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進实修 圆满随师把家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好!

十几年风雨兼程的正法路,历历在目:曾因喜得佛法兴奋难抑;曾因业债深重自卑自叹;曾因愧对师尊生不如死;曾重德行善证实大法;曾因救度众生而欣慰。在此,向慈悲伟大的师尊和同修汇报自己修炼中的几点体会。

向内找去执着

走入大法修炼,深感无限荣幸与幸福,但消业过关却不是嘴上说说的。记得在炼功点上炼静功,第一次单盘,到十五分钟时,同修还在炼功,我就疼痛的趴在地板上无声痛哭。能单盘四十分钟时,腿疼的睡不着觉,躺不住,腿不知怎么放,不知哪个姿势才好受点。为了不影响丈夫睡眠,只得去睡沙发。能双盘后,在炼功点上基本都是最后一个走。我真真切切感到是骨头在痛。后来被非法关押,遭受酷刑,大腿骨被劈开,膝盖骨碎裂,脚跟骨粉碎性骨折,脊椎骨弯曲。回家重新炼静功时,得搬上双盘后用布带绑上,那痛苦更是一言难尽。

父亲在省城医院住院,我在陪护时向一个正在读博士的骨科大夫讲真相劝三退时提到了我的腿伤,特别是提到膝盖骨伤的复原,也就是膝关节功能的恢复,骨科大夫说那种痛苦是难以承受的,所以许多都是强直不能自由活动和弯曲,能双盘真是奇迹呀!并爽快的同意退出了中共党、团、队。听到骨科大夫说一般人承受不了那样的痛苦,我当时没有意识到自己产生了欢喜心,结果后来的很多天几乎不能走路。开始认为是陪护父亲累的,可不见好,想是什么原因呢?医生的那句话又出现在我的脑中,这令我很震惊,只是一丝丝的对自己的满意感,就让邪恶钻了空子。执着找到了,腿正常了。其实我的这点承受不算什么,是自己生生世世欠的业债罢了。慈悲伟大的师尊为把弟子从地狱捞起消去业债,又让我们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这其中师尊所承受的我们能知道多少呢?

修炼十几年了,才有点入门,知道向内找,知道用法对照自己,而不是用大法要求别人。集体学法是师尊留下的修炼环境,是弟子互相促進、共同提高的保障。而我很久没参加集体学法了,于是就去同修家学法,同修没说什么,但我感觉到她不愿意。我向内找,找到去同修家学法有带动同修一起学法,有抬高自己、显示自己的心。找到后,端正自己的心态,就是去学法。同修说我的坐姿、拿书的方式如何了,我都依同修说的去做,心里一出现不平衡就不要它,不承认它。那段时间心里很苦,当这段时间磨过去后,我们一起交流都认识到自己提高了,都有收获,不知不觉中炼静功腿不那么痛了,初次体会到向内找的好处。

一次单位几个领导把矛盾都集中到我身上了,使我很苦恼,晚上去同修家学法,脸上带着不高兴,学法时脑中翻腾这个事,我意识到这种状态不对,就双盘上,告诉自己是大法弟子,就是要学法,不要那些人的东西,就专心读法,到学完法,腿没痛,第一次双盘这么长时间学法。以后学法能双盘就尽量双盘。

修去色欲执着

还有一次过色欲关没过好,拖延很长时间,甚至一个多月不能双盘炼静功,当再一次把腿绑上炼完静功后,腿痛的趴在师尊法像前,哭着问师尊这是为什么。四个字打入我的脑海:“情欲满身”[1]。找到根源,从思想到言行,彻底清除这毒根。我痛苦的在问自己是怎么一步一步陷的这么深,我是明白法理的呀,想呀想,想起来是因为我被非法劳教后由管理岗位转到操作岗。换到这个单位后,一个同事当初相信中共造谣媒体对法轮功的邪恶宣传,当他看到单位领导对大法弟子的保护和大法弟子的言行后,改变了对法轮大法的看法,很想与我交往。我由开始的不动心到后来得到同事的赞扬、羡慕。我就放松了自己。这时曾有同事喊着我的名字说:×××你要注意了。我没有意识到是师尊的点化,却洋洋自得的说你放心吧!

