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卷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日】再抬眼,已泪水涟涟。回首十六年的修炼路,愧对师尊。一路磕磕绊绊走过来,感慨万千,离不开师尊的慈悲呵护,时时处处点悟弟子,一桩桩,一幕幕,真难表述。您为每一个弟子付出了多少啊,而我们又让您伤心失望几多回啊。

忆初得法

“我要跳出常人这个肮脏的地方。”这一念,让我随母亲走入大法修炼。也许这偶然就是师尊早做的安排。

刚走入学法点,似乎曾经梦见过这场面。啊,我的缘份到了,很自然的溶到学法中。初炼抱轮,就体会到法轮在两臂间旋转的美妙。学法让我快速升华,人生的谜团一一解开。终于知道人来这一生的目地和意义。学法、背法、炼功,按炼功人要求去做,严守心性,溶于法中的生命感受到无比充实美好!那段日子真美。去长春体育馆参观大法弟子洪法展。那么多的展品出自于大法弟子的真心和智慧。大法弟子真多啊,真是法船一开众生笑!三三俩俩,结伴成群,沐浴在佛法法光之中。

迷茫 掉队 重返修炼

旧势力邪恶因素的破坏性考验骤然降临。我不相信对师父的诬蔑。可刚发现怀孕的我没有勇气象同修一样去北京证实法。给自己找足各种理由和借口。我知道那一刻我没有放下生死。旧势力毫无余地的用各种方式把我拖回到常人。虽然知道师父好,大法好,却已远离道中。又返回到常人的苦苦挣扎当中。

几个春秋,早已在泥坑中磨得不成样子。身体垮掉了,经济上负债累累,浑身沾满污浊。名利情仇折磨得神魂颠倒。那一段不堪回首。直到有一天,家庭的巨难让我蓦然悟到,大法蒙冤的时候我却不能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何颜面对师父!

家庭的巨难,把我推向人生的绝路。自己疾病缠身,惶恐不安;老公爹癌症晚期病倒。手术费四处筹借。亲戚逼迫变卖家产,家属把所有矛盾指向我,指责,造谣,诽谤。我挺着压力向娘家借钱凑够手术费,婆家人依然口口声声要找我算账。一边上班一边伺候老公爹。母亲病倒,做手术。

同时我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世,恍如晴天霹雳。三十七年来不敢面对的事实终于呈现在自己的眼前,活了三十七年,却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在哪里,而眼前的一切都在一瞬间和我毫无关联。也就是说,在那一刻,我发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没有。那种空落落的感觉,就象浮萍,顿时把我推向生死抉择。是师父在我身边看护着我走过那几天。我坚强的活下来,承受着接下来的难关。

孩子逃学,离家出走,偷拿家中的生活费。我哭诉无门,半年后又失业在家。真的是“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 ”[1]我感谢这一记重锤,师父敲醒了我,我从新走回修炼路。不是想在法中逃避,是我体会到被造谣诽谤之苦。当年的大法徒是如何走过来的啊,师父为我们承受了多少啊!我对自己的畏缩感到羞愧难当。我如饥似渴的看着师父的近期讲法,豁然开朗。谢谢师父啊,没有放弃我!

大量学法,伴我走过关关难难,严守心性。精心照顾老公爹却常常遭到斥责,挑剔,我忍住用慈悲心善待,脑海中闪过如果一个神遇到这件事会怎么做?高层次的法理带我迅速提升,身体变化非常大。孩子变好了,我不再以泪洗面。在利益面前,为借手术费抵押的房子又被无理要回时;在被大姑姐逼三天搬家;面对要还债的钱又被无理要走时,我幸好有大法,有师父在身边。虽然也曾剜心透骨的痛,但凭借法的威力,凭借修炼人的正信,一次次放淡名利,放下仇怨,一步步走过来,一重重天展现在眼前。身边的人都看到我巨大的变化。

在法中,我何止受益匪浅,是师父点悟我,救度我!从家破人亡走到现在和家美满,这一切是大法的给予!

跳出情

三界内被情浸泡着,“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2]。在常人中,我是个很重感情的人,做事很感性。把人之间的情义看的很重,高于名利。在修炼中,师父把情在人中这一层的败物一再演示给我看。有异性对我倍献殷勤,我一旦欣然接受,师父便让我看到他肮脏丑陋的嘴脸,看清他真实动机和目地。师父说“可是情是个最不可靠的东西。”[3]重返修炼,我毅然断开一切男女之情。而让我最难割舍的是“亲情”。自从知道自己的身世,心中那份痛无法描述。尤其在逢年过节,总是被这份情折磨的撕心裂肺的痛。暗地里流泪,仰望夜空。在这世上,我的亲人在哪里,三十七年来从来没想起过我吗?他们都还活在世上吗?泪流满面,却不能让家人知道,不想伤他们的心。用法理开解自己,这世上我本没有亲人,只是来住店,匆匆而过。可这份情却依然啃噬着我。

