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陕西汉中市六一零主任车祸惨死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芦鹤鸣是汉中市委办公室副秘书长,汉中市“六一零”主任。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三日,芦鹤鸣带上女儿、女婿、小外孙和秘书一行六人,乘三菱越野车外出,行至西汉高速公路佛坪县境内隧道时,被两辆大货车夹撞,瞬间车被挤撞变形,车虽没起火,但车上四人惨死。

芦鹤鸣坐在前排。发生车祸时,一头撞击玻璃,头伸出窗外,玻璃将他脖子的动脉割断毙命,秘书被从腰部撞断死亡,他女儿和他的司机当场撞死;他的女婿被送医院救治,撞断了四根肋骨,只有怀里抱的二岁小外孙在发生车祸时,放到了脚下,完好无损。其情其景惨不忍睹。

芦鹤鸣是汉中市“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六一零办公室”是江泽民为迫害法轮佛法,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成立的非法机构,类似中央文革小组,是一个凌驾于宪法之上的非法机构。

“六一零”遍布中国各个角落,迫害的是修炼“真、善、忍”法轮功学员。善恶有报,所以,近年来,全国各地“六一零”一把手(主任)由于普遍作恶多端,频繁遭恶报,故“六一零”又被称为“死亡职位”。这样一看,汉中市“六一零”主任芦鹤鸣之死也在预料之中,只不过他作恶多端,祸及自身、祸及女儿、祸及同事。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芦鹤鸣其人不学无术,身为秘书长,离不开秘书。他的升迁不是靠本事,而是靠溜须拍马、投机钻营、迫害善良,利用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飞黄腾达,敛财又升官,得到中共邪党汉中市政法委的赏识,最终升为“六一零办公室”主任。芦鹤鸣死后,因其“六一零”主任参与迫害法轮佛法的身份,中共邪党不敢声张,仅用因公殉职为其举办了追悼会,花圈虽多,有些却没写名字。

汉中“六一零办公室”迫害触角无处不在

汉中市“六一零办公室”从成立之日起,就紧紧追随江氏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汉中法轮功学员。任玉平、芦鹤鸣等全力贯彻江泽民“精神上摧残,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性政策。在权力、利益驱动下,利用国安特务刘宏、田华、淦宁等蹲坑、监视、跟踪、拍照;指挥国保大队长马平安、李有治、余静等恶警疯狂抓捕、非法抄家、绑架法轮功学员,施行了一轮又一轮大规模迫害。酷刑虐待、非法庭审、无罪判刑,造成不少法轮功学员致伤、致残。在猖狂迫害中,“六一零”的权力被无限放大,司法系统被彻底践踏。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中共前政法委书记罗干,为了迎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政策,直接导演了“天安门自焚”惨案,掀起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迷惑了很多人,以至过去这么多年,有些人心里的阴影还挥之不去。

汉中市“六一零”指使汉中电视台反复播放诬蔑法轮功的殃视新闻联播节目、“天安门自焚”伪案和邪悟者的片子、举办诬蔑法轮功的展览,命令各社区、村委会布置诬蔑法轮功的宣传栏,书写大标语,煽动对法轮功的仇恨。

“六一零办公室”以反邪教的名义,在汉中推行“承诺卡”签名,胁迫办事处、社区、村委会要落实到户,人人要签“承诺卡”,向中共邪党保证。千方百计想把无辜的汉中人,绑架到中共邪党这架迫害法轮功的机制里去。

为了阻止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救人,汉中“六一零”大力培植社区便衣特务,利用法轮功学员纯朴和救人的急切心理,假借要神韵光盘、真相资料、兑换真相币,甚至“三退”,来骗取法轮功学员的信任,然后构陷大法弟子,威胁谁要接了光碟或真相资料,停谁的低保金;谁要举报奖励一千元,胁迫世人对大法犯罪。

二零一二年,薄、王事件发生后,薄熙来无视法律,最终身败名裂,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在一个个曝光,每个事实对中共来说都是一笔血债。随着周永康浮出水面,让中共政法委和“六一零”曝光于世。芦鹤鸣不仅不停止迫害、反思罪行,想办法从迫害名单上为自己除名,反而借口十八大召开,变本加厉地迫害法轮功学员。

汉中“六一零”办皂树村洗脑班 众法轮功学员遭难

二零一一年,中共邪党给全国“六一零”拨款二亿元办洗脑班,汉中“六一零”利用这笔款项,在汉台区铺镇皂树村筹建了豪华宾馆式的皂树村洗脑班。梦想着长期给全省法轮功学员洗脑。

