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念正 摩托车失而复得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

发金光的真相粘贴

文/大陆大法弟子 归真

几天前的一个晚上,我和同修去发真相资料。我们发完真相资料,就贴粘贴,一个楼口、一个楼口的贴,我连续的贴了几张粘贴时,发现粘贴发出金光来,很亮很亮的,而且,有很大的能量。这让我想起师父讲过的:“宇宙中任何物质,包括弥漫在整个宇宙当中的所有物质都是灵体,都是有思想的,都是宇宙法在不同层次中的存在形态。”[1]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心念正 摩托车失而复得

文/金石

去年十一月初的一天,我進货回来,妻子告诉我,摩托车在家门口被盗了。那是一辆刚买的新车,花了六千多元。她当时怕我说她,显的很紧张、很难过。我一方面向内找:修炼人没有偶然的事情,发现这段时间忙着做生意,三件事松懈了;还有很强的利益之心,要赶快修去,一方面安慰她,一切随其自然。

妻子还是不安,给我出主意:要不,我们出一半的钱把车买回来?(我们这里盗窃猖獗,盗窃、销赃是一条龙,而且明目张胆,还有很多不成文的规矩,比如可以拿一半的钱找人赎回被盗车辆)我说:“你知道我是修炼人,一切有师父管。买黑车就是参与销赃。这样做不是助纣为虐吗?”我没有动心,就把这事放下了。

不久,姐姐又对我说:“有人卖黑车,都是名牌车,雅马哈、本田的,九成新,很便宜!我帮你买一辆怎么样?”妻子也在旁边帮腔。我说:“不行。你骑偷的车,不成天提心吊胆吗? 再说,我们修炼人不能助长邪气,要正一切不正的!”这事就此打住了。

今年元月,妻子说:快过年了,走亲访友需要车,我们买一辆吧。我说等几天再买吧。

一天,下着小雨,两个骑摩托车的人从我家门口路过,不知怎的,把一部崭新的智能手机(听人说价值两千多元)掉到我家门口。妻子拾到了,她高兴的对我说:“我捡了一部好手机!”我说:“不义之财不能要。赶快把电池上上去,和失主联系!”妻子不乐意了:“我早就想买一部新手机,让你买你不买。现在白捡一个,你不让我要。你怎么回事呀?”她的话和《转法轮》中那个买彩票中奖的小孩很相似。我说:“你捡手机开心,人家掉手机的人该多么伤心!将心比心吧。我是修炼人,不是我们的东西坚决不要!”妻子听了我的,上好电池,联系失主,把我家的位置告诉了他。当天上午,我们就把手机归还给了失主,什么都没要他的。那人非常感激。

下午,妻子在给一个熟悉的顾客卖衣服时,向顾客谈起此事。顾客笑着说:“你们捡的手机还有人领,我捡的摩托车,至今还无人要呢。”妻子问他是一辆什么样的车。顾客把车况详细的介绍了一下,和我丢失的摩托车很吻合。我问:“车现在在哪里?”顾客说:我把它送到派出所里了。

我就拿着购车发票等等凭证到派出所领车。真的是我丢失了两个多月的车!上午归还手机,下午车就回来啦!我自己都觉的有点不可思议!

事后,我买了五百多元钱的礼品感谢那位顾客。我把事情的经过讲给别人听,包括在我家打工的几个人,同时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都说:“这是奇迹!”

是啊,大法弟子只要心正,会在人间留下许多奇迹的!将来的人会把这些当作神迹!

八十老翁的故事

文/方明

我今年八十多岁了,得法也有十多年了。在这十多年的修炼过程中,在师父的呵护下,去掉了很多人心。遇事能向内找,不去争,不去斗,宽容忍让,以诚相待,凡事都要做到真善忍,这样我的心性有了很大提高。全家也都有缘走上了修炼路。

一、“哪出的血?”

记得二零零二年的一个晚秋,我拿筐上树去摘桃,一时不慎从树干上滑落下来,一迈步感到肚子有点疼,用手一摸肚子,满手是血,我也没怕,心很平静。進到屋里,老伴问我:哪出的血?我说:肚子。老伴让我脱下裤子,好擦肚子上的血。血擦干净了,再找伤口却没有了,怎么找也没有。老伴自言自语地说:方才明明肚子上有个大口子,肉往外翻翻着。现在怎么没啦呢?哪出的血呢?真是不可思议。

其实修炼就是修心,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炼功人你老认为它是病,实际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压進去。”一旦遇到问题,就看你怎么想,这个关怎么过。

象这种现象,也只是修炼中幻化出的一种形式,如果产生怕心真的害怕了,那心性就掉下来了,和常人一般高了。伤口就会起变化,真的存在了。常人有病要上医院,住院了、作为一名修炼者,就不能想病。如果你想病,那病就能压進去。认识跟不上,时间一长,说不定掉队了,千万年不遇的机缘失掉了,可不可怕。

二、走路正常了

盛夏的一个中午,突然感觉腿不好使,有点麻木,脚脖子走路有点发硬。老伴说:上街呀,溜达溜达,买点菜,走吧。我没多想,就和老伴上街了。碰巧在超市遇见了邻居老吴(笔名),老吴和我打招呼,老朋友腿怎么啦,就看腿。我说:没事,就这么简单一念。第二天早晨起来,腿不瘸了,走路正常了。

三、钥匙

要开仓库,钥匙没有了,翻箱倒柜,怎么找也没有,实在没法,想到了师父,要是师父帮助找找多好,就这么一念,再一想不对,马上否定了。要是众多弟子有事就找师父,那不是麻烦师父吗?师父能忙过来吗?这是对师父的不敬,应该体谅师父,心放下了。

次日早上吃完饭,无意中我走到了菜花园的边上,站在那里,头脑很静,偶尔一低头,钥匙,捡起来一看,正是我家仓库那把,他怎么在这呢?泪水下来了。师父啊,弟子本不该麻烦师父,师父却想着弟子的这把钥匙,给找到了。我要千谢万谢师父。

通过上述这几件事,使我认识到,是师父对弟子的关怀承受了弟子的一切。我才平安的度过了一关又一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