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讲政治”是中共害人的手段(上)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五日】“只讲政治,不讲法律,也不讲事实”。这几乎成了中共执法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时的一句通语和办案依据,使许多受害人的亲朋甚至辩护律师都感到悲愤。那么到底什么是政治?中共恶徒一句“只讲政治”为什么有这么大的淫威?这不由的叫人去探个究竟。

孔子曰:“政者,正也。”(《论语•颜渊》)墨子说“天下兼相爱则治,相恶则乱。”(《墨子•兼爱上》)。孙中山先生认为:管理众人的事便是政治。在西方民主社会,除宗教、商业外的社会活动都可视为政治活动。但在中共的思维定式里,政治却作为中共的一个特权被曲解为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和打击敌对面的棍棒,残酷无情,并在其几十年的运动实践中已经形成了一套血腥的政治理论和整人手段及周期性的罪恶机制,它每发动一次政治运动,就要杀害一大批“阶级敌人”,制造大量社会悲剧和红色恐怖,历史事实说明,中共的所谓政治是充满暴力的、野蛮的、血腥的、肮脏的,“只讲政治”是其杀人害人的惯用伎俩和罪恶常态。

中共只讲政治,居心险恶

中共这个独裁的流氓组织,时时讲政治,事事讲政治,无论党内党外,政治高于一切压倒一切,一直是它的立场原则,并且常把非政治化问题用政治手段处理解决,它以讲政治来树立其淫威恫吓民众,而其真正的目的无非就是绕开法律、人权、人道及社会公权力,而后心安理得的对其阶级敌人、对手、敌对面大打出手的加害消灭。

所以人们看到当年的知识分子,被中共魔头毛泽东“引蛇出洞”后 ,也只不过给中共提了点建议,就被打成了“右派”;在文革被批斗的国家主席拿出宪法来维护自己的权利时,反而受到红卫兵的百般嘲弄和更严厉的摧残,最后客死他乡;随同毛打天下开国的几个老帅,被毛疑为对其“政治不忠”而遭到整肃不得善终;“大跃进”把中国百姓饿死了四千万人后,全国人民还“被政治挂帅”逼着要听“毛”的话、跟着党走。毛曾经得意的说自己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可以说,毛的政治挂帅,无法无天,是给中共留下的政治遗产,一直被后来的中共政治流氓继承并发扬。即使在中共所谓的“改革开放”的时段,中共还对爱国的学生制造了天安门广场屠城血案,言称学生受国外政治势力操纵,有政治预谋等。那个踩着六四学生鲜血上台的汉奸恶棍江泽民,虽然无德无能,但深谙中共政治权谋邪术,其当政时,出卖国土,党同伐异,腐败治国,纵情声色,天下皆知,他还做了一件最大的政治谋害,就是残酷迫害善良的法轮功群体,而且从一开始发动迫害,江泽民就是以政治威胁逼迫同僚迫害法轮功。

江泽民为了迫害法轮功,和罗干互相勾结,不断的造谣滋事,以至引发法轮功学员的“四二五”万人大上访。事发当天,时任总理就做出了开明处理,受到海外媒体的一致好评。可是事发之后,在政治局常委会议上,其他常委都明确表达了反对镇压意见。只有江泽民越权否定了当时总理的决定。《江泽民其人》有一段这样的描述:

朱镕基认为:法轮功学员最大愿望无非就是健身而已,说这些人有政治企图,讲不过去。朱镕基说:“就让他们练去吧!”

“江泽民一下子站起来,指着朱镕基的鼻子喊道‘糊涂!糊涂!糊涂!亡党亡国啊!我很痛心,我们的同志政治敏锐度如此之低。法轮功问题不抓紧解决,会犯历史性的错误!’”

“‘灭掉!灭掉!坚决灭掉!’江泽民挥着双手喊道,‘现在当务之急是查清楚法轮功的人数、分布和负责人的情况,每个机关、单位、居委会都要查到。同志们,法轮功在和我们争夺群众,我们一定要上升到‘讲政治’的高度,上升到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高度来认识这个问题。一查到底,决不姑息!’”

随后,江泽民仿效毛泽东发动文革的政治手法,执意迫害法轮功,并在权力机构上,蛮横的成立了六一零非法组织,操纵全国一切暴力机器和社会资源专职的疯狂迫害法轮功;在宣传上,控制全国一切媒体对法轮功进行妖魔化抹黑诬陷;在组织上,强行其邪党的党团员干部职工群众人人表态与法轮功划清界线,于是,一场政治大迫害在江泽民肆意推动下突然发生了。随着迫害步步升级,这个恶魔还亲自下密令纵容全国官员恶警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灭绝政策。

