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蠡县法轮功学员赵丽梅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保定市蠡县电大教师赵丽梅,因为炼法轮功,二零一三年三月五日被当地国保恶警绑架,仅五、六天就被折磨得生命垂危,三月十日被家人接回。家人看到赵丽梅后非常震惊,怒斥恶警:“才几天就把人折腾的成了这样!”

赵丽梅因修炼法轮功,得到了身体的健康、心灵的净化和道德的升华,却多年来遭受蠡县“610”、公安局、教委、电大等不法人员的不断骚扰迫害,勒索钱财,甚至干脆非法进驻她家十几天,破坏了她的家庭,对赵丽梅进行非法关押、监控、劳教、酷刑等,使赵丽梅时时处于苦难之中。

不仅如此,赵丽梅的近八十岁的老母亲、儿子、女儿、儿媳也因此多次遭受恶警及教委、电大等不法人员的骚扰、恐吓,老母亲多次摔倒受伤,怀孕的儿媳因为受惊吓,造成胎儿引产。

以下是赵丽梅多年来遭迫害事实。

一、酷刑:上铐、抽血、不许上厕所

行恶者:国保队长王军昌、指导员高建国、恶警刘丽;“610”的田立辉、范兆平、张洪涛、张跃贤等人。

二零一三年三月五日,赵丽梅在蠡吾北大街被“610”(中共专事迫害法轮功、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方法机构)的田立辉、范兆平、张洪涛等人有预谋的跟踪、恶告,被这些610人员伙同国保大队长王军昌等人绑架到蠡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王军昌等人从赵丽梅兜里搜走她的MP5、400元钱和一张银行卡,王军昌还逼问她:MP5是谁给装的?并强行给她戴上手铐锁在铁椅子上。早在2007年,王军昌等人就因为给赵丽梅长时间上背铐,造成赵丽梅的右手腕麻木很长时间,两个月的时间还没有完全好。到后来一上手铐,手臂就麻木,在劳教所又因为长时间吊铐造成手腕残疾,很长时间不能刷牙、洗脸。现在王军昌不顾她手腕的残疾又毫无人性的强行给她戴上了手铐。

国保大队王军昌和“610”田立辉等人带领一班人,闯到赵丽梅家,非法用万能钥匙打开门抄家,抢走的物品没列清单,也没有证人签字。赵丽梅向“610”的张跃贤等人要清单,张拒给。

国保大队的女恶警刘丽不让赵丽梅上厕所,还伙同其他恶警们七手八脚把她抬到一楼按手印、采血、照相。刘丽大喊大叫的指使恶警们从手指上采不到血就从手掌上采,他们企图让赵丽梅按手印,一群恶警却怎么也掰不开她的手指,恶警们还在赵丽梅胸前乱胳肢,企图让赵丽梅停止抵抗,配合恶警的迫害。还说:不体检直接送进去。

当天晚上,王军昌、刘丽等和“610”的田立辉、范兆平、张洪涛等人把赵丽梅强行带到蠡县拘留所。一同去看守她的还有教育局的高泉江和电大副校长王征,电大校长李海良和副校长崔五奎指使副校长王征负责迫害法轮功。恶人本想把赵丽梅在拘留所扣押一夜之后送走,但因为她身体原因才未做到。恶警刘丽为了欺骗她,假意宣读说要对她行政拘留十五天,要她签字,等赵丽梅回头看时,却发现恶警正在给她偷偷录像。

在拘留所里,赵丽梅不能进食,只要一吃饭就恶心呕吐,一吐就连带地抽搐不止。610的田立辉、范兆平、张洪涛、立轻等人轮流监控她。

因一连几天都不能进食,赵丽梅身体极度虚弱,她非常吃力对王军昌说:“我今天如果死了,你就是罪魁祸首,你一定会受到追查,今天我住在这里,明天你就住在这里了。”

