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解开我的心结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九日】

一.病秧子

我从出生就是个病秧子,最早的记忆就是不想吃饭,瘦的皮包骨,感冒、咳嗽、发烧不断,从记事起就双腿膝盖经常疼痛,一疼起来就疼得直掉眼泪。

七岁又添胃病,消化不良。长期胀肚子,一敲嘣嘣响,吃進的东西不消化变的酸臭,每天早晨起来连吐带拉,东西一点儿没吸收全出来了,几年以后才不胀肚子了,可是每天早晨,都将头天吃的东西全部拉空(中医叫五更泻),之后就心慌、头晕眼花,直不起腰来。

十四岁又患了严重的鼻窦炎,头痛、鼻塞、流黄鼻涕,发展到听力下降,不得已休学。吃了无数的中药和西药毫无起色。因胃不好,吃什么药胃都难受,本身体质敏感,对药物的毒、副作用反应非常强烈,痛苦不堪。

十六岁月经不调流血不止,坐着睡觉不敢躺着,怕来不及上厕所。吃药也止不住,脸煞白。最后一祖传老中医传一偏方喝了立刻就好了,可是从此腹部发凉、怕冷,象抱着冰砖一样。脾胃长期不好致营养不良,身体跟不上趟,但好强、喜欢运动(我曾经是中学、大学校队的运动员),硬撑着玩儿。

77年恢复高考,一心想上大学成就一番事业,没命的复习,累的神经衰弱,睡不着觉,睡着了又一刻不停的做梦,白天干了什么,梦中再干一遍,有时白天不会做的题,梦中倒会做了,早晨起来比睡之前还累。

上大学很辛苦,神经衰弱记忆力减退,加鼻窦炎、头疼、心慌,背书成为苦差事。感情上也不如意,心真苦。工作后累不说,单位里人人勾心斗角,为了利益出卖良知,不讲道义,什么都出卖,做人难,做好人就更难。搞事业成为奢望。

家庭中婆婆有病,心肺都不好,稍有劳累都无法承受。丈夫工作忙的什么也顾不上,基本上家里家外全落我一人身上,我用尽平生的力气支撑着这一切。

三十多年无论多苦多不如意,内心深处总有一种美好的东西在召唤,不觉是苦。但现实与梦想如此的反差我猝不及防,工作的压力、人世的败坏、做人的迷茫、事业的不成功等毁灭了我的梦想和意志。精神垮了,本来就难以为继的身体失去了精神支柱也随着彻底垮了,各个器官系统都出了毛病,中医、西医、气功都医不好我的病,所有的努力都无济于事。

我恨这个世道如此的绝情,偌大的世界竟无我一席之地。绝望使我永不再想事业、不谈治病,自暴自弃什么时候死,什么时候算作为对这个世界的报复。

到了一九九五年,那种被什么东西蒙着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不知为何而来,该奔向何方,生命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这么苦?问天天不语、问地地不灵,活路在哪?如何解脱!解不开的结使我想一死了之,想着怎样既死的干脆,又不给婆家造成不良影响(因为无论丈夫,还是公婆,都宠我惯我,从没有难为过我,不能对不起他们)。

二.《转法轮》打开我的心结

就这样想着,一九九六年我看到了《转法轮》一书,书中讲的“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一下打开了我的心结。是啊!我不是一直在找人生的目标吗?不是一直为人世的艰难而愤愤不平吗?这不是有了吗?这真善忍不就是最高的标准吗?这道理从来没见过,也没人知道有真善忍。

我的心震撼了,我意识到这正是我生命所追寻的!一天一夜把书看完了。那时因为接受共产党灌输的无神论的东西太多了,我不懂什么是佛道神。但是我清楚的知道有一个人理解我所有的苦恼与追求,他劝我要学会包容,要善意的理解别人,凡事都有因果,在利益面前不要去争去斗,退一步海阔天空,是你的不丢,不是你的你也争不来。不管得与失,心里要平衡,做事首先要为别人着想,要以苦为乐等等许许多多。

