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师呵护我 正法之路显神迹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三月份开始修炼的大法弟子。得法前身体较弱,经常感冒,又加上患有心绞痛,所以一年到头药物不断。自从学习大法以后,这些症状不翼而飞,我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看到我的身心变化,家里人也相信大法,都很支持我炼功。

这些年来,我一直坚持每天学两讲《转法轮》,每天坚持外出讲真相,买东西基本都花真相币,我家的家庭学法点从零五年一直坚持到现在,成员最小四十多岁,最大七十三岁,大家都做到比学比修,平稳的走在证实大法的路上。在这些证实大法的活动中,神迹频频出现,下面我仅举二、三例,来颂扬师父对我无微不至的呵护及证实师父永远在我们身边这一神奇的现实。

我的丈夫是个常人,可是很支持我学法炼功,他经常和我一起去集市讲真相,劝“三退”,发真相光盘,有时候他自己还去讲真相、弘法。因此他多年腿上的静脉曲张不治而愈。我的儿子出车去东北,发生车祸,车子毁了,但人却安然无恙。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二零一零年阴历十月初五,我和老伴去集市发真相光盘,遇到一个人看到我们发真相光盘,估计我们是炼法轮功的,就说他也是学法轮功的,现在流离失所,想找一本《转法轮》。当时我看他还面善,又是流离失所在集市上找同修,很不容易,就失去了警惕性,在下一个集就给他带去了一本《转法轮》。他拿到经书后又说要MP3,我也没多想,和他约好了见面时间和地点就回来了。等到十月初十我们到约好的地点去和他会面,可是左等右等都没有见到他的人影,丈夫就去远处找他,这时正好我旁边站着一个抱孩子的女人,我就走上前去给她讲真相,并送她光盘,那女的也许看到点什么事,小声提醒我注意安全。谁知就在这时,有一便衣喊一声:“法轮功!”窜上前来就用手铐铐住了我的一只手,我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便衣回答:“我也知道法轮大法好”。同时又使劲拽我跟他走,这时,我也不知怎么就倒下了,全身发抖、抽搐、看上去很难受,但我心里非常明白,我一直在发正念,求师父救我。这时我丈夫已经回来了,开始没敢亮出身份,周围聚集了很多人,那个便衣使劲地拉我被铐住的那只手,我丈夫大声说:“人都这样了,你还拉她,出了问题你要负全责!”周围的人越来越多,都谴责那个恶警,那恶警见势不妙,取下手铐溜了。这时周围有人说:“赶快起来,走吧”。这时,令人神奇的是我那股难受劲一下子没有了。丈夫扶我站起来,我们向人流多的地方走去,然后坐公交车回到了家。一進家门,才发现更神奇的是,当时我穿的羽绒服上一点泥土都没沾上。丈夫对我说:“这回我可真信了,真是你们师父保护你了。”

又一次,我与甲同修去边远的农村集市讲真相,发光盘。我发了几张后,遇到一个人,他说他家没有DVD,不要光盘,我们就去给别人发了。中午时分,我和甲同修在公交车站等返城的汽车,突然这个人风风火火的赶来找我,和他同来的还有另外三个人,但没走在一起,相隔有段距离。这人找到我问还有光盘没有,我给了他一张光盘,同时还给他讲真相,劝其“三退”,他同意退出少先队(但我没给他做,因为他是恶人)。甲同修一直在旁边看着这一切。这时有一个意念打入我脑中,我莫明的想到,“我必须马上走。”我转身对甲同修说:“我先走了”,我快步向县城方向走去。刚走出不远,有一辆三轮车赶上来,问我坐不坐车,我上了车,车上已坐有母子二人,可巧,这母子二人要在砖厂下车,我就随车下了公路,走進了小道。又可巧,在砖厂下车的那母子二人下车后,三轮车夫没有按原道返回走大路,而是抄近道走小路,向城里开去,这样,我安全回了家。事后听甲同修说,那天的车特别晚点一个多小时。我走后,那个要光盘的人在原地愣着没有任何反映(被定住了),好大一会,那三个人才喊他,问他拿到光盘没有,那人才回过神来,回答:“光盘拿到了,唉呀,人呢?人哪去了?”他们四人都没看见我离开。他们大喊:“快追”。他们开着车,沿着公路向县城方向追去了。当然他们徒劳了,师父保佑我,没走这条路。我又一次转危为安,师父巧妙安排我脱离险境,又一次救了我。每当想起这些,我都禁不住热泪盈眶。

在修炼中,发生在我身边的神迹还很多。神迹反映在我身上,但展现的是恩师的慈悲呵护和大法的无所不能。我们沐浴在恩师的阳光下,只要学好法,正念足,证实法的路是很安全的,因为师父讲过:“人类的历史也不是给邪恶逞凶的乐园。人类的历史是为正法而建造的,大法弟子才配在这里展现辉煌。”[1]那些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别错过这千万年的等待,堂堂正正的走出来兑现我们的誓约吧!

因我文化低,不会写,以上是我口述同修代笔所写。以上是我个人的一些体悟,如有不妥,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致二零零五年欧洲法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