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修大法 不迷不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二日】前些时候,母亲卖了房子,给了弟弟十九万,一分钱也没给我。表面上我不动声色,可心里气炸了:怨母亲重男轻女,偏心;恨弟弟贪心,不仁义。弟弟结婚生子我都给钱;他两个孩子过生日过年我都给钱;给父母的钱我比他给的多;父亲住院我黑夜白天伺候;家里缺东西我买,凭什么一点儿不给我!儿子结婚一栋楼,女儿结婚三间破房,真是太偏心了。是不是后妈?

越想越气,简直想立刻去找母亲讨个说法。发正念,炼功根本静不下来。明白的一面也知道不应该,师父的法也一段段往脑子里打:“你不但不要和他一样去争去斗,你心里头还不能恨他,真的不能恨他。你一恨他,你不就动了气吗?你就没做到忍。我们讲真、善、忍,你的善就更无从有了。”[1]“你在常人社会当中,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为了个人利益、七情六欲、各种欲望的执著,你跟别人去争去斗,这些东西你都放不下,不能够把它看淡,你就想静的下来,谈何容易?”[1]

可是压下去,浮上来,翻江倒海。学法发正念也静不下来,讲真相没心情,烦躁,搞得心很累。直到看到《明慧周刊》上同修的一篇文章,才清醒了许多。人家比我更委屈,可是人家坦然相对,真正行为上做到无怨无悔,表里如一。再看自己还和人争那点东西。该是你的不丢!真是差的太远。“物质财富生带不来,死带不去”[1]。作为一个修炼人,老抱着人的东西不放,观念上不转变,那还修什么呀!那颗不平的心,终于消停了。怨恨心,利益心,嫉妒心也消停了。

我是做服装生意的,白天店里顾客比较多,我就利用这个有利的条件给有缘人讲真相劝三退;人不多的时候,我就学法;晚上回家背《转法轮》。一直这样按部就班的十多年。

可是最近一种强烈的思想,一直在有时无时的干扰着:我真的不愿讲真相了。我一般是每周五上网下载周刊,发送一周的三退名单。这样一来,每当过了周五,我就有一种完成任务的心:赶快劝三退,否则周五就没有三退名单了。也确实有一种思想在那说:“你劝人三退,就是为了凑数,心根本不纯。”甚至师父的法也打進来:“做了一大堆事,回过头来一看,都是在用人心做的。人做人事,却不是用正念,没有大法弟子的威德在里头。”[2]

难道我真的错了?我是有那么一点凑数的心,可那是我的责任啊!我讲的也挺清楚的,没糊弄人。不讲吧,心里又有一种空空的失落感;讲吧,又矛盾。这种思想老干扰我,甚至背法、炼功都有一个思想在那轻视的说:“你也没上访,也没经历过什么生死离别的考验,发资料也跟不上,就做那么点事,都是有为的,为自己寻求另一种解脱!”

我真的做什么都不入心了,我真的是常人在做事吗?师父没管我了吗?静下心想想:自己这十多年来从得法到现在没吃过一片药;蛇盘疮一星期好了;多年不敢动的“火牙”历经一个多月的心性关,如今吃啥都没问题;有一次晚上出去发资料,偶然一回头看到了发蓝光的真相资料。如果是一个常人能出现这神奇吗?我是大法弟子,我觉得讲真相劝三退是我的责任,有责任心就是有慈悲心,就不是凑数!否则我玩玩电脑多好!这都是假相!干扰的思想业力!不做三件事就是常人,那才中了它们的圈套!师父说:“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将来还会给你出现这种情况,给你造成这种错觉,让你感觉到他好象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坚定下来。”[1]

一条清晰的主线也越来越显现出来。当心很冷静的时候,总能真切的感受到一个很纯很纯很静的生命在那里雷打不动的看着那个张牙舞爪的思想。我知道那坏东西不是真我,我再不会被它带动干扰我。不管三件事做的精不精進,救人项目做的多少都是在修炼中,都是在助师正法中建立自己的威德,不能被修炼中的不足带动而自暴自弃。多学法,多看明慧网上的交流文章,堂堂正正,稳稳当当的走好自己修炼的路。不要崇拜这个羡慕那个,想做这个那个的。就做好自己当前能做好的,扎扎实实的精進,不做谨小慎微的君子。讲了就比不讲好,做了就比不做好。作为亿万大法弟子中的一个粒子,这也是在圆容大法,圆容整体。

真心感谢同修们的交流,是你们使我看到了差距,不迷不惑,紧跟正法進程。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