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三件事 报师恩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我是九九年四二五以前得法的,得法前我患有很多病,头响、头痛、幻晕症、耳鸣、咽炎、肩周炎、绝育后遗症、肾盂肾炎、神经性关节炎等等,做脑彩超,脑滤波几乎坏死,经同修洪法,我走進了大法修炼。学法炼功后不知不觉满身的疾病全好了。师父的洪恩,无法言表,我只有在大法中好好修炼,多学法,做好三件事,才能对得起师父。

学法炼功时间不长,七二零邪党全国性迫害法轮功开始了。家庭、社会干扰都很大,娘家弟弟、妹妹也干扰,因弟弟是国家干部、妹夫是教授,儿子又在国企。弟弟、妹妹说:“你还活几年,你这学下去会拖累我们的。”儿子说:“现在人这么坏,哪个打电话到单位,我就完了,我身体又不好。”就这样由于学法少,思想不坚定,被亲情干扰。

有一天我把《转法轮》放在桌上,跪下给师父磕三个头:“师父,我知道大法好,我百分之百相信,我等过去这阵再学。”不学法只有二十天左右,所有的病都回到我身上来了。我想:我不能听你们的,我一定要学法、炼功,我就听我师父的。

随着学法用心,心性也提高了,做起事也就顺了。那个怕也不知跑哪去了。上班在单位也讲大法好,给顾客讲、给熟人讲、红白喜事也讲。妹妹说我:“早晚被关起来。”我说:“你说的什么话,我又没做坏事,有什么理由关我?那里没有我的份,我整天做好事,又没犯法。”从那以后,开始发资料,贴不干胶,后来发护身符。接着讲真相、劝三退,先给熟人讲,然后到菜市场、商场、车站、路边、公园,下农村遇到有缘人就讲真相、劝三退。慢慢面对面发资料和神韵光盘,用真相币,因为师父也讲过用真相币好,开始是手写,后来用印章,自己到市场去跟摊主兑换,有菜场、商场及批发店,每周能用几千元真相币。这样讲真相,既快又能传的远。

我修炼十三年来,受益颇多,件件都是神奇之事,都是师父在保护弟子,下面仅举几例:

零八年大年三十晚上,由于年前几天劳累,吃晚饭我就休息了。天气很冷,媳妇把炉子放到我面前,加上两个新炭,上面炖着一大钢精锅水,约有四、五十斤(特大号的,儿子做生意用的),炉门是打开的,当我一觉醒来,满屋子都是热气,灯光也看不清,我赶忙下床端锅,因太烫,没端好,热水就泼了出来,烫到身上,我身子一晃,一下滑个脸朝上。我没怕,就喊儿子来扫水,水扫完了,地拖干净后,我感觉冷了,才发现我象从水里跳出来一样,儿子赶快拿面粉给我涂手(土方,涂麦粉不起泡)。初一早上起床一看,我的手象红山芋一样,向内找,全身都被开水烫了,都没事,为什么手变成紫红的呢?因为当时慌忙忘了自己是修炼人,不该涂什么,悟到了后,只过一夜就好了。初二请客,在饭桌上以此事给亲戚讲大法好,他们都说:真神了。我儿子也说:我妈讲的都是真的。

还有一次,儿子骑摩托车带着儿媳妇骑到十字路口,一辆轿车闯红灯,把车前轮撞飞了,车后半部摔扁了,儿子和媳妇被甩出几米远,一个被甩在路左边,一个被甩在路中间,在现场的人都说没命了,有人打了120,把他们送到医院检查,儿子没事,媳妇一个多小时醒来了,也没事,只是肌肉损伤,住三天院,回家吊几天水,就上班了。事故处理结果是:住院、医药、营养、工时、摩托车所有费用都由轿车方给。我说:“儿子,车坏了,我们拉到修车店,换个轮子,哪里有问题再换些零件,能骑就行了,不要人家这么多。”最后,只要了住院费和修车费。那司机说:“你们真好!”我说:“不是我好,是我师父叫我这么做的,做事要为别人着想,修大法的人都是这样的。”

讲真相脱险的例子也举两例:

有一次在一个集上讲真相,刚讲完,又来一人,我又给他讲,这人很邪恶的说了一些难听的话,还要举报。我说:“你干什么,我是为你好,听不听是你的事,但是你千万别干坏事,对你没好处的。”我想到师父的《洪吟二》<怕啥>“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1],就这样,在师父的保护下,安全脱险。

一次,我在水果批发市场给人劝三退,这人明白真相后退出党、团、队,他又喊来一个人,那人到这一看资料,一把拽着我的包问:“你还有多少。”我说:“你干嘛,你如果愿意要,一个就行了。”要翻我包,我问:“凭什么翻我的包,一我不认识你,二我没偷没抢。”他又拽我自行车,当时我想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我让他把手松开,他很听话,真的把手松开了,我骑上车走了

这些年来,我遇到的危险可不是一般的危险,都是要命的,但因为我修法轮大法,师父都保护我,每次都安然无恙,我能记清的就有八次,小事不算。我用人间的语言无法表达师父的恩情,师父从地狱中把我捞上来,我要在最后的时间内多学法,做好三件事,报答师父的洪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