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猪”、禽流感与“搞政治”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一日】在和朋友们谈起法轮功真相和《九评共产党》的时候,经常有不理解的朋友说,你们在搞政治。仿佛政治成了危险物品。那么就结合最近发生在中国的几个媒体聚焦的事件谈谈什么是政治,政治是为什么而存在的。

一、“江猪”事件与政治

前一段时间,有一万多只死猪顺黄浦江直下,严重危及上海人的饮水安全。这时候,中共政府的御用专家出来说话了:一万多只猪在黄浦江就像游泳池里出现几只苍蝇,看着恶心,但是没有危险。

这时如果您信了政府的,没有在意,继续打开水龙头喝排骨汤,那您显然没有搞政治;如果您不信政府和专家说的,自己去买纯净水,这时您的思想中已经存在质疑政府的苗头了,属于思想危险份子,只是还没有行动而已;如果您对政府的不作为极为愤怒,指责政府渎职,您已经开始搞政治了;进而,如果您听信了一位诗人的建议到黄浦江边散步,表达不满,那您不仅仅是参与了政治,而且是涉嫌“非法集会”,随时可能被抓捕。

您肯定会说,我不想参与政治,我只想喝干净的水,过安全的生活。可是,要求政府如何管理,这就是政治,您只要对社会公众事务发表意见,就是在搞政治。正如孙中山先生所言:政治者,众人之事也。

二、政治与生命

“江猪”之后,禽流感来了,死亡率很高,超过当年的SARS(国内叫做非典)。上海市政府不紧不慢的每天增加两三例的报告,湖北一个老人肺炎死亡,家属要求做禽流感检测,被拒绝了。

那么,禽流感与死猪有没有关系,猪肉能不能吃,禽流感怎么来的,政府有没有像SARS时一样掩盖疫情,您这又是政治了,因为这些问题直接牵扯到政府和中共各职能部门的职责,是不是在草菅人命。

当年SARS来袭的时候,时任卫生部长的张文康信誓旦旦地保证:我可以负责任的说,在中国工作、生活、旅游都是安全的。这时,如果您有在医疗机构的朋友私下告诉您SARS的严重程度远远超过政府部门公开的,那么他就是“传播危害公众安全的信息”。可是他仅仅是为了您的生命安全啊!

到底政治要为我们的生命负责,还是我们要用生命对政治负责呢?

三、我们有没有政治权利

看过中国法院的刑事判决书的人,可能都注意过一句话,就是在判决某某某刑罚的基础上剥夺某某某政治权利几年,原来政治权利是我们天生就有的,非经法律判决不能剥夺的。

中国《宪法》第二章集中规定了中国公民政治权利: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著作权,集会、游行、示威权,宗教信仰自由权,不受非法拘捕权,辩护权等。显然,在中国政治根本就不是罪名,否则,怎么会有专门搞政治的人大代表呢?(尽管他们实质上是另一个版本的党代表)

1966年颁布的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规定:本公约每一缔约国承担尊重和保证在其领土内和受其管辖的一切个人享有本公约所承认的权利,不分种族、肤色、性别、语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见解、国籍或社会出身、财产、出生或其他身份等任何区别。中共政府虽然尚未批准该公约,但是原因仅仅是对于死刑范围等方面的保留,中共邪党也不敢公然否定公民与生俱来的政治权利。

人类设立政府与管理机构是为了实现个人权利的最大保障,良好的政治运作机制就是为了使执政者服务于人,政治不能反过来成为人的主宰,更不能成为中共邪党残害人类的工具。

四、中共邪党的政治是什么

在中共邪党控制中国的六十年中,政治成了一个让人谈之色变的怪物,不关心政治是思想落后,参与政治是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那么,什么是中共邪党的政治呢?就是中共邪党对中国每一个人,从邪党的总书记到失业的工人,从每个人的行为到思想的绝对控制,控制在邪党的诽谤神佛的无神论、战天斗地的斗争论、扼杀自由思想的唯物论(其实邪党从大跃进到献礼工程都是极端唯心的)中;就是中共核心集团的罔顾民生的极端利益;就是中共邪党残害人性、荼毒民众的工具。