我找到了目标,知道了人生的意义,按真善忍做好人是宇宙中最崇高的事。争名逐利换来的是烦恼、病痛和灾难,害人也害己,不断的完善自己同化真善忍才是生命的意义所在。生命之火被从新点燃了,感到信心倍增、力量无穷,一种再生的感觉伴随着我,死在我生命中已不存在。整个人焕然一新,变得兴高采烈,觉的心里非常踏实,按真善忍做人,书里还说可以修佛,我很好奇,也想试试修佛是什么样。哪知这一念使我不经意的走入了修炼。

三.消业

修炼是那么神奇,如我刚看完《转法轮》后的一天下班,身体象要发烧,浑身肌肉有点酸疼,越来越重,我赶紧做饭,果然等吃完收拾好,就浑身疼的动不了了,烧起来了。我躺那儿睡了。因为经常发烧,吃药打针后身体特难受,所以我习惯扛着、不用药,连体温都不量,懒的管它。

半夜时觉的烧迷糊了,但清清楚楚觉的床边有二十几个人,穿的都是僧、道的衣服,他们都在看着我。看我奄奄一息的样,就听一人说:“哎呀!怎么这样了?”然后就觉的他们商议怎么办,还没明白他们要怎么办,有人拿一粒药丸往我嘴里放,我本能的一咽下去了。嗓子一划醒了。啊,是梦!接着睡。

早上起来烧退了。以前发烧不会退的这么快,退了烧身体也从没这样舒服。我想昨晚的梦不一般。这样烧过二、三次到两个多月时,突然意识到最近头不痛、心不慌了,不爱吃的东西现在吃着也很好吃,每次吃完饭不再烧心、胃舒服了,低烧好了,上楼腿沉酸痛、心慌、头晕头痛没有了,变得有力气了。睡觉不再乱做梦,早上醒来神清气爽,很有精神。哎呀!我正常了!我终于体验到了什么叫没病。觉得《悉尼法会讲法》里说的“无求而自得”是真的!因为我不认为我的病还能好,我对治病一事已经绝望到心死的份上了,谁说破天,我也不相信我的病能好。所以我看书压根儿就没想病的事儿,一直到现在也没有治病的心。那时无神论的毒害使我认识不到那是神迹的展现,只知师父说的是真的。

四.朋友读《转法轮》

我的一个朋友就是因双乳腺增生、肿块住院准备手术。术前医生交代术中需要做冰冻(快速病理检查)来确定肿块性质。若是良性只切除病灶。恶性则要做乳腺根治术,切除乳腺。他们夫妇俩压力很大(几年前他们就做了三退),找我商量不做冰冻,术后如是恶性就立即去天津治疗。我告诉他们别害怕,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一定会保护他们的,人所遇到的一切事情都是有原因的,《转法轮》中说“人在迷中容易做坏事,在佛教中叫作业力轮报。”但是你放心,只要相信法轮大法,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定会帮你。朋友说:你几年前送我的大法书我也没看,现在找不到了。你还有吗?让我了解了解。我把我的《转法轮》书给了她。她说四天后要手术,要我到时去陪她。

手术那天,我去了手术室没人,找到病房问说人出院了。过后她告诉我“回来后我就看书,我觉的说的太好了,人就是那么回事。我可愿意看了。我也不想那么多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晚上我失眠了、不困,浑身发热,特别是胸部,闹了一夜。睡不着人也不难受。天亮医生又给我查,他说肿块怎么没了?又找另外一个医生检查也说没有,他们都说住院时摸得清清楚楚的肿块怎么没了。复查B超也说怎么没了?他们对我说‘对不起,我们查错了,让你花了冤枉钱。你出院吧。’这法真神了!”后来她经常向我要真相材料看。

真正的佛法才有这样的神迹!中共迫害法轮功说法轮功搞政治,中共搞所谓的政治百来年了,它的政治把谁的病搞好了?相反多少人因为跟它搞所谓的政治搞一身病而死去了。是佛法还是政治,不是谁声音大、谁权力大说了算,这神迹才是最好的见证。中共用党文化给人洗脑,强迫人听它的,它搞得出这样的神迹吗?它迫害法轮功,分明是妒嫉,小人之心。只有佛法才有这样的神迹,中共的无神论只能害人。

现在回想如果不是遇见了法轮大法,说不定这个世上早已没有我了。如果不是法轮大法,谁能给人希望的路哪?谁能挽救人绝望的心哪?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给我及我的家庭带来了福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