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问我:“你怎么能这么冷静?”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一日】我是一名大陆的女性法轮功学员,有幸在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当时还是一名大学生呢,我能正值青年就遇到正法,走入修炼,没有虚度光阴,真是三生有幸!

九九年,中共邪党在大陆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在这场风风雨雨中,我一直坚守着对“真、善、忍”的信仰,从未放弃过,这样一直坚守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仅我个人知道的就很多,而且我周围所有了解法轮功的善良人也一直很支持我,我还知道这些年还有不少新学员在陆续走入法轮功的修炼。中国大陆有点经历的人应该知道,中共邪党的迫害手段很邪恶哪,那么,究竟法轮功有什么力量,能够从这样一场邪恶的迫害中走过来,并且还能唤醒越来越多的人的良知呢?我想讲三个自身经历的小故事,或许能对您有所启发。

警察问我:“你怎么能这么冷静?”

二零零二年,我因为坚持信仰,被劫持到了当地市公安局,因为发现我随身携带了大量的用来向民众讲清法轮功真相的小册子和光盘,我被市局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的国保大队警察昼夜不停的连续审问,警察们走马灯的换,想逼迫我放弃信仰,还恐吓我出卖资料的来源。

我那时很年轻,刚刚工作了两年多,而且家里都是知识份子,环境一直很单纯,人挺文静的,警察们一上来凶神恶煞的,恐吓我说:“進了这间审讯室,不管多坚强的没有不招的。”还举了好多真的假的例子给我听。常理说,换个小姑娘早吓得叫怎么就怎么了。但我当时心里就有一念,就是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把心摆正:坚持信仰“真、善、忍”没有错,出卖他人不符合炼功人的心性要求,诬蔑师父和大法更是连基本人的道德伦理都谈不上更不能做,同时明明白白的修炼自己的心性,在言行中找自己的不足,不发火,不生气,一直坚持平和、理性、善意的对待审问我的警察,堂堂正正的拒绝他们不对的要求,耐心回答他们提出的对法轮功的疑惑,纠正他们在迫害中被邪党灌输的“迫害有理”的错误观念。

因为感觉我所表现出来的镇静、平和远超出了我的年龄,一位当时迫害法轮功很积极的警察反复问我:“你为什么能这么冷静?”“你怎么能这么冷静?”我记得自己当时认真想了一下,回答说:“法轮功修炼要求明明白白的修炼,要求主意识要强,要能向内找,重心性修炼,一个真正的法轮功学员一定是理智平和的。”他当时的表情非常的感慨。三天三夜审下来,警察们的态度变得非常的客气,问了我很多关于法轮功修炼的问题,包括他们自己在人生和这场迫害中的困惑,没人再对我摆凶面孔了。

街道干部说:“你炼吧,我再不来了。”

有段时间,街道的干部总来敲我家门,要求见我,干嘛?就是受中共的指使,监视法轮功学员,再逼迫放弃信仰呗。家属怕我再受到迫害,就拦在门口,几乎次次都弄的吵吵嚷嚷的。

有天街道干部(是位大姨)又来了,还带着两位大姐,家属都不在,我坐在屋里想:“不如,我告诉她们真相吧。”

我大大方方开了门,先道了个歉说:“您来干什么,我明白,所以就不让您進屋了,您别太介意。”街道干部没想到这次是我自己来开门,而且还挺客气,也挺诧异。

我接着往下说:“以前家属态度都不太好,您别往心里去,不过我可以说说为什么家属会这样,也许您也能理解。”来的人等着我继续说,我就继续往下讲,对门的邻居不放心的在猫眼里往我家看,我干脆就大点声,让邻居也放心:“直说吧,我在劳教所都没放弃过信仰,所以现在也不能,法轮功确实好,教人按‘真、善、忍’做人没有错,我炼定了。”

街道干部表情挺失望,我接着说:“其实我觉着您可能还不知道这场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残酷到什么程度,您看起来也挺善良的,平时您和法轮功学员接触也肯定不是一家了,这些人到底是不是宣传所说的坏人,您一定也有自己的判断,我说个事儿给您听,就是马路对面住的王大姨(化名),就因为人家包里被你们街道搜出了一本《转法轮》,就把人家送到劳教所迫害了三年,那么大岁数的人,还有点胖,在劳教所为了让她放弃信仰就整个人用手铐铐在窗户栏杆上吊起来打,她这是命大,活着回来了,里面还有多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儿您知道吗?法轮功学员发的小册子上写的都是真的,我就亲眼见着挺结实的人(法轮功学员)被关進了小号,三天工夫出来后就被折磨的(瘦的像)骨架标本一样的,您这个岁数看起来也上有老下有小,如果是您家的老人,就因为坚持‘真、善、忍’,做个好人被这么折磨,您心里能安宁吗?如果我今天因为您一句话再被送進去,一旦发生什么危险,您下半辈子这心里能安吗?”一席话说完,所有人都沉默不语,街道干部最后说:“你炼吧,我再不来了。”

打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来我们家骚扰过我。有时候走路遇见了街道的人,她们都高兴的冲我笑,有的还悄悄的和我们家属说:“我不做坏事(指不迫害法轮功学员),我们是朋友哈。”

国外来的婶婶说:“我要到教堂去讲你们的故事。”

有一年,国外的叔叔婶婶来大陆探亲,吃饭间话题就转到了我因为信仰法轮功受过迫害上。叔叔很同情我的遭遇,那时他们所在国家炼法轮功的学员还较少,之前对法轮功的了解多来自中共造谣那一套,他好心说:“要不,你出国,不回来吧?”当时我平静的拒绝说:“我如果想离开中国大陆,其实是有办法的(我曾经拒绝过出国的机会,工作、留学進修等),但是法轮功正受到迫害,而且是残酷的迫害,所有的公开宣传都是基于造谣诬蔑的基础上,我作为一名了解法轮功,亲身受益的人如果不能留下来澄清事实,那中国人要怎样了解法轮功呢?这场迫害谁来制止呢?而且我觉得中国人是有希望的,在法轮功遭到迫害的这些年里,我得到了很多明白了法轮功真相的善良人的帮助甚至保护,其中就包括警察,我相信中国这个民族是有希望的,中国人有着了不起的历史,也一定会因为守住良知而有了不起的未来,所以我要留下来。”

当时席间的家属都沉默不语,深受感动,我的叔叔把我说的话用家乡话翻译给了听不懂普通话的婶婶,她是一名虔诚的基督教徒,她感动的说:“我要到教堂去讲你们的故事”。现在他们所在的国家也有了很多法轮功学员,相信他们现在已经很了解法轮功了吧。

写完这些故事我也挺感慨,其实法轮功就是有这么大善的力量,通过我们每一个人切身的了解,理性的思考,认真的实践,就能发现真相,就能唤醒良知,就能传播美好。我非常庆幸自己在普通人认为的最好的青春年华里就能够修炼法轮功,能够荣幸的依照“真、善、忍”的法理指导去面对人生当中的顺境与逆境,我愿意将法轮功的美好告诉更多的善良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