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一切机会多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三日上午十点,在我做生意的片区,派出所的片警朱××拿着一份小册子来,说这是我发的,又从我店里翻出些大法的资料等。于是他叫来了很多人,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当晚我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

再入魔窟平邪恶 随心所用救人忙

回想起这次被迫害,一是因为自己忙着生意上的事,学法松懈了;二是对旧势力的否定不彻底,在第一次被迫害中,一直对没做好的部份耿耿于怀,觉得这个污点一直耻辱着我,心老想着总有一天我要把这些邪恶全部清除掉;三是色欲心没去;还有就是对师父的点化,要把握好向学生群体直接发真相资料的认识不够,没完全听师父的话,被邪恶钻空子了。

在被关在看守所的前三个月中,我除了做好三件事外,更侧重于解体邪恶对与我有直接联系的同修的迫害。这样到了第四个月,我感觉邪恶要对其他同修進行迫害的因素基本清除干净了,我就开始想着怎么利用一切机会多救人。

看守所这里有几十间监房,我就想着怎样一间一间的去洪法、劝退。一般一间一个星期就全退了,再换一间是很难的,那再呆下去,就浪费时间了。于是,我找“帽子”(指狱警)要求换房间,他们就怕我把法轮功传得太大了,不肯,我就开始绝食,他看到我为了换监号不顾一切,怕出事就勉强同意给我换了一间。可是几天后我又将全号的人劝退了,我又要求换,他说要等所长同意才行。我就又开始绝食,我一边绝食,一边不让他安静,我说:“我今天呆在这里,不是我的错,是你们与你的同事对人民犯罪了,把我关在了这里,你们不能用你这里的任何条件约束我,否则,请你马上打报告,放我出去。这也是你为人民服务的职责。”他说:“你人不是我带来的,不关我的事。”我说:“我现在明明被你们关在这里,怎么不关你的事了?既然不关你的事那我回去了。”我转身要走,他怕被闹笑话,急了。我继续绝食,第三天过去了,他们把日期记错了,记成了四天,一般绝食第五天他们就要釆取措施了,于是就找我谈话:问我是不是心情不好了,要不再换一间?我说:“我是修炼人,他们都还没有修炼,没有共同语言,一个地方,我几天就没人可讲话了。”然后我质问对方:“你几天没人跟你讲话会怎样子呀?”帽子也深表同情,然后他给我出主意:“那你也做点事呀!这样人家就会亲近你了,你的日子也好过。”我心里明白着,我才不做事呢,一做事就会被里面的因素牵住,就换不了了。我是吃饭不做事,做事不吃饭。然后这个帽子带我去他那边。几天后,我又要换房间。他说:“我这里就三间,你要去哪间,我随你去。”可三间我二十来天又走完了,我说:“我要去下面。”我指了指下面的七、八个监号,他说要去汇报一下,他做不了主,叫我等上一、两天。后来科长出来偷偷的交代他说:这一排, 他想去哪间就随他去。这是这帽子后来跟我讲的。他变得很有正义,很支持大法。每次我要去哪里,他就带我去,每当我要换监号时,他就叫着我名字,乐呵呵的说:“有没有人跟你学呀!”我不说话,只对他轻轻一笑。也有的帽子老远就叫着我名字,打趣说:“你搞得我们这里一整排都是学法轮功的了。”

我继续找他们的不是。我找所长,叫他放我回去,他匆匆的来了,说了句:“我的权力不够啊!”头一低,再也不敢讲第二句就走了。我又去找其他帽子闹,有的帽子给我搞急了,说:“法轮功,我要有能力不放你回去我就不是人,我没这能力呀!”(没这权力的意思)

有个科长还想着用他的制度压我,想表现他的能力。在他的办公室里,我说:“我们这样聊着法轮功犯不犯法呀!”他说:“这是我跟你聊不犯法。”我说:“那我们聊累了,我看一会儿书犯不犯法呀?”他说:“看书不算犯法。”我说:“那我总不能一直做着一个事情吧!我站起来锻炼下身体,炼炼功犯不犯法呀?”他说:“都不犯法。”我说:“我们法轮功就是这样的,看看书、炼炼功,跟熟悉的人聊聊法轮功,我们怎么成犯法了?”我越讲声越大,他对面的办公室里都有帽子,过道也有帽子,把他搞得很没面子,压着声音说:“小声点、小声点!”我不理他,我跟其他人讲:“这里怎么成生产企业了?连个营业执照都没有,无照经营,知法犯法,还剥削人民。”

