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快乐与我同行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二日】九八年八月十一日是我人生转机的一个重要日子,这天我寻找到了法轮大法,因此我知道了什么是快乐与幸福,明白了在人类现有的知识领域弄不明白的许多问题,生老病死、喜怒哀乐的因果关系等等。

在我师范学校毕业以后,一个人和男朋友来到一个偏远的山区,远离亲人,生活孤单,没有同学,没有朋友,没有快乐,生活很压抑。婆家是外地农村的,我娘家也在外地农村,在生活上没有人能帮上我,我们结婚时没房子,没家具,没电器,只做了两套衣服。后来又遇到压支,有时好几个月不开支,生活上很拮据。

结婚后生活的压力更大,没有房子,住在一个学校的宿舍,白天上班,我们晚上回去住宿,后来校方把我们赶出去,租住了一个一间半土房,女房东是精神病,我们过年回家时把东西放在房东家,回来后女主人说不给了,让我哭笑不得。后来,租住了一个更小的门房,没有水,到后屋房东家打水,没有柴烧,没有取暖煤,丈夫去贮木场捡树皮,我坐月子时地板漏风,火炕有耗子洞不热,换下来的尿布,早上起来是冻硬的,可想而知我当时的处境是什么样,手得了风湿,遇到阴天关节先疼痛。

由于心情长期压抑,在我二十九岁时教师节体检,我被诊断心肌缺血心脏病,年岁比我大的人都没事,而我年纪轻轻的得了心脏病,令我实在难以承受,那时孩子才五岁,我的思想压力更大了。为了治病我去学跳舞,越跳越严重,我买了很多治心脏病的药,吃也不见好转,遇到什么吃惊的事或感冒发烧先犯心脏病,下班到家有气无力,我恐怕自己出什么危险,孩子又这么小可怎么办,由于我工作是教师,常用嗓子,又经常患咽喉炎,稍微感冒着凉或着急上火就嗓子发炎,接着犯心脏病,吃速效救心丸吃的我舌尖发麻。

当时很无助与无奈,心情沮丧压抑。在这种情况下,我的生活有了转机,生命看到了希望,知道了人还有另一种活法。

那是在九八年五月份,爸爸来电话,告诉我说他身体很好,原来的病都好了,说他炼了“法轮功”,我当时一听就感到亲切,仿佛听到了福音,我心中暗想,放了假我一定回去学这种功。

在九八年八月十一号,我登上了回老家的列车,顺利到家。爸爸告诉我这个功是怎么回事。由于多年受无神论教育,开始我一听说佛法还有点疑惑,但出于自己身体的状况太差,只好说学。当然我看到了爸爸身体确实出现了非常大的变化,脸色由灰白变的红润发亮,原来头晕不敢直腰走路,现在能大步直腰走路,姐姐脚得过脉管炎,还得过胆囊炎,炼法轮功也好了。亲人身体的变化使我相信这个功法一定好,所以我当天就学会了五套功法,晚上开始看《转法轮》,晚上停电我点着蜡烛,看到了大半夜。爸爸他们忘记告诉我要从头开始一气呵成的学,我当时是挑着看的,觉得什么感兴趣看什么,比如“修口”“附体”等。

当地涨大水,姐姐怕我被隔住让我赶紧回家,前后只待三天,我急忙赶回来,爸爸给我拿钱,告诉我去市里,哪个书店买书,我打车去了。真巧,下车就是我要找的书店,没用到第二家,老板说去买法轮功书的都这么巧。当时没请到《转法轮》,只请到《法轮佛法悉尼讲法》、《法轮佛法 大圆满法》和《转法轮法解》,我在火车上就开始读,一路就看完了《法轮佛法悉尼讲法》。

回家后我就找炼功点,我们这里当时没有人学,我就开始向家人洪法,妹妹听我介绍后也开始看书,是借的《转法轮》,单位同事也有几个人学的,邻居也有学的,后来我们请到了《转法轮》,组成炼功点,每天有固定学法时间,早晨起来炼功,我每天早上四点半起床,炼完功,回家做饭,上班。身体非常轻松,心情特别好。

