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常生活中实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三日】现在时间太快了,好象没干什么,一年又过去了。回顾一下近几年来在我身边出现的许多触及我心性的事情,无论是执著心不去带来的麻烦,还是修炼中必须要过的关,只要把自己当作修炼人,站在法上看问题,遇事向内找,就没有过不去的关。等到事情过去以后,再回头看看什么也不是,但当时身处矛盾之中时还是感到很痛苦,甚至剜心透骨的。

一、遇事向内找,去掉妒嫉心。

我在市级医院工作,老家在乡下,亲朋好友有病时都会来找我,我也利用这个环境向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来找我的人基本上都明真相得救了。

我父母也炼功,兄弟姐妹五人除大哥外,其余四人都得法了,只是精進成度不同。我父母已经八十多岁,住在乡下,虽也修炼,但就是炼炼动作,抱着祛病健身、延年益寿的想法,学法很少,谈不上实修,有时身体上消病业过不去关时,还会上医院,每当病业重时都来我这儿。就是因为父母来看“病”,有时也会遇到矛盾,我们家平时买菜烧饭多是我丈夫做(因为他工作清闲、有时间),一来人他就要多忙,忙到最后父母还要挑他毛病,他就不高兴。我大哥也住在本市区,每次会给点药费,从不服侍他们,我父母从不去大哥家,还口口声声夸大哥好,我丈夫心里就不平衡,常在我面前说难听话,每当遇到这事,我就处在矛盾当中,左右为难,有时感到心里很烦,既气我父母、又气我丈夫,有时情绪被带动,把握不住时就和我丈夫争吵,这事已经出现过几次了,自己感到很苦恼。后来发现我父母和丈夫之间的间隔越来越大,心溶不到一起去,都不能宽容对方。

冷静下来向内找,发现问题出在我身上。我自己懒惰,早上不能按时起床晨炼,五套功法不能一步到位,经常早上六点十分到七点这段时间还在炼功,然后急急忙忙去上班,一来人以后家务事多了,再加上地方小休息不好,就认为别人影响了我,心里就烦;另外我父母的观念是重男轻女,喜欢儿子,不喜欢女儿、女婿,对他们这种做法,我心里也不平衡。有时丈夫不高兴时我就劝他说:“不要求你心里对我父母怎样好,只要大面上说得过去就行了。”这不是肯定邪党变异的东西吗?只做表面文章。正因为我有很多不纯净的心,才容易产生矛盾,遇到一点不公正的待遇,心里就不平衡,不是妒嫉心吗?这不正是去执著心的好机会吗?我应抓住这个机会修去妒嫉心,要把父母当作同修,不能只当作亲人,应当抽时间带着他们学法,引导他们实修,不抱任何观念和他们在法上交流,让他们在法上提高,只有互相之间真正出自内心对别人好,才能消除隔阂。

二、修去利益之心

近年来在我身边出现几次因为钱的问题而引发的矛盾,零九年我公公出车祸去世,本来是很悲伤的事情,谁也不愿出现这样的事,后来因为保险公司有一笔赔偿金,他的几个子女利益之心就起来了,我也被带动,没把握好自己,心里不稳,一会儿用修炼人来衡量,一会儿又被利益心带动,发展到后来我丈夫和小叔子发生矛盾,小叔子想独吞这笔钱,我丈夫不让,大姑子也站在小叔子一边说我们自己讲不要的,而他们都找出借口和理由多拿一点,这时我已经逐渐清醒了,想到报纸、电视上播的为了钱,亲人反目,吵呀打的,告上法庭的都有,这事在我们家也出现了;想到我是修炼人,要高姿态,不和他们一般见识,就劝丈夫退一步海阔天空,要宽容忍让,顺其自然,随他们给,给就拿着不给就不要了,后来丈夫听取了我的建议。事情过去之后回头想想太没意思了,为一点蝇头小利而乐而忧,真是太不值得了。

去年我大嫂和她弟弟、弟媳因为她妈单位房子拆迁拿回迁房发生矛盾,两家大动干戈,闹了很长时间,吵的不成样子,他们姐弟和她弟媳三人把她妈逼的不知如何是好,她弟媳带人到她家去骂,又到我大哥单位去哭闹,还和她弟弟俩人来我单位找我调解,我劝说大嫂让步,大嫂拍着桌子朝我发火,我当时心里也很难受。后来想想自己为什么会卷入到常人的矛盾中去,还不是自己动念了吗?现在的中国人在中共的带动下,道德在一日千里的往下滑着,没有任何道德底线,一心向钱看,为了钱六亲不认,根本不讲任何亲情,甚至不择手段。我又不知他们之间的因缘关系,怎么能随便动念呢,通过学法,我决定不再过问她们的事情。另外在我身边发生这样的事情,是不是我的利益之心也很强啊。