我继续做着大法的事情。因为看守所不时都会有新人关進来,我就在那一排房间来回调换。那些被关押的人看到我就喊:“法轮功,神了!”“象逛市场一样。”我跟他们讲:现在是大法弘传时期,机缘难得呀!人世间最大的事情就是得法修炼了,所有的事情都要为这事让路。我让他们一个个把邪党退了,把《洪吟》写在他们手上,并告诉他们:“这首诗贯穿着大法因素,你背诵了他,你身上就带有了超常的东西,然后求师父让你早点回去学法。一个人一旦发出想修炼的心,就是佛性出来了,师父就会安排他修炼的机会,让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让他在最短的时间内出去。”后来,再见到他们时,他们一个个过来道谢。有的原先要被判二到三年的,对方来了个谅解信,变成了九个月;有的原定黑社会性质,变成了“扰乱社会治安”;有个牵扯命案,呆了一年多了,三个月回去了;有的原来要被判八年的,后来改成了四年,等等,许许多多神奇的例子。我交代他们,你们不能欺骗师父啊!出去一定要学法,他们都来保证说:“我一定会学的,法轮功。”我还在每个房间的墙壁上都写上几首《洪吟》,让他们随时背诵、让他们传播下去。

帽子们也被外面同修们发正念形成的能量场清理而发生着巨变。他们门开了,我就走出去晒太阳,走一走。有的帽子看到我就问:“法轮功,我为什么晚上老睡不了觉呀?”我说:“有秘诀。你就每天静静的念‘法轮大法好’,这是佛法,会解决你很多问题的,况且现在是受迫害时期,你能分清正邪、念大法好,以后福份会很大的。”后来他碰到我向我道谢说:“你的秘诀太灵了。”我看他气色好了很多。有个帽子拿了一杯茶到我门口,叫我出来坐,然后请我品××茶,说以后回去我那里玩;有的看到我说:“法轮功,在教人做好人啊”;有的跟我点头微笑,我也回他一笑,他都显得很珍贵的样子。

那时我发现,我心里想什么,什么就按我所想的实现了。有次我觉得隔壁有个人“三退”没做好,而我又要调换房间走了,想他要能过来就好了。过两天,他在那边打架被调了过来;有时会感到很渴了,心就这一想,旁边人就拿着杯水过来说:“法轮功,喝口水。”基本是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想什么,就会是什么。那段时间我在里面劝“三退”退了两百多人。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二日,是我回家的日子。非法关押我的那些人要我签字才允许我走。我说:“我都没犯错误呀!是你们在犯罪,我给你们签什么字?”他们就找到检察院的人来证明一下,说我今天已经离开这里了。他们几个人都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上面,然后我把他们签名的那张纸拿过来说:“这是罪证,是你们迫害我的罪证,到时历史必将清算你们。”我提上包包转身回家了。

大法正念罩四方 一方众生喜闻大法

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二日,我回到了已经离开了整整一年的个人经营的小书店里。从新开业,起初生意很淡,一天的营业额只有十几元钱。我思考了几天后还是决定继续做。我凑了些钱,進了批货,把店里的商品做了些调整,然后贴出告示:“本店余货已做调整,欢迎新老会员惠顾”。然后,我把大法的事情安排到生意运转的方方面面,让整个生意场都充实着大法的能量、救度众生。

我先把大法的音乐“普度”和“济世”播放起来,让周围与路过的世人都感受真善忍大法的慈悲召唤。我又去找当初迫害我的派出所、国保大队讲真相,善劝他们不要再做伤人害己的事了。我请他们相关负责人及其他人,随时到店里坐,认识大法。国保大队设在公安局内,门卫不让進,我就写了封信邀请他们,大意是说对我十二年的迫害,造成妻离子散的人间惨剧,让这些都成为过去吧!请你们走近我、了解我,不要远远的看着我。我们不要做敌人,我们要做坚持真理的守道者,做一个向事实低头的诚实的人。

一个同修也给我送来了一幅证实大法的对联,我把他贴在正门口,一切看来都喜气洋洋。外面的事情大至就这样简单的安排了下。在店里,我也公开学法炼功、发正念,让世人直接接触大法弟子的修炼和日常生活,让整个营业店与外部配合要救度众生的环境对应起来,整个经营店就象大法的一张真相传单,供在世人面前,吸引世人来了解大法真相。

对以前熟悉的老顾客,我就跟他讲我这一年来的“失踪”原因,讲大法受迫害的情况,他们很快就明白了,感到很震惊、很同情;初次来的顾客,我就跟他讲,这是法轮功学员开的店呀!你们放心,我们不卖假货、价钱合理,法轮功学员一直都按真善忍做好人;对于“610”派進来的人也好辨别,我就直截了当的说:“老兄,不要去做破坏大法的事了啊!那可是玩命的事。”他看被我识破了真面目了,也无话可说,就干脆听我讲,他也说:“我们都知道、都知道。”也有的人直接跑到店里问:“这是什么音乐呀!”我说这是法轮大法音乐,法轮功现在已经传到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了,中国对法轮功的迫害也接近了尾声。有时来了检察院的,我知道那是邪恶搞的鬼,企图让检察院干坏事。我就堂堂正正做好人做生意,他们对我也没办法,他们往往来看一下,转一圈就走了。有次,我追出去叫:“先生,请等一下。”我说:“我们只是炼功人、做好人啊!”他也不打含糊的说:“打禅这些我都理解。”然后又说:“我还很忙,没事的、没事的。”就走了。