其实王军昌非常清楚自己的罪行,他手上沾满了蠡县法轮功学员的鲜血,法轮功学员冤案昭雪之日,他面临的不止是法律的制裁。

二、恶徒挟持单位参与迫害 企图挑仇恨

县委副书记刘建立、“610”张跃贤挟持教育局领导佟玉玺、刘少华、刘广强、庞建通和电大领导李海良、崔五奎、王征等人昧着良心安排老师三人一组到看守所轮流值班,配合恶警、610监控赵丽梅,将赵丽梅说什么、做什么等情况及时汇报。这些电大老师,有的已经内退多年,有的正在休病假,有的正在照顾生病的老人,都被叫回来。甚至有的老师扔下几个月的孩子,也要值夜班。他们在看守所无可奈何的睡着硬板通铺,而且两男三女的睡在一条大炕上,铺的盖的都很少。如果谁说不去,就说还能不能动?能动就得去。否则就要到教育局去请假,并且威胁说还要不要在电大呆了?教育局把这当成了一项政治任务,给老师们施加巨大压力。

赵丽梅没有触犯任何法律,恶警们把她抓到拘留所是侵犯人权,执法犯法。人们都知道,即使犯了罪的人也是一人犯罪一人当,不允许株连九族,更何况是单位同事呢,这不是搞连坐迫害吗?

电大领导李海良等人只给去看守赵丽梅的老师们买了两床被子和褥子,而赵丽梅六天中只盖着拘留所里的一个小褥子。人们却视而不见,可见世态炎凉,人情冷漠。

在拘留所,赵丽梅想请单位的副校长王征帮忙,把自己被绑架的消息告诉给亲属,并请亲属代自己把被抢走的银行卡和自己的工资卡挂失。但是,在“610”恶人的淫威下,王征不但没给赵丽梅的亲属送信,反而还把此事告诉给了恶人。于是恶人为了搜走赵丽梅的工资卡,又对赵丽梅的家进行了第二次非法搜查,这次搜查把家里翻得更乱。甚至连大门都没给锁上。因赵丽梅家中没人,等她的亲属有一天去她家时,才发现大门没锁。

“610”的田立辉还黑白颠倒的说是有人打电话给“110”,“110”不管,又把电话打到县委会议室,引起县委领导的愤怒。试想,有哪一个老百姓会知道县委领导的电话呢?田立辉的话一是为了掩盖他们一直在跟踪行恶的罪行,二是为了引起人们的误解,让人们认为这些老师是受赵丽梅连累的,企图间隔他们同事之间的友谊,挑起这些同事及其家人对赵丽梅的不满,挑起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

三、“610”张跃贤迫害赵丽梅

参与谋划这次绑架的恶人张跃贤对赵丽梅说:如果你不吃饭就把你俩孩子叫来让他们劝你吃。赵丽梅严肃地对张跃贤说:二零一一年我的媳妇就是因为你们而受惊吓引产了,现在她刚怀孕,如果你们再骚扰她,你一定会受到追查国际的追查的。

张跃贤等恶人此次迫害赵丽梅是蓄谋已久的。早在二零零八年,张跃贤就曾给赵丽梅打电话问:在你们家周围贴着写我的粘贴,是不是你干的?并扬言:“我对你(迫害)再也没有顾虑了。”从此他们不时地就闯到赵丽梅的家中非法搜查,都不用赵丽梅的钥匙,随便出入。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张跃贤绑架了赵丽梅,并抢走她的身份证,非法扣押三个多月。并指使教育局、电大领导每天监控、一天两次汇报赵丽梅的情况。二零零九年一月五日,赵丽梅有事向单位领导请了一天假,单位领导向“610”汇报后,赵丽梅的门锁被撬。

