造成很多原来由于我的洪法而走進大法的新学员也掉下去了,那可都是师尊的弟子哪!由于我的不精進,使得本地区为法而来的众生毁掉了多少?他们都是师父的亲人哪!我感到自己已经没有在新宇宙立足的资格了。

由于对法有了自己本性的认识,我开始用自己从法中修出的正念来反迫害。记得有一次晚上九点多,恶警先把一位同修叫進一个小屋,同修被打的腿都肿了。接着,我又被恶警叫進去,刚被邪恶打了一下,我就从心里默默的呼叫了三遍师父,接着那个恶警的上司就过来把他批评了,我又据理力争,正告他,以后喝了酒就不要再找我,警察不能做知法犯法的事情,后来在一些公共场所我又继续曝光了这件事,让很多恶警和同修都知道该警察打人。在家人来探视的时候,我又把恶警迫害我的事情告诉了家人,家人告诉恶警:要逐级上访告他们,恶警的头耷拉着,象霜打的茄子,家人回去后又给每一个恶警写了信,让他们不要再对我施暴。以后亲人再来探亲的时候,他们都害怕,都互相推,谁也不愿领着我去见家人。后来我再也没有被打过。

我继续加强学法和发正念,认识到劳教所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师父说:“大法弟子也不要抱着承受迫害因此而修的高的错误想法。大法与大法弟子是反迫害的,这也是身为大法弟子的责任。不在法上修,承受迫害本身也无法修的更高,更达不到大法弟子的标准。”〔1〕我悟到: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无论如何坚定,做的如何了不起,只要是在劳教所,那就是在旧势力安排的魔难中修,对旧势力的否定就不彻底,对师父和大法都是一种不敬,对我们来说都是一种耻辱。众生只要做到无条件的主动同化,师尊的宇宙大法是无所不能的,用的着你旧势力来考验吗?!我要出去尽快弥补自己给大法带来的损失,尽快挽救为法而来的芸芸众生。

在这期间,师父把我的天目也打开了,让我看到了法轮,并体验了遥视和宿命通功能。我知道自己前世为了得法,曾有两世为僧,一世为道,更坚定了我修炼的信心。由此我想到许多同修曾抱怨一九九九年七月之后天目看的不清或关掉了,由此对法失去了正信。并非是法不灵了,是因为法对我们的要求高了。我修炼了八年,由于根本执著心一直未去,天目没开,此时在劳教所这个肮脏的环境里,反而天目打开了,那是由于自己能从法上认识法了。后来随着修炼层次的提高,师父还让我看到了自己在天上的遥远的天体,和师父给我演化的将来的天国世界,还有一些其它的殊胜的景象。以前追求天目,越追求越不开,现在没想到要看,却随时睁眼闭眼都能看见,即使看到什么,一想到被毒害的众生,我也就无心欣赏和高兴。

我想起了师尊在《美国西部法会》中告诉我们:“我跟你们讲过一句话,我说,什么是佛?如来是踏着真理如意而来的这么一个世人的称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根本执著没有去掉之前,总把得法修炼当成是一件先苦后甜的事情,心中是为了实现佛的“大自在”而修,所以总有求安逸之心,而在去掉根本执著之后,知道了佛是把维护宇宙真理,救度众生的责任当作第一位的,我悟到佛的层次和福份不同,是因为他们为宇宙和众生承担的责任不同,宇宙的法理是绝对公平的。一想起“佛”,我们是否还抱着常人对佛的肮脏的认识?是否只是想到了佛的美好,而忘记了佛的责任?众生在遭难,佛会象我们那样整天想着享福吗?悟到这些,我就对师父说:“师尊,我徘徊在门外八年未能成为您的弟子,现在我已经能成为您的弟子了,即使真的在劳教所能圆满,我也一刻不想在这里呆了,我的责任是救度众生,我必须尽快出去。”

这样,在师尊的加持和呵护下,我提前九个月走出了魔窟,溶到救度众生的洪流中了。

写到这里,我想到九九年的“七·二零”,如果当初大法弟子里面没有那么多象我这样根本执著不去而混事的,旧势力根本就发动不起来这场血腥的迫害,众生就不会因为我们而遭到谎言的毒害,因为师尊不允许;看看身边仍在天天学法炼功,甚至三件事都一直在做的人,是否都已经在学法和真修中放弃了根本执著,能在法上认识法了?是否能走向最后的圆满?一些至今还在学人不学法,在法上依靠别人而缺乏正念的同修,是不是把修的好的同修看的等同于师父和大法?嘴上的好话只能糊弄人,行为才代表真正的心性标准,一切都骗不了佛的,旧势力也看的清清楚楚。是不是根本执著还没有去彻底?去掉吧,带着根本执著而修,是不能跟随师尊走到最后的。只要能去掉根本执著,就是师尊的真正的弟子,一个时刻能在法上认识法的生命任何时候都不会再被邪恶的旧势力牵制,一定能把无漏的正觉坚持到最后。千万别忘了,万古机缘啊。众生啊,赶快修炼大法吧,象我这样一个业力如此之大,悟性这么差的人都能够在大法中修出正觉,在今生即身成佛。决不是因为我自己怎么样,而是因为我修的是宇宙大法。一个人只要真正得法,就象一粒木屑掉進钢炉一样,还愁修不成正果吗?!

要说的还有很多,就先说到这里吧。我真正悟道太晚,走出来救度众生也太晚,悟的有不对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