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二日】我叫坤莲(化名),是九六年走進大法修炼的。当时我体重八十斤(现在一百二十斤),人病得走路都打晃。家里没有我能干的活。吃饭要靠用水往下冲,否则饭到嘴里就成渣,怎么也咽不下去。要不是怕我的两个孩子没有亲妈会太可怜,我早就放弃吃饭了,因为对于我来说咽一口饭太打怵。

当时我有个姑姑是学法轮大法(法轮功)的,就动员我说,“电影院在放法轮大法的讲法录像,你也去看看吧”,还帮我买了书。我当时家里很困难,就觉得这好几本书这么厚得多少钱呢?我一问,三本书才十六元钱。那我就看看吧。我当时翻开《转法轮卷二》看到了师父穿袈裟的法像,等我再看《转法轮》时,看到第二页时,就发现书上面全是师父在《转法轮卷二》中的形像。我就瞪着眼睛看,直至把眼睛看的流出了眼泪,师父的形像也看不见了,于是,我下决心去看录像。

那时我走路很困难,每迈一步都觉的踏在了坑里,又象是踩在棉花上,大腿没有支撑身体的力量。早晨出门又有点早,我刚走到楼栋前,就摔了个大跟头。但是却没什么太大感觉。等我到电影院,看到一些人在炼功。我一進屋就情不自禁的喊起来,这是什么音乐?怎么这么好听?当时有人看我是新来的,就把我叫到另一屋去学动作。等我学完回来时,大家已经开始做两侧抱轮动作,我也随着做起来,当时就觉着有什么东西通过两耳穿透手心。这种感觉一直保持到现在。所以如果自己动作不标准了,手耳不在一条直线上了,我就知道了。

我学打坐双盘没费什么劲,开始就能坐二十分钟,打坐的时候感觉可好了,坐完了我问别人,你们听到什么声音了?大家都说不就是音乐声吗?我说你们怎么听不见呢?就象龙卷风似的在头顶上呜呜的转。就这样,录像放完了,可我没听够。

我在修炼之前就经常梦到一些奇妙的景象。曾经几次梦见弥勒大佛像,开始只见到一尊,之后就出现很多,天体一色,就感到他们是那么自在。还有一次梦见两条大龙,似乎在我家的炕上,有大缸粗细,一条青色一条褐色,连它们的眼毛我都看的特别清楚。看到两条龙绞在了一起,但不象争斗。

后来我到学法点学法,那时我看书不是看字而是看法轮。有的很近,有的很远。有时看书会咕咚冒出一个大字,会把人吓一跳。有时还看到每个字上面都冒出了金火苗抖动着。师父在讲法中提到的啾啾的声音我也能听到。还听到鸟叫,特别好听。

师父为我清理身体我也能很清楚的感受到。记的那是得法后不长时间,在学法点学法,忽然看到一只细长的大手,伸進了我的心脏部位,从中抓走了一个东西,当时我猛然看到那只大手在我的斜上方消失了。因为我得法前心脏就有病,有时会间歇停好几秒钟。刚得法在学法点学法时,也时常能感到心脏里的血在往上涌,一直到嗓子眼儿,只差没吐出来。

还有一次我正忙着和同修们做《九评》的时候,早上起来去开灯,结果一跟头栽到了地上,只觉得天旋地转,人觉得不行了,睁开眼就吐,吐出来的都是血沫。当时自己念很正,没有承认它,发正念清除它。丈夫要上班了,问我能行不?我说没事你走吧。同时叫来同修妹妹帮我发正念,当时就觉的自己被一寸多厚的东西箍着。到晚上就觉的只剩鸡蛋大小的物质了。到了第二天我就又能做《九评》了。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如果不是师父管我,一个跟头栽下去,说不定脑出血、一命呜呼都是有可能的。因为当时有开着修的同修就看到,我的莲花座上的花瓣都耷拉下来了,也没敢跟我说,只是告诉身边同修帮我发正念。在第二次整点发正念时,开着修的同修哭了,她说师父来了,把我的莲花瓣一个一个都扶了起来。

