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三日】一九九八年那年,我突然得了高血压,鼻子大出血,我是搞医的,就怕心脑血管得病。没想到怕啥来啥,马上那些脑梗、中风病人的形像浮现在我的眼前,死并不可怕,不死不活的,才是活受罪。那些日子好悲观。这时,一个好心的同事告诉我她的高血压和糖尿病就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她是我单位有名的病秧子,现在红光满面的。我相信她说的话,一九九八年三月,便走入大法修炼里来了。

通过学法,知道了这个功法不是给人治病的,而是真正的往高层次上带人,是让人做好人返本归真的佛家高德大法。为让更多的人得法,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溶到洪法的洪流中。因为没想自己的病而是每天忙于向亲朋好友世人介绍法轮功的美好与殊胜,高血压以及其它病如肾结石,胆囊炎,关节炎等都好了。真是无病一身轻。每天乐呵呵的,沐浴在佛光的恩泽中。

一、昔日的同事 今日的同修

小慧(化名)是我同单位但不是同科室的人,因外出工作的机缘,我们成了忘年之交,不但说话很合的来,还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才三十几岁的她却心脏出了毛病,害的她上四楼都得歇几口气,才能上去。上不来气,浑身乏力。吃药打针也不见效。我得了大法后,马上想到了她,请她来我家看九八年在武汉几千人洪法时排列的法轮图形的壮观景象的录像。同时送给她一本《转法轮》。她告诉我在梦中看见师父了,那双手透明的白,正在做衣服,还告诉有她的一件。这也许师父在点化她得法。她看了一星期书后,悟到有功法要炼就来问我。五套功法教给了她。给了她炼功音乐带,不知不觉她的心脏病好了。那正是九九年“四·二五”万人去中南海大上访前一天的日子。

七月二十日,邪党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开始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为了护法,为了讨回师父的清白,前赴后继的涌向天安门。我和小慧在二零零零年十月也去了天安门广场。由于法理不清,去前我们都做了“准备”,她给丈夫写了告别信, 我打好了准备“坐牢” 用的行李卷。在天安门广场,同修在打横幅前,我突然腿疼的走不了,被落下十几步,小慧在同修打橫幅去扶的时候,被赶过来的便衣警察推到了一边。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几个同修被塞進警车,就剩下我俩站在那里。

从北京回来,我俩切磋没被抓走,是不是咱们“考试” 不合格?深表遗憾,想第二天再去。可第二天又因为别的事没去成。《理性》经文已经告诉:“被抓不是目地,证实大法才是真正伟大的”。小慧是我们这片唯一会电脑的人。她从网上下载下来东西打印好。我就给别的同修送去分发。这才恍然大悟,这都是师父安排的。在以后的修炼、证实法救度众生中,我们一直配合的很好。尽管我俩以后不同程度被恶警绑架、拘留、判刑,回来后,依然坚定的走在正法救度众生的修炼道路上,信师信法的心永远不变。

二、大妹和二妹

我们是个大家庭,得法受益后,总想把这好功法告诉我认识的每个人。首先回到家乡告诉我的姐妹兄弟,大多数人都认可,而且也有几人先后走進来,独有我的大妹老是说些不三不四的话,她中邪党的毒太深,加上在机关工作,天天领着那些退休人员跳舞、练当时出名的附体功,并且追着那个×××大师各个城市跑。所以我向她介绍法轮功,她抵触情绪很大。她告诉我,别的工厂来人去她厂洪法,都被她撵走了。所以七二零迫害法轮功,她厂没有一个炼的。

二零零一年,我回老家侍候老人时, 在家乡住了两年多的时间, 时时想着自己是个修炼的人,严格按修炼人的心性要求自己, 她看到我的变化,看到老人摔伤后恢复的那么快,慢慢的转变了邪党谎言灌输给她的那些不好的看法, 经常和她的同事邻居夸姐姐炼了法轮功无怨无悔的侍候老人,从不攀比计较;同时也常常打电话给居住在B市的姐姐告诉家中老人的情况。自从邪党播放“天安门自焚”谎言的录像后,这个姐姐不愿搭理我,甚至我在电话中说几句母亲听大法受益的话,她会不耐烦的“得!得!得!”打断我,明真相后,主动打电话发自内心的对我讲“谢谢李老师为我家培养了一个好妹妹”,并且从千里外给我送来一笔生活费。(那时我的退休金被邪党全部扣除)。这与大妹在其中沟通是分不开的。

