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岁大法小弟子的修炼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五日】

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名十三岁的大法小弟子,我从六岁就已经得法了,家人都学大法,每天都带着我们小同修学法,我渐渐的从不想学法到可以坐在那里学法了,可以静静的入心学進去,可以深刻理解法了。下面我就把通过学法,修去不足、心性得到提高的过程与同修共同分享。

(一)身心的可喜变化

以前我是一个脸色发黄身体虚弱的孩子,一有病就打针吃药,身体特别虚弱。后来学了大法,我不再打针吃药,脸色也渐渐的白里透红了,现在的我和以前判若两人。

我和大姑家的姐姐特别好,我俩从小就在一起,但是在一起总是有提高的时候。原先我和姐姐总是闹矛盾,大事小事只要有一句语气硬或不善,俩人肯定就干起来。通过长时间的学法,我们俩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现在如果发生了矛盾,我们俩第一先用法来要求自己向内找,看看自己哪里不符合法了,自己哪又不对了,然后我们俩一对视呵呵一乐就好了。

(二)拒绝共产邪教

小学的时候,学生都是要入队戴红领巾的,但是我们知道,入队戴红领巾那是加入邪党组织,所以我就和妈妈商量把班主任请到家里跟班主任说明情况,并讲了真相。老师就问我,那你看到别的同学戴红领巾不羡慕吗?我坚定的回答我不入队。老师就对妈妈说:“那好,明天就把孩子的名划掉。”当时我都想不到的是,班主任的姥姥也是学大法的,而且班主任和我妈妈说:“只要这孩子还在我身边我就会一直保护这孩子。”当时的我特别震撼。我是班里唯一没有入队的。

(三)讲真相 救度众生

我和姐姐小时候就一起学习舞蹈,有一个启蒙老师,他对我们俩特别好,那个老师心脏总是不舒服,有一次我和姐姐就把手放在了老师的胸口上,嘴里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一会就听老师说不那么难受了。我们还跟老师讲了真相,每年都给老师神韵碟。老师也知道我们俩是大法小弟子,我们俩在老师面前证实了大法的神奇。

周末有时间的时候我们俩会去发真相资料,把真相资料放在贺卡里,然后把贺卡别在门缝里。每次发之前我都会默默的对那个小贺卡说:小贺卡,你一定要把众生救了,我相信你。然后我就发正念,清除干扰小贺卡救度众生的邪恶,清除看小贺卡那个人的背后一切邪恶,请师父加持。每发一个贺卡我都会这样,真的是发自内心想让众生得救。

(四)让爸爸妈妈回到修炼的路上

我的父母原先也是非常精進的修炼者,后来因为一些琐碎的事情中断了修炼,我非常着急,总是想让他俩去我们学法小组跟着我们一起学法,每次打电话都说没时间,困了。我不想让我的爸爸妈妈落下,我总是想我一定要让爸爸妈妈回到修炼的道路上,我下定决心一定要跟他们俩谈一谈,姐姐也非常支持我。

那天我们学完法,姐姐就跟我一起回家了,到了晚上当妈妈要睡觉的时候,我们俩就冲進了妈妈的屋。那个时候爸爸已经睡着了,我就和妈妈说:妈妈,我每次叫你和我爸到大姑家学法,你们俩总是拒绝我,我真的不想让你们俩落下。然后我就找出我们上午学的《精進要旨》中的〈何为修炼〉,读给她听。我说:妈妈,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你和我爸能好好的修炼,千万别掉下去啊;你说你俩就象神韵唱的那个歌词 “瞬间被烦事遮蔽”[1]。妈妈说: “别哭了,明天我跟你爸好好谈谈,我们俩以后肯定会勇猛精進的。”

就这样,我和姐姐用强大的正念把爸爸妈妈拉回了修炼的行列中。

我的姥姥、姥爷虽然不修炼,但是非常认同大法,可是我还是想让他们俩修炼,每当我回姥姥家的时候我都会对他们俩说:你们俩要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要天天念。只要我一回去就会让他们俩念。