五月份,汉中“六一零”通知各社区和效益较好的单位派人到皂树村洗脑班“学习”(即洗脑),学期四天,每期每人交费八百元(原登四百元错误),灌输谎言和迫害诀窍,为洗脑班挑选帮教,同时敛财。

洗脑班不法人员绑架、关押法轮功学员,私设监牢,侵犯人权,属黑社会机构,这是明目张胆的违法、违宪行为。为了不叫村民知道内情,哄骗村民说这是“戒毒所”。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四日,邪恶的皂树村洗脑班正式开始迫害。一大早“六一零”就指挥国保大队、各办事处、社区,乡镇、村委会,联合行动,绑架法轮功学员。几天后陆续从汉台区和全省各地绑架来十多名法轮功学员。

西安法轮功学员冯新成拒不“转化”,被长期关小号迫害,饭菜从门洞内递进,对外造谣说:此人患有性病,不能和大家接触,需要隔离,欺骗不明真相的人。

汉中供电局职工法轮功学员魏彩霞,只因坚持修炼,从此后再不得安宁。二零零二年被绑架,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陕西省女子劳教所。二零零五年,才回家。

魏彩霞母亲法轮功学员杨秀莲,近七十岁,二零零二年,和大女儿魏彩霞先后被绑架,在汉中看守所受尽酷刑折磨,“六一零”国保马平安、李有治、刘德有等指使恶警看守门全秀,唆使包夹丧心病狂的折磨、性虐待等,致使她颈椎骨折,身体严重受损,还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四年,从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回家后,汉中供电局停止她二女儿的工作,令其在家监视母亲。杨秀莲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二零零七年含冤离世。

二零零八年,魏彩霞为了抵制洗脑班迫害,离家出走。“六一零”趁机扣罚供电局领导奖金,胁迫领导参与迫害,致使魏彩霞回来上班时,被以开除留用一年处罚,每月只发给二百元的生活费。

二零零九年,因邪党所谓的六十大庆,魏彩霞又被洗脑班迫害,到一年处罚期满后,不仅没有恢复工资,反而又延迟半年多,这样下来损失了五万多元。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四日,邪恶的“六一零”又从单位绑架魏彩霞到皂树村洗脑班迫害。魏彩霞十一月份就要退休了,“六一零”还不放过。由于她反复遭到高压迫害,单位职工惧怕中共邪党,不敢听真相的较多,也使单位相关人员参与迫害,对大法、大法弟子犯罪。

南郑县新集乡张姓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进皂树村洗脑班,这小伙子扯开钢护栏跑了出去,十几天后,因身份证定位,又从西安被绑架回来,强制“转化”。

从北京派来的四名专职洗脑的邪恶之徒被重金收买,他们不择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除实施惯用的手法外,还根据“六一零”、国保大队提供的法轮功学员家庭情况、个人情况,采用不同的方式、邪恶的、全面无漏的攻坚。软硬兼施,吹捧、诱骗、恐吓加株连,无所不为,最后,强按学员的手照抄他们印好的所谓“三书”。这一切证明中共邪党就是一个邪教组织,它在利用“六一零”来破坏国家宪法规定的:保护公民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人身自由的实施。

邪恶的皂树村洗脑班成了“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学员在汉中的罪恶见证。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日,法轮功学员陈宝汉因写申诉,要求恢复工作,汉台区国保大队余静等恶警未穿警服、非法闯入他家抄家,又从打工岗位将他绑架,关押在汉台区看守所,骗家人说:等中共十八大过后放回。

十六天后,汉中市劳教委批陈宝汉劳教—年半,不发给判决。家人坚信陈宝汉没有罪错,给他请了律师;发送了劳教复议申请书,要求公正处理。可是,家人去汉中看守所不准接见;去找“六一零”、汉台区国保大队,也无人接待。在压力下,律师也不敢受理。

十月,家人再次到汉中看守所,看守所的人说:你们不是要复议吗,等复议后再见。可是,没过几天,陈宝汉就被“六一零”秘密送到《宝鸡市虢镇劳教所》关押。而家人至今也没有收到汉中“六一零”、汉台区国保大队、汉台区看守所任何通知,所以十一月和十二月,家人还按时到汉中看守所,给他账上上钱,给他送衣服。

十二月中旬,忽闻陈宝汉在宝鸡市虢镇劳教所三大队非法关押,家人赶到汉中看守所询问:人都送走快两个月了,为什么看守所还照收钱物?回说:不知道人已送走。这种诡辩,彰显中共邪党玩弄法律的流氓行径。

