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律师为法轮功学员辩护 中共法院耍无赖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故意叫律师手抄厚厚的案宗、三番两次更改开庭日期,最后以欺诈、蒙骗律师,牡丹江区法院就是用这种刁难、蒙骗、耍诈的流氓下作手段,在四月十一日阻止正义律师出庭为两位六旬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

韩秀芳,现年六十七岁,刘春兰,现年六十六岁,这两位修炼法轮功的老人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在牡丹江市火车站被牡丹江市国保的杨丹蓓、先锋分局警察、华电分局的刘志刚等人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至今已五个月之久。

牡丹江市爱民区法院原定四月二日对韩秀芳、刘春兰非法开庭。两人的家属于四月一日请到两位律师为亲人做无罪辩护。

刁难

律师于四月一日上午八点三十分去爱民区法院阅卷和复印卷宗,可是法院人员故意刁难,只让律师看卷,不让复印卷宗,推说叫律师下午再来。

律师下午去看守所要求与当事人会面,又受到阻拦,看守所狱警胡言乱语,称:牡丹江本地有个规定,需要两位律师才能见一个当事人。律师找到看守所头目,指出:“你们这是违法的,一个律师见一个当事人是合法的。”理屈词穷的看守所才不得不让律师见人。

刘春兰告知律师,她在里面一直被强迫吃降压药。刘春兰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一直健康,十几年从未吃过一粒药,现在六十六岁被关在看守所里迫害,既不让学法又不能炼功,在那种恶劣的条件下,老人的血压严重超高,非常危险。

两位老人告知律师,一个自称省里来的叫杨大伟的人,诱骗两位老人,说你能说出点儿啥就说,啥也不说肯定是不能放人的,还说开完十八大立马放人。

欺骗

四月一日下午,爱民区法院打电话给律师,说可以到法院来复印卷宗,律师赶到法院,可是等待律师的是空无一人,等到下班也无人接待。

四月二日上午,律师再去爱民区法院复印卷宗,可是一直是无人,有关人全都躲避不见。下午,律师又去法院,等了近两个小时,给答复是可以阅卷,不可以复印卷宗。律师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且不说那么厚的卷宗怎么可能让律师去抄写,这明明是在执法违法,律师说:“决不能妥协,一个字都不能抄,因为那不能作为真正的法律依据来为当事人辩护。”律师向相关部门投诉法院的违法行为,可是都是以领导不在或开会推脱。

律师接到爱民区法院电话通知:四月二日开庭时间从九点改为早七点半。后来律师又接到法院电话通知:四月二日不开庭,改日子了。

耍横

四月十日上午,律师到法院提交程序材料被拒,法院并非法剥夺了律师复印卷宗权利。律师给院长卢俊成打电话,对方接通后即挂断电话,如此反复多次,再打就不接电话了。

律师要上楼提交材料,三个法警被叫来阻止律师,律师告诉他们:上楼提交材料是合法程序,你们这是违法行为。律师让法警通报姓名、出示证件,三个法警拒绝。一女法警胸前别着火柴盒大小的摄像头,手里拿着录音器,非法给律师和家属录像,手段下流卑劣无耻!

蒙骗

四月九日,律师收到法院开庭的信函通知:四月十一日开庭,地点市看守所。后又接到个陌生电话,说因当事人血压高无法出庭而取消开庭。

四月十一日上午,律师担心法院耍诈,就去看守所等着,楼上楼下律师挨个办公室找,看没人。下午律师离开了牡丹江。可是没想到的是,爱民区法院骗走律师后,随即在下午秘密开庭,非法审判韩秀芳、刘春兰。

这种下作、卑鄙、无耻的流氓行为只有中共邪党能干的出来。

韩秀芳、刘春兰遭迫害情况简述

韩秀芳、刘春兰两位老人原本身体有多种疾病,但从修炼法轮功后疾病全无,从未吃过一粒药,身体非常健康。大概在二零一一年,韩秀芳老人曾不慎被车撞倒,当时情况很严重,可是老人既没要求住院检查也没要钱,请司机帮着把自己送回家中,学法炼功一段时间就能下地行走了。周围的人都由此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可是两位老人被绑架后,身体情况令人担忧。尤其是刘春兰老人,高血压复发到相当危险的程度,可是警察根本不考虑老人生命的安危,强行灌药,造成老人突然从那么高的血压降下来身体特别难受,坐着都迷糊。由于服药后身体更加不适,老人要求别再灌药,可是看守所所长、狱医等人根本不理睬,一直在这么干着。家属得知消息后请求国保大队杨丹蓓、李岩松能够考虑情况给老人做体检,也横遭拒绝。

二零一三年二月四日,牡丹江市爱民区法院刑庭在看守所秘密庭审法轮功学员韩秀芳、宫呈阁、刘春兰、孙发等,因构陷案卷实在离谱,打回爱民区国保大队。国保恶警杨丹蓓授意李岩松继续构陷,将诬陷韩秀芳、刘春兰的黑材料再次送爱民区检察院公诉科,并勾结爱民区法院对两位老人非法开庭。

邪党法庭非法庭审两位老人的详情及后续情况,明慧网通讯员将进一步调查及密切关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