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一双小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四日】

一、先说说小儿子

天上的神仙我都认识

我儿子今年十一岁。我儿子出生时,我家一个常人的朋友跟我说:这个孩子一降生,一道亮光就下来了。这孩子不简单,一定有什么来头。

儿子刚会说话时,正是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最疯狂时候,我丈夫心里承受不住这些压力,就放弃了修炼。一天,儿子突然郑重其事的对他爸爸说:“你怎么说不炼就不炼了呢?我在天上一看,你家全是大法弟子,我才飞下来的。原来我能飞的,到你家我就不会飞了。” 我丈夫听了,觉的大法真是神奇、是真的,这个孩子真不一般,真是为法而来的。从此他又磕磕绊绊的跟上来了。

儿子到了四岁左右时,一天对他爷爷说:“天上的神仙我都认识,那个叫老天爷的我也认识。”爷爷说:“你别瞎说,小小年纪可不能瞎说。”孩子不会撒谎,又无法拿出证据来,就跟他爷爷急着说:“不信我给你打坐。”他拿过坐垫,双腿轻轻的一扳,就盘上了,做起了第五套功法,小小年纪,动作真是好看。可在这之前,我没有教他炼过功。

后来我一看孩子这么灵通,就开始带他学法炼功。我给他念法听。有一天,孩子一边玩手机里面的游戏,一边听法,正玩的起劲,突然把手机放下了,说:“妈妈,有一只大手拍了我脑袋一下,不让我玩了,我要跟你学法。”从此以后,孩子学法学的很认真。学法时,什么也不玩,安安静静的。

贴真相资料

儿子学法炼功非常精進,用不着我督促,还经常提醒我呢。我有时安逸心一起来,就不想出去洪法,他就不愿意,甚至会伤心的大哭。去年冬天的一天,我跟已经十岁的儿子说:“今天妈妈领你去贴粘贴。”一说出去洪法,孩子就非常高兴。白天准备好资料,到了晚上,我们娘俩一起出了家门,从南街一直贴到北街,把所有带的资料都贴完了,我们娘俩才回家。

到家之后,他第一句话就是:“妈妈,我每贴一张粘贴,我都看到有一只大手又帮我贴一遍,这是不是师父帮我贴的呀?”我说是啊,这是师父鼓励你,又帮你贴一下,粘的会更牢靠。果然过去大半年了,那些资料还依稀可见。

还有一次,我和儿子大白天出去贴资料,往往是我骑电动车,他下车去贴,我们把天灭中共的不干胶,贴到了邪党政府的围墙上,正好过来几个人围过来看,看完之后,几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朝着我儿子笑。那是一种赞佩的笑,看得出来,粘贴上的文字道出了他们的共同心声,那就是:“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命。”我们已经走很远了,他们还远远的冲着孩子笑。我鼓励儿子说:“儿子你做对了,众生都为你高兴啊。”

在全班级发真相护身符

儿子上小学四年级时,一次很认真的跟我说:“妈妈,我要发一个愿望,我要让我们全班同学都得救。”他拿了很多大法真相护身符,每个小同学一人给一张,全班四十五人,只有一人不要,给他送回来了,其它班的一个小同学看见了,他说:“他不要,给我吧!”

丈夫不让儿子发,害怕坏人发现找麻烦。儿子说:没事,坏人看不见。说坏人不敢动他,师父天天跟着他,保护着他呢。

我有时出去做洪法的事,儿子就帮我加持正念,说:“妈妈别害怕,邪恶看不见。”孩子的纯真,让大人感到很惭愧:留那么多的人心有什么用啊!