(五)修心

在二零一零年我们俩考進了艺术学校,开始专业舞蹈的训练。在上学的第一学期,因为我们要在那里住校,所以没有大量的时间学法,只有周六、周日可以学法,但是状态还没有那么好。于是在第二学期,我的爸爸妈妈决定让我走读。这样每天回家八、九点钟学法,由于回家太晚,还要学法,脑子里面想的都是快点读,读完好睡觉,根本就没有用心的去学法。

后来我爸爸妈妈看我状态还是不好,就决定晚功也不上了,上完课四点半左右就回家学法,我和姐姐当时听了人心马上就上来了,我俩说:“不让我们俩上晚功,还让我们俩学舞蹈干啥啊?”爸爸妈妈跟我们说:“让你们俩学舞蹈是为了证实法,不是为了学舞蹈而学舞蹈。”师父告诉我们:“这个社会就是大染缸。现在这个社会就是和大法弟子在拉人,甚至于大法弟子的孩子也是在这个环境中,不好的东西在往下拽人。如果孩子不能修炼,或者是没有好的环境,真的是抵挡不住。可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又这么大,我们不但救度世人,身边的人也得救啊。”[2]我俩仔细一想也是,就同意了。

在学校的时候,寝室是要值日的,但是我每次值完他们不是扔片纸,就是踩个脚印,每次我那烦躁的脾气就抑制不住,完全被那个不好的物质带动。但是每天回家都会用法洗净自己,爸爸也会开导我跟我说明道理。爸爸总是说你是个修炼的人,你怎么能和常人一样呢?别跟他们一样的,他们扔东西你就捡,他们踩脚印你就擦。我听了以后心里过不去,但是还是答应爸爸了。等下一次,他们比以前更严重,但是我没有象以前那么冲动,而是想起了爸爸对我说的话。那时脑子里都是“你是个修炼人,别跟他一样的”,我很坦然的去把地面收拾干净,就这样每天都在提高,我渐渐的修去了烦躁的心。

(六)精進

还有敬师敬法方面我也提高不少,大同修说学法的时候要敬师敬法,一定要双手捧着书,腿最次散盘,不能一会伸伸腿,一会动一动的。开始我没当回事,我还是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后来大同修严肃的跟我们又说了几次,我后来提高上来了。我干嘛呢,你自己不敬师敬法,你还是个大法小弟子吗?你算合格的弟子吗?不知怎么腰一下就直了起来。所以,以后干扰我不能入心学法的因素就没了。

我们第五套功法是炼一个小时的。我一开始真的是坐不住,一会动动,一会睁眼睛,一会这扭扭,一会玩玩纸。那段时间一直都是这样,后来我听大同修说,你现在的一举一动在宇宙都是有录像的,你的一个眼神一个思维都会给你记录下来。我又想想那时在炼功的我,还真觉的有点遗憾,为什么当时自己没有做好呢?但我明白这个道理时,再一次打坐我居然能静下来了,以后我打坐就能静下心来了。

我还做了一个梦,就是在一个特别大的宇宙中,师父就坐在宇宙的中间,特别庄严神圣。不一会我就看见师父的手向前一伸,那个手掌对着地球,那地球象皮球一样被吸到了师父的手掌中,就看那地球一下就碎了,里面的人分为两边。一边是大法弟子和留到未来的人,另一边是即将要销毁的,但是要被销毁的那一边人不甘心,要往我们这边跑。但是他们过不来,一过来就被一个光罩给弹回去,一过来就弹回去。当我醒来时我就在想,“大浪淘沙”,“剩下的才是真金”[3]。师父讲:“毕竟是宇宙大法,面对无量的众生来讲,机会难得,就这么一次,留下来就留下来,不留下来就永远的消失了,所以我觉的我们还得做、还得救。”[4]我一定要好好修,跟师父回家。

以上是我个人体会,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生命的意义是什么〉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