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铁路房产段刘文伟生前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哈尔滨铁路房产段刘文伟一九九九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功,经受了中共邪党十三年的残酷迫害,曾被三次非法拘留、一次非法劳教三年、两次被绑架进洗脑班、四次被非法抄家,被迫转单位、长期遭监控,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一日,在被强制洗脑出来后不几天,在极度恐惧、人格尊严遭受极度损毁的情况下坠楼离开人世(注:这完全是中共当局残酷迫害造成的,但请大法学员不要以这种过激的方式反迫害,这种做法不符合大法法理),年仅五十一岁。

刘文伟
刘文伟

就在刘文伟去世的上午,铁路局六一零人员高大勇还嚷着让刘文伟母亲写悔过书,老人家并没修炼大法,不知写什么悔过书。以下是刘文伟离世前对迫害他的责任单位及责任人的控诉:

一、去北京上访遭非人摧残

我于二零零零年三月十八日根据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根据国务院信访条例规定去北京上访,被哈尔滨铁路直属公安段劫持回哈尔滨后非法拘留在哈尔滨铁路看守所十五天,在看守所期间受到非人的摧残,被狱警骂、犯人打骂。单位(哈尔滨铁路检察院)又给我留检察院查看处分,扣发我的工资,人身自由受到限制,工资发给每月一百九十五元左右。(二零零零年三月—二零零零年十二月)

二零零零年四月三十日,我在单位(哈尔滨铁路检察院)又无故被哈尔滨铁路直属公安段非法拘留十三天且扣发工资,其理由是单位怕我进京上访。在拘留期间我受到残酷迫害,他们将我用手铐铐在高位栏杆上长达二十七小时之久,不允许吃饭、睡觉、不让大小便,并对我进行人格侮辱、人身攻击,语言极其下流。

二、讲真相被非法拘留、殴打四十九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五日,我因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被哈尔滨南岗公安分局非法拘留四十九天,单位扣发我的工资。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五日晚在和兴派出所被王晓东、赵广才、还有所长、指导员等人进行殴打,头戴塑料袋、踢胸部,肋骨被踢坏,双臂被打的瘀血、青紫、疼痛难忍,折磨一夜后,送到南岗拘留所。在拘留所中我的衣服毛裤被犯人抢走,每天都经历谩骂有时殴打。吃的饭菜象猪食,限制大小便等人身自由。

三、三年劳教:铐铁椅子、不让睡觉、奴役……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五日,我在单位(哈尔滨铁路检察院)正常工作,被单位同事恶意举报,又被绑架到富裕劳教所(后转到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劳教三年,单位停发我全部工资、奖金及所有生活待遇。劳教期间我被残酷迫害。途径碾子山劳教所两天行李就被抢走,警察还打我、骂我。

二零零二年春夏,在强行劳动中我被推水泥的车压倒,车从我的腿上压过,险些致残。警察还将我恶意安排在长铜钱疮的两人中间睡觉,有意迫害我,致使我后来身体长疥疮,直到现在双下肢仍有伤疤,没有好转。

在富裕劳教所期间,我被剥夺了上诉的权利,狱警和犯人对我进行谩骂,多次殴打,强迫劳动,强制洗脑。当我制止警察及犯人行恶时,他们却对我进行刑罚,坐铁椅子长达一周之久,并非法加期一个月;强行给我吃不明药物,致使我全身过敏一周,限制不让大小便。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二零零三年三月份,他们进一步对我强制“转化”,扒去我的毛衣毛裤,打开窗户,铐坐在铁椅子上,并光脚、不让睡觉,面前铁椅子台上放上痰罐子,行为极其恶劣。我受到这样的待遇却不允许我向驻所检察官反映,不允许家人接见。三年中我所受到的非人待遇说也说不完。我的身心受到严重伤害。这是用语言无法表达的,我的心仍在流血流泪。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被解教,单位(哈尔滨铁路检察院)及劳教所没有按规定给我发路费,是我的家人在生活已极度困难的情况下将我接回家。