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儿子毕竟是孩子,有时也守不住心性。比如,他跟他大姐生气发脾气时,或者说了错话,他就会摔跟头,反正是不该做的事做了,不该说的话说了,他就会摔跟头。等他起来后,就明白了,他说:“师父管着我呢,大法弟子不应该那样去做。”所以,他跟其他小同学闹矛盾时,基本上都能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有人问他:你怎么不还手啊?儿子就会告诉他说:“修炼法轮功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掺一点观念的证实着大法。

二、再说一说我姑娘

女儿四岁就得法

我姑娘是一九九二年六月十一日出生的。她出生后就能自己翻身。一个月后,有位亲属来看她,把手指伸过去,这孩子就抓住她的手站起来了。

女儿从小是在姥姥家里长大的,姥姥是大法弟子,天天带着她学法炼功,所以女儿得法早,比我还早一年呢。她四岁就能背诵炼功口诀、师父的《洪吟》等。

女儿五岁回来后,每天自己会早早起床,跑到炼功场去炼功。炼功场上,还有两个小弟子,盘坐时,三个孩子互相比着炼。 有一次,我带女儿去同修家看师父讲法录像,在看录像时,她睡着了,我就把她背回来了,她醒来后大哭,说:“你怎么把我背回来了,我睡着也能听见师父讲法。”

一次,我们大伙在外洪法炼功,其中有二十多个小弟子,抱轮时(法轮功第二套功法),只有女儿一个小弟子坚持下来了。她一边炼一边笑,有个老年同修问她:你笑什么呢?她说:我前边都是莲花和法轮。

净化身体

一次,师父给女儿净化身体,她高烧达四十多度,手脚冰凉。那时我刚得法,心里还多少有点不稳,结果到了第二天,高烧就退了。女儿从出生时,两手腕与两脚腕都有一圈青记,她的姥姥说:“这个孩子是不是前世蹲过监狱、戴过手铐脚镣子?”这次高烧后,女儿双手双脚的青记都消失了,而且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到医院打针、吃药。

邪党的血旗掉下来了

女儿上小学三年级时,因为形像好、嗓音纯正,老师就让她上台发言,念邪党的升血旗稿,内容都是歌颂邪党的鬼话。她当时想:我是大法小弟子,怎么能念邪党的升旗稿呢!但老师执意要她去,刚一上台,邪党的血旗就掉下去了。升血旗的鬼话也就没有念成。打那以后,这样的坏事就没有找过她。

有惊无险

女儿十六岁上高一的那年夏天,一天中午上学的路上,她骑自行车在前边走,后边一辆摩托车把她一下子撞飞了,摔倒在路旁的花池子上。骑摩托车的小子一看撞坏了人,一溜烟的逃跑了。在邪党统治的这个十恶毒世里,撞伤人就跑这样的坏事天天都能听到看到。女儿趴在地上老半天才起来。回到家,整个脸都肿了,满脸都是血污。我替她跟老师请了假。她擦去血,也没有包扎,在家只呆三天,又上学了。留下的伤疤,不到三年就好了,脸上光光的。她经常说那次要是没有师父的保护,不死也得残。

师父让她又答一次卷

高三毕业后,女儿参加高考,也许因为我的缘故,她落下了不少功课,所以临考试前心有点不踏实,我鼓励她说:“你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管你,你一定能考好的。”相比之下,数学课程落下的功课最多,正好赶上这一年数学题又深又偏,满分120分,考的最好的才九十分,许多孩子从考场上下来后,都哭了,说这一下可完了。我姑娘也没有例外,有很多题都不会,全都空白,她觉的最多考几分。

回来后,她沉默不语,睡觉前双手合十求师父,跟师父说:“师父,弟子数学没有考好,就让弟子再答一次卷吧,把空都填上。”果然,梦中她去考场答卷去了。等到分数下来,她居然得了六十八分,完全出乎老师的意料。

女儿在师父的一路护佑下,考上了一所理想中的大学。

一首《访故里》找到了同修

女儿刚入大学后,一个人独修很郁闷,没有同修交流,進步很慢,她想:我一定能找到同修。在一次大一与大二交谈会的黑板上,她用粉笔将师父的《访故里》这首诗,写在了黑板上,只留最后一句“再来度众归”[2]没写,她在后面留下自己的电话,并写了一行小字:“谁要是知道这首诗的结尾,请给我打电话。”结果第二天,一个大二的同学给她打来了电话,两人一交谈,知道是同修。那也是一个女孩子,见面后两人兴奋的抱在一起,这位同修跟我女儿说:“你真是太聪明了,我找了一年都没有找到(同修)。”女儿说这都是师父给的智慧。

我女儿还经常把真相币给同学们换着花,同学们都喜欢精美的真相币,他们说:花这样的钱,心里舒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访故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