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女性精英 狱中遭非人摧残

法轮功学员朱维英、吴晓华、黎梅被安徽宿州第三女子监狱严重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安徽报道)“头抬不起,眼看不见,腿不能走”——这是朱维英的儿子到安徽宿州第三女子监狱探监时,看到的母亲的悲惨状况,当时他母亲朱维英是被人用担架抬出来相见的。监狱头目还说:什么条件都够保外就医了,但不“转化”不行。

朱维英原是合肥梅山饭店经理,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在安徽宿州第三女子监狱,遭到严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安徽建工学院副教授吴晓华、合肥中级法院一级法官黎梅,她们都是因拒绝“转化”,被迫害出严重病症,监狱至今不让她们保外就医。

“转化”,是中共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真善忍”信仰的一个“术语”。中共将法轮功学员关押在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里,百般折磨,唯一目的,就是“转化”。按他们的说法,杀人放火不管,就是不能信“真善忍”。

饭店经理朱维英被迫害致失明 不能行走

朱维英,女,六十岁左右,原合肥梅山饭店经理。因坚修法轮大法,屡遭中共迫害。二零零二年五月,她被非法劳教两年,并被非法延期三个月。她从劳教所出来后,因不法人员不断上门骚扰,她被迫流离失所。在流离失所期间,她曾几次被绑架,都走脱。

朱维英被劫持到安徽宿州第三女子监狱后,因拒绝所谓“转化”,已被迫害的再度失明,无法行走。

朱维英遭迫害详情及参与迫害责任人待查。

大学教授吴晓华被迫害致不能行走

安徽建工学院副教授吴晓华,曾被中共绑架十二、三次,曾多次被长年关押精神病院迫害。她最近一次被绑架发生在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二日,并再次被劫持到合肥市精神病医院迫害,后被中共秘密非法判刑,被劫持到安徽宿州第三女子监狱,现已被迫害致不能行走,大小便失禁。

吴晓华现年约五十七岁,合肥市安徽建工学院环境艺术系副教授。吴晓华教授被关入精神病院迫害一案引起国际上的关注,同时也是联合国“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关注的案件之一。该工作组于二零零四年九月访问中国时,吴晓华是该工作组列出的被迫害者名单上的一个。但是,中共政府既不提供关于吴晓华教授的最新情况,也不让工作组与吴教授见面。

联合国“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在关于吴晓华教授案件的报告中描述:二零零一年十月亚太经济合作峰会在上海召开期间,她的家被包围,为防止她到上海去请 愿。后来她又被送往一个女子劳教所。她在劳教所受到各种折磨,包括被用卫生纸沾了小便堵口,特别是到厕所捡来用过的满是血迹的卫生巾堵嘴。二零零一年十月中旬,为了抗议无辜被抓,她绝食绝水近十天后被送往安徽省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合肥市精神病院)。在那里她被脱光衣服,做电针、打电麻、浑身通电。一名姓李的医生还威胁她 以后再绝食要电休克。她还被强迫灌精神病的药和打针。另外还有报告显示,吴教授第一次被抓是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她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时。她在安徽女子劳教 所遭到酷刑折磨。之后又被转往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在那里同样遭到各种虐待,包括被锁在一个满是蚊子的大澡堂内一夜,并被强迫在长了很多蜘蛛网的猪圈里大小便。二零零一年四月她再次被捕。

而这仅仅是吴晓华遭到难以想象的迫害的冰山一角,之后她一次次被绑架,一次次被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中共一方面把她当精神病人迫害,一方面又将她非法判刑。现在,她在狱中已被迫害的无法行走。

一级法官黎梅被迫害致腹水 进食困难

黎梅,女,五十多岁,合肥市中级法院一级法官。在安徽宿州第三女子监狱遭到残酷折磨,现被迫害致进食困难,无法排便,腹部出现肿块,并腹水。这样,她还每天被逼罚站,身体遭受到极大的摧残,极度虚弱。

黎梅作为一名法官,刚正不阿、为民做主、惩恶扬善,具有一副侠义心肠,在单位里是同事公认的好人,被访民誉为“黎青天”。她时时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要求修心向善,悲天悯人,经常救济帮助困厄之人。二零零八年有一天在黎梅下班途中,一乞讨的中年男子病倒在路边、奄奄一息,艰难的向行人祈求帮助,然而来来往往的路人却对此视而不见,置之不理。见此情景,善良的黎梅噙着泪水将乞丐搀扶起,打的将他带到家中,让他洗净污秽的身体,还请来医生给他打针开药。在黎梅的精心照料下,乞丐很快康复了。离开黎梅的家时,乞丐痛哭流涕,对着黎梅一遍又一遍的说: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啊。

然而她却因为修炼法轮功,于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二日合肥市“610”(中共专事迫害法轮功、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机构)、政法委、公安局等几十人闯入她位于中级法院宿舍的家中将她绑架,劫持到安徽省南湖劳教所农场非法劳教一年。冤狱期满后,因她不放弃“真、善、忍”信仰,又被绑架至合肥市翡翠园宾馆洗脑班迫害,仍改变不了她的正信,恶人又将其转至合肥市清风苑宾馆洗脑班、合肥市第二看守所。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八日,合肥市“六一零”与瑶海区公检法相互勾结,对黎梅非法庭审,第二天即非法宣判五年徒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三日被劫持到安徽宿州第三女子监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