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她快死了 看守所才放人

内蒙古通辽发电总厂优秀女工丁丽艳遭迫害纪实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十一年前六月的一天,被迫害致昏迷数日的丁丽艳,被家人从河西看守所接出,直接送进医院抢救。从那时到后来很长时间里,很多人都认为她已经不在世了。因为在此之前,她遭到“猪镣子”、“背板”等酷刑折磨,并被残忍灌食,狱警认为她不能活了,才允许家人把她接走。

但是,她没有死。她在长达一个多月的昏迷后,她在大法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通过学法炼功,四个多月后,又重新站起来了。

丁丽艳,原内蒙古通辽发电总厂的一名优秀职工,多次受到单位奖励。她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事事严格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是工厂里有口皆碑的好人。可是,这样的善良好人,中共邪党竟欲将她置于死地。

以下是丁丽艳差点被中共迫害致死,又在大法修炼中神奇般死里逃生的经历。

一、恐惧邪党 亲人将她送入洗脑班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通辽发电总厂修缮分场书记宝音图多次找丁丽艳,强迫她签写“全分场职工不修炼法轮功”的黑书。

丁丽艳的丈夫陈爱民,在通辽电厂办公室担任邪党理论研究干事,饱受邪党宣传毒害的他,深怕妻子修炼法轮功影响了自己的所谓的前程,对丁丽艳修炼法轮功百般刁难,甚至动手打过她。他还向通辽电厂领导表示,一定能看住丁丽艳,不让她炼功。他主动请长假,也强迫丁丽艳不上班,在家牢牢的盯着她,不许她炼功。

两个星期后,单位有急事找他上班,他就把丁丽艳的母亲从老家奈曼旗接来,以谎言欺骗她的母亲说:“快点来看着她吧,不然我上班了,她就跑了。”丁丽艳母亲来了之后,约二十多天后,因身体不适,要回老家。陈爱民就叫岳母把妻子带到老家看守她。渐渐的家里人也觉的这样做不是个办法,毕竟是自己的亲人,也不想过多难为丁丽艳。

可是陈爱民为了达到不让妻子修炼的目的,听说石家庄洗脑中心迫害大法修炼者,就跟妻弟商量把丁丽艳弄到河北省石家庄洗脑班。亲情在中共恶党的假恶斗中,荡然无存,家人脑子里完全都是邪党的造谣宣传。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日,陈爱民伙同妻弟将妻子胁迫到石家庄洗脑班。石家庄洗脑班这个臭名昭著的黑窝的规定:收本地法轮功学员要一万六千元,收外地的要两万元所谓的“生活费”、“培训费”等。这两万元钱,都是陈爱民一个人拿的。

二、洗脑班里九天十夜不让睡觉

黑窝规定要留下两个家人在黑窝里,严密监视她不让炼功,陈爱民与妻弟就在当地花钱雇了两个人,天天看着丁丽艳不让她炼功。两天后,恶警孔繁运、袁书天(音)将八个人分成两组,每组二个小时,一天二十四个小时,轮番监视丁丽艳不许睡觉,不许说话,也不许上厕所,睡觉就有人喊她,再困就强迫长时间站立,这还不算,还有人拿着邪党的书和诬蔑大法的黑书,在旁边不停的念,这种车轮战,共持续了九天十夜,没有让丁丽艳闭上一会眼睛。这还不算,她们还不准丁丽艳上厕所。但这些都没有让丁丽艳屈服。

硬的不行,恶警又换了一张伪善的面孔,假心假意的套近乎,说好话,唠家常话,至少有五、六个人在丁丽艳身边软磨硬泡。连续多日的被剥夺睡眠,丁丽艳被折磨的精神恍惚了,甚至产生了幻觉,把白色墙壁看成了窗帘,以为到了商场,恶徒们就趁着丁丽艳头脑不清醒的状态下,强逼其签下了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悔过书等黑材料。

搞到这些黑材料后,恶徒们就把丁丽艳弄到所谓的“学习班”里,每天逼听恶警污言秽语长达八个多小时,内容不是歌颂恶党的丑恶历史,就是宣传恶党的法律条文。到了晚上,又强迫写“心得体会”,内容离不开诬蔑大法、诽谤大法,对恶党歌功颂德。写的稍不如恶警的意愿,就会遭到迫害。丁丽艳在洗脑班历经三个月的侮辱与折磨,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日回到家中。

