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安血泪(二)

黑龙江伊春中部法轮功学员十三年被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接上文

伊春中部地区包括伊春区,乌马河区,翠峦区。

一、伊春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典型迫害案例:法轮功学员周述海被迫害致死

◇周述海,男,三十五岁,在伊春市政府政策研究室工作。被绑架后,于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一日在大庆监狱被迫害致死。一个生龙活虎的年轻人因坚定信仰而被夺去了生命。人生的路对周述海来讲,还刚刚开始;就被邪党残暴虐杀。周述海被绑架判刑后,伊春市政府下文在各单位传达文件造谣惑众说:周述海修炼法轮功盗窃国家机密。

周述海
周述海

周述海的母亲因长骨刺修炼法轮功后痊愈,周述海及哥哥周述章看到母亲修炼法轮功后病症很快痊愈,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也都相继走进了大法修炼。周述海和哥哥因开法会被迫害后,他的母亲痛苦不堪,每日思念被绑架的两个儿子,同时不堪家庭生活重负,带着一腔对儿子的思念而离世。这是周述海一家的悲惨遭遇。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九日,周述海因在铁力开法会,被铁力市公安局恶警郑洪德、孙旭和铁力市“六一零”恶警范广军、陈铁等诱骗,绑架到铁力市公安局刑警队。同时他在伊春的住处被抄,电脑、打印机等物品被掠走。在刑警队,周述海被施 “挂角”(酷刑的一种)。两小臂于背后绑在一起,椅背插入两臂与后背间,双脚用绳捆住,两腿抻平,绳索固定在前方,踩压身体。二零零六年四月一日,被伊春市邪党中级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半。

周述海在呼兰监狱集训监区其间,恶人郑太平把周述海叫至床前,软硬兼施的告诉周述海他自己的现状。希望周述海写“四书””自己好改判。然后又说 “你能抗过劳改犯吗?你挺不住的,劳改犯啥招没有啊,能折磨死你。周述海不配合,恶人骂周述海不识抬举,说:“不能惯着你,得来硬的。”说完恶人郭广智右拳猛击周述海的小腹,令周述海痛苦不堪,手捂小腹下蹲,其他恶人将周述海拽起,说“你装呢?此时周树海的左眉骨触地出血。恶人试图将周述海的双臂反转前推,周述海双手紧握在一起,血洒落在周的衣裤上,留下多处血斑。

二零零六年七月,周述海被转到大庆监狱四监区。由于精神压迫和肉体的摧残,身体开始急剧消瘦,进食困难。二零零六年年底,家属接到了周述海病重的消息,去看望他时,周述海是被犯人背到接见室的,人已经瘦的皮包骨,说话声音微弱。监狱方面说周述海身体检查是肠梗阻,不停地腹泻。家属找到监狱相关人员要求“保外就医”,被狱方强硬拒绝,邪党官员称“法轮功怎么能保外呢?”

二零零七年五月一日后,周述海的家属接到监狱电话,说周述海病重,要求家人拿钱治病。家属要求保外就医,被大庆监狱拒绝。同年三十一日,周述海被送到大庆市第二医院急诊科“抢救”,送来时人已经不行了。去世时体重仅有50多斤,年仅三十五岁。

◇宋刚,男,四十五岁左右,原黑龙江省伊春市政府法制办副科长。宋刚修炼法轮大法前曾患有心脏病、肺结核等多种疾病,后被确诊为肺癌,生活不能自理、不能上班,长期住院治疗。在残酷的病魔、身体和精神的多重压力下,宋刚对生命的未来感到绝望了。

一九九四年宋刚喜获大法,经过短时间的学法炼功,他的病情急速好转,虚弱的身体也一天天恢复到正常状态,精神也越来越好。周围许多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是肺癌晚期,是炼法轮大法炼好的。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很快吸引了许多认识宋刚的人纷纷走入到大法修炼中来。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遭迫害后宋刚清醒的认识到自己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此时所应承负的责任,毅然到北京上访,结果被警方非法抓捕。在狱中,宋刚经常在非法审讯时被施以酷刑,最后被折磨得生命垂危。警察和狱警怕他死于监狱中承担责任,暂时释放了他。为了便于对宋刚看管、监控,硬逼他上班,并在上下班的途中对他实施跟踪。