每到过年,我都因为情的执著,病业咳嗽数十日,自己无法自拔。直到有一天,我学《转法轮》第六讲,一下悟到这种被情困扰不是自心生魔吗?我必须放下对亲情的执著。世间哪个是亲生母亲?生我元神的那个才是真正我的母亲。师父把我救起,大法给予我新生,师父才是我真正的亲人,师父才是真正珍惜我们的人!如果我的出身是旧势力瓦解我的蓄意安排,我不承认,不能被它左右,不能忘恩负义。我要用修炼人的善去回报养育我的父母,他们就是我今生的亲生父母。心无杂念,专心修炼,多救世人才是当前所想。

有一发小,二十几年的交情,却突然间音信全无。找她的亲戚询问,也不尽知。当时只有一念:只要她活着就好。因她一直家庭不和,父母兄长都已过世。当时虽保持着修炼人的一份镇定,但心里仍不免有些着急。联系过她家人后知道她暂且安定。我们急驱车前往希望能见上一面也能放心。谁知她及家人拒不露面,电话都不肯回,百般央求,都不露面。而且知道在这半年中她发生很多变故,却对我只字不提,对我隐瞒了一切。当时那种被欺瞒,不把我当朋友的感觉深深刺伤着我。我立即觉醒:算了,我是炼功人,何必执著于这份情。人各有命,为什么非让人不愿意说的话告诉自己?还是修去那隐藏的妒嫉心、怨恨心吧。只要她平安就好!心一放下,情不攻自破,已操控不了我。二十几年的感情,连根拔掉,虽痛彻心肺,却换来神清气爽,感谢师父的安排和点悟!

放淡名利

师父的巧妙安排,我到物流公司工作。环境虽小,却极复杂。面对精明老练的业务员,形形色色的司机朋友,省内外货站网点,雇主,同事之间各种复杂的关系网。我时时处处用修炼人标准衡量要求自己,做好本职工作,用大法给予的智慧和能力证实大法的美好,展现大法弟子的风采。雇主们都说,你看还是人家炼法轮功的人,就是不一样。因为她们知道炼法轮功的人没有私心。特意找我们炼功人,我必须走正做好是大法弟子的本份。

面对每个送钱送物的人,我都用炼功人标准对待。不收礼品不收礼金。有机会就讲真相,劝三退。有人跟踪我到我家楼梯口,往我兜里塞钱,我说什么也不要,还给他,过后还一如既往对待他,送他神韵光盘。过年过节,送卡送钱的更多。我一概拒绝。货站网点变着法的给我钱,存话费,送礼,因我一句话,他们就能多挣钱。可我必须严守心性,过几天把话费的钱送现金给对方。在业务上不因别人对我的不公找别人的小角,当作给自己的提高,找自己的执著,归正自己。有时就是冲着自己的执著心来的,就看你动不动心。喜欢吃芒果,香瓜,就有人送来最大最好的芒果和香瓜。还就我一个人,怎么也推不掉。给老板放屋里吧,走时真想拿一个芒果和香瓜,就拿一个吧,又一想,不行,一个都不能拿。旧势力在另外空间虎视眈眈的看着呢,你拿吧,给小纪念品你要了,下次就给你来点大的,再下回可能给少了还不干呢,不行,一个都不拿。按炼功人要求做。出来走到路口遇到卖水果的,自己花钱买了回家。跟丈夫说起,丈夫也说:咱不拿,要吃自己买。

天热了,刚一执著买衣服,就有人送你衣服,和她推搡了半天,告诉她我有信仰,不能收别人的东西。悟到是自己执著衣服了,这事才过去。有人说,我这个位置一年下来能买个楼,买个车。工作一年半,我没收过任何人的钱物。雇主对我非常信任,钱和帐都交给我。觉得自己工作得还不错。滋长了求名的心。雇主一夸我,美得不行,嘴上不说,心里早乐开了花儿。一听见不好听的,就不愿意。求名的心多强啊!时时处处生怕别人说自己不好为自己辩解,总想证实自己多有能力,多能干。不断提醒自己,自己是来证实法的,不是证实自己,自己的一切是大法给予的,离开大法,我自己一个小小的常人就能如此应对自如是不可能的!直到一件事,才点醒了我。

过年后,又有人来送礼。雇主因我不收而责怪我。让我以后收下礼再交给老板,我当即拒绝,我宁可不干这份工作也不去做违背修炼人标准的事,一时不亦乐乎。我也向内找,百思不得其解。正常的是雇主怕员工贪钱,这回不收礼不行,收完还得给老板,是何道理?让我帮他们造业,这不是旧势力让我毁她们吗?不行,不能这么做,我得对她们负责,可还是觉得不太对劲。和同修交流,再细找自己,原来是自己的私心,怕自己的名受到损失,是求名的私心啊。“病根”找到了,第二天就柳暗花明又一番景象了,雇主不再那么要求了,我也再一次端正了自己的心态。

走过风雨,历练了自己,也让我看到自己和同修的差距。精進同修展露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风范,令我感佩不已。而我离师父的要求,和同修的差距太远太大了。那么多不足,那么多执著,亟待我去归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