由于陈宝汉发送了劳教复议申请书,要求公正处理,揭露了汉中“六一零”、汉中劳教委的违法行径,遭到汉中“六一零”的打击报复,他们和虢镇劳教所里的“六一零”串通一气,酷刑迫害陈宝汉。在劳教所所长杜浩岳的安排下,他被直接送到迫害法轮功的三大队,在三大队里,大队长荔战生、副大队长郑海鹏指使包夹折磨陈宝汉,伸手就打,抬腿就踢,打得他遍体鳞伤,受到了严重的精神摧残和肉体摧残,不到二个月时间,就被迫害的骨瘦如柴。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九日上午十时左右,汉中法轮功学员,六十多岁的刘秀兰在将坛中路给一名坐在摩托车上的青年男子讲真相,他“三退”后还要了几种资料,刘秀兰好心肠,又送他二张“护身符”,保护他妈妈和他本人。没想到刚转身,这人就掏出手机报警,转眼警车就来了,由他指认后,警察就强拉刘秀兰上车,顿时围来很多人,人们议论纷纷,有人质问男青年:你为啥要报警?回说:给我钱呢!谁给你钱?男青年马上就被旁边的人拉走了。刘秀兰被绑架到中山街派出所。

过后听知情人说:现在有新规定,抓住一名法轮功人员,现场奖励一千元。

二零一三年元月二十七日,汉中法轮功学员刘伟,在南郑县黄官镇讲真相、发放《九评共产党》一书时,被人构陷,黄官镇派出所警察气势汹汹,将刘伟双手强扭至后背,由黄官镇“六一零”绑架,后送往南郑县看守所关押,哄骗家人说行政拘留十五天。隔天伙同汉台区国保大队非法查抄了他家,如今已过三月,也没有放人,原因是已被邪恶的“六一零”改为刑事案,要等法院审判。现在南郑县看守所一月几次催家人送钱,既不打收条,也见不到本人。

刘伟,五十三岁,是汉中粮油机械厂的下岗职工。二零零九年九月中共邪党六十年时,汉台区国保大队长马平安带领恶警李有治等,非法闯入他工作的值班室,抄了家,绑架到汉台区看守所关押,还把两位来看他的法轮功学员也绑架,最后他被劳教二年,押往陕西省宝鸡虢镇劳教所迫害。

法轮功学员柏汉英,五十多岁,汉台区饮食服务公司退休职工。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七日上午八时过,柏汉英在汉台区北关八里桥公交车站,给一名脚旁放有行李袋,似等车模样的青年男子讲真相,没想到碰上了特务,刚拿出光盘,这人就已经打了报警电话,转眼警车就来了,旁边人说:你不要就算了,为啥要举报!这人恶狠狠的问:你们是一伙的?柏汉英说:不认识。就这样柏汉英被绑架到八里桥派出所。八里桥派出所拿着从她身上搜到的钥匙,伙同汉台区国保大队,私自进家查抄。

柏汉英现被关押在汉台区看守所。汉台区国保大队电话通知她儿子,叫去签逮捕通知书。

柏汉英于二零零二年在南郑县发放真相资料被构陷,非法劳教一年。现在,邪恶的“六一零”又在南郑县找曾陷害她的社区给她捏造所谓罪证,以便法院开庭构陷判刑。汉台区国保大队长马平安、李有治已两次迫害柏汉英,共计劳教二年。

汉中“六一零”恶首芦鹤鸣的恶报告诫我们什么

在过去的十三年里,恶首任玉平、芦鹤鸣指挥“六一零”、丧心病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已是罪恶累累。二零一零年,南郑县公安局长、”六一零”头子齐建文遭恶报猝死,也许你们已经忘了;这次芦鹤鸣血淋淋的惨死,想你们再也忘不了了。善恶有报是天理,在这条罪恶的权力链条上,每个刽子手都将会为他们的罪行承担责任。

法轮大法是佛法,法轮大法救度一切众生。法轮功学员修炼“真、善、忍”,说真话、办实事、平和理性。在遭到无端迫害后,还拿自己省吃俭用的钱,制成真相材料,冒着被打被抓的危险,顶着酷暑寒风,送到众生手中,叫你明真相,劝你“三退”,这是珍爱生命的大善之举,为的是把你从附体的共产邪灵中解救出来。这是遵照神的旨意,在危难前救人,你们一定要相信这是真的。

请你们认真的、理性的、慎重的思考、确定你对法轮大法的态度、对法轮功学员的态度。立即“三退”保命。停止迫害,立即释放刘伟、柏汉英及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弥补过失、减轻你的罪恶,从迫害者的花名册里抹去你的名字。为自己也为家人留条后路,这才是最明智的自我保全之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15/再看陕西汉中市六一零主任车祸惨死-2720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