我炼功之后就没再感冒过,原来哪回流行感冒没有落下我的时候,心脏病也没犯过,咽喉炎也没有了,手风湿关节炎也好了,我仔细体会身体真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无病一身轻的感觉,从来没有过的体验。

那时我幸福极了,整天乐呵呵的,丈夫也很支持我,帮我洪法,给功友送书,我下班回家做家务也有劲了,洗衣做饭、收拾屋子、管孩子,都很开心,家务活我都多干,在单位工作上积极主动配合学校搞活动,认真上好每一节课。教导主任说我变化太大了,看见我的变化她也开始学功了。每年练方队是最累的活,我以前是最不愿意干这项工作的,学法轮功后我走在了前头,全校师生都看到了我的变化,我主动编导队形,教练动作,而且在太阳底下一遍一遍的教学生,我感觉不累很轻松,而且方队表演时,受到多方好评。

在搞乐器進课堂时,我帮学生买笛子,我用自家电话打长途联系,然后比市场价格低很多卖给学生,多余的钱全部上交学校,留以后演出买化妆品用。我办公室的人都说你真傻,这些钱留着咱们吃饭多好。我说我是炼功人,按“真善忍”做人,不能赚学生的钱,如果是以前,如果不学大法,我巴不得能有赚钱的机会。我在搞乐队训练时,早上到炼功点,炼完功再跑步去训练鼓乐队,校长看我准时跑步来,他很赞赏我的工作能力与热情。如果我不修炼法轮大法,我的身体能否支撑得住起早训练乐队,可不敢多想。由于很多人看到我的身心变化,我单位有不少老师先后走入法轮功,他们也都受益很多。

我婆婆家境贫寒,公公的承包田被二伯哥种了不给他,而且又不拿生活费给老人,后来公公生病,又没有收入,生活上成了问题。公公家共有子女五个,谁也不愿多拿钱,我想我是炼功人,师父说“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1]我想我应该拿钱给老人养老我们每年都多拿生活费给老人,原来订一千,我家都拿两千,后来这几年条件好了拿四千,老人去世时,大多数费用是我家拿的。工资低的时候,我过年不舍得多买肉,姐姐听说给我邮三百元钱,过年后公公过生日,我就把这三百元钱给老人邮去了。有一年过年丈夫回老家,把我家仅有的五百元钱拿回去过年了,我和儿子在家过年。有时过年我让丈夫和儿子回婆婆家过,为了省钱我一个人在家过,我心里很平静,毫无怨言。

为了更好的照顾婆婆,丈夫也很孝顺,把婆婆和小叔子一家接到我们这里来居住,让老人能有一个幸福安乐的晚年,当然我们在生活上要多操心,多照顾,我想到自己是修炼法轮大法的,要做一个好人,完全为别人的好人,按真善忍标准做人做事,所以我的心里很踏实。

修炼法轮大法,很多事情我都能看的开,自私离我越来越远,我不再痛苦孤独,我知道了自己人生的意义,生命的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大法使我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一个平和友善的心灵,让我的家庭更幸福,和睦。我和丈夫很少有争吵,他有不愉快的事情时我都劝解他,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

我的故事很多很多,无论生活上的,工作上的,都是让人快乐的事,是不炼法轮功的人品尝不到的幸福。我健康了,我的身体比同龄人显得年轻很多,我的丈夫和孩子也很健康,他们在工作、生活、学习上都很顺利,而且我们的收入也越来越多。我的婆婆今年八十岁了,还能做家务,我告诉她记住“法轮大法好”,她很认可,因为她在我身上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美好,经常对邻居夸我,说这些年多亏我这个儿媳妇了,她是炼法轮功的才对我们这么好。

我心中无限感恩师父和大法给予我们的一切,虽然我没有见过师父,但却时时感受到师父的呵护,沐浴在师恩浩荡之中。希望天下善良人都能得此大法,那才是人最珍贵的,最值得珍惜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