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邯郸劳教所的罪恶黑幕

迫害致死篇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综合报道)为了积极推行中共江泽民团伙“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的妄想政策,河北邯郸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异常凶残,劳教所恶首罗全明、郑贵修、张修平、程印、高飞等用充满血腥的“政绩”获得了中共邪党冠于的一系列“文明光环”以及物质奖赏。

自一九九九年至今,十四年来,法轮功学员被邯郸劳教所迫害致疯的、致残的:锯腿的、断臂的、折断腰的等等比比皆是,凡从邯郸劳教所出来的,除被迫害死的,没有一个完好的,有的出来多少年了,到现在生活还不能自理。

这里曝光的是部份被邯郸劳教所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案例,旨在佐证中共劳教所的罪恶。

一、仅十一天宋兴国就被邯郸劳教所恶警迫害致死

宋兴国
宋兴国

黄骅市滕庄乡朱里口村宋兴国,是因病走入大法修炼的。十九岁时他得了严重的肺结核病,常常大口吐血,久治不愈。一九九八年春夏之交,他喜得大法,感悟了宇宙真理的他全身心投入到大法的修炼之中。缠绕了他七年的病不知不觉好了。本性善良的他更加平和,处处与人为善,无论是在亲友中,还是同事中,人缘都很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他几次被抓进黄骅市看守所被所谓的“帮教”,实际为洗脑。却从未改变过他对大法的坚信。在他第三次进看守所时,他以绝食方式抗议迫害,一个月后被释放。回到家中,他身体很快恢复,便开始上班。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初,正当他开始正常生活时,恶警又从家中把他带走,这次他被非法劳教两年,进了石家庄劳教所。他从进所开始,便以绝食抗议邪恶对他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月,劳教所恶警看到已绝食一年的宋兴国将不久于人世,并没把他送回家,也不通知家人,而是把他送到更为邪恶的邯郸市劳教所。转到邯郸时,宋兴国的左手臂已在石家庄劳教所被恶警使用酷刑打断。十一月上旬,邯郸劳教所恶警在宋兴国奄奄一息的情况下,竟然残忍的采用插胃管这种痛苦的方式给他灌食,十一天后,宋兴国在邯郸市劳教所被迫害的离开了人世,年仅二十九岁。

二、卢兆峰由于邯郸劳教所长期酷刑摧残 溘然辞世

卢兆峰
卢兆峰

卢兆峰是大名县埝头乡刘庄村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农历九月他被关押在邯郸劳教所迫害。

在劳教所,卢兆峰长期遭受到恶警们的酷刑摧残,他双腿胀痛、抽筋、肌肉萎缩、呼吸困难,身体每况愈下。二零零二年六月三十日晚上九点左右,卢兆峰丢下他所挚爱的父母妻儿、朋友,溘然辞世。凌晨五点,红光笼罩半个天空,山河变色,出殡的那一刻,忽降大雨,天地为他呜咽悲歌!

三、任孟军被邯郸劳教所毒打致死

任孟军
任孟军

任孟军,男 ,五十六岁,河北省沙河市东冯村人。他于二零零一年元月进京正法,回家后被新城派出所非法拘留,后被送至沙河市看守所,此后又被恶警贾起芳等送至邯郸市劳教所非法劳教,被分在五大队,受到残酷迫害。

二零零一年八月,任孟军与四十名法轮功学员集体声明劳教所强化洗脑作废,抵制无理迫害和关押。当即遭到五大队队长王峰的毒打。恶警王峰不让任孟军睡觉,一打瞌睡就用电棍电,同时用两根木棒往身上打,换用穿着皮鞋的脚踹(木棒为现砍的木棒,直径六、七厘米粗)。在一次五大队集体出工时,王峰故意刁难任孟军,任孟军走到劳教所大门口时,以任孟军东张西望为借口,王峰像疯了一样扑上去把任孟军打倒在地,专门用拳头往头上打,用穿着皮鞋的脚往任孟军的腰眼猛踢,打的任孟军喘不上气来。任孟军脸部肿胀,身体受严重内伤。