我经历了大风大浪,可真的在这个小河沟里栽了一个大跟头。一个偶然的机会那个同事开始听法了,我真高兴,可听到第九讲时,另一同事却嫉妒这个同事与我接触,就设法阻碍这个同事得法。实际是师尊又一次给我的点化。我还是不悟,被欢喜心、显示心、妒嫉心带动的被色魔钻了空子,对男同事产生了好感。我用各种方法让这个同事听完了第九讲(都是在单位听的)。但他并没有走入大法。当色欲的恶浪一次次向我袭来时,师尊的法从脑中返出,“执著于色,则与恶者无别,口念经文贼眼相看,与道甚远,此乃邪恶常人。”[2]我无地自容,痛苦万分,虽然我看不到,但清除它时,那种揪心刺骨的痛难以言表,有时一个人失声痛哭,痛悔不已呀。在非法劳教期间,经历了那么严酷的精神、肉体的折磨,还有衣食住行的恶劣,对我都没有造成精神、肉体的损伤,劳教所的刑事犯说:这哪是三十七岁呀,就是个二十七岁的。可这次经历让我头发白了许多。师尊的那段法时时警醒我:“没有那个说法,胡思乱想的吧,我没给你们讲圆满与单位有什么关系。大法弟子啊,色欲是修炼人的死关我早就讲过了,被常人的这个情带动的太凶、太厉害啦。连这点事情都不能自拔,看来旧势力当初把这样的安排到大陆的监狱里才能改,是不是?在那样严酷环境下看你还咋样。是不是太安逸了才这样的?那些不去此心而找借口的都是在自欺欺人,我没有给你做过什么特别的安排。”[3]我找到了从开始修炼,几次梦中色欲关都没过好,没重视去修它,才导致这个大难。也有生生世世的业债,这方面梦中也点过。当我意识到要走好以后的路,我的心也坚定起来,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要那个东西。在那期间写过几次体会,都是泪流满面。这次回首真觉得没有那么沉了,很淡了,闯过了那一关。

现在炼静功,虽然还不能做到完全静,但很轻松了,晨炼后还可以发三十分钟的正念。当遇到了矛盾向内找,找到执着盘腿就更轻松了。“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4]

放下对利益的执着

在利益上这个问题我觉的我看的淡一些,曾经成百上千至上万的投入大法中。可前一段时间发生一件事,让我找到对利的执著。丈夫喝酒回来,大吵大嚷,让我把存折拿给他,还说要离婚。表面上看是说我控制了他的钱了,不让他去喝酒。当时我把存折给了他,心里却很不平:离婚就离婚,不跟你操心还更好。

这么想着觉得不对呀,不能顺着这个路子想,一定有我要去的心。存折就是钱,跟钱有关就是利。这样一想,就看到自己执著于利的表现,计划存钱买房;去超市看什么打折,暂时用不上也买;衣服够穿,看到打折了也买;丈夫参加婚礼给钱多了,埋怨他……。找到了执著,等丈夫酒醒后也不提存折的事,有事需用钱就拿,家里钱用完了,把定期存折中的钱取出来,丈夫问我钱够不够用,我也没提取定期存款。有一天晚上回来,看到丈夫把存折放到桌子上了。找到了执著,心放下了,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抵制迫害,解体邪恶

一天晚上接到同事电话,问我在哪儿,我说在家呢,同事说不对呀,某某说你在外面贴法轮功的东西(其实某某看到的是同修),还告诉了书记。书记给610的某某打电话说发现法轮功,要举报领赏呢。

这个书记原来是公司做保安,为了点吃喝迫害大法弟子很卖力。机关呆不了,下面哪个单位都不要,我们领导可怜他接收到我们单位当书记。我多次给他讲真相,不但不听,还说些诬蔑大法的话。我言辞制止,并告诉他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的人中有他认识的人,他半信半疑。第二天由于同事提前告知,我有备而来。当这个书记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以欺诈手段高声恐吓时,我据理力争,同样高声质问:某某胡说你就相信,你看到了吗?他说啥就是啥了?书记狡辩,不是某某说的。我立即质问他我怎么没说别人说的呢 ?书记被问得哑口无言,后说了一句:你有备而来。我告诉他信仰自由,但你不要偏听偏信,做好人没有错,并讲我修炼的受益。到后来他也缓和下来,又挽起裤腿,让我看他有皮肤病的红红的腿,还说有这个病那个病的,天天吃多少药。于是我也诚心的告诉他不做坏事,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消病解难。他还是半信半疑的说,真那么好使吗?回去后有同事听到我俩的交谈,赞叹的说:“好!”没多久,书记又把我找去,还是那一套,说我晚上发传单分局一直跟着。我反问道:按你的逻辑,分局跟着我,看着我发传单,那我怎么还在这呢?你诈谁呢?你搞刑侦的呀?你不要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法轮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经理和书记都告诉我在家炼,你天天吓唬谁呀?他又把话缓下来。