在如此巨大的身心摧残下,虚弱的宋刚于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的一个寒冷的日子里,悄然离开了人世。这个因修炼法轮功战胜了晚期癌症本已获得了新生的人,就这样在邪恶的疯狂迫害下,带着对大法的坚信和未了的心愿走了。靳亚兰(宋刚之妻),原伊春市医院儿科主任医师,在丈夫死后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公道话、为丈夫鸣冤,结果遭恶警非法抓捕,被非法批劳教三年。

◇张淑琴,女,五十九岁。二零零一年张淑琴被伊春市伊春区公安局、“六一零”绑架,非法判刑八年。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八年冤狱刚刚回家不到一个月,又因去亲戚家串门包里装有真相光盘,在车站过安检时被查出。又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哈尔滨戒毒所迫害。十三年大法被迫害,张淑琴在监狱里被迫害关押十年,自由身也不过是三年不到。张淑琴第一次被绑架后,在伊春一次对刑事犯公审大会上,邪党警察让张淑琴上台和刑事犯人一起陪绑。以此来侮辱大法弟子,张淑琴不配合,在台上高喊法轮大法好!当即警察用绳子勒紧张淑琴脖子,使张淑琴当时差点被夺命。

在黑龙江女子监狱期间,她因遭受包夹犯人折磨,三次想向恶警队长张秀丽反映情况,因而被绑吊打。张秀丽恶毒的说:“吊你就是因为你要找我谈话,就吊你了,你能咋的?”

张淑琴后被转关押到四监区。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报导的消息;监狱里普犯只要协从狱警迫害法轮功犯人可以不劳役。所以女子监狱四监区的一部份犯人形成一伙恶势力。经常殴打、谩骂法轮功学员,还叫嚣:打你了能咋的?更甚者恶人薛淑华可以随便使用刑具迫害法轮功学员。这里的法轮功学员没有起码的生命安全保障,打骂的同时还被肆意侮辱,比如憋不住也不让上厕所、来月经也不让换纸。

在这样邪恶迫害情况下,张淑琴多次想找大队长反映情况。反而恶人更加猖狂迫害张淑琴。再次招来恶人暴打、谩骂。在监狱恶警指使下因此恶人更加嚣张。在中国大陆无论是在监狱还是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来说,没有最起码人权保障,随时都可以命悬一线。

◇张林文,女,四十岁。两次被邪党绑架迫害。二零零一年十月张林文在发真相资料时,被伊春区公安局绑架。二零零二年七月被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一监区二大队。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为了逼法轮功学员彻底放弃信仰,让张林文等十五名大法学员码坐(一种酷刑),除吃饭、上厕所外均要坐在一个窄的小凳上,一人一块地砖的范围,不许动,每天十三个小时。张林文等法轮功学员为了抵制迫害,拒绝穿囚服。因张林文不“转化”,就被多次上大挂,仅零四年就三次。后又被关小号,,小号里只有她一个人,终日不见阳光,晚上把窗户打开,屋内阴冷潮湿。期间每天只给两顿玉米面粥喝。恶警使尽了所有招数,也没能使张林文“转化”。张林文在反迫害中表现了不屈的精神,维护了大法的尊严及修炼人的坚定意志。最后恶人拿她没办法。后来邪恶也就不敢迫害她了。是大法弟子放下生死的浩然正气把恶人给镇住了。

