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严重抑郁症消失 法轮大法救我全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四日】我是河北省辛集市农民,我儿子今年二十岁上高中三年级,由于儿子从小不爱说话,比较内向,在去年的高考中没有考得好成绩,精神压力很大,话就更少了。

二零一二年年底,正在复读的儿子被老师建议接回家。回来后他每天基本没有言语,吃的也少,儿子得了所谓的抑郁症,我心情无比焦急,我就带儿子到几家医院医治,花了不少钱,没有任何效果,最后没有办法就请巫婆、神汉看,结果越来越严重。

由于长期着急上火,我的精神压力太大,感觉自己身体快不行了,睡不好了,甚至吃四片安眠药也不管用,头老是疼,象要爆炸一样,忍耐不住就去扎针灸,结果针灸也扎不進去,吃了几十副中药也不管用。儿子一天比一天的厉害,一天就吃一顿,感觉他象疯了一样,每天一丝不挂的躺在被窝里。愁得我们俩口子每天哭,来年中国大年都不知道怎么过的,快要绝望了。我甚至去找路边算卦的算,难道我的一辈子就这样了?算卦的说我会遇到贵人相救,我想谁能救我们全家呢?

我突然想起了远在北京的二姐。以前她曾给我讲过法轮功真相,当时虽然知道法轮功好但是具体也没有接触。姐姐、姐夫、外甥都炼法轮功。我就想求救姐姐了。把我的想法告诉妻子,开始她还是有点抵触,但因为实在没有办法了,她也只好让我试试看。我给我姐姐打电话,姐姐爽快的说:来我这吧。

我外甥和姐夫开车来接我们去。但是儿子这个状态怎么把他弄走是个大问题。本来想偷偷弄点安眠药,让他睡着了拉走,可是他不出屋。想了几个办法都失败了。最后一招是:姐夫把车开到院子里(也是怕外人看到),我以让儿子送姑父回北京为由把他叫到院子里,乘机把他推抱到车上。儿子又咬,又抓的,又蹬的,我和外甥把他夹在中间,走了三公里才好了点。

一路上我身心焦虑,脑袋也疼。好不容易到北京了,刚刚走進姐姐的家门,我的脑袋就不疼了,感觉他们家能量场很正很强。

为了打消儿子的顾虑,我先带着他去了精神病医院,大夫说他情况比较严重,开了一个疗程的药物,花了一千二百元。

我儿子很听我姐姐的话。姐姐给法轮功师父上香,烧过的香变成了莲花形状,我相信大法师父是真佛,我跪拜了师父,磕了三个响头。

在我姐姐家里,儿子一天一个变化,开始说话了,也开始说笑了,睡觉也正常了。刚开始吃了三天的药,姐姐让他看大法师父的讲法录像,他认真的看和听了。三天后他自己说不要吃药了,我姐夸奖他说悟性还行。

一个星期过去了,学校通知要進行体检。于是姐姐也和我们一起回到老家。妻子看到儿子的变化,激动的哭了;老师看到儿子的状态,简直都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亲戚们看到,都感觉这法轮功太神奇了!

这样我们又跟姐姐回北京,在姐姐家继续复习功课,准备今年的高考。现在离高考没有几个月了,儿子一边复习功课,一边学法,一切都非常的正常。看到儿子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有了如此的变化,我的心情无比激动,怀着对师父和大法的无限感恩的心情,我自然也走入了大法修炼

大法不仅救了我儿子,也救了我们全家啊!我要告诉所有的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