四、被迫转单位(哈尔滨铁路检察院)、遭监控

二零零四年一月初(年前)我到单位(哈尔滨铁路检察院)报到,要求工作,因为我与我的家人几年来无人问津,无任何生活来源,老母六十几岁,无生活能力,靠别人的施舍维持生活,生活处于极度困苦之中。可是我被检察院领导告知:“你不能在检察机关工作了,上边有文件,为了保住你的工作,我们也费了好大劲,你到铁路房产段报到吧。”

我说不同意调转工作。几年当中检察院未给我发过一分钱工资、生活费,未给我安排工作。在此期间,我去咨询了各级信访、公安、法院、律师等等,回答是:没有任何法律条文说炼了法轮功就不能在检察机关工作,我能胜任工作。工作中我一直任劳任怨,人前人后都做好人,无任何违法乱纪事件发生,工作无纰漏。一九九八、一九九九年被评为双先个人。

在哈尔滨铁路房产段工作期间,多次受到单位的骚扰、迫害;二零零六年十一期间,单位领导及个别同事在我家楼下及门前监视,跟踪我和我的家人,使我不能正常工作和生活,人格尊严受到严重侮辱。他们威胁我不准离开哈市,不能上访。我经常不敢在家居住、寝食难安,有时跑到网吧蹲一宿。睡觉时常被惊醒、受恐吓。

五、绑架、酷刑强制洗脑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三日早在班上,我被工区工长张喜斌送到分段,在分段门前被单位领导绑架。好几个人强行将我塞进警车,直接送五常邪恶洗脑班洗脑。我身心再次受到极大的伤害。八月十三日——九月十三日我在五常洗脑班被洗脑迫害的过程中,受到以付彦春、朱宪武(音)荆棘等为首的恶徒酷刑迫害,戴手铐、抻胳膊,蹲罚、拳打脚踹,肾被踹坏、尿血、腰痛、走路困难。

人格尊严受到严重侮辱,精神摧残到几乎崩溃……夜不能寐,生活在恐惧当中。回来后妻子经常守在床前看护着我,拍着我,不让我害怕,帮助我树立生活的勇气……使我从死亡线上爬了回来。我经常处于恐惧当中,经常是精神恍惚,丢三落四,所答非所问,常常一个人背地里哭泣……单位领导常常吓唬我,不是谈话让我放弃法轮功,就是让我写保证不上访、不炼功。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七日早在班上,刚刚恢复比较正常的我,又被单位安全科主任朱子全及手下不法人员绑架,送齐齐哈尔洗脑班进行迫害、精神摧残。他们绑架的借口是:要开十八大了,怕上访。在洗脑班其间,有两个南方人(一男一女,小矮个,南方口音)还有一个大高个,黑脸的,说是省政法委的,也是南方口音,威胁我让我“转化”。还有几个人拿着也不知是警棍还是电棍,在我面前走来走去的恐吓我。

十三年了,中共及其手下对我的迫害让我真是害怕极了啊!心都在颤抖,真是生不如死。在洗脑班每天都是洗脑、洗脑、强制洗脑,精神上的摧残残酷无比。我从小就胆小怕事,再一次违心的写下了所谓的悔过书和法轮功决裂书等……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六日,我从洗脑班出来,铁路局六一零的人员、铁路房产段及铁路公安(已归地方,但还为铁路服务)仍不放过我,对我进行跟踪、监控、恐吓、使我不能正常生活,还抄走了我的大法书籍、师父法像、MP3、MP5和电脑硬盘。我真的是生活在极度恐惧当中,随时都有被抓的危险,我不知该如何活下去……。洗脑班的邪恶人员在我回家前就告诉我说:家里被安装了监控器、监听器,对我进行恐吓。回家后我精神恍惚,做菜的时候锅都冒烟了,我站在旁边竟然不知道,多亏我母亲在旁边发现了才避免了发生危险。

在我出来的同时,他们绑架了我的妻子进了洗脑班……

六、刘文伟在极度恐惧中坠楼离世

刘文伟是中国的合法公民,《宪法》同样赋予他权利,他信仰真、善、忍,以真、善、忍为标准做好人,力争做一个高尚的人,这没有错,他没有做违法的事情,他没有贪赃枉法,没有欺骗他人,没有杀人放火,没有吃喝嫖赌等一切违法行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法的!合法的行为应该受到法律保护!

