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给了我多次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我家住在西安市,今年五十岁,也许是我前世业力太大的缘故,小时候身体一直非常虚弱,母亲时常背着我到处看病求医。随着年龄的增长進入常人社会大染缸,染上赌博的恶习、又过度纵欲,本身虚弱的病体雪上加霜,肾炎、出血性胃炎、流鼻血、支气管扩张、关节炎、鼻窦炎、肺结核等多种疾病接踵而至,我常跟医生说自己除了头发和指甲不疼外全身都疼。由于家境贫寒,无钱治病,身体的疼痛和人世间的争斗使我对人世间产生了厌恶,夫妻之间经常打架、家庭矛盾激化,对此我常抱怨父亲为什么不把我送到庙里。

一九九四年我随着气功热走入了气功,自学了两年身体没有多大变化,后来在气功报上看到了对法轮功的介绍,谈到“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1]。“心性多高功多高,这是个绝对的真理。”[1]。他不象其它功讲的谁功能强,谁就练的好。一九九六年十月,我在书摊上买了一本《法轮大法义解》,回到宿舍看了几页感觉很好,这就是我正要找的,当我如饥似渴的看完一遍后,全身发热,于是又买了《转法轮》,从此正式走入了修炼行列。

我严格按照《转法轮》中的要求规范自己,彻底戒了抽烟、喝酒、赌博等恶习,在利益上也不和人争了。短短一月有余,我身上的所有疾病不翼而飞,在当时最使我头疼的病是流鼻血,平时洗脸不敢往脸上扬水,只能用毛巾擦,有时在公交车上鼻血就流出来了、有时正吃着饭鼻血就流出来了,从开始修炼法轮功到现在十七年了,没吃过一次药,也没流过一次鼻血。

法轮功不仅在祛病健身上有奇效,还有师父的法身时时保护着自己的生命,使我无数次危难前化险为夷,下面试举几例:

一九九六年在陕压厂施工时,我正蹲在地上连接钢模板时突然感到谁扇了我一巴掌,头部火辣辣的,那时我才刚刚看大法书,心性不高,准备发火,再一看是自己刚才靠在旁边的四米铁架管倒了砸在自己头部,当时没有出血、没有起包。

一九九八年在海红轴承厂施工,由于自己的一个同伴开航吊过来,他以前没有开过,我正在设备上干活,行吊到我跟前他不知刹车,那一百多斤的吊钩就直奔我的头顶,把我撞倒后身体正好倒在焊有锚固钉的炉盖上,要不是师父法身的保护自己,头部不但要肿起来,锚固钉还会插入身体,当时正值夏天穿着单薄,可是我的头部好好的,身体其他部位也没有受伤。

二零零七年乘长途公交车,司机由于劳累过度,避车时撞到路沿又撞到大电杆上,由于车速过高,车上固定座位下边的螺丝大部份被撅断,我在后面的第二排坐着,由于惯力,我的头部撞到前排的靠背上,我只感觉头疼,脖子上有轻伤,司机眼睛被玻璃碴划伤不停流血,我看他怪可怜的,又不是故意的,也没找人家的麻烦就打车上班了,后来感觉头部一天比一天重,后来有一天早上起床时发现自己大脑指挥不动右手和右腿了,家人将我送往西安某医院,到医院检查说你这是脑部受到猛烈撞击造成出血一百一十八毫升,必须马上進行手术,医院把我作为重病伤员,准备做手术前的准备工作,还让我家人准备一万元手术费,当给我進行头部血液稀释时,别人都感觉清凉的,而我感觉很疼,这时我想起师父说的话,“有的老学员说:老师,我怎么哪儿都不舒服,总上医院去打针也不好使,吃药也不好使。他还好意思跟我说!那当然不好使。它也不是病,能好使吗?”“所以我们在遇到魔难的时候,千万要注意这个问题。”[1]我悟到这是过关,不是病,最后决定不做手术。回家炼功,由开始手抬不起来,慢慢一天一天都有明显的变化,经过一个半月后自己又开始正常上班了,我妻子由此对我说:“这下我服了法轮功了。”我单位的一位工程师说:“这法轮功可以挑战医学界了,真厉害!”

二零零八年在庆安公司某车间准备从北门把设备安装到车间中间位置,卷扬机固定在南门,南北门间距四十多米,我在设备这边指挥运行时设备别撞着门了,正当设备滑行时,突然钢丝绳从南门那里断裂,断裂后的钢丝绳猛的向北边弹卷过来,一下将我抽到,当时全车间的人都跑过来了,我从地上爬起来后拍拍身上的土说没事。当时我一个同伴说,在你倒地的那一刻,我心里说“完了、完了、肯定完了”,结果我身上任何伤都没有,屡次应验师父说的“但是出现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让你真正的出现危险”[1]那要放在别人身上即使活过来也是残废。

回想这几年走过的路,所有的坎坷无一不是在师父的呵护下走到今天。法轮功给了我无数次生命,我衷心感谢师父,感谢法轮佛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