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经济迫害 讨回退休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六日】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迫害,我到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用自己的亲身受益来证实大法,却被北京警察抓捕,由当地接回后非法拘留。单位领导到看守所通知我,由于我坚持修炼大法而将我开除公职。当时我没悟到这是对我的经济迫害,只想我们学大法的处处为别人着想,不给别人添麻烦,就默认了,也没反迫害。后来我又遭非法劳教迫害。

零三年我从劳教所回家,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生活非常困难,这时我已经超过退休年龄。我的家人、同事、亲戚朋友都让我找单位办退休。我就到原主管单位询问我退休之事。单位领导说你已经被开除了还办什么退休?当时由于自己有怕心,不想再找了,就用各种借口搪塞,心里还从法中找答案,还以为是去我的利益之心。其实就是法理不清,没明白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的关系,也没悟到这是对我的经济迫害。

后来通过不断学法,心性有了提高,我悟到了这是对我的经济迫害,我不能承认它。我必须要找,我不执著结果,但可以通过这种形式讲真相啊!

于是我就先到县劳动局去找。主管的科长一看是我,气就不打一处来,开始训斥、甚至是骂我:“你还找退休?你把人都坑苦了……”说的很难听,当时真的是剜心透骨,但我却很平静,一点都没生气。等她说完,我笑着对她说:“是我本身没做好,我是个修炼中的人,没修好,难免有错……”接着就给她讲真相。后来我又去了两次,一次比一次好些。等到了第四次,那是零五年后,《九评》发行,有人给她讲真相、劝“三退”。我再去找她,她对我说:“我这里没问题,但是得通过市局。你自己去找找,如果市局同意,我给你办。”

于是我就到市劳动局去找,由于当时正念不足,去了两趟,连主管的人员也没找到,心想:这么难哪!心里就打退堂鼓,不想找了。

后来我又到县社保局去找,我先找一把手局长,因为以前我们认识,進屋我就跟他讲大法真相,他听后也没说什么,叫我去找××领导。过后听到反馈说他不太高兴,我知道自己走极端了。后来我又找××领导询问此事,那位领导说:请示市局了,市局答复不能给你办退休,只能把你个人交的部份给你退回去。我一听那哪成啊!心想:太难了!就不想再找了。

其实就是我的正念不足,信心不够,有怕心。这其中还有一个最大的难题,就是我没有办新身份证。原来的旧身份证被公安局给扣下了,又没有正念去公安局办新身份证,总认为自己是“挂名的”,不想再去公安局那地方,其实说白了就是有怕心,一直拖着没办。自己知道没有身份证咋办退休啊?所以对找退休之事没有信心。另外还是认为我是修炼人,不执着利益上的事,没有从法理上真正认识这个问题。为此我的亲戚朋友经常催我去找,我都用各种借口推脱,没有反迫害,消极承受,没能证实大法,相反的还带来一些负面影响,有的人就不理解,给我讲真相带来一定难度。

零九年我经历了一场大的魔难。过后通过学法心性得到提高,认识上有所升华。使我悟到正法修炼与个人修炼的不同,这不是“去利益之心”的问题,是反迫害、证实法、讲真相、救度众生,基点是不一样的。我必须找回我的退休金让世人明白修炼大法没有错、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我们不应该受迫害,有错的是迫害者。所以决定继续找我的退休金,破除旧势力对我的经济迫害。

首先涉及到去公安局办新身份证的问题。有正念强的同修对我说:怕什么?我陪你去!到办证大厅接待人员让我们到楼上找片警,我们找到片警及警长,他们问了“炼不炼”之类的话,还让我写点什么。我对他们说:我今天来办身份证,什么都不给你们写,我做好人没有错。他们也没怎么难为我,给我办了。

到取身份证时遇到点麻烦。他们说我是什么“重点人口”,必须让我签字,我不签就不给我身份证。我一连去了十几次,有的警察看见我就说:法轮功又来了,干啥来了?我说取身份证。我始终抱着一颗祥和慈悲的心态,遇到熟悉的警察就打个招呼,拉几句家常,有机会我就智慧的讲真相。通过与警察接触,他们大部份人对大法并不是那么敌视,只是有怕心,不敢听、不敢说。通过多次去,我又给主管局长邮寄了真相信,经过几番周折,最后终于通过别的渠道拿到身份证。

之后我又接着到劳动局、社保办退休之事。再办我觉得好象比以前好办多了,我知道是师父的正法形势推到这一步了,世人也越来越明白了。到劳动局主管人员帮我查询有关文件,下批文。社保主管领导看我的档案里当年因我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而开除我的“决定”,查找有关文件,说:不管怎样,得让人家吃饭。让我补交了一小部份。耐心的告诉我怎么办,找谁等等,他还到市局给我跑了几趟。当然我也说了一些感激的话,他(她)们就说:既然有文件规定,能成全人就该成全人。我就对他(她)们说:人在难处帮一把,您就积功德了,特别是帮助大法学员,您会得福报的。有的主管负责人说:我这腿好疼,你帮我求求你们大师,让我的腿好。我告诉她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给了她一个护身符,她很高兴的收下。

我又到主管局去盖章,当年的领导大部份都退休了,有一位当年亲眼目睹我受迫害的领导还在位,我不记当年之过,与他热情的打招呼,讲真相。他问我“天灭中共”“藏字石”是怎么回事?我就给他讲,他听明白了,后来也做了“三退”。在此之前我有一次在路上遇见当年开除我的主管领导,和他讲真相,他说我全明白了,你们是受冤枉的。当年在“大气候”下,我们也没有办法。现在你找找,争取把退休办了。

新上任的主管领导开始怕担责任,不肯给我盖章。我去了几次,跟他讲真相,他比较明白一些真相,但是还是有些顾虑,非得让我给他写“不给领导添麻烦”的保证。我当时由于急于求成,也没加考虑,就写了。过后我一想我没做对,我当时没有把真相讲到位,我们本来就是受迫害的,还需要向他们保证什么呢?我知道这一关我没过好。后来我又给他写了封真相信。

经过几年的奔波,在二零一一年底终于把退休金一事办下来了,还补发了一年工资。这样不但解决了我的经济来源问题,同时还证实了大法。亲朋好友、同事等都为我祝贺,都说:人家修真善忍做好人,本来就没有错吗!有的说:这就表明你们是对的,它错了!所以再讲起真相来就容易的多了,就有了说服力。

这次找退休金之事我深深体会到其实一切都是师尊在加持,我们只是跑跑腿、动动嘴,正念正行。师尊一切都为我们铺垫好了,就差我们迈出那一步了。每当想起这些我就泪流满面,我有时正念不足,人心太重,真是惭愧,愧对师尊慈悲苦度。唯有精進才不负使命。

在此谢谢师尊、谢谢同修对我的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