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龙口杀人凶手曹承绪爬上“610”死亡职位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近期得知,曾经打死过法轮功学员的凶手曹承绪,上任龙口市“610”主任。曹承绪是何许人也?明慧网搜索资料显示,曹承绪曾先后担任过龙口市丰仪镇(现合并为石良镇)、下丁家镇、龙港街道的邪党书记,在此三地,他都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元凶,尤其在二零零零年,他在任丰仪镇邪党书记期间,发生了法轮功学员田香翠被毒打致死的惨案。

曹承绪一路踏着法轮功学员的鲜血往上爬,把卖力迫害法轮功作为政治资本,妄想升官发财,却不知坏事干绝,爬到人人都唾弃的死亡职位——610主任的位置。

一、丰仪镇60岁的善良农妇田香翠被活活打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动用国家机器,对法轮功学员展开了疯狂迫害,大批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依法维护自己的信仰权利,却遭暴力遣返。

二零零零年七月,丰仪镇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先后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炼功,法轮功学员田香翠打开带去的录音机,被列为重点迫害对象。曹承绪花了五千元才把田香翠的名单从天安门警察那里买回来。回去之后,疯狂报复,对田香翠暴力殴打致死。这些法轮功学员十三至十七日在丰仪镇非法关押期间,每天早晨至晚上十至十二点被强制在屋外罚站、暴晒,不给水喝,晚上在屋外地上睡几个小时,白天继续罚站,还要被逐个叫去,污言秽语,拳打脚踢。有时五、六个人毒打一个人,不问死活。有的学员挨过五、六次打,有的被强制坐在椅子上,脚搁在另一个椅子上,悬空的腿坐上人,几天下来,这些学员个个鼻青脸肿,遍体鳞伤。回来的第一天不给饭吃,从第二天开始给午饭、晚饭,每顿干啃半个馒头,只有十七日的早上给了一点饭,中午破例给了一点菜,不给筷子。时任丰仪镇邪党书记的曹承绪对来要人的家属狮子大开口:来领人先拿一万两千元钱(勒索也是他们的惯例)!这些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是种地为生的农村人,当然拿不起这么多钱。十七日下午,这些学员被送至龙口市拘留所非法拘留。

这里有必要说明的是:七月十二日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田香翠,年近六十,丰仪镇曲家沟村人,身体健康,家里地里的活几乎全靠她,进京前身体状况良好,十三日押回后,被曹承绪大骂过一次;十六日上午十点左右,又被曹承绪、赵金田、柳延波等人毫无人性地殴打,后又被继续罚站,在烈日下暴晒。后来田香翠实在坚持不住,坐在地上昏迷过去,此后经常头晕、恶心、呕吐,不能吃饭。十七日被非法拘禁到龙口拘留所,仍不能吃饭。拘留所警察见状不妙,没按惯例继续殴打,但伙食仍然是老规矩:一天两顿,每顿一个小窝窝头,田香翠健康状况日趋恶化。于二十一日下午,拘留所警察见势不妙,通知丰仪政府,丰仪政府通知其家属领回,家属将她送至北海医院抢救。此时的田香翠浑身是伤,面无人色,口不能言,奄奄一息,经抢救无效,于二十三日上午八点死亡。家属向北海医院要病历,医院无理拒绝。

龙口拘留所的警察怕承担责任,逼迫与田香翠同拘室的人曲洪莲、刁海莲、慕福芸、韩贵珍写证明,证明拘留所警察未打田香翠,是丰仪镇政府打的,并按手印。

就这样一位年近六十岁的勤劳善良的农家妇女,仅仅因为上访讲了几句真话就被曹承绪等人采用如此野蛮酷刑、流氓行径、百般虐待、迫害致死。

二、拘禁、毒打——曹承绪迫害刁树声一家

丰仪镇船止沟村刁树声和妻子付桂华和儿子刁希辉、儿媳吕艳娜都修炼法轮功。刁希辉是丰仪中学教师,一九九九年到北京上访,回来后遭到曹承绪和派出所恶警的毒打,还把他五十多岁的母亲付桂华也抓到政府办公地毒打。打完后又将刁希辉非法送入龙口拘留所。期满后还没走到家又被当地派出所劫持到政府,长期非法关押。一年多不发工资。二零零零年秋天正是大忙季节,不法人员又把刁树声夫妇非法抓到政府关押二十多天,地里的庄稼和山上的梨都不让回去收。

二零零零年法轮功学员田香翠被迫害致死后,有人把真实情况写出来叫老百姓了解真相,曝光到明慧网,恶徒气急败坏的追查曝光者。因为刁希辉、吕艳娜夫妇是教师,就成了不法人员的怀疑对象,不管白天晚上,多次被非法抄家,搅得左邻右舍都不安宁。刁希辉夫妇也被迫流离失所。恶警悬赏六万非法通缉。每逢过年过节不法人员都要打电话或者派人去看刁希辉是否回来。

