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当年师尊为我净化身体的神迹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九日】“法轮大法是佛法”这话乍听似乎很难理解。由于长期受“无神论”毒害,又一直从事“实证科学”工作,整天和“试验”打交道,根本不懂什么是“佛法”、“修炼”,认为这些都与己无关。直到参加了师尊的法轮大法传功讲法班,亲身经历了师尊为我净化身体的神迹,让我彻底放下了对“现代科学”的迷信,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我从此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返本归真之路。

错误的诊断

一天,我正在写试验报告,突然头晕眼花、呕吐、不能写字。住院后,脑CT检查诊断为脑血栓。之后几年,病情不断发展,多次住院,又作了多次CT检查,均未查出脑血栓病灶,却仍按脑血栓治疗,最后病情发展到影响走路。后来,经骨科会诊和颈椎CT检查,才确诊为颈椎管狭窄,需手术治疗。

无奈的选择

这种手术难度和风险都很大,稍有不慎伤到神经会造成高位截瘫,所以不想做,想采用保守疗法。但大夫说:“到了这种程度,只能手术,别无它法。如不及时手术,发展下去,也会导致瘫痪。”很难抉择。无奈病情不断加重,也确实想不出不用手术就可以解决颈椎管狭窄的好办法,只好走手术这条路。

痛苦的手术

一九九一年七月九日,由当地最好的骨科主任主刀做了三至七节椎管减压大手术(一至二节是生命禁区,不能做),手术长达七个半小时,刀口长十五公分。人趴在手术台上,用高速骨钻,从脖子后面将椎管切开,再从胯骨上取下一块骨头,切成小片插入切开的骨缝中,再用不锈钢丝固定。局部麻醉,整个手术过程人是清醒的,期间的痛苦可想而知。术后平躺七天不准动,昼夜不停输液。半个月后,从头至胸打石膏固定三个月,连起床都要别人帮助。术后,狭窄解除了,刚庆幸没白冒险,不料术前无任何不适的颈、肩、背严重受压、出现疼痛。核磁检查为椎间盘脱出、凸起、粘连(手术后遗症)。真是旧病刚去,又添新病。反复住院,终因受风寒后,彻底病倒。因无力去医院,只好将大夫请到家里诊治。各种方法全用上均无效。整天躺在床上煎熬着,无路可走。

师尊的神迹

正当我走投无路时,我有幸参加了师尊来大连传功讲法第一期学习班,这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

那是一九九四年三月二十七日,先生把我从三楼背下来,乘从单位租来的小轿车到讲法班礼堂门口,下车后又背我進去,躺在第一排前自带的躺椅上。我身穿大衣,盖着毯子,围着围巾,一看就是个重病人。开课前,先后有工作人员和大连气功协会的有关负责人劝我们退场、退票。后来,我们听说是师尊叫他们来的,因为法轮功是修炼,不是看病的,所以重病人不准入场。

我和先生一听都急了,先生立刻跳到台上,找到师尊,说明情况。我先生说:“我们不是来治病的。半个月前,就开始看您的书,听您的讲法录音了,我们是来学功的。”师尊听后说:“这个学员还有点悟性,我去看看。”

当师尊走到我跟前时,我就站了起来,师尊叫我坐下,并立即在我脖子上拍了两掌,又在头顶上拍了两下,接下来是清理双肩和手臂。然后叫我站起来走,当我走到台前中间时,师父又为我净化双腿,前后不到两分钟。我在台前走了两圈,在场的很多学员都站起来鼓掌。当我回到座位上,身后的几位北京学员都说:“你太幸福了,我们参加了多次师尊讲法班,从未见到过师尊亲自动手给学员净化身体。”我说:“这也是我万万没想到的,师尊会亲自给我净化身体。我真的太幸运了!太幸福了!!

在讲法结束后的学功时间,师尊又亲切的问我:“是不是脖子好转动了?象上了油一样?”我说“是”。师尊又说:“本来也不用手术,遭那么大的罪。要是早炼功,早就好了。”

当日课结束后,先生要背我。我站起来一走,两条腿轻快了,我就自己一直走出礼堂,乘汽车回家。到家门口,先生又要背我上楼,我说:“不用,我自己走。”结果,我真的走上了三楼。当时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太神奇了,师尊神了!现代医学束手无策,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师尊瞬间就解决了,真是神迹!简直不可思议?!法轮大法才是真正的科学!超常的科学!

在整个的传法班上,师尊用最浅白的常人语言,深入浅出的讲述了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让我们听到了闻所未闻的佛法。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就是要返本归真。修炼法轮大法就可以达到这个目地。因为法轮大法是教人按真、善、忍的标准修心向善,从做好人做起,做更好的人,做超常的人。我深深的被吸引了,悟到了师尊为我净化身体是叫我能修炼的,从此我义无反顾的走上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之路。

转眼间十八年过去了。如果当年我不是遇到师尊和法轮大法,就不会有我的今天。慈悲的师尊为我净化身体的神迹,至今历历在目。这件事在当地迅速传开,引起很大反响,使很多人走入大法修炼,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

再一次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