还有派出所、国保的也会派人来,区的、市的都会来看看,他们说话往往很简单,不愿跟我多聊,只是走一圈说:“你不要再给我惹麻烦了。”我说:“说这话的应该是我,不是你。”也有的说:“你在店里怎样,我们也不管,但外面你要让我们过得去。”我不理他。派出所的人来了,我就请他看真相,我打开电脑介绍说:“这是大法,这是五套功法,这是海外大法弟子的活动。”我没有躲避他们,他们没理由管我。段警要看书,我也给他看,有次所长来了,我说没有了,以后有了再送你一本。他们也说:“信仰是自由的,既然是自由的,那人家就可以相信也可以不相信,你不要强迫人家信你呀!”我说:“那是,那是,我只是讲我们的真实情况,怎么理解、怎么信,我干涉不了。我就炼法轮功,我就讲法轮功了,要不我讲什么呢?”

这样经营了一段时间,我觉得方方面面酝酿成熟了,我就开始全面劝“三退”。来一个,劝一个,退一个,一般几分钟就退了;有的三、五个来,也几分钟就退了。我讲:“做人一定要向善弃恶,不能向恶弃善啊!前者,可以让我们人生过得更宽广、自由和快乐!而后者必将让我们人人为敌,找不到生活的乐趣和出路。而人世间的善恶不是以个人认为的好与坏为衡量标准的,你对我好就是好,对我坏就是坏,这是私心,不能成为标准。真正的善恶是以对佛、佛法的态度为衡量标准的,佛讲善、讲普度一切众生,佛有这么大的胸怀。我们知道如果谁对着寺庙的佛像又打又骂,人都会说他是个坏人,定有恶报;相反,如果是虔诚的烧香、敬佛,人就会说这人有善心。这才是衡量人善恶的标准。而无神论的邪党在历史上就迫害过佛教、基督教、天主教,现在又迫害法轮佛法,迫害佛法的一定是魔了,定有恶报,天一定要灭它。可是加入党团队的人就是它(邪党)的一员,加入时发誓要为它奋斗终生。这样的人如果不退出,必将成为它的陪葬品。所以赶快与它脱离,解除毒誓,免被牵连。神佛就看人心,向善向佛,还是向恶向魔,幸福平安与天灾人祸由此分辨,赶快退了它,平平安安看老天降灾灭恶魔,这善恶必报也是千年古训。”人听了都很容易就明白了,都很乐意“三退”。

店里来往的人更多了,我发现邪恶加派了人手,但它仅仅只是在店外的一定范围团团转,这个场它進不来,一進来它就得变,大法谁能动得。有时没修好,会有漏,遇到危险时,我就发出一念,求师父为我做主,同时发正念调动宇宙中一切正的力量和派出所、国保内部的正的力量制止和解体邪恶。每当碰到危难来时,我只想到求师父为我做主,师父说了算。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再一次用一年多的时间经营,利用这段时间使这附近五、六千学生大致都明白了真相,也劝退了几百人,方圆一带的世人能接触的都明白了真相,都知道有个法轮功的店,都帮着传播真相,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有次,我给一个小顾客家里打电话,我说你们家小孩还差我们店一点钱呀!我报上了我的店名,对方很尊敬很友好的跟我约好了时间。有这种表现的人很多,有一千多会员顾客,可想连带的是几千的世人。我觉得这件事情做的值,不管我付出了多少、付出有多大、都值。心为正法来,我为众生喜。

我的店让邪恶大惊失色,他们通过房东把店收回去了,我被迫停止营业。但我们的落幕是光彩的。邪恶的干扰成了弘扬大法的助力,让更多的世人明白了迫害者的丑恶和大法的美好。被迫停止营业后,为了向这方众生有个交代,我写了一封公开的致歉信,我在信中写道:“人生世事非寻常,缘聚缘散法轮转,正念书画入万户,光明一显喜洋洋。做人做事不亏心,余款欠款全理清,心胸坦荡分正邪,福报平安有缘人。”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大陆网上法会交流。我想,我就与同修们交流这些,借此珍贵机会,也向慈悲伟大的师尊汇报,师父,弟子想做好,做得更好。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们!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