他曾写下过这样的话:我爱我的祖国,爱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我希望我的祖国繁荣昌盛、人人道德回升、天灾人祸减少、社会稳定,人人都过上幸福祥和的生活,再没有陷害、没有诽谤、没有恐怖、没有侮辱、人人都真正的身心健康、人人都生活在美好的、祥和的人文环境中!

在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一日早晨,刘文伟在极度恐惧,身心极度疲惫,人格尊严受到严重毁损的情况下抛下老母、妻子及亲朋好友坠楼离开人世(注:这完全是中共当局残酷迫害造成的,但请大法学员不要以这种过激的方式反迫害,这种做法不符合大法法理),终年五十一岁。

家人在极度痛苦中,其单位、铁路公安、铁路局六一零还在不断的监控骚扰,以至尸体不得不火化,否则家人不得安宁。就在刘文伟去世的上午,铁路局六一零人员高大勇还嚷着让刘文伟母亲写悔过书,老人家并没走入大法修炼,不知写什么悔过书,真是邪恶至极。就连刘文伟回来后见的朋友都被铁路公安跟踪监控。

参与迫害的单位:哈尔滨铁路局、原铁路检察院、铁路房产段、铁路公安、南岗公安分局、铁路拘留所、富裕劳教所、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和兴派出所等对刘文伟实施的迫害都是违法的,是不能被承认的。他们对刘文伟的迫害是永远都无法弥补的!中共及其爪牙所犯下的罪恶真是罄竹难书!

据知情人透露,房产段在绑架刘文伟前后几天,单位职工就被利用监视他的行踪和居住,更有甚者到家里探头探脑。

主要责任人:
哈尔滨铁路检察院检察长:马林(有欧盟护照);
哈尔滨铁路检察院纪检书记:金晓峰、张洪哲;
哈尔滨铁路直属公安段:韩爱国、许萧海等。
哈尔滨铁路房产段总段长:黄俐13904619139
哈尔滨铁路房产段总段书记:杜中山13804537812
哈尔滨铁路房产段纪检书记:修长国13904652396
总段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沈兴亚;
哈尔滨铁路房产段安全室主任:朱子全13936136231、
哈尔滨铁路房产段副主任:任文宇13936409249
哈尔滨铁路房产段安全科干事:高玉梅15945186050
哈尔滨铁路房产段分段长:仲霁东13904652396
哈尔滨铁路房产段分段书记:侯兴波;
哈尔滨铁路房产段分段长:张国忠; 书记:王林平
哈尔滨铁路房产段分段长:杨帆13603688577
工区工长:张喜斌13766914115 、吴德森(知情人)13945108069
哈尔滨铁路局政法委主管:张维(音)
主要责任人:
哈尔滨铁路局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610主任:王宪波:13946048003
哈尔滨铁路局政法委主管:张维(音)
哈尔滨铁路局政法委主管:高大勇 13895750788
五常洗脑班主要责任人:付彦春、朱宪武(音)、荆棘等
劳教所所有参与迫害的人:队长:贾为军;教导员:叶力;韩绍坤;教员:王喜;恶警:韩景峰;黄老四;桐三;犯人等

迫害死刘文伟的直接单位:哈尔滨铁路房产段

刘文伟天真善良,像个孩子。苍天有眼,将迫害他的不法人员早日绳之以法!还他一个公道!以安慰他的在天之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