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监狱害死李希望后表演“抢救尸体”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七日】我叫陈丽艳。今年四十岁。一九九五年与丈夫李希望一同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时刻按师父所讲的法要求自己。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我便与丈夫李希望出来向世人讲真相,散发真相传单。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六日,我丈夫李希望被恶警绑架,并遭到非法抄家,丈夫被非法判刑八年。同年十一月我也被绑架,经过一年十个月的超期关押后被非法判刑五年。我被劫持到天津女子监狱。在监狱期间,我也走过一段弯路,经过恶警的诱骗,我放弃了修炼。五年后我回到家中看到师父的讲法,才知道自己上了恶警的当了。又从新回到大法中修炼。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六日,我的丈夫李希望也回到家中。我们一家人又可以一起学法炼功了。我们每天都向世人讲清真相,让更多不明真相的人得救。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们夫妻又一次被恶警绑架,当时有一百多个特务和恶警把我们包围,想秘密把我们绑走。我们冲破他们的防线,把这个消息传出去。我们被绑架到天津河西区大营门派出所时,有一个像是他们的上司进来说:这俩往死里办。扔下这句话扭身就走了。

被非法关押了七个月后,因为没有证据,法院非法开庭后,判刑又没有证据,应该放人,但却强行非法劳教我一年。恶党又将李希望非法判刑八年,并劫持到天津港北监狱,现改名滨海监狱。李希望被劫持到天津港北监狱十天后就被港北监狱秘密迫害致死。我知道恶警给李希望上了刑具,因为李希望死后我到太平间看他时,李希望的身上都是刑具的痕迹。当时我提出很多异议。监狱都没有回答我。他们只是说我还在劳教期间不便处理李希望的后事。让我写委托书,交给李希望的姐姐处理。我当时不同意火化李希望,想等我回家后再处理李希望的后事。监狱恶人却背着我把李希望给火化了。监狱方面没有给我任何解释,在私下和李希望的姐姐协商给三十五万,充当抚恤金,以后不许我再找监狱。

在我被非法劳教快期满回家时,监狱局和劳教局分别找我“谈话”,威胁说回家后不许我为李希望的事上访,如果不听他们的话后果自负。回家后,门口一直有人盯梢,就连回老家都有人盯梢。老家的警察告诉我,你一回来,我们就接到通知。说什么“就算你走到天涯海角我们也不会放过你的,这是上面的命令”。并且在我办理出国护照时找尽非法理由百般刁难不给办理。

二零一三年三月十八日我得到了从监狱内部传出来的真实消息是,李希望在被酷刑致死后,警察为了逃脱责任故意让犯护(给关押人打针的在押人)强行给李希望的尸体打针,犯护被李希望瞪大眼睛的紫色面孔吓的魂飞天外,这些人又开始装上朱砂袋找那里的犯人跳大神给吓死的犯护叫魂。

参与此事的人有很多,纸里是包不住火的。当时值班有三个警察,有一个被开除(可是对外谎称辞职),另外两个被调走。可见恶党杀人后毁灭证据,推过于为其卖命的小喽罗,欺骗百姓,甚至在拉着李希望尸体出监狱大门去新生医院表演“抢救尸体”时强迫让门卫签写李希望是活着的,当时门卫签写是“尸体运出”,转天又让人家重写是活着的人出去的,以便圆其在新生医院抢救李希望无效后死亡的谎言。可见在这其中邪党利用政权绑架了多少人陪其造假犯罪,以致堕入地狱而不知。其中就有新生医院的主治医生(佟姓医生)附属证明说什么“抢救一小时无效后死亡”。这就是当今的中共,毒害百姓,毒害世人。

我现在在自家出入都有人盯梢。家人和亲属的电话受到监听和骚扰。恶党就是怕我给李希望申冤。

呼吁各界正义人士给予支持和正义的声援,查清李希望死亡真相,还李希望一个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