◇刘艳华,女,四十岁。。发真相资料被绑架。邪恶的伊春区“六一零”非法判刘艳华劳教二年。送哈尔滨戒毒所迫害。当时刘艳华的孩子正在上小学。迫害使刘艳华与孩子骨肉分离,丈夫也因此与其离婚。在劳教所里因刘艳华不“转化”。恶警给刘艳华上大挂;即双脚分开用脚铐固定在地上,胳膊上举双手分别用手铐固定在两层床的上铺。脚尖离地,全身的重量全部集中在手腕上,深深地勒进肉里,一、二个小时后,人就会被吊得奄奄一息。长时间不过血,人的胳膊很容易致残。后又坐铁椅子。人坐在铁椅子上,两手用手铐铐在铁椅背上,动弹不得。双脚被铁椅上的铁环固定在铁椅子上。手脚被固定后,人二十四小时坐在铁椅上,铁椅子吸走人大部份身体的热量,铁椅慢慢把人冻成和铁椅一样的温度。而且二十四小时被固定在铁椅上,血脉不流通,正常人超过一天就腿脚肿胀,而刘艳华一坐就是几个月。不让吃饱饭,一天只给一个馒头、一碗盐水,每天只让上一趟厕所。最残忍的是;包夹恶人用牙签往刘艳华的手指甲里插。刘艳华的哥哥几次去探望都不让见,理由是刘艳华不“转化”。母亲在家每日以泪洗面。妹妹出于保护对姐姐刘艳华的合法人权保障,向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三大队队长刘巍提出了控告。但是控告书发出如石沉大海,至今没人受理。

◇邵本艳,女,五十岁左右,二零零一年十月,邵本艳和其他学员一起发放真相资料时,被伊春区公安局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非法关押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

邵本艳开始被非法关押在二监区,监狱的恶徒为了强迫她放弃信仰,用严管、受饥饿、超长时间劳动折磨迫害她,因为过度劳役,她的双手都被磨烂了。曾被关小号一个月。大约在零三年,邵本艳被七八个狱警一起毒打,当时的二监区监区长郑杰,一脚踢在她两眉中间的额头上,当时就起了一个包,因此导致她双目失明,看不见东西。即使这样女子监狱仍然拒绝放她回家,只是把她转到监狱的病号区。

邵本艳回家后,视力也没有恢复正常,而且被单位非法开除工职,断绝了经济来源,邵本艳的孩子正在上大学,正是需要钱的时候,一时又找不到工作,一家人承受着经济上的巨大压力。

◇吴淑梅和张艳茹两个人一起去发资料被绑架。而后被伊春区“六一零”头目张虎等人对吴淑梅非法抄家,并勒索她的家人,说交钱就放人,开始让交一万,因家人说没那么多钱,后降至五千元,吴淑梅被放回家。张艳如,被恶警边侮骂边拽打,羽绒服被拽破,头被打的起了很多包。痛了好几天,后被非法关押到乌马河看守所,被恶警勒索三千元钱后回家。

◇殷仓生,男,七十二岁,退休干部,于零四年三月,在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恶人到殷仓生家录像,威胁其家人,还声称凑够三百份真相传单,就判刑。后殷仓生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刑四年,老人的身体极其虚弱,恶人声称:死也白死,与我们一点关系没有。

◇刘箐平,女、三十二岁,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九日到北京证实大法被抓,送北京朝阳区看守所。在此期间因不说姓名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又被非法送河北省邯郸涉县看守所,在此期间绝食绝水抗议,后被家人接回。释放时恶警向家属勒索五百元人民币,无任何手续。

伊春区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刘文英、乔静萍、白秀清、周桂杰、王忠宝曾被非法劳教两次;邹季兰被劳教一年半,李双,李翠玲非法关押并送洗伊春洗脑班迫害。王运兰被绑架关押。另外还有3人被非法判刑,他们是邸艳红、刘清敏、翟效梅。吴向千流离失所至今。

二、乌马河区法轮功迫害案例

九九年“七·二零”以前乌马河炼功人数达到六百多人,“七·二零”后全部被迫害。邪党当时给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办班,不让回家,没有住处,不给吃喝。其中有两名学员以宣传封建迷信被关黑屋,强迫录像,对其他法轮功学员搞攻心战术,强迫表态,株连家属,单位,亲友,反复办班,要求写思想汇报,直到表态说不炼了,才让回家。

“七·二零”迫害开始不久,乌马河有二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联名上书要求有一个正常的炼功环境,乌马河区政府以扰乱社会治安为名;把这些法轮功学员全部拘留十五天。而且给这些法轮功学员又全部戴上手铐,录像在电视放,毒害广大民众。恶人问这些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要邪党还是要法轮功,没人配合它。还有的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或去省政府上访,也全部被劳教。致使学员绝食反迫害。十三年来乌马河区法轮功学员他们经历了各种迫害经历,非法抄家、拘留、劳教、判刑、送洗脑班、迫害致死、致残、流离失所。