此后几年中,张跃贤就经常指使恶人到赵丽梅家用万能钥匙开门偷偷搜查、搞破坏。并经常向大门的锁眼里塞牙签等物。还诱惑邻居对大法弟子犯罪,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赵丽梅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恶警们把赵丽梅绑架后,还蹲坑,企图绑架其他大法弟子。当时一个亲友去赵丽梅家串门,一个妇女从赵丽梅的屋里出来,说赵丽梅在她家(她指的是后邻家)藏着呢。当亲友想去赵丽梅的后邻家时,发现了警察才知是圈套。 张跃贤利用邻居监控赵丽梅。有一天,赵丽梅去保定几天,回家后,发现大门的锁眼里又塞上了牙签,进不了家。天已黑了,这时,一个邻居过来了,赵丽梅就对她说坏人又往她家大门锁眼里塞东西了。没想到,邻居答非所问的说,你昨天没在家吗?从邻居的话中,赵丽梅才明白了原来坏人往门锁眼里塞东西是为了看看她在不在家,是一种监控手段。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五日,赵丽梅因参加亲属家的喜事,和儿子深夜冒雨回家,却发现门锁眼里又塞东西了,进不了家,邻居们都睡觉了,送他们的车已经走了。万般无奈,他和儿子又回到亲属家,衣服都淋透了,冻得浑身发抖。象这样的事情几年中发生了很多次。给孤儿寡母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和心灵的创伤。

恶人张跃贤还不罢休,二零一三年三月,又借邪党两会之际,跟踪、蹲坑、绑架了赵丽梅。

四、赵丽梅被迫害致命危

二零一三年三月十日下午,六天没吃没喝的赵丽梅的身体极度虚脱,已经睁不开眼睛,心脏也出现严重不适。“610”张跃贤多次到拘留所逼迫她,还想把她送到医院迫害。

电大的王征又被利用去欺骗赵丽梅,赵丽梅听到他对别人说要把她送到医院去打药。但王征却欺骗赵丽梅说要送她回家。赵丽梅揭穿了恶人们的阴谋,说要回家必须是家人来接才走,否则,自己哪里也不去。恶人们又商量好半天,拘留所怕担责任,最后,只好通知赵丽梅的亲属将赵丽梅接回家。

赵丽梅的亲属看到奄奄一息的赵丽梅,短短几天已严重脱相,悲愤交加,怒斥恶警说:“她怎么了?杀人了?还是放火了?才几天就把人折腾的成了这样子了?”

恶人田立辉好象还不甘心,想把赵丽梅弄去医院迫害,竟跑出来让赵丽梅坐她们叫来的救护车,赵丽梅没配合,坐了亲属的车回家。

五、修大法起死回生

赵丽梅在修炼大法前浑身是病,头痛、健忘、失眠、耳鸣已有三十多年了;心脏病曾多次晕倒;乙肝,转氨酶正常是三十多,而她竟然高达过一千一百。赵丽梅炼法轮功后,乙肝很快痊愈。再到医院去检查,病毒没有了,只有表面抗体,其他项全部正常。医生对赵丽梅说:“人家打乙肝疫苗,只能保几年免疫,而你却能够保终生免疫,你这一辈子也不会再得乙肝了,你很幸运啊”。

赵丽梅还有很多其他的疑难杂症:颈椎骨质增生,颈椎处突出一个大疙瘩,一摇头就胳肢胳肢的响;手脚发麻,生一点气就浑身哆嗦,小腹中鼓鼓的,硬邦邦的;乳腺增生;慢性咽炎,只要秋衣挨着脖子就觉得难受;妇科病,曾到保定治过多次也不见好,小腹处经常疼痛;腹中有五、六个核桃般大小的疙瘩;结肠炎,肠道中经常有脓血;便秘,经常七、八天也不能正常排便,痛苦难言;因为经常心脏难受、晕倒,曾到保定医院做过脑CT和心电图、彩超等,脑地形图发现异常。赵丽梅经常心情郁闷,有时无端的就发脾气。

赵丽梅修炼大法后,以“真、善、忍”要求自己,矛盾面前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处处与人为善,不再对孩子们发脾气,性情温柔。身体上的各种疾病都不翼而飞了,从一九九八年到现在,她没有吃过一片药,每年节约四、五千元的药费,性格也开朗了,公公曾说:“你修大法后,无论从身体上还是从性格上都象换了一个人”。亲朋好友和邻居们都从她的身上看到了修炼法轮功的美好和神奇。