大妹由于在车间工作过累,患了腰椎间盘脱出症,因身体不好调到机关。开始她不相信我向她推荐的法轮功,就相信她练的X功,最后走向了手术台,导致了神经受损,整条腿麻木变细,最后大小便排不出来。胀的难受。中西医、理疗、针灸大夫都找遍了都没有办法。她很悲观、失望,赌气的和大夫讲:我去找我姐炼法轮功去!就这样她来到母亲家跟我学功。

来时,她的脸色和洋灰地差不多少,灰突突的。看到她被大便胀的太痛苦,我帮她往外抠,奇怪的是不但抠不出来,却越抠越往里去。告诉她不抠了,放下心学法炼功吧!每天早上四点起床,炼五套功法,然后发正念,吃饭、学法、炼功!日程安排的紧紧的。每当炼第二套功法时,大妹就说师父穿着黄色炼功服站在左上角和她一起炼。并且有一天还看到一个五颜六色的法轮在墙上旋转非常好看。同时一抱轮就放屁,这是得病后从没有的事。炼第四套功法,一随机下走就说:太舒服了。一个星期后,大小便能排出来了,面色也变好看了,她家人震惊。她的同事朋友也震撼了一大片,法轮功太好了!大妹人际关系好,所以影响面儿也大。

以后她经常帮我发真相资料,发真相信,就是没悟到这是正法修炼,学法不抓紧,着重炼功,说炼功可改变本体。局限在个人修炼的小框框中。认为自己身体好了,当个好人就行了。对三退救人认识不到。可是每次我回家乡时,她又都主动带我去她的同事朋友家给他(她)们三退。并玩笑的告诉她的朋友们:我才不管你们下不下地狱呢,可我姐有慈悲心,着急,这不,我把我姐带来给你们退那个党员、少先队儿,救救你们。就是在这轻松愉快的气氛中,给他们讲明了三退的重要性,他们愉快的接受了。

我把师父的新经文、《洪吟三》以及《明慧周刊》邮给她,她才明白学大法是干什么的,她感慨的说:以前只是从大法中索取没有付出,太差劲了!离师父的要求差的太远。她告诉我:给她的真相小册子都送给机关的工作人员了。我为妹妹的醒悟而高兴。

我得法后,向二妹推荐法轮功,她马上痛快的掏出钱把大法书全都“请” 来了。她的根基好,炼功不几天,就看到自己坐在云彩里,手里拿个道家常用的拂尘,浑身摸哪哪有电。根基好,不等于悟性好。炼了刚半年,邪恶迫害开始,她就不炼了。零一年,我再次回去,她才又从新走回来。零二年,是邪恶迫害最猖獗的时候,她没有那些人的观念,大大方方的去复印店复印师父的经文以及新的讲法;她性格开朗大方,小事儿从不往心里记,对钱财不看重。她开钟表店,姐妹、弟弟、弟媳的亲戚朋友甚至八竿子都打不着的朋友的朋友家都挂着她送的钟表;客户赊欠的货款有六、七万元,要不回来,也就拉倒了。弟弟单位盖福利房,弟弟没要,她顶弟弟名买了,可房盖好了,弟媳一看不舍得给了,把住的不足六十平米的旧房顶了那套一百多平米的新房给了二妹,她乐呵呵的接受了。