去年冬天在过年前,有一次我回老家,听说我父亲要补发一百多万元工资,在中国大陆邪党规定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之前工作的就是离休,现在每月工资最少也得六、七千元,我父亲今年八十五岁,一九四八年就是副乡长,后来又做供销社主任,以前一直属于行政干部,最后要退休时被别人整治,把他按工人级别、工资打七点五折退休,当时拿三、四百块钱,直到现在才拿一千多元工资。在中国大陆,邪党一直搞运动,今天整别人,明天被人整,这样的事情太多了。别人听说补发工资都很高兴,而我听说后有点担心,担心我父母、兄弟姐妹会为钱而争吵。我觉得这种事情就象游戏一样,这两年在戏剧性的发生着这些事情,先在我丈夫家里、后到我大嫂家里、现在又转到了我父母家里,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别的同修,而同修认为我担心也是执著,真正自己把心放下,有和没有都一样。后来我妈又说如果补发工资给我们每人十万元,我什么话也没说,这一次我真的没动心,直到现在也没补下来。

还有在单位里,这一年半时间把我调到一个新的部门上班,和我在一起合作的医生私心较重,不在业务上钻研,病历写的太差,一心钻到钱眼里,他不但拿药品提成、还進材料拿回扣、利用工作的便利条件卖眼镜为自己赚钱、在门诊做手术经常私自收钱、还有和外院合作项目,请外院专家来做手术,他也从中捞取好处。开始告诉我,看我不愿和他同流合污,后来背着我拿钱,工作让我跟他一起干,我跟他在一起合作感觉很不舒服,有时认为被他利用,心里觉得窝囊,心里不平衡,直到有一次,他给医保病人多开药,被医院扣了当月绩效工资,他象疯了一样去医院吵,看到他当时的样子我才清醒,常人被利益之心控制完全失去了理智,我们修炼人不能跟他一样,得高标准要求自己。通过学法,我把钱财之心逐渐看淡了,心里也就平衡了。我跟他讲真相,他有时接受、有时不接受,但捞钱之心一点不变,这种人为了物质利益完全迷失在常人之中,活的实在可怜。我悟到在我身边出现的这几件事情,都是去我的利益之心,一定要警醒。

三、放下情,用法来归正一切不正的。

我女儿毕业时在部队医院实习,后被留下做聘用护士,比较辛苦,后来处了一个男朋友是老司令员的司机,正好部队有名额可以转成军护,别人一个名额要花十万、二十万的买(现在中国大陆就到这一步了,有人卖官、卖工作),他可以不花钱帮我女儿转,但要造假改档案,必须是军医大学毕业的,也有人愿意帮她改。在别人认为是求之不得的“好事”,而我一听就不同意,难道我不想女儿好吗,当然想,但我不愿造假,我们本身就是修“真善忍”的,这样做不符合大法,我又想到江泽民造假改档案,所以我断然拒绝这件事,后来女儿也同意我的做法,没有转。

我大哥大学毕业后,分到市水利工程公司工作,逐渐干到公司老总,科级干部,负责工程项目,在我们兄弟姐妹当中,在人生仕途上他算比较成功的,对我们也颇有帮助,并且帮我调动了工作,对我有恩。父母也把他视为骄傲,认为他能出人头地、光宗耀祖。今年六月份突然有人到市纪委告他在工程中受贿,紧接着他被市纪委审查,后来关到看守所,到现在也没给家人见面。听说他被市纪委所谓办案人员酷刑折磨,不准睡觉、夏天用大灯泡烤,严刑逼供,强加给他罪名;我大嫂请律师,检察院不准律师见他;在看守所每天还被奴役劳动。

后来我大嫂叫我求师父保大哥出来,我没同意,大嫂就说当年大哥怎样帮我,我不帮大哥,我就跟她讲修炼的事情不能用于常人之中,并告诉她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保平安,她也同意念了。

大哥突然出事对我们一大家来说就象顶梁柱倒了一样,听到这个消息后我感到很痛苦,我当然不希望他出事,希望他早日获得自由,但我必须放下兄妹之情,要用大法来衡量,我打坐中天目看到大哥被打的情形,感到很痛心,这时听到一个声音在问我:“这事如果让你来处理,你怎么办?”我回答:“不管他是谁,也不论他对我好坏,如果他真的滑到这一步,那他必须承担他所做事情的后果,如果不是这样,也绝不允许邪党及任何别有用心的人来栽赃陷害他,一切都交给师父和大法,天理是公道的,用法来归正一切。”

我想起半年前在我头脑中出现大哥坐牢的场景,我后悔没有及时提醒他,平时跟他讲真相不到位,没有把他讲明白,我大哥受邪党毒害太深,放不下名利和官职,这一次他的亲身经历才使他和大嫂清醒。通过这件事情也使我们家族中其他几个受邪党毒害很深的成员认清了中共,从而选择了三退。大哥的经历就象“八仙过海”中吕洞宾修道前進京赶考时做的梦一样,人世间的一切真是过眼烟云。通过大哥这件事情,让我了悟人生,更加坚定修炼的意志,只有好好修炼,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才是我们活在世上的真正意义。

这一年在我身边发生许多麻烦事,一方面是我自己没修好,还有很多执著心没去;另一方面是师父慈悲,通过这些事暴露出我的执著,从中让我修去执著心,提高上来。通过这些事也使我更加明白修炼的意义,增强修炼的信心,只要时时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就能把坏事变成好事。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