二零零一年十月期间,在第五大队出工工地,因任孟军向队长再次声明自己以前被逼所写的“悔过书”作废,而被五、六名值班队长长时间毒打,造成内脏严重受伤,不能进食。已在他奄奄一息时,劳教所为了推卸责任,匆匆把任孟军送回家。到家后十几日任孟军便离开人世。事后劳教所的警察还造谣说该法轮功学员是因病死亡。

四、段新月在劳教所遭摧残而死

段新月
段新月

段新月,男,生于一九六六年,河北省邯郸市鸡泽县人。二零零七年九月九日,段新月被鸡泽县公安局绑架后,直接送到邯郸市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日,段新月遭狱警左涛在图书室电击。在邯郸市劳教所期间,邪恶的高压迫害和繁重的奴役给段新月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胃部时常疼痛难忍,在以后的日子里日趋严重,后期多次吐血,于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九日段新月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五岁。

五、两次劳教魏勇悲惨离世

魏勇
魏勇

邯郸魏县法轮功学员魏勇,于二零零一年初被魏县六一零头子和公安局长连瑞兴送到邯郸劳教所迫害。

当时魏勇患心脏病,血压高达一百八十九,邯郸劳教所强行收下。恶警队长赵某春对魏勇进行毒打,逼迫奴役劳动,身体素质急速下降和恶化。恶警们对魏勇毒打、恐吓,逼迫他“转化” 魏勇坚定自己的信仰,没有屈服于邪恶的迫害,不写四书,不配合邪恶的一切非法命令和要求,被劫持在邯郸劳教所关押了一年多的时间,被转押到保定劳教所关押迫害,在保定劳教所受尽了各种苦刑摧残。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五日在魏县国保大队长高峰、王付忠和广平县政法委兼公安局长张永顺的指使下,魏县派出所恶警赵凯绑架魏勇,将魏勇送魏县看守所关押一个多月,随后又送往邯郸劳教所进行关押迫害。在邯郸劳教所,恶警不顾魏勇有高血压心脏病,五十多岁的人,还强迫他一直带病做奴工,同时还不断威逼其“转化”写“四书”、写保证,逼迫他“转化”。魏勇这样熬煎了一年,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五日回家,由于长期受到中共摧残,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魏勇含冤离世。

六、武安市赵申兴被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后死亡。

武安市种植蘑菇的能手赵申兴,三次被中共非法劳教迫害,在邯郸市劳教所他受到酷刑摧残,牙齿被恶警打掉,还被恶警强行注射不明药物。

二零零一年被武安市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四年九月份,被武安市公安局非法劳教二年,期间在看守所被打致精神失常,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三日武安市城关派出所恶警将赵申兴从家中再次抓走,武安市公安局副局长兼城关派出所所长侯向前非法将赵申兴送邯郸劳教所劳教三年。到邯郸劳教所后因精神失常现象严重被保外就医。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日因连年被迫害在家中含冤离世。

魏县法轮功学员蒿文明二零零二年五月份正月二十四日,被当地恶人送邯郸劳教所遭迫害,劳教所恶警迫害他,经常不让睡觉,于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五日离开人世。

结语

中共窃权大陆后强力推行独裁暴政,不断地搞运动杀人。邪党把劳教制度作为其作恶的一部份,从土改、三反、五反、反右,到坦克镇压六四学生、再到迫害法轮功,每一次运动都是杀人无数,每一次都是在制造冤假错案,每一次都是罪恶滔天!

“人作恶,天在看”。日前,以酷刑迫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而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黑幕在社会上曝光 ,它的罪恶让全国震惊,而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惊天罪恶还是被有意掩盖着。其实,在中共统治下,各地的劳教所都是这样邪恶。迫害法轮功,邯郸劳教所的罪恶罄竹难书,里面的恶警大都犯有深重的罪恶,他们将法律的尊严践踏殆尽,将良心出卖换取眼前利益。我们坚信:这些罪恶不久都将被清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