刁希辉的妻子吕艳娜,被龙口市恶警绑架后,遭严刑拷打,昏死三次。后她被迫与新婚的丈夫流离失所三年多;她的奶奶受到龙口市下丁家派出所不断骚扰惊吓而去世。

二零零四年四月八日,刁希辉出门散发真相传单过程中被绑架,刚刚做母亲十天的吕艳娜和婴儿也被龙口市邪恶之徒强行从安徽省潜山县绑架回龙口市非法关押。恶徒曾逼迫她把嗷嗷待哺的孩子交由她的家人,好放手迫害她,吕艳娜拒不配合。于是她四个月大的女儿珊珊成了当时年纪最小的“囚徒”。龙口市恶人将吕艳娜非法判刑三年,将她丈夫刁希辉非法判刑六年。后迫于国内外正义谴责的巨大压力,龙口恶人只好让吕艳娜监外执行,她才得以照顾幼小的婴儿。可是两年后,二零零六年五月八日上午九点多钟,山东龙口市下丁家镇政府检察院、派出所四恶警,再次绑架吕艳娜,非法关押到龙口市看守所。

三、视人命如草芥  叫嚣“打死一个两个没事儿”

曹承绪于二零零一年调任下丁家镇邪党书记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没有得到任何收敛,面对国际社会对他迫害死田香翠的追查不但不悔改,反而继续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他面带凶光,伙同恶警陈贞伟等喝醉酒或赌博输了钱便拿法轮功学员发威,不管半夜还是白天把法轮功学员拖出去一顿毒打,用电棍将法轮功学员的手都电熟了。曹承绪根本不把人命当回事,毫无顾忌地扬言:打死一个两个没事儿,打死一个两个我负责任。其视生命为草芥、无法无天的邪恶嘴脸暴露无遗。

下丁家镇政府二零零零年二月份将法轮功学员吕仁娟长期关押后又强行在各村游街,煽动百姓对法轮功的仇恨,极尽所能的侮辱法轮功学员。之后吕仁娟被曹承绪投入龙口市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

二零零一年二月份,下丁家镇政府又把法轮功学员绑架去洗脑班强行”“转化”,曹承绪又一次毒打孙翠芳、王文强、于希柳等法轮功学员并给拍录像。

下丁家镇七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郭福香老人进京上访,为大法说公道话,被下丁家镇邪党人员押回勒索一千元。二零零一年北京开两会,恶党怕她上访,将她非法关押,曹承绪和任姓镇长等一帮打手对她又打又骂,并强行蹲马步,曹承绪当着众人的面用手掌抽打郭福香老人的脸。

张凤莲,女,今年五十四岁,修炼前患多种疾病,自从修了大法以来,身体非常健康,地里、家里全靠她。一九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后,每年遭不法人员进家骚扰,非法抄家多次,敏感日被绑架关押,借口是怕上北京。在邪党的株连政策下,张凤莲儿子高中毕业,应征入伍,各方面检查都是最优秀的,最后却因妈妈炼法轮功不让去。二零零二年二月邪党两会期间,张凤莲觉得作为一个公民,应该向领导反映真实情况,上了北京,被曹承绪绑架回来关在派出所的铁笼子里,七天七夜,还不给饭吃(有时给一点)。到第八天被劫持到“六一零”洗脑班拘禁了七天,又投入龙口看守所刑事拘留。一个月后,又被劫持到“六一零”洗脑班非法关押一个多月,恐吓她的丈夫要将她非法劳教,总共被敲诈一万八千元。几年了他们也没还上这被敲诈去的冤枉债。

二零零零年九月底,下丁家镇邪党人员为了不让法轮功学员上访,在集市上把郭福香、王秀妍、孙翠芳、于希柳都绑架到原十八号场废弃的房子里办洗脑班。夜里法轮功学员们一起冒雨逃出魔窟,孙翠芳在外面流离失所,黄历新年都没回家过。邪党人员多次到她家说让她回家,不再追究,刚回来没几天,邪党开两会时又把她抓去,逼迫拍录像,写“不炼功保证”。打她的凶手主要是下丁家镇木厂村的陈贞伟,罚她蹲马步,主谋是曹承绪、镇长牟某。

曹承绪原本一介平民,但其见利忘义、梦想升官发财而不择手段的丑陋人格正好被邪恶的江氏流氓集团相中,在迫害法轮功的这场浩劫中,昧着良心迫害忠良,并极尽所能地做着坏事,并以此邀功请赏,被权利、金钱的欲望冲昏了头脑,殊不知“610”一职并不是铺满鲜花和掌声的金光大道,而是一个加速死亡的位置,踏着无数修心向善的好人的血泪,做着天地间人神共愤的罪恶勾当,能有好报吗?

俗话说: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明慧网已经把所有主动参与和被动执行命令的迫害过法轮功学员的人及事记录在案。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把罪犯捉拿归案!

在此奉劝曹承绪等人,为了自己及家人,赶紧悬崖勒马,用实际行动洗刷罪恶,释放并帮助劫难中的法轮功学员,否则将来必遭清算。

在天灭中共的今天,每个人都面临抉择,法轮功学员无怨无恨的劝善,也是希望世人在历史的关头把握好,不要再执行错误的命令,葬送了自己的未来!三思!

曹承绪个人信息:电话13905450937、办0535-8517257;住址:龙口市东城区龙族小区13号楼东单元3楼 邮编265700;610办公室地址:港城大道1001号(在市府6楼) 邮编265700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