她炼功后,魔难真不少,一炼功,妹夫就和她打仗,不让她炼,几次撕她的书。又有一次将她的《转法轮》烧了,等她抢下来时,已被烧的残缺不全,二妹大哭一场。还有一次,她家大门上不知是谁给贴了一张“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法正天地 现世现报”的不干贴,妹夫又气又怕,硬说是我贴的,声言要到派出所告,和二妹大闹一场。最后离婚了。离婚后,妹夫得了肺癌,手术切掉三个肺叶,痛苦至极。二妹回去,以炼功人的心态无怨无悔的一直侍候到他死,他们家的人都被感动了(没复婚)。那时,妹夫虽然离不开二妹,但是到死也不认可大法。多可悲的生命。现在想起来是他毁大法书,遭报了。二妹说,做梦梦到他,他一见二妹,马上跪下了。现在二妹在异地实修着,踏踏实实的做着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

三、好大姐得法

好大姐是我朋友的姐姐,去B市看我姐姐时,认识了她。得法后,知道了能和自己相识的人都是有缘人,有责任让她知道法轮大法真相, 尤其三退大潮蓬勃掀起更应该救她。二零零五年秋天,去B市看姐姐时,顺便去了好大姐家。那时她正患子宫癌,由于放射治疗而感染,痛苦不堪。我给她讲了大法的美好,我炼功后的受益情况,“天安门自焚”伪案以及为什么要退党。她听的很认真。她是五十年代的大学生,父亲辈辈都吃工人这碗饭,硬给她家定个地主,文革时,一家人被遣送下乡吃尽了苦头,一听退党,主动给自己起个化名,退出邪党,欣然接受了我送给她的《绝处逢生》小册子,诚心诚意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到一个月感觉好了,癌细胞没了。兴奋的打电话告诉我这个好消息,并要求看《转法轮》。

正准备第二天给她送书,可当天晩上来电话。说全家人都不同意她看书,病好了是医院误诊,不是念“法轮大法好”好的,并说:这么大城市,什么医院都有,什么药都有,别搞迷信。甚至朋友也是这种观点,认为感染好了,是她及时上葯的结果,大姐没了主意。

第二年五月份,我惦记大姐的身体,打电话问怎么样?她有气无力的说“不好!” “怎么个不好法?”回答:“癌细胞转移了,整个小肚子都是疙瘩!”我同情的说:“大姐,您如果去年看书就不是这样的了,身体是你自己的,痛苦谁也替不了您,自己应该有主见。”她问我还能找到那本书吗?我说只要你想看,我就给送去。次日一早,登上去B市的火车。告诉大姐这次在你家住三天,教会你五套功法。她很高兴。

她看书非常认真,炼功也很刻苦。一星期后,打电话告诉我:儿子逼她去医院检查,各项指标由原先的高限都转为正常,法轮功太神奇了,遗憾的说:“我知道的太晩了!”我说不晩,比起那些不知道的生命来,你还是幸运的。以后陆续的将大法的其他书送给了她,又送去了装有师父讲法的MP3。大姐每天兴奋的学法炼功,只觉时间不够用。

大姐炼法轮功的事被她老伴知道了,在电话里对他小姨子(我的朋友)大发雷霆,声言发现我再去,就报告派出所,他老婆子再炼也送去。朋友说你只要敢,我也把你送到派出所!我就告你虐待老人。大姐也告诉我:她老伴退休后(退休前是邪党的厂长)开了个公司,一天到晩不回家,在公司吃住,不让大姐去他公司。偶尔回来一次,就找毛病,发脾气。两个儿子结婚另过,很少回来。小儿子强点,有时回来送点什么。家中就她和女儿。儿女和他爹一样,真相资料不看,就信邪党的。所以,让我再来错开星期六、星期天。

三年前的一个星期三上午,来B市的二妹陪我去大姐家送书。進屋没十分钟,她小儿子来了,赶我们走,讲真相不听。掏出手机打电话,二妹发正念,让他打不出去,真的没打成。他拼命赶我们走,大姐哭诉也无济于事。就这样我们走了,现在想起来都丟人。别说菩萨、佛碰到这只是区区小事,就是对修的好的同修来讲也会把他讲的服服贴贴,从这个事上一下找出了和同修的差距。学法不扎实,碰到问题不向内找,而是外推。大姐也说小儿子从不这时来,今天奇了,其实不就是师父把他推到跟前,让听真相的吗?不往内找,还怪人家和他爹一样难救。给大姐的老伴邮过几次真相信,同修也发过彩信,还没有救下来。怪他是救不了的那部份人。和大姐见不上面儿,打电话几次被她女儿拦截。也不往内找,还怪她女儿信乱七八糟教信的。