党要杀人,不参与的就是搞政治;党要给人平反,反对的就是搞政治。为了政治可以掩盖SARS疫情,为了政治可以让孩子们多喝一个月的毒奶粉,为了政治可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高价卖钱,为了政治把劳教所变成人间地狱。

如今位于高位的几位中共政治局的常委,何尝不是饱受政治的残害。他们作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不就是变相的政治流放吗?甚至杀人魔王薄熙来、王立军又何尝不是政治的牺牲品,中共邪党的政治泯灭了他们的人性,使他们如今面临牢狱之灾,使他们无法摆脱将来无尽的地狱之苦。

中共邪党的政治残害了中华民族八千万条生命,将辉煌的五千年文明毁于一旦,如今中共治下的中国礼崩乐坏、十恶俱全,自然环境尽毁,人心沦丧!对于这样的政治当然要反对,而且必须从人类文明中驱除。

五、法轮功学员没有“搞政治”

人们所说的“搞政治”,其实是对中共邪党借助于政治手段实现个人或小集团利益,损害国家、民族利益行为的一种厌恶性的指称。但是对于孙中山先生缔造民国这样的政治却是每个人都推崇的。所以,政治本无过,关键的是什么人利用政治达到什么目的。

法轮功学员依照宪法赋予的信仰自由权要求自由的修炼法轮功,传播法轮功的“真善忍”价值观,传播弘扬中华神传文化的神韵晚会光盘,委托律师对被非法拘捕的法轮功学员提供辩护,这是上天、法律和联合国公约赋予公民的生命的权利,自由的权利,免于饥饿、匮乏的权利,免于酷刑的权利,免于恐惧的权利,做一个遵循“真善忍”做好人的权利,找回被中共邪党摧毁的民族文化的权利,是不容侵犯的。

那么揭露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散发《九评共产党》,劝人三退是不是搞政治呢?熟悉法轮功学员的人都知道,法轮功学员从来没有主张在中国建立一个什么样的政权,从来没有任何政治纲领,没有号召用暴力推翻中共邪党;只是呼吁制止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严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凶手;告诉广大的中国民众中共邪党的背后是有邪灵操纵的,每一个加入过中共党、团、队的人都被打上了邪灵的印记,天要灭中共,只有退出中共邪党才会留给自己美好的未来。这在本质上关注的是每一个人的生命权利、生命安全和在人间肃清邪恶,而不是什么争夺人间的政权。要知道,很多法轮功学员都有这样的切身体会:我修炼了法轮功之后,给我个总统我也不换的。

《西游记》第36回到第40回中记述了这样一段故事:唐僧师徒路经乌鸡国,乌鸡国国王被妖怪害死,唐僧驱除了妖怪变成的假国王,挽救了真国王的生命,保全了国王一家的生命,使乌鸡国回到人类治下。表面上说,唐僧师徒当然参与了乌鸡国的政治,而且是大搞特搞,变更了国王,改变了政权归属。但是自《西游记》面世以来,还没有一个人在指责唐僧师徒参与政治,这与今天的法轮功学员的行为是何等的相似!

十几年来,法轮功学员只是在苦苦的劝说中国人远离中共这个邪恶的魔鬼(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第一句就说:共产党是一个游荡在欧洲上空的幽灵。马克思本人是撒旦教徒)。法轮功学员是把天机告诉给世人:“天灭中共”的时间到了!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一块巨石惊现六个大字:“中國共產党亡”。据国家级专家组考证:该字已有两亿七千万年的历史,且找不到人工雕琢的痕迹。

法轮大法是真正的佛法,法轮功学员当然是佛法的护卫者,世人的希望,是带着纯正的一念来救度每一个中国人的,包括理解与不理解法轮功学员的作为的每一个人,甚至是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当然除了中共邪党内江泽民、周永康、罗干等元凶首恶、人渣败类。法轮功学员珍惜的是每一个人的生命,唤醒的是中国人内心的善良,这一切又怎么是政治所能比拟的呢?

最后,让我们回到上面的问题,到底是政治要为生命负责,还是以政治的偏见漠视他人以致自己的生命才是“不搞政治”呢?显然,这是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在此,衷心的希望中国民众走出中共邪党给我们制造的政治误区,放下偏见,看一看法轮功究竟是什么,法轮功学员究竟是在干什么。一旦您真的认识了法轮功,那么邪恶就远离了您,您会发现您是多么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