我不能任由书记再这样做了,要制止邪恶。我告诉单位领导我要去找公司经理书记。领导对大法有正念,曾多次抵制上级的无理要求。领导说,对,就应该反映反映这情况。我找到公司书记,说明来意,书记说他不会做工作,并表示对迫害法轮功不认可。我借此机会给书记做了三退,书记点头同意了。上两任书记我帮他们都做了三退。这时经理也过来了。想必是我们单位领导给经理打了电话。经理听我说了经过后笑着说,那他是诈你,不过上边经保大队换领导了,来这里说要送你办班。我告诉他们,我们的员工好好工作,谁也不许动。我知道经理挡了不只这一次,为大法弟子做好事是在为自己积福份呀。

还有一次公司610办事员打电话来说,你天天出去发传单,上边领导说你是重点。我在电话中严肃的告诉她,不许这种口气跟我说话,我们做好人没有错。放下电话,去了公司,找到书记反映情况,并告诉书记我要去上一级领导那讲理去,书记说是她不会做工作,610那个办事员办公室与书记对门,听到声音也来了。否认自己说的,并说是为了我好,怕她自己有责任。我非常有信心的告诉她,我没事,你也不会有事的,她没来610时我们认识,还做了三退,别的同修也跟她讲过真相,但不能因为人情不制止她,让她做坏事那是在害她。

过后我也反思自己,为什么这个书记总是这样被邪恶操控着,而且我也发正念在清除他另外空间的邪恶呀。在与同修交流中我认识到,自己可能对这个书记有偏见,看不上他的人品,经常不上班,还参与对我的迫害。我找到了有分别心,不是发自内心去救他,应该去除偏见、去除怨恨,以最大的慈悲救度更多的众生,因为他们很可能都是不同天体的王和主。

和同修共同精進

不久前,同修来我家取东西,站在门口等我拿,同修接过后欣喜的说,我下午去某某地方了。我竖起大拇指说好!话音未落,同修又接着说,是她一个人去的。啊!我惊喜的又伸出大拇指连声说:好!好!同修说别夸我,这是我早就应该做的。同修说的那个地方是公安分局所在地。同修去那里近距离发正念去了。

我和这个同修都是九六年先后得法,工作、学法都在一起,互相促精進,互相提高。“七•二零”后,同修经历过被关洗脑班强制洗脑、绑架等迫害,放慢了脚步,有时停了下来。一次梦见一个比赛场,侧面看台有许多人,我与其他同修在起跑线上,但没有这个同修。开始起跑了,同修们都跑出去了,我没跑,而是回身去找她。醒来悟到是师尊点化弟子要与同修一同精進,我深知师尊的慈悲苦度,为众生付出无数的心血,不愿落下一个弟子。于是我把这个梦讲给了那个同修,满以为会得到同修对自己悟到的理表示认同,因在我能精進时就主动找同修学法交流,希望同修及早跟上正法進程。可是出乎想象,同修冷冷的说:你能跑多远就跑多远,不用管我。我当时无语,没有向内找。现在想起那时不顾同修当时的心态,带有显示心、欢喜心,觉的自己悟的到师尊的点化,而不是真正的与同修在法上提高上来。虽然同修没有完全溶入正法中来,但同修对法理认识的清,对自己走不出来也很悲观。我就讲自己有时也有怕心往外返,但我们不承认那是我们,那正是我们要去掉的,返出来是好事,我们不要它。同修也坚定的说:对不要它,那不是我。我们一起背师尊的法,加强正念。当同修状态好时,我们一起发正念,同修能感觉到体外有个大的能量场。我们就互相鼓励,共同精進。有两次不想去同修那儿,当听到同修期盼的声音时,我放下自我,清除安逸心,走出来与同修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同修身体长出脓包,并冒出臭水,同修擦完后又挤压出鲜血,当时没感觉怎样,第二天挤的部位发硬、肿、疼痛、头晕、恶心。我们在一起学法、发正念、炼功,当同修有常人心时,我及时指出,同修也很有信心的说:是我的业我承受,不是就坚决清除迫害。

结束语:

还有千言万语向慈悲伟大的师尊和同修倾诉,能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真是太幸运了,无法用语言表达,无论我们曾经由于执著未来,做错了什么,说错了什么,那都不能成为我们不能溶于正法洪流中的借口,那些还在彷徨等待的昔日同修啊,慈悲伟大的师尊在召唤,期待着你们走回正法洪流。兑现与师尊的誓约,不要辜负这佛恩浩荡、千载难逢、瞬间即逝、难逢的机缘啊,扬起风帆,逆流而上,救众生,圆满随师把家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人觉之分〉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