典型迫害案例;廉涛一家迫害经历

◇廉涛、廉易坤是父子俩,他们都是黑龙江省伊春市乌马河区法轮功学员。一家人也都修炼法轮功。得法前廉涛喝酒,脾气暴躁,再加上工作的劳累,患上了甲肝,住很长时间医院也没治好。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廉涛与大法结缘,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与药无缘。他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无私无我的好人。那时廉涛家开木器厂,家境殷实,看到邻居谁家有困难,都热心去帮,得知谁家有生活困难时,廉涛就买好大米白面送去,左邻右舍无不受其惠。

廉涛曾被判劳教两次。二零零五年七月。因不“转化”又被送到伊春市洗脑班迫害五个多月。后被送到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迫害。在绥化劳教所里廉涛受尽了迫害与非人的待遇。一次因廉涛坚持炼功,被恶警看见,带到值班室,遭到电棍电,警棍打的身上青紫色。第二大队一中队中队长廉兴、恶警石剑、教导员龙奎斌在值班室喝酒,三人喝够酒了,把六十多岁的廉涛一顿毒打,廉涛全身上下被打得都成了黑紫色。恶警将廉涛毒打后强迫关小号坐铁椅子七天,出来时已不能行走。原因是廉涛不“转化”,坚持炼功。

更残忍是廉涛拒绝在释放证明上签字放弃信仰。遭到了高宗海等恶警的惨烈的毒打,然后头上被套塑料袋、鼻孔熏烟、电棍电击等酷刑。再用床单做的布条将廉涛反背、吊挂在双人铁床头上,两脚离地,用布条把廉涛的嘴紧紧勒住,接着用塑料口袋套在廉涛头上,在脖子上扎紧,使其大汗淋漓,接近虚脱,当奄奄一息时,取下塑料袋。再点上二支烟,由二名恶警各拿一支对准廉涛鼻孔熏,燃尽,再点两支接着熏,这样熏到二至三个小时后,廉涛肺部全是烟,神智不清了,才将其放下。然后逼迫廉涛在“转化书”上签字。从廉涛被绑架劳教所三年,亲人从未见到过他。绥化劳教所恶人说他性质严重,因廉涛不“转化”,所以不许廉涛家人接见。

◇廉易坤,男,三十九岁,家住伊春市乌马河区。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廉易坤因修炼法轮功,邪党邪恶人员经常去上门去骚扰、恐吓。廉易坤刚刚结婚十个月的新婚的妻子,因承受不住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忍痛与廉易坤离婚。他妻子曾哭着对别人说;廉易坤是个好人。

大法遭迫害廉易坤与父亲、妹妹上访讲真话遭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廉易坤在家中被乌马河区道南派出所警察李晓奎绑架到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三天后由亲人保释出来。廉易坤和妹妹回到家中后,乌马河不法人员把廉家列为重点迫害对像。家里天天有警察上门监控,跟踪,造成廉易坤和妹妹没法上班,廉易坤的妈妈被吓的心脏病发作,经常在睡梦中哭醒,好长时间不能自理。原本是一个周围邻居都羡慕的家庭,被这场迫害给毁了。廉易坤家刚开了二年的木材加工厂,年收入在十多万,也被迫停产,关闭。廉易坤原本在事业单位上班,因修炼法轮功被开除工职。

恶警又一次到廉易坤家中去绑架廉易坤,廉易坤提前走脱。廉易坤走脱之后被迫流离失所长达七年之久。有家不能回,迫害初期身份证被恶警抢走,没有身份证。找不到工作。二零一二年四月五日,廉易坤回家办理身份证,于四月二十六日去取身份证时,被当地公安分局副政委蒋成、“六一零”主任李林强、国保大队李晓奎等警察绑架到乌马河拘留所,借口是二零零五非法抓捕未遂。随即劫持到绥化劳教所迫害。廉易坤被绑架到绥化劳教所才一个多月的时间, 就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九岁。廉易坤生前在劳教所曾遭到什么样的迫害?这些不得而知。家人看到的只是太平间冰柜里面目皆非、满身伤痕,双腿折断的廉易坤的遗体。

