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亲情与假相面前:一念之间的选择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五日】“父亲初步诊断为恶性肺癌。”当听到老家的大哥从电话传来这样的消息时,我心里一震。在其后的一周里,表面上看起来挺平静,然而真我、假我,正念、人念,向左、向右的一个个选择,让我体验到了过亲情关的严肃与大法慈悲。

父亲的症状,越来越象肺癌:持续低热、迅速消瘦、肺部钻痛,来自肿瘤医院的诊断,两个不同科室的大夫都极肯定的认为就是“肺癌”,换至另一个医院时,称CT片有不清楚处,需排除肺结核可能。

在其后的日子里,那真是一会儿左,一会儿右,正应了古人的一句话:“事非经过不知难”。要不要找省城的同学,他们认识更权威的医生,这时“截窒世下流”[1]打入我的脑中,这是常人败坏了的做法,大法弟子不能做。

让父亲坚信大法,在绝症面前,或许他能改变以前固执的想法,趁这个机缘走入修炼。我在想,在绝症面前,就因为父亲坚信大法而癌症好了!这样的话,岂不是我们全家人的机会?

然而,大法象自动机制,一下子打在脑中:“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2]我这不是在利用大法吗?和师父讲条件?让父亲的病好,让家里其他人能更好的了解大法,这说来说去,最后的目地是老人的病好!只不过是把让大家了解真相摆在了前面。

接下来,就是如何面对肺癌,当想到父亲一生劳碌,70余岁已是须发皆白,心里不禁一阵感伤。如果父亲先走了,相依为命的母亲该怎么办?一想到这儿心里就紧一下。等了数天,需要确诊,不能再拖时间了。这时我想,是不是把父亲从老家接到大城市来,这里医疗条件好。然而,一个肯定的事实是,只要老人家来,那我时间肯定要打乱,现在是什么时刻?“救人急”啊,在省城也可以治,为什么一定要来北京呢?况且我知道,如果真的是病,其实人世间的方法,都是往后推,实质上起不了什么作用,再好的医院都是往后推而已,都触及不了病的根本,这时,又一段法打入我的脑中:“我们就讲最普遍的,人哪儿长瘤啦,哪儿发炎了,哪儿骨质增生了等等,在另外的空间就是那地方卧着一个灵体,在一个很深的空间中有一个灵体。”[2]再好的手术,也无法触及到根本的业力。

想到这里,我把心放下了,由家里大哥、二哥去招呼,我在这里做该做的事情。而在这时,在明慧看到一篇文章,一边是同修的母亲病危,一口口倒气,一边是营救到现场发正念,怎么选?同修义无反顾的选择去发正念、救人,结果等着咽最后一口气的母亲,居然活过来了,没事。我的心里一下子亮了一下。这真是坚定的大法弟子啊!

终于到了進一步确诊时间,去了省城最好的医院,用省内最好的设施予以确诊,当结果出来时,大哥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大夫肯定的说,这不是肺癌,是炎症。虽然是炎症,然而这短短数天,却是对亲情关的严峻考验,在过每一个关时,慈悲的师父就在身边,无时不看护着大法徒!

弟子在此,无法用言语表述对于师尊的感恩之心,只有用行动,做好三件事,把更好救度世人作为最大的使命,直至走向圆满!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普照〉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