随着她性格和身体上的巨大变化,她的家庭也变得和睦、其乐融融。但是常年的骚扰和迫害,又使她本已和睦的家庭走向解体。她从大法中得到了新生,知道大法是挽救人类道德、救人度过大劫难的唯一的希望,所以总想把大法的美好告诉给周围的人们,希望人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平安度过劫难。

六、遭迫害家破人亡

就是对这样一个善良的人,蠡县“610”、公安局、教育局、电大的不法人员们却常年的监控、绑架、劳教、酷刑迫害,不仅破坏了她的家庭,还使他们孤儿寡母时时处于苦难之中。未成年的女儿08年就曾被电大校长李海良叫到医院,强迫她在被迫害得心脏病复发的妈妈的出院证明上签字,来推卸自己作为领导的责任;赵丽梅的儿媳因为受到李海良等人的骚扰和惊吓,造成胎儿引产;时间不久,儿子就又被公安局纪检书记汪涛叫回蠡县恐吓:公安局正准备抓你的妈妈,你叫你的妈妈到公安局去做笔录。赵丽梅的儿女们都非常惊恐,小小年纪都承担着不该他们承担的巨大压力。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蠡县公安局的副局长刘文利和副局长王瑞欣把赵丽梅绑架并劫持到河北劳教所后,不但不给家属通知,也不把非法劳教书给赵丽梅本人和家属,就连她的家属多次到公安局去询问她的下落,得到的回答都是不知道。赵丽梅的亲属到高阳、定州、山西等地到处去找,也没找到。急得老人、孩子及所有亲属们都团团转,近八十岁的老母亲思女心切,神情恍惚,仰面朝天摔在水泥地上。她的家人是一个月之后,才得知赵丽梅在河北劳教所。按法律规定,抓人后以及把人送劳教所后,24小时之内要及时通知家属并送达劳教书。蠡县公安局执法犯法,欺压孤苦伶仃的孤儿寡母。在他们伪造的劳教书上写着,他们所抄的东西经过了赵丽梅本人的认定。但事实上,他们抄家之前和之后,都不告诉本人,更别说让认定东西了。

就连今年三月五日的抄家也是一样,在本人和家属都不知道也没有见证人的情况下,用万能钥匙就随意抄家,本人要抄家清单也不给。

恶警绑架大法弟子后马上就搜身和抄家,目的很明确:抢劫钱财。赵丽梅二零零九年和二零一三年的这两次绑架,恶警们都抢走她身上所有的钱和私人存折、银行卡,无论家属怎么请客送礼,恶人就是不给。抄家时,谁喜欢什么就随便拿。甚至连赵丽梅刚花大几十元钱买来的提包都顺手拿走,VCD、DVD、MP3、电子书,还有其他财物,想拿什么就拿什么。甚至连孩子的压岁钱也不放过,朋友送给赵丽梅儿子的生日礼物——一个精美的储蓄罐陶瓷白鸽,也被恶警们摔在了客厅里。 这些恶警无视国法,践踏宪法及法律,利用手中的权力,欺压百姓。他们不出示搜查证,也不找见证人,更别说亮身份和证件,就反复用万能钥匙侵入公民住宅,掠夺私人财产。对所抄的财物,不列清单,更不找家属和见证人签字。随意捏造罪名、伪造证据和劳教书。赵丽梅作为一个合法公民,她的所作所行都在宪法的保护之内。也就是说,她修炼法轮功的任何行为没有触犯中国的任何法律。但是,在蠡县“610”和公安局的恶人的迫害下,她的私人住宅和生命财产得不到一点保障,孤儿寡母哭诉无门。象这样打着执行公务的幌子明目张胆的抢劫钱财的黑社会行径比一般强盗更具危害性,也只有中共统治下的警察们才做的到啊!

