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的病秧子一下就成了正常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日】

“病秧子”得大法

一九九五年,我得了一种怪病:全身肌无力,体质虚弱,抵抗力下降,就连呼吸肌、心肌也会经常麻痹后引发呼吸困难、心跳无力导致缺氧休克,危及生命。病魔长时间的折磨,使我看不到一点希望,对家庭也是拖累,心灰意冷,曾想过放弃医治,结束生命。

一九九七年七月我喜得大法,是师尊再次给了我生命,是大法使我起死回生,使我的身体得到康复。同时心灵也得到了净化。从一个自私、多疑和外人处不好关系的人,变成了豁达、开朗、随和的人。从大法修炼中我感悟到了莫大的乐趣,这种乐趣只有我们真正的修炼人才能体会到,妙不可言。

一九九九年七月,恐怖魔王从天而降,旧势力所谓的考验和淘汰开始了,旧势力及烂鬼操控着邪恶共党,利用人类的所有恶毒手段和工具,对大法弟子和众生不顾一切的迫害,瞬间天转地旋,天黑地暗。我当时急得都要发疯了,头脑就象要炸了一样,不知如何是好!但我发了一念:不管压力多大,不管天塌地陷,我坚信我的师父,坚信大法不动摇,决定用自己的一生证实大法。因此我风风雨雨,跌跌趴趴走到了今天。

在修炼的路上师父无时不在我的身边看护和点醒着我。困难时给我信心,迷茫时给我指路,危险时为我们化险为夷。我是在重病期间得大法的,深刻的记得在我得法才几天的一个晚上,我似睡非睡的状态下,清楚感觉和看到师父安排了很多人,给我把体内不好的东西,就象修坏水管一样的给修好了,把身体内坏了的零件换成了好的,第二天我也就换成了另一个人,从前的病秧子一下就成了正常人。因此当时在当地的影响是很大的。

师尊悄然而护

在做“三件事” 中,师父的保护更是数不胜数。一次我们几个同修开车到邻县的一乡下去派发真相资料,当时我才学开车,从没有单独出门,在车上坐的都是不会开车的女同修,车在行驶的途径中多次都有惊无险。到达目地地快发完资料时,天也黑下来了,我们就准备返程了。剩下的就留着补发在来时漏发的地方吧。刚调转车头往回走没多远,就听到警车“哇哇哇” 向我们飞奔而来,也不知是冲谁来的,同修们相互说:管它冲谁来的,一起发正念,不准它干扰我们做正事。警车与我们擦肩而过,驶向远方。我们返回到半路停下车,将剩下的资料刚发完,又看到恶警的车返回去了,我们被落在了警车后面,顺利的回了家。后来才知道是有人报警,恶警出动警车沿路找我们。就在我们刚离开目地地不久,警车往前追了一段没有找到,又返追回来。但在师父的看护下,我们就象和他们玩捉迷藏一样摆脱了危险。

原本不防滑的鞋

还有一次,冬天气候寒冷,路上结了厚厚的冰。晩上我出去发真相资料,选了一双好走路的鞋穿上就走了,一路还真是没滑没绊的顺利的发完资料后安全的回了家。第二天早上,我看雪很大,路上滑,我想,去上班还穿昨晚穿的那双鞋吧,它防滑。我穿上昨晚穿过的这双鞋就出门了,谁料到一出门,滑得站都站不稳,几次差点就摔倒了,走就别想了。我纳闷了,昨晚不滑的,今儿怎就变得连站都站不稳了呢?哦!我明白了,昨晚是师父帮了我,原本这双鞋是不防滑的。

化险为夷

有一次,甲同修被恶警绑架关押在邻县的看守所里,我和几个同修一起开车到邻县的乙同修家了解情况,当时我想不能把车开到乙同修家门口,要做到无漏,但有同修非说没关系的,一定要让开过去,我拧不过她们就开过去了。去到乙同修家时,己有另外几位当地的同修,听说我们要去乙同修家,就提前等在他家了,但她们也是想来听甲同修的情况的,现在大家都不知道。我决定同另一同修开车去找我一位在这个县城公安局工作的亲戚问问情况。

了解到情况后,我想车还是不能停回去,一辆陌生车目标显眼,就把车停在别处,回到乙同修家把了解的情况告诉了大家。听完我们了解到的情况后,大家合计了一下,觉得有些情况还需要找甲同修的家人了解后,才搞得清楚,我们决定当晩回去后,到甲同修家找他的家人。

就在返回的途中,一只猫从右侧飞奔而来,撞到我们快速行驶中的车门上,我觉得不对劲,路上怎么会有猫呢?一定有问题,又想不清楚是什么问题。快回到城里时,突然想到“猫撞门”,谐音:“冒上门” 是不是让我们“不要上门”的意思?是让我们不要去甲同修家,有同修不同意我的想法,但我感觉不能去,就劝阻不去了。事后才知道,那几天甲同修家周围有蹲坑的,乙同修家周围也有蹲坑的。我们去的具体人数,还有是开着车去的等,都被乙同修家周围蹲坑的了解到了,但由于后来车开走了,恶警没来得及记住车牌号,也不认识我们,我们幸免了一难。但邻县和我们见面的几位同修,相继遭了绑架。我知道是师父的慈悲呵护,使我们化险为夷。

清除邪灵

二零零六年新年期间,我的家人一行三人去海南过新年。那段时间,我凡是去到旅游景点和有“佛像”的地方,都在不间断的请师父加持,正念清理所有的邪魔烂鬼。行程安排,初五的上午我们是乘坐游船去看“南海观音”,游船上一直不停的滚动播放着为“南海观音” 开光的录像,录像上的开光过程,正如师父在《转法轮》第五讲“开光” 部份中讲的:“其中一个和尚拿着一面镜子对着太阳,把光晃在佛像的脸上说是开光。那么大的盛会,那么严肃的场合干出这种事情来,我觉的真是可悲!”从师父的讲法中,我悟到他们根本就给“佛像”开不了光。我想这“南海观音” 又没真正的开了光,还每天有成千上万的游客来拜望,如果她身上有邪灵,要为害多少人啊?从清晨起床,我就请师父加持,一路上正念清除“南海观音”身上不好的邪灵因素,请师父管管这座观音塑像。我坐在游船上,远远的,看到“南海观音”的塑像从晨雾中出现在海面上,游船上的人们都激动起来,拥到船头去拍照,我继续坐在船上发着正念,心里强烈的有一念:师父一定在管“南海观音”了,此念一出,我真真切切的看到我们伟大而慈悲的师父,慈祥的出现在我眼前,师父的身体挡住了录像的整个画面,我激动的汹涌澎湃,热泪盈眶。这时,我丈夫也叫我儿子快去拍照,我儿子说没有意思,她身上有不好的信息,不赶这热闹 。我说快去拍一个,很有意思的。他问我为什么?我把刚才出现的一幕告诉了他,他说难怪你眼睛还湿的呢,就愉快的加入到拍照的人群中也拍了好几张,留下我永久的纪念和美妙的记忆。师父不但呵护我们弟子,为所有的众生都留下了选择的机会。

这些故事,在我及所有真正修炼的人中,只不过是沧海一粟。各人的修炼道路也就不会千篇一律,每个修炼者都有写不尽的修炼故事。修炼法轮大法是真实的,是佛家上层修炼方法,修得更快更捷径。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