大姐在这种环境下修炼真是不容易。但她悟性好,看了书知道不二法门,马上把佛教中的东西全都打好包,让女儿送到庙里去。自从得了大法后,面色成了健康色,做事也不一样了,判若两人,原先花钱很仔细,现在可以几百上千的捐款救人,很舍得。家中来的侄男弟女,都给三退,在不同成度上,做着三件事。

三、我的妯娌们

我妯娌四个,通过我们,她们都得了法,但修炼成度去执着心的状态不同,效果也不一样,大嫂和二嫂是“若存若亡”,所以“劫难”来了,就忘了自己是炼功人,忙着吃药打针。四弟媳不一样,她真正能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别人把她辛苦种到手的苞米掰去了,没有生气,意识到或许是上世欠人家的。要知道四弟媳四十多岁就守寡,弄着四、五个孩子靠她一人土里刨食,虽然现在孩子都成家了,但油盐酱醋钱还得从苞米里出,心性能达到这个成度太不容易。她皈依佛门二十多年没做到的,在大法中修炼做到了。

她从佛门走入大法也是很不容易。就是因为看了《转法轮》,被博大精深的法理所震撼,被大法弟子不畏生死走向天安门护法为师父讨清白的壮举而感动,所以毅然走入大法中。她的告别佛门,在方圆几十里影响很大,因为她在庙里负责众居士的事务有年头了,方丈劝阻她,教友挽留她,甚至讽刺挖苦她,都没动了她的心。刚修大法不到四个月,困惑二十多年的肝炎好了,从八岁开始抽烟,念了几十年的阿弥佛陀没把烟戒掉,修大法几个月,烟也戒了。她的变化又使她的教友一片大哗,电视谎言对教友的毒害在头脑里开始溶化。人们不再疏远她而是向她靠拢。庙里方丈热情的约她去玩儿,她去了,把方丈的少先队退了,同时把那天去庙里的教友退了十几个人。她学法很抓紧,《洪吟》、《洪吟二》都背下来了,背书这是她在佛教中养成的习惯,我为她在大法修炼中勇猛精進而喝彩!

大嫂、二嫂虽然不精進,但知道大法好,原先妯娌之间难免有点磕磕碰碰,修大法后,之间和睦了。二嫂和四弟媳之间积怨最深,几乎不走动,现在成了同修。四弟媳主动约二嫂去她家学法炼功,她们之间关系变好了。我和她们分别时二嫂掉泪了,四弟媳电话中告诉我:她一直保存着我给她捎东西时写的那张纸条儿,想我时就拿出来看看,并说那里的同修盼我回去。感谢师父感谢大法给我们家族带来的幸福和溶洽。

四,历经魔难终得法

我老伴有个农村朋友叫田祥(化名),人很憨厚、诚实、善良。他在城里打工时,我们认识的。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法轮功铺天盖地而来,大有天要塌下来之势。我和老伴把大法的书籍收拾好带到他家,他们俩口子高高兴兴替我们收藏起来,他们这一善举得到福报:二零零六年,田祥骑摩托去医院看病人时,马路边停一汽车挡住视线被疾驶过来的拖拉机撞倒在地,满脸是血,围观的人都以为他没命了。清完血迹,发现在额头上只破了一个小口儿,人们舒了一口气,真是命大的。还有两次他给人盖房时从房顶上掉下来毫发无损。他俩口儿都觉的奇怪:“是不是替他们保护大法书有关?”我们向他们证实了这件事,并让田祥看七二零前送他们的《转法轮》, 还送给他炼功带。他笑着拿走了。