◇张安才,男,六十三岁。在修炼前是个百病缠身的人,住医院是常事。九四年开始修炼大法后,各种疾病不翼而飞,成为一个无病一身轻的健康人。家里人看到张安才修大法后的身体的巨大变化,也都跟着开始修炼大法。全家人都在大法中受益。迫害开始后,张安才一家也和当地许多大法弟子一样没有过上安生的日子。因张安才不放弃修炼,被当地“六一零”绑架到伊春劳教所里,先是罚站,每天都要站到晚上九、十点钟。恶警每天强迫张安才看着坚定修炼的同修上酷刑,可想而知让张安才看同修上酷刑,那是对张安才一种什么样的心里承受和折磨,无法用语言表述。二零零五年九月张安才又因参加法轮功学员修炼交流会被迫流离失所。由于和家人失去了联系,居无定所,每天吃饭都是问题,而且每天在孤独惊吓中生活,最后致使张安才双目失明,生活不能自理。

◇孙芝,女,五十岁,乌马河区乌马所养牛专业户。二零零零年一月,孙芝和十几名法轮功学员一起给区政府写信;要求还法轮功清白!还师父清白!要求合法炼功环境。结果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当地警察“六一零”非法抄家。孙芝劳教一年。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在劳教其间被强行“转化”洗脑,精神受到极大伤害。出狱回家看到的是:丈夫病倒,几十头牛只剩几头病牛。而乌马河区政府造谣说;孙芝炼法轮功,把牛都炼死了。

两年后孙芝又重建家业,牛羊成群、家产日增,生活又一次转机再现她的家庭。孙芝认为这是大法给的福份。二零零三年七月,乌马河区警察及“六一零”再次非法抄了孙芝的家,同时又一次绑架了她,搜走大法书和几张光盘。“六一零”邪恶之徒安奎华、李小奎等刑讯逼供,迫害孙芝,坐铁椅子八天八夜,牙也被打掉,十几天不让睡觉,逼问资料来源。孙芝绝食抗议抵制酷刑迫害,却招来更加非人的酷刑折磨。恶警野蛮灌食,并在绝食十几天的情况下,两名女恶警拖着孙芝在烈日下奔跑、曝晒。孙芝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恶警李小奎邪恶的对孙芝说:“打死你,算你自杀”。无论邪恶之徒怎样残暴迫害,大法弟子孙芝一身正气,不配合恶人的任何要救,不放弃修炼大法、不出卖同修。恶徒们最终什么也没得到,非法关押孙芝近半年,最后再次非法劳教孙芝两年,关押在哈尔滨戒毒所。

◇石永成,男,六十八岁,因发大法真相传单,于二零零一年十月三十日被绑架。后被伊春市乌马河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二年六月被送到香兰监狱。因石永成拒绝强制劳动,被集训队警察指使的二名犯人用钉子扎,犯人骑在石永成的头上换班压,直到他上不来气才松开。有个小矮个子狱长问石永成还炼不炼?石永成说“炼”,就把石永成关在一个五平方米左右的笼子里,致使腿不好使。石永成在集训队被关了一个多月,恶人曲某找他谈话说:你不“转化”,你就回不去了,你就死在这里。石永成身上长满疥,被两个犯人拽到厕所,三九天不让穿衣服,开着窗户,用两大缸水往身上浇,用铁抹布往身上擦,身上都擦出了血,这期间犯人用皮管抽打,石永成疼昏过去,警察进来不但不管还踢几脚,怕石永成喊还用抹布把嘴堵上。恶人经常把石永成拽到洗漱室,扒光衣服,用凉水浇半小时左右。有一次,犯人林亚君用胶皮管抽,用针扎,有时站一上午不许穿衣服,腿都站肿了,有时用小胶皮管子往手上抽,两个手都肿起来,有个犯人外号叫“小蒙古”,是警察认同的打手。有一次把石永成拽出来用冷水浇。犯人潘红军把石永成嘴堵上,按地上躺着,不让起来,这些事情经常发生。