在这种红色政治恐怖气势下,一般人违心的动动嘴表表态(也是助纣为虐)也许就能过了关,但那些中共执法人员却遇到了一个非常尴尬的实质问题:讲政治还是讲法律。因为谁都明白宪法赋予了每个公民信仰自由,这在大陆几乎是人人皆知的法律常识,无需解释。当人们的眼光纷纷投向这些执法干警时,可悲的是,他们几乎都放弃了自己做人的良知,屈从了中共的邪恶政治,于是,十多年来,在大陆上不断上演了一幕幕执法人员“只讲政治,不讲法律”的可耻行径,而执法人员的流氓话语,更叫人震惊不已。

中共基层办案人员常说:现在是非常时期,对法轮功可以不讲法律。吉林公主岭国保大队的恶警在绑架法轮功学员时蛮横地说:我们就是不按法律办事。苏州中院庭长顾迎庆无视法律,叫嚣:“你跟我讲法律干什么,我跟你讲政治”,“你不要寄希望于法律是超脱政治之外的”。河北省迁安市法院人员公开宣称:法轮功案子不按照法律办案。长春中院对法轮功学员上诉的案子不开庭就直接宣判,而且说:法轮功的问题可以不走法律程序。吉林农安“610”对律师说:在这我们说了算,我们讲政治不讲法律,你们愿上哪告就去上哪告。四川省西昌市政法委副书记告诉律师:我们不讲法律。湖南益阳市对法轮功学员张春秋进行冤判的法官说:“现在是党权代法要镇压法轮功,我们只能走过场,走形式,没有办法,这怨不得我们。”上海市宝山区国保大队的顾处长说:“什么法律?我说的就是法律!”

中共讲政治害人的深层次原因是其嗜血本性决定的

为什么中共时常利用讲政治加害人?表面上看是它拼命保权维护一党利益,其深层次的原因是由中共邪教嗜血本性决定的。我们已经知道,共产魔教的鼻祖马克思本身是撒旦魔教光照邦的一个成员,仇视上帝,与神为敌,与邪恶为伍,马克思在撒旦魔的操控加持下,创立了共产邪教与共产恶党邪说,并且给共产恶党注入了一个幽灵(邪灵)。列宁通过暴力夺权在苏联为共产邪教建立了一个立足点。

人为什么不容易认清它?主要是它善于伪装表演,是以一个党派出现的,不是以教派出现的,用共产邪恶主义欺骗人类建立所谓人间天堂,极易迷惑人,人们不容易想到它是一个政教合一的邪教。共产邪教来在人间的宿命是毁灭人类,怎么毁灭?向人类灌输进化论、唯物论、无神论,并崇尚暴力夺权,推行丛林法则,“打碎旧的世界”,破坏人类的传统道德,树立一教统天下的局面,最终的恶果是将人类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而这一切都是通过战争暴乱和政治运动中的血腥杀戮实现的,过程中以人类的鲜血祭其邪灵。

纵观历史,我们不难发现,共产邪教在祸害世界一百多年的时间里,挑起疯狂的共产邪恶主义运动,丧心病狂的杀害了数亿人!其中,危害人类最甚的当属前苏共、中共及柬埔寨红色高棉恶政。

前苏共宣传部长雅科夫列夫(苏联平反委员会主席),由他统计的死于斯大林暴政的人数是四千万左右;前美国的国务卿,苏联问题专家布热津斯基的统计是五千万左右;前苏联莫斯科大学教授库尔干诺夫教授统计的是六千六百万。而中共邪党就是苏共扶持的一个卖国组织。

由中共鼎力培植援助的柬埔寨红色高棉政权,在短短的三年多的时间里,杀掉的“阶级敌人”,竟然占全国人口的四分之一,其荼毒生灵之烈,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中共这个邪恶的西来幽灵,更是将共产邪教的恶毒机制发挥的举世无双。早期,中共投靠苏联、卖国种大烟起家,借假抗日发展壮大自己。为了夺取政权,多次发动武装暴乱,最后挑起国共内战,使数百万年轻的中华儿女战死在疆场。建政后,闭关锁国,连续发动十多次惨烈的政治运动,杀人如麻,八千万中华同胞死于非命。其狂烈运动中亦将中华民族传统的社会道德和正统的人文环境破坏殆尽。

在现代文明和世界民主自由人权思潮的冲击下,本应对人民悔罪反思的中共恶党,反而变本加厉,犯下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罪恶: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汉奸江泽民为首的政治流氓犯罪集团与流氓中共一道,冒天下之大不韪,几乎挟持一国之力对法轮功进行最惨烈、最恶毒、最流氓的迫害,对信仰“真善忍”宇宙真理的善良民众推行灭绝政策,使用上百种酷刑摧残致伤、残、疯无数善良民众,非法劳教判刑上百万人,不计其数的民众被投进洗脑班、精神病院,几百万法轮功学员(其中记录在册的直接被迫害致死的有三千六百四十三人)在迫害中失去宝贵的生命,造成大量人员失所失踪,制造了无数家庭悲剧,并且强行活体摘取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器官,然后高额贩卖再焚尸灭迹,制造了“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其罪之大,在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导致神州大地道德沦丧,法制溃退,民不聊生,天怒人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