二零零九年年底的一天, 田祥老伴打电话告诉,他又住院了,在××医院X病房, 我们赶了过去,田祥很痛苦的躺在床上,眼都睁不开,女婿向我们介绍他岳父得了脑猪囊虫病并把拍的X光片拿来让我俩看,直说只要能治好病,花几万,咱也心甘情愿。可是治囊虫病的药买不到,据说北京天坛医院里有,院方联系的结果只是兽用没有人用的。本来这种药毒性就大,还是兽用,谁敢给人用?医院只是对症治疗,用些不相干的药。我们严肃的对田祥讲:现在能救你命的只有法轮大法,诚心诚意的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要有有求之心只管念。我老伴又回家取来mp4让他听师父《济南讲法》录音。一周后,他们要求转院,去北京“301” 医院。

其实,因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加上听法,在××医院做核磁时阴影就没有了,但他们不敢相信,不放心。还疑心医院没看透病,又去了“301”医院,白花了几千块钱,又返回家乡,再次去第一次给他看病的市医院拍片(在市医院拍片阴影也消失了)。在等片过程中,给我们打了个电话,说中午来我家。

他進屋一头扎在沙发上,说头痛!吃饭过程中,给他放了《天音歌曲》、《我们告诉未来》。没有多长时间,他恢复了正常,有说有笑的吃了两碗饭,完全成了一个好人,从我家走时。是骑着摩托车走的。这时,他彻底信服了大法,真正走入到大法修炼中来了。医院治不了的猪囊虫病敬念“法轮大法好”念没了,他的邻里乡亲当神话传了。尤其他的女婿动容的说:“简直是神仙一把抓,把病一下抓走了,大姨救了我们,我们也得去救别人。”我纠正他说:是法轮大法师父救了你们。这小伙子是赶四集做生意的,每天找零钱都是花真相币。田祥更是,给他的真相光盘及小册子都发给了乡亲,救度着他周围的众生,填补了他村没有大法弟子的空白。

五、结语

以上是我的亲朋好友在大法中受益的几个小故事。其实都是师父铺垫好的,我们只是动动嘴跑跑腿而已。邪党的一言堂的谎言宣传只能蒙蔽人一时,却不能蒙蔽人一世,想当年儿媳由于受邪党谎言宣传对我戒备心很强,不让我碰她的孩子。甚至不敢吃我做的饭。日久见人心,发现婆婆并不是电视中宣传的那种人,家中的气氛慢慢正常了,她也亲眼目睹了刚出锅的面条洒在她几个月孩子嫩嫩的小胳膊上,我念“法轮大法好”后只抹了一层黄酱,烫伤完好如初,没起泡,没红肿。儿媳明真相后,主动将我散发的真相资料拿给她的同学、同事。不够用时又去复印店自己花钱复印。三退大潮开始后,她知道了退出邪党的重要性,亲自打电话给她家人退了几十个。有一次她打电话给弟弟,弟弟正开会,在会场,他弟弟就给退了好几个。

孩子大点了,儿媳让我们回家休息,孩子自己带,一点不牵扯我俩的精力,生意比我们在时还红火。许多客户都是很有影响的单位,而且又都是从网上查到网址自己找上门的。使我对“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的法理有了切深的体会。

现在我的家庭很温馨,孙子的学校很理想,学习也好,儿子又事业有成。其实把心放下来什么都不丢。我和老伴在家学法炼功很方便,我俩牢记着大法弟子肩负着的重大责任一救人,那就必须先修好自己,救人才有力度。所以近来通过学法,找出来许多不好的人心如:争斗心、欢喜心、显示心,看不上别人的心,尤其是看不上别人的这颗心必须赶快去掉,因为这就是一种妒嫉心,师父在《转法轮》里把妒嫉心的危害说的再明白不过了,我可不能执迷不悟。所以我有决心和信心去掉这些执着,学好法,同化到大法中去和同修形成一个圆容不破的整体,更好的做三件事多救人,跟师父回家。

层次所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