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一日】我今年六十九岁,修炼法轮功之前,我患有鼻窦炎、手气、脚气病、血压高、风湿性关节炎、中耳炎,吃药、打针,到处求医问药,花了不少钱也没有把病治好。

九六年的一天,我到一同事家去玩,她说,看你身体这么糟,快炼法轮功吧,让我先看《转法轮》。当我接过大法书,感觉慈悲的师父这么熟悉,好象在哪里见过。我手捧大法书,如获至宝。在家看了一遍又一遍,明白了做人真正的道理,我下决心一定要修到底,做个真修弟子。不到一个月我全身的病不翼而飞,无病一身轻,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我从内心感谢师尊。

下面就说说在我身上发生过的神奇事。

二零零八年七月五号,早上我炼完功,儿媳妇打电话来说,她要上早班,叫我快上楼接孩子,我放下电话就去了。那天天很阴,又热又闷。我把孙子领出来,慢慢下楼梯,还有三层楼梯时我没有看见,右脚踩空了,就听“咔嚓”一声,我整个身子摔在地上,当时疼得昏过去了。

孙子哭喊着“奶奶快起来”,我迷糊的说奶奶走不动了,又疼昏过去,孙子边喊边说“你说法轮大法好”。这时我才想起,我是修炼人,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有师父保护,彻底解体一切企图迫害我的黑手烂鬼。我忽的一下爬起来,拖着脚,扶着孙子慢慢的走到家。

老伴一看我的脚肿得比馒头都大,脚边还有血,就急了,向前打了我两巴掌,拉着我去医院。我说不去,他就打电话给孩子,叫他们都来,给我去看脚。女婿开车来劝我说到医院看看或者检查。我说我不去,没事儿,我是个修炼人,我有师父在管。他们看我这么坚定就都上班去了。

到中午,协调人送来一包真相资料,还有不干胶,他说,看你不能出去发,先放在这叫别的同修发。

到晚上和我搭档的同修来了,看到我的腿,说,今晚我自己出去发,你先别去,等你好了再去发行吗?我说,咱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师父在讲法中强调“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1]我就是爬也要去发。

这样,同修扶着我去了一个比较大的村庄,这个庄被公路分成两个村,我去了公路东边这个村。这个村全是平房,我扶着墙一边走一边散发,差不多都送到门里头。有狗的人家,狗就叫,我说我是来救你主人的,你不要叫了,狗就不叫了。

我扶着墙慢慢走,路不好走,又滑又有沟沟坎坎。快到村头,有七、八个男女在那儿乘凉,我走到他们跟前,还有七、八份真相资料从兜里突然掉出来,有一个人说你掉的是啥,我说我来给你们送法轮功真相资料的,也是来救你们的。他们都说法轮功国家不让炼了,你怎么还炼。我说:中国就是江泽民不让炼,他手里有权,为了迫害法轮功,就制造天安门自焚事件,那是假的,还说共产党三个月消灭法轮功。法轮功是佛法,是修“真、善、忍”的,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炼法轮功,他们都受益,唯独中国不让炼。谁做了坏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所以天灭共产党,你们入党团队都举过手发过誓,在你前额有个兽印。大灾难来时,谁有兽印就跟邪党去了,只有退出它的一切组织,抹去兽印,才能保生命的平安。有的说,给退吧,我是党员,我是团员,有的是少先队员,当时退了六个人,还有个人说,我家里谁是党员,你也给退了吧,我说得经过本人同意,如果愿意退的,叫他在钱上写个小名,声明三退就行。

这时,同修找我来了,我们一起给他们起名字,又有几个人得救了。

我扶着同修慢慢的走,我们背起“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2],到家时快十二点了。

我躺在床上,这时腿又疼起来,坐起来疼,翻来覆去也是疼,天又热腿又累,我起来发正念,这是假相,不承认它。师父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3]向内找,我找到自己的许多不足,许多执著心没有去,比如争斗心、显示心,名、利、情等等,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真正认识到了,我们无论做什么事,只有站在法上站在救度众生的基点上,我们的路才会越走越顺。

第二天我起来后,看到我的腿消肿了,可是从我的左脚脖子有八个针眼,而且都很清楚,我叫老伴看,老伴说,师父太神了。我在师父法像面前点着香,跪着哭着说:师父啊,您又替弟子承受了痛苦。

慈悲的师父把我从地狱捞起来,给洗净身体,又给予我们人成神的修炼道路,我用尽人世间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师父的佛恩浩荡,我一定牢记师尊的教导,向内找,修自己,做好三件事,完成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和师尊回家。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3]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