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的转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三日】从前,我的家庭面临着分崩离析。我得法后,在师父的呵护下,我的家越来越祥和。

过去,我的丈夫脾气特暴,他家人都说他脾气坏,点火就着。他整天喝酒,把酒当水喝了,一不顺心,回家闹事,打人、骂人、砸东西,甚至在地上打滚。我家整面墙上、门上的玻璃都被他砸遍了。我每天下班回来,都害怕進这个家门,提心吊胆的,真怕他又闹出什么事来.那时我还带着儿子,还得上班,我在单位里,兢兢业业的工作,每年被评为先進。可那时,白天上班,晚上回家也不得安宁。

我们曾两次到婚姻登记处离婚,没离成。这日子没法过了,我也曾想过死,不想活了,但又丢不起这人,我买过两瓶安眠药,放在沙发坐下面,被九岁的儿子看见了,我望着幼小可怜的孩子,失声痛哭。

一九九二年一天,我俩约定上午到婚姻登记处离婚,谁也不许迟到。记得那天上午,单位发工资,我在单位是主管会计,早早到银行取了钱,把工资分配好了,让出纳会计负责职工领工资。到十点多钟,他侄子来了,说是丈夫厂里死了人,让他去,起初他不去,说:今天,天老爷叫我,我也不去,我今天有事。后来知道厂里真出了事,才赶去了。原来厂里有三个职工下井,上空高压电线漏电了,三个人都遇难了。丈夫作为厂里的主要负责人,由于过度伤心痛苦,经不起这突如其来的打击,高血压发病住院了。那时我每天在医院里伺候他,他看我这样做,也承认了错误。可我那创伤的心,怎么也愈合不了。

丈夫病好后,还照样犯着同样的错误,喝了酒照样闹腾,又要上吊、又要刀劈的,闹腾得我快熬不下去了,更不能容忍的是三天三夜不回家,也不告诉我人在哪。那时,厂里职工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土匪厂长”。

那时,我还患了多种病:美尼尔综合症、过敏性哮喘病、坐骨神经痛病、颈椎骨质增生等病,睡不着觉,吃不下饭,我到处找人算命,算丈夫怎么样能不喝酒、不闹事,算我怎样才能脱离苦海。我一次又一次给人送钱、送礼。

一九九六年的一天,正当我在生活中忍受着煎熬时,朋友送来宝书《转法轮》,告诉我她炼法轮功了。当时我接过书后,倍感亲切:我也要炼法轮功!我从此沐浴在得法的幸福之中,我的那些病状,在不知不觉中完全消失了,我彻底摆脱了病魔,十几年不吃一粒药,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幸福。

我再也不和丈夫吵了,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我不再得理不饶人,不再有怨恨心了。丈夫也被感动了。从那时起,丈夫再也没有大发脾气了,也不讲脏话了。大姑姐们都说:我老弟像变了个人,现在逢人就会笑笑,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讲真相的初期,丈夫害怕中共迫害,不让我讲真相,我和他到商店买东西,我讲真相他骂我;坐出租车,我讲真相他骂我;亲朋好友来我家,我讲真相他不高兴;过年时,我随红包给孩子们发真相资料时,他看见了也不高兴。我出门讲真相,他也不支持。他说:你再出门,我得检查你的包。我都不为所动,就做我该做的三件事。其实我讲真相的经历,好多事情他都不知道。

有一次,我俩路过一个商店,他怕我讲真相,一直在旁边看着我,我说:你先回家吧,我一会就走。他不吭声,看着我。我照样和售货员讲真相,把真相资料和护身符送给对方。后来丈夫告诉我,那天他回去来不及了,拉了一裤子。我忍住笑,告诉他:大法弟子是有神通的,我们有师父在管,谁也看不住我们讲真相救众生的决心,更管不住我们证实法的信念。

我经常给丈夫发正念,清除他空间场和另外空间场上的一切邪恶因素。后来,他似乎明白真相了,还和我一起去贴真相不干胶、花真相币,去年一年花真相币四千多元,现在也一直在用真相币。有时到发正念了,他还提醒我:到点了。早上他不用我做饭,让我每天早上都有时间学法。

现在我能自如的走出去讲真相,自如的给亲朋好友们讲,给他好多的朋友讲,给来我家的客人们讲,他都不再干扰我。

今年的一天,我姐来我家,她看我每星期都这么忙:学法炼功、做资料、刻光盘、看孙女、照顾丈夫、还出去赶集讲真相。她不理解,问我丈夫:你乐意让她炼功吗,你看她整天忙成啥样了?我丈夫回答说:我支持她炼法轮功。

感谢伟大慈悲的师父!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