乌马河区恶人遭恶报案例

乌马河区原副区长崔道成,几年来诽谤法轮功,诋毁大法有功,被调到美溪区任常务副区长,刚要进一步提升,却于二零零零年一月份自己开车过横道和另一辆卡车相撞,重伤后送医院急救无效死亡。

乌马河区政保科科长王永春自七·二零后,迫害大法弟子,抓捕几十名法轮功学员送进看守所,有十几名法轮功人员被批非法劳教,王永春用卑鄙手段对大法弟子罚款,诈骗钱财,因生活作风问题和经济问题现被开除出公安局。

乌马河公安局“六一零” 主任副局长安奎华、副局长李键、政保科长姜兆远,这些人都是迫害法轮功的邪恶之徒。三人去洗浴中心洗浴,回来的路上,在市政府转盘道上,那么宽的马路竟然翻车,李键大腿折断,姜兆远成植物人,安奎华轻伤,但不久被免去职务。

三、翠峦区法轮功学员迫害案例

◇刘艳玲,女,四十岁,黑龙江省伊春市翠峦区二中教师,九八年得法。得法前身患尿毒症,同病室的病友已先后去世,她因修炼大法身体得以康复,又回到了讲台上。 一九九九年大法遭到迫害后,不法警察和恶警多次骚扰她,胁迫刘艳玲不许学法炼功。在重压下,刘艳玲害怕了,不敢学法炼功,于二零零二年九月份倒在讲台上。 刘艳玲在去世的前几天还找到同修问:“我还要学法炼功,师父还能管我吗?我还够大法弟子标准吗?”就这样刘艳玲带着永远的遗憾离开了人世。

◇焦世芳, 二零零八年三月一日,焦世芳因讲真相,恶人举报,被当地派出所、六一零非法抓捕,并非法劳教一年半。家中丈夫患脑血栓后遗症无人照料。

◇史丽君,迫害开始后流离失所,后回家于 二零一零年一月中旬在家中被绑架,她的丈夫孩子也同时被绑架,丈夫被非法关押六天,孩子被当天被放回。史丽君被非法关押在乌马河区看守所之后被劫持到哈尔滨戒毒所非法劳教两年。

◇周立春,女,三十八岁,家住翠峦区红旗农场。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一日进京护法。被北京崇文门第四派出所绑架,因拒绝说出家庭住址及姓名被拳打脚踢,又被脱掉衣服推到雪地中冻了一天半宿。后被送进崇文门拘留所。在拘留所期间周立春绝食抗议、被强制灌食十九天后无条件释放。现流离失所。

结语

二零零五年春天,翠峦区有人纵火几起,邪党人员就造谣往法轮功学员身上栽赃。后来此案被破,原来是当地一包工头做生意赔钱,愤而纵火。纵火案破获后,此人被关在伊春北山看守所劳教。通过这一个纵火案,让人思考一个个问题;中国人被邪党灌输一个惯性思维方式,只要社会有什么不好的现象,就会附和着造谣生事。然后很不负责的说假话。如翠峦区纵火案破获以后,谣言不攻自破。人们也不再说了。只要社会上有什么不好事情,都往法轮功身上推,这就是邪党毒害人的罪恶之处。

笔者曾和一位女同修交流,她说,二零零一年的腊月二十九,她被绑架,六岁的儿子在后面大声喊着:“妈妈!你千万不要象耶稣弟子那样出卖师父!”我听了感到心酸,又感到震撼,小小的年纪,竟有这样的心声,知道维护大法!知道不出卖师父!知道真善忍好!一个六岁的孩子面对邪党对妈妈的绑架与迫害,他都在加持着妈妈对大法坚定信念。在中国大陆这样的孩子,他们动人的故事还很多、很多。孩子的心灵是纯净的,他的心声足以反映出大法的纯正和美好。相形见绌,邪党和江氏集团恶毒邪性。

以上是伊春中部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十三年综述。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