七、劝告参与迫害者:勿做中共替罪羊

正告参与迫害者:在迫害法轮功的历史过程中,无论是主动参与的还是被动参与的大小官员们,都难逃历史的审判。你今天的政绩,就是你明天的罪证!中国没有一条法律规定法轮功违法,炼法轮功在中国是合理合法的,而所有的迫害都是在犯法。《公务员法》也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和命令的,都将承担责任”,这一条堵死了所有参与迫害的人企图以执行命令为借口,来逃避惩罚的后路。成立于二零零三年的由很多国家的正义力量组成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每天都在搜寻迫害案例。该组织的宗旨是:“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组织、机构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一定追查到底。谁犯罪谁承担,集体犯罪个人承担。协助受害者将罪犯送上法庭”正义的审判来临时,不会因为你是执行上级的命令就对你格外开恩的,更不会因为你不知道内情或明哲保身的应付就对你法外施仁。你们对生命的冷漠、对善良的迫害、对邪恶的纵容,都是你们对自己的不负责任,你们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就是对你们自己的迫害,不远的将来你们都将实质的偿还。随着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和贩卖尸体标本的罪行在全世界被曝光,中共迫害法轮功已经处在全世界正义力量的围剿之下。2012年10月30日,海外成立了“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希望知情人保留并公开迫害的证据,在历史的大审判面前,每个人都在摆放自己的位置。在这个迫害链条上的每一个人都会受到正义法庭的审判和善恶有报的天理的惩罚,除非他挽回了给大法和大法弟子造成的损失。

文革结束后,红极一时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刘传新第一个“畏罪自杀”,积极效忠中共“红色路线”的793名警察、17名军管干部被拉到云南秘密枪决,然后给家属一张“因公殉职”通知单了事。

千万不要以为你为中共干的事多就可以升官发财,恰恰相反,你干的多了,他会杀你灭口,最起码是拿你当替罪羊。看看薄熙来、王立军的所作所为及下场,再看看很多在中共历次政治运动中杀人、打人、整人的人,他们只是中共的一个棋子、工具,而最终却逃不脱悲惨的下场。

在此劝告蠡县县委、政法委、610、公安局、国保大队、教育局、电大及一切参与迫害赵丽梅的有关人员,立即悬崖勒马,停止迫害,守住良知,远离中共,加倍弥补,才可能赎回你们的未来。

河北省保定市蠡县 邮编:071400 区号:0312
责任人:

刘建立:蠡县县委副书记   13833003666、6226366、宅8915798
石立强:刘建立秘书    13930887678
张增祥:蠡县政法委书记
张广亚:蠡县政法委副书记  13623325568、办6211646

张跃贤:蠡县“610”头目  13633228299
田立辉:蠡县“610”副头目  15030261998
范兆平:蠡县“610”副头目  13582376366
孙帅:蠡县“610”人员  13784991841
张洪涛:蠡县“610”人员  13832215904
陈彦国:蠡县“610”人员  13833275970

郭建民:蠡县公安局局长    13803125771、办62181216923698
刘文利:蠡县公安局副局长   13931381888、6223218 6211588
汪涛:蠡县公安局纪检书记  13933203818
王瑞欣:蠡县公安局看守所所长 13930233022
王军昌:蠡县公安局国保队长  13503382201、6226606
刘丽:蠡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
高建国:蠡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教导员13333128771、6220659、宅6215738
蠡县看守所电话:6211726

佟玉玺:蠡县教育局局长    13703325006
刘少华:蠡县教育局副局长   13831296366、办6233196、宅6237566
刘广强:蠡县教育局主任    13832212598、办6235509、宅6290962
庞建通:蠡县教育局法制股股长  13931233608、办6211556
宋建军:蠡县教育局法制股副股长 13833020762
高泉江:蠡县教育局职员

李海良:蠡县电大校长  13630863431、办6235090、6217070、宅6210700
崔五奎:蠡县电大副校长  13832258017、办6219902
王征:蠡县电大副校长  13633322922、办6219907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