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施诬判 长春公检法耍尽手段

长春法轮功学员姜涛、刘彦君、刘艳春遭迫害连续报道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姜涛、刘彦君、刘艳春被绑架、非法关押至今已七个月。长春二道区公检法的不法人员为了达到对三人非法判刑的目的,费尽心思、耍尽手段阻止正义律师介入。

先是二道区公安分局编造的所谓“证据”实在不堪呈堂,检察院无奈两次退卷,检察院为阻律师阅卷,还一度陷害律师;接着是二道区法院偷偷立案,法官为阻止正义律师介入,频频“躲猫猫”拒不见面,私下里却企图给当事人指定律师,阴谋未能得逞后,凶相毕露,公开叫嚣“不欢迎外地律师”。

七个月前无故遭绑架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三日,家住长春市二道区天富家园法轮功学员姜涛在自家小区内邻居刘彦君老师家出来,被二道分局和顺街派出所便衣绑架。据目击者描述,当时小区的花坛内、灌木丛中不知埋伏了多少人,只听脚步声从四面八方响起朝姜涛跑去,捂嘴、抬腿的塞进一辆无牌照的汽车中绑架走。参与绑架的是二道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和顺街派出所副所长张顺、警察马晓峰、于海洋、李忠等人。

接着,这些恶警闯入刘彦君的家,绑架了刘彦君、刘艳秋姐妹。同时刘彦君的另一姐妹刘艳春在去给父亲做饭路上被绑架,刘艳秋的丈夫孙振铁在工作单位被绑架。刘彦君三姐妹家中的财物被警察洗劫一空。警察还骚扰她们八十八岁的老父亲。

三十六岁的姜涛,曾于二零零零年被中共非法判刑十二年,先后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大广拘留所、八里堡拘留所、铁北监狱、吉林监狱等地。在监狱被迫害九年后,姜涛于二零零九年出狱回家。他拒绝了恶警要他配合做特务的要求,始终坚修法轮大法。姜涛年迈的父母每月收入加一起不到三千元,他们在儿子九年冤狱期间奔波往返,含辛茹苦,受尽狱警的刁难。谁知姜涛刚回来没几年,又被恶人绑架,两老真是欲哭无泪,投告无门。

三次送检两次退卷 公检法执意迫害

之后,二道区公安分局将迫害姜涛、刘彦君、刘艳春三人的所谓“案件”送到二道区检察院,检察院因警察编造的所谓“证据”实在太不象样,退回补充“侦查”。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日,二道区公安分局再次将案子送检,再次被退回。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六日,二道区公安分局第三次将案子送二道区检察院。

这期间,姜涛和刘彦君的家人聘请的律师给检察院办案人陈瑜打电话,要求阅卷,陈瑜以需要审查律师的资格为借口拒绝。其后的几天,检察院一再推托、阻挠律师及家属阅卷,并无理将律师投诉到律师协会。

三月十四日,二道区检察院把诬陷姜涛、刘彦君、刘艳春三人的案子移送到二道区法院。期间家属几次往返于检察院和法院之间,检察院说把案子送去了,法院则说没收到。

法官再三躲猫猫 企图拒律师介入

三月二十五日,姜涛、刘彦君、刘艳春的家属才得知二道区法院已经偷偷立案,即去找法院刑事庭庭长赵俊峰。赵俊峰却总以种种借口推托躲避家属。

四月一日,家人请的北京律师来到二道区法院,也没能见到赵俊峰。四月二日一大早,律师再次前往二道区法院交涉,九点进门,法院内勤已经在大厅等着律师了,律师提出要见庭长赵俊峰,并将有关手续资料递给内勤。内勤说赵俊峰在某位院长办公室,随后去给赵俊峰送律师的手续资料。律师和家属在门口等候。十五分钟过去了,半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内勤不见踪影,直到一个多小时后,内勤才出现,回说:赵庭长外出学习去了,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

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的律师和家属,决定去看守所见当事人刘彦君。到了看守所才得知,法院人员早在一个多星期前就把非法起诉书交给失去自由的刘彦君了,还心怀叵测的对刘彦君说,如果没有律师可以由法庭指定律师。刘彦君当即表示自己有律师。而法院人员立刻就说:“不欢迎外地律师。”

由此可见,二道区法院企图偷偷开庭,并非法剥夺公民的合法权益,干涉司法援助。家属每天都去法院过问情况,法院却把起诉书交给失去自由的当事人,对家属封锁消息,不让本地律师介入,躲避外地律师和家属。

四月三日,家属担心法院偷偷开庭,一大早就去法院找庭长赵俊峰。这时门口站的四、五个警察这次撕掉伪装,赤裸裸的直接耍无赖,蛮横地对家属说:“你们找谁,谁就不在!”刘彦君的丈夫悲愤难当,大声呵斥,要把警察的警号记下来。警察才心虚的转身离去。

目前姜涛、刘彦君、刘艳春仍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三看守所。望各界人士正念加持,让法院立即退案卷,无条件释放法轮功学员姜涛、刘彦君、刘艳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