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怨恨心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七日】就在今天早晨,我体会到了师父讲的“做到是修” [1]的一层含义。

我在省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了接近一年(差二十几天一年)。回家后,由于我有些地方没走正,比如在洗脑班不是堂堂正正闯出来的;还有回来想尽力弥补给家人带来的伤害(其实伤害是邪党带来的,自己没悟正);以及从洗脑班带回的那些极具迷惑性的将人引向不二法门歧途的XXX及其徒弟的讲座光盘没及时处理;还有就是跟家人讲真相一揭露邪党时就带有明显的斗的因素等等,这就导致我那原本善良、正直的没修炼的先生被旧势力利用用冷战来对待我:经常不在家呆,在家也从不主动跟我讲一句话,不论我对他好不好,他都那样,并且用烟酒麻痹自己(他自从跟我结婚后很多年没抽烟了)。

面对这些,我心想:嫁给你时,你一穷二白,我跟你一起努力,买了房和车,老家里给年迈的公公婆婆盖新房,我也是倾囊而出,我修大法身体好,儿子和你都一年四季不知药是什么味道,你自己在邪党体制里不花一分钱搞邪门歪道,人家也给你升官進爵,你不但不感恩我师父,对我也不管不问,形同陌生人!难道我跟你十几年相处的影响真的不如一年来邪党的歪风邪气对你的影响?于是有时魔性大发时,表现的连常人都不如,自卑加上怨恨,我在反反复复的过关中怨恨心被弄得较重。虽然发正念清理,可是一遇到具体事就没修自己,干起来了。于是冷对冷,搞得家庭环境紧张,感觉自己委屈的眼泪没干过。近段时间身体也被邪恶钻空子,咳嗽了个把月,后来在一次发晚上六点钟正念时,深深意识到旧势力迫害的无理,加上否定意识的坚决,一下轻松好多,再也没那么厉害的咳嗽了。

因为这个执著自我的私心导致的怨恨,过这个心性关时间太长,大法弟子要多救人,哪有时间老在这上面磨啊?我不得不认真向内找。昨天晚上我一边折叠真相资料(因为同修打印的精美资料,我都买自封袋将其装好,袋子上贴上双面胶,然后端端正正贴到众生的家门口上,即使近段时间雨水多也不怕)一边在想:师父讲法中提到要多看别人的长处,先生也是不错啊,没修炼,一个大男人也经历了我的数次的被非法关押,第一次抱着襁褓中的儿子進京,我不写一个字保证,他花七千多块钱,把我弄出来了;后来一次劳教回来,他对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好;这次被洗脑,他虽然顶着不小的压力,可是也没做推波助澜的坏事,还把那由于师父看护着在人眼皮底下而没被邪恶抄走的许多真相币帮我也顺利流通到市面上去了。这一切作为一个常人的正念也算不错了,一个得法多年的大法弟子没有将宽容的美好带给一个常人,还把可怜的常人逐渐推向大法的对立面,也许今生碰到的这个有缘人比你的来源层次都高呢!你不修你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在放纵魔性中毁人,说严重点就是在做旧势力想要做的,就是在阻挡师父正法,那同旧势力有什么两样呢?

想到这些我哭了。尽管先生还是不回家吃晚饭,还是较晚回家,可是我还是想:明天你过生日,我早上还得亲手给你做碗长寿面!尽管你今天早上还赌狠说不同我过了。昨晚,先生回来洗漱好,就去他自己的房间睡去了。今天早上起床也不理我就去锻炼。我坐在沙发上读着法,见他進门后就说:“吃碗面再去上班吧!”他有点不好意思的“哦”了一声。

我一边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将那些涌上来的怨恨及所有不纯正的念头灭掉,一边把做好的面端给他,坐在一旁看着先生吃面时,我发现师父将我的怨恨败物拿走了。先生出门时言语温和的跟我说他中午下乡检查,不回来吃饭。

尽管先生人的表面被邪灵强加的恐惧因素影响不支持我出去做证实大法的事情,但是只要我在不惊动他的情况下做了,回家后发现他在人的一面表现的更好一些。对师父法理的正悟,以及对旧势力强加的不符合师父讲的宇宙正法理的一切歪理要及时觉察并学会层层深入的否定与清除,这都至关重要。比如就在我家庭矛盾假相频频出现时,当我鼓起勇气走出家门准备讲真相时,旧势力就会给我一念:你个人修炼这么差劲,又不实修自己,天天对众生这么冷漠,你不配去传真相,会被我钻空子!我双手合十于师父像前说:“请师父加持弟子正念正行,不论我还有多少执著的心还没放干净,但是此刻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最无私的事,向一个觉者靠近的事,旧势力强加的任何一丝邪念,我都不要!”于是总是平安顺利的返回。

因为我这里离其他同修较远,有时也为找不到同修合作而感孤单,但这种孤单也是不符合正法理的,我们大法弟子有师父和护法神时时护在左右,怕什么孤单呢?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