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 理性的善待一切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

伟大的师尊您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后身体的各种疾病不治而愈,无病一身轻的美好和按真善忍做人,淡泊名利、与世无争的心态,使我的生活充满阳光,心中对师父对大法充满了感恩与敬重。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对大法弟子進行了疯狂的迫害。当时我才得法一年,对这场迫害感到不解与迷惑,不知所措。但我对大法的信是坚定不移的,就是这个坚定的信使我走过了这风风雨雨的十几年。回想起来颇多感悟,跟头把式的,体会比较深的是:堂堂正正,以善为本,以救度众生为重,理性的对待一切,用行动证实法。

我们单位是一个具有两千多名教职工的在当地比较大的事业单位,处室比较多,我是其中的一名普通职工。但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是高于任何常人的,我要用自己的道德风貌,言谈举止展现被迫害中大法弟子的风采,用实际行动证实法。因我平时工作踏实,尽职尽责,善待他人,尊重他人和领导同事们都很融洽,十多年来我们单位的各级领导与同事们都对我很认可,给了我很多关照与保护。

有一次我去向单位某高层领导讲明真相,有的领导说:“我知道你是好人,但一定要注意安全。”有的领导说:“你看,这是前几天上边发下来有关法轮功的文件,我都没有向下传达。”我深表谢意(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保护我)。在我即将退休时所在处室送给我一个纪念品,上面写着:“向光荣退休的***致敬!愿***永远幸福,快乐,安康!”这是对我最大、最好的鼓励与奖赏。令我感动的是,十几年来不管外部对我有什么迫害举动,我们单位内部始终风平浪静,不闻不问,就象迫害没发生一样,很好的摆放了他们的位置。

二零零九当地的公安局非法到我家搜查,并把我绑架到公安局,还带走了很多东西,临行前我对老伴说(当时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家):“不许你签字!不许你花一分钱!”使在场的警察为之一震,到了公安局不管他们说什么,我始终是和颜悦色,以善为本,以救度众生为重,无怨无恨,默默的发正念,并从人的理上回答他们提出的问题。用我的言谈举止,用我的亲身经历证实法。不写“三书”,不在“讯问录”上签字。后来他们拿来一份在我家非法抄来的所有东西的记录,他们说:“这些东西是你的吗?”我说:“是。”“你能在这上面签字吗?”我说:“能。”我详细的查看了一下内容,签了字。因为我想:这些东西都是大法的资源是世界上最正最好的,是救人的利器也都是我的众生,现在因为我没有做好,让邪恶钻了空子,落到了邪恶手里,我对不起它们,以后有机会我还要把它们要回去。

我被送到了看守所。在看守所一边高强度发正念一边向内找,一边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一边理性的利用机会向有关人员讲真相,象朋友一样和她们交谈。我本着善念,说话入情入理,不吵不闹,把握分寸,把救度众生,证实法放在首位。其中一个工作组人员说:“你这么大岁数了,在这里受罪。什么时候熬到法正人间啊。”我当时听了又震惊又高兴。我说:“你还知道法正人间这个词啊,真了不起。”因为“法正人间”这几个字是师父在讲法中讲到的,是大法资料当中所没有的。我尽量让她们理解。我当时有很强的一念:弟子受魔难毁的是众生,我要尽快的出去,有漏也不要邪恶的安排。第三天我开始绝食,请师父加持,不允许任何因素干扰。在师父的呵护下,第四天下午我被公安局的有关人员从看守所接出来直接送回家,一直送到我家楼下,已是掌灯时分(家人全然不知)。我说:“请你们等一会儿,我上楼拿点钱你们几个出去吃顿便饭吧,我就不去了。”他们说;“不用了,你上去吧,

过了一段时间我用真实的姓名分别给公安局的有关人员写了一封信,写了我得法的经过,得法后的变化,大法的神奇与美好,我们讲真相的目地以及对“天灭中共,三退保命”的认识。最后我谈到了那些被他们带走的属于我的东西,我说:“那些东西属于我的私有财产,即便走到天涯海角,它们还是我的,请你们保管好,如果你们能够给我就别不给,能早给就别晚给。”另外还说了一些客气话。

由于自己从看守所出来的快,不自觉的助长了与加大了一些欢喜心,显示心,证实自己的心等等,结果又被邪恶钻了空子。一年后公安局又把正在饭店吃饭的我骗出来直接送到劳教所,令我深思,我知道是人心招的鬼上门,我必须冷静下来理性的面对这一切。一方面我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向内找,一方面加大力度发正念,全面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心中正念十足的说:“旧宇宙的神你们听着:我是李老师的弟子,谁的安排也不要,也不承认,只要我师父的安排!”我努力的背法,我会想起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的一段法:“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面对劳教所的工作人员,我慈悲对待,无论是谁见面就是缘,不敌对,视她们为朋友,为亲人。敞开心扉的和她们交谈。因此她们对我也很客气,很关照,不让我参加任何劳动(实际上师父在保护我,一進去就给我演化病)

劳教所对待大法弟子的第一项任务就是转化写“五书”。有关人员找我谈话,我一边静静地听她讲,一边默默的发正念。她说完了我说:“对于你的要求,一表示理解,二表示感谢。理解是因为这是你的工作,并非和我过不去,如果换了别的大法弟子,你也会这样做。这样说。感谢是因为你是好心,你认为我如果写了‘五书’你的工作有业绩,我在这里也会减少很多麻烦,两全其美,所以我感谢你,但是我现在很担心,担心写了‘五书’的后果与你的想法相反……”我讲了我得法的过程,亲身经历的大法的美好与神奇,讲了“天灭中共,三退保命”的因由,讲了人类的淘汰(因她大学毕业,也看过“2012,世界末日”电影)她静静地听,不时的提一些问题,我尽量的按她的接受能力,从不同的角度回答她,最后我说:“我的心愿是咱们两个最后都有一个好的结局,别看眼前,别因为暂时的好而给以后带来更大的不好,吃大亏,遭大难,得不偿失。我不是不给你面子,这是我的真实想法,如果不是你换了别人我也会这样说,请你理解,请你给我一个思考与观察天象变化的时间。”以后她一直没提这件事。

可是突然有一天她和另外一个工作人员一起找到我,把我叫到一间屋子里。我不解的问:“你们把我叫来是为了转化我吗?”她们说:“不是。”我很高兴,她们也很高兴。这一次是她们敞开心扉问了一些关于法轮功的问题,我尽量的从人的理上,从现代科学的角度用一些她们能认识的实例给她们以解释与回答,气氛祥和而真诚,一直到她们没有问题提出为止。两天后我以“户外就医”的名义顺利回到家中,时间正好三个月。

通过这些魔难和教训,我提高了很多,成熟了很多,清醒了很多,也更進一步体验到了修炼的严肃性和在法中精進实修的重要性,以及及时向内找用法归正自己的必要性。多学法,学好法,走好师父安排的路。

以上是我修炼过程中的一点体会,借此向师父汇报和同修们交流。认识上,做法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