我的事就先说到这,接下来再说说我丈夫。现在他已经正式成为了我们的同修。但是在这之前,他既不学法也不炼功。可他自己却认为他是大法弟子。因为用他的话说,那就是他特别信师信法。而且在证法这件事上他还真不落后。想当年我们進京证法,他领着我们去。做《九评》他专拣重担,把着切刀一干就是大汗淋漓。那次我们小组做了四万多册《九评》。到当年最邪恶的地区之一的大连去打工,他会带上各种真相资料,包括《九评》,他到处发的发贴的贴。看了新唐人电视后,他会出去跟人讲真相。咱师父还真拿他当大法弟子待。就是在大连打工时,有一天他突然感到身体不对了,马上跟领导请假回了宿舍,当时自己怎样走回的宿舍都不知道了。但是自己知道发正念,清理不好的东西。还真管用,很快就好了。

还有发生在去年的一件事,也很值得一提。那时丈夫从街里回来,半路上就觉的半边身子不听使唤了。他当时立即就地坐下立掌发正念。正巧有同修路过,也没发现是他,他却不会讲话了,只能用好使的那只手向同修摆手。同修一看是他,就马上回来告诉我,我立即赶到,同他一起发正念,否定迫害,并告诉他,起来我们回家,他就真的起来了,扶着自行车走回了家。到家我问他是怎么回事,他还是不会说话。当时他自己打了自己好几个嘴巴,也许是悔恨自己没有好好学法炼功遭此厄运吧。我们继续发正念,两小时后,他一切恢复正常。未留任何后遗症。因为这事儿,第二天他也与我一块炼了功。炼完功后我却发现他在里屋哭上了,我问他怎么了?哭啥呀?他说师父就在我身边。你说谁遇到这事能不激动啊!

还有一件事我也想说给大家听。那是我刚刚得法的时候,我每天都出去学法炼功,有时就误了丈夫的饭时,当时他不高兴的说,“还当营生了呢,还得总去。”那我就不去了,可是没过几天,他又动员我说你还是去吧,我就问他,咋又让我去了呢?他就跟我讲,别说了,我连续三天做同一个梦,有三个仙女一样的人,到我跟前,轮番推我说:法轮功这么好你为啥不让她去?从此以后,凡是法中的事他没有不支持我的。

接下来我还想说一说我小孙子,在他还没出生的前几天,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去掀我家的床垫子,孙悟空从下面冒了出来,而且还从床垫里掏出个小男孩,塞在我怀里,我就抱着他,没过几天,我儿媳还真生了个孙子,可我一看,哎呀!我小孙子怎么长了一张小猴子脸儿。头上似乎还有带箍的痕迹。长大了他还真挺可爱,三、四岁时,他会“金刚排山”(法轮功第一套功法里的一个动作)。五、六岁时,给我们几个做《九评》的老太太画像,还画出了楼梯,他说那是层次,奶奶在最上面,因为她修的最高。最下面还有一人眼泪象喷泉,问他这是什么?他说那人没修成,掉下来了,在那哭呢。还画出天上打大霹雷,他说会劈死恶警。还说做“金刚排山”大魔头就死了。我家孩子都不修炼,却都信师信法,就连我儿媳妇晚上梦见小魔鬼追她脚后跟,她也会喊“师父救我”,小魔鬼真就不见了。

我的故事就说这些吧,我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我却不会总说谢谢师父,因为我觉的那也不能完全表达我的心愿。我就只能用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来回报师尊,回报大法。所以,修炼这些年来,我努力按照师父说的去做。特别是七二零后,我没有各种私心杂念,只要法中需要,我就去做。在迫害最严酷时,我不辞辛苦,跑很远的路为同修传递《明慧周刊》,取真相资料。现在无论做资料、发资料、讲真相救人,我都不想落下。否则我无以回报师尊对我和我全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