陈爱民将妻子接到她的老家。有一天,丁丽艳偶然在土炕上得到了师父的一篇经文,如获至宝。陈爱民发现妻子仍然没有背叛法轮佛法,非常失望,唉声叹气,第二年二月份就跟丁丽艳离婚了。(后来不到一年又再婚)

三、走上天安门为大法鸣冤

离婚后的丁丽艳,在老家的娘家住。她想到的不是个人的安危,中共恶党还在继续疯狂的诬蔑法轮功,颠倒黑白,胡说八道,她想我不能这样在家躲着,应该出去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她于是只身又回到通辽市,在辽河宾馆住下,白天除了看书,就是写法轮大法好的真相标语,到了晚上就出去张贴。

腊月二十六,人们都在忙着过年,办年货,丁丽艳坐上了去往北京的列车,怀揣着自己亲自书写的“法轮大法好”的大条幅,走上了天安门。

第二天一大早,丁丽艳来到天安门,丁丽艳刚要打开“法轮大法好”的条幅,就开进一辆中巴警车,跳下来五个男女警察,扭住丁丽艳的胳膊,问你来干什么?丁丽艳回答说护法。这些人立刻象疯了一样,就把她拽到车子上,拉到前门派出所,关进铁笼子里,一直到晚上通辽驻京办事处里的人把丁丽艳劫持走。第二天,也就是腊月二十七,通辽市科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邵军、王波还有一个女的,加上司机共四人,将丁丽艳关进通辽河西看守所。

四、通辽市河西看守所对丁丽艳的残酷迫害

1、被砸上“猪镣子”捆了六天

二零零二年正月初六,丁丽艳正在监舍里炼功,看守所所长肖某喝斥道:“干什么呢?干什么呢?固定!”值班的男恶警,将丁丽艳拖出去,砸上了“猪镣子”,这种“猪镣子” 重达二十多斤,是将人双手与双脚用铁链子捆在一起,就象捆猪一样,使人天天低着头、猫着腰,身体得蜷成一团,无法睡觉、吃饭、上厕所。第二天,恶警邵军到看守所非法提审丁丽艳,丁丽艳无法行走,恶警莫日根就大声喊叫:“找根棍子来,跟抬猪一样给她抬出去。”

丁丽艳被“猪镣子”捆了六天,才被解下来,这六天中,因上厕所极不方便,丁丽艳几乎没有吃什么东西。

解下“猪镣子”的当天下午,恶警莫日根要给丁丽艳挂牌子照像,丁丽艳坚决不配合,莫日根使劲揪住丁丽艳的头发,往下按,不让她动,强行照像。

2、遭酷刑“背板”

二零零二年四月中旬,狱中的两名法轮功学员田苗、兰桂芹被非法判刑,恶警要把她们送往保安沼监狱,两位法轮功学员不配合,拒不上车,狱警指使十几个犯人给她们砸上猪镣,让犯人抬上车,丁丽艳勇敢地站起来向同修声援,对着狱警高呼:“不准迫害法轮功学员,迫害法轮功学员有罪!法轮大法好!”狱警们惊惶失措,气急败坏,在副所长王力、莫日根的指使下,其中还有女恶警乌云,对丁丽艳动用了最残暴的酷刑:“背板!”

“背板”是通辽看守所折磨在押人员的最残酷的刑具,是由五根四分铁管焊接成的十字架,将人的手与脚用铁链子铐在十字型的铁架子上,比“猪镣子”更残酷,人根本不能动一点。为了不麻烦别人,丁丽艳决定绝食绝水。这时候的丁丽艳已被折磨的大小便失禁,多次昏死过去,人事不省,是同号里的其他人帮助换洗衣物,“背板”到了第六天,丁丽艳严重消瘦,体重快速下降,原来铐的很紧的铐子能自动从手腕上脱落下来。

直到第七天下午,看守所又进来不少男性“犯罪嫌疑人”,因监舍人满为患,女号合并监舍,将二个监舍合在一起,因丁丽艳“背板”一个人占了三个人的位置,恶警莫日根才叫人把她从“背板“上卸下来。

3、残忍灌食

丁丽艳为了抗议对她的非法关押,不断给看守所与公安局有关人员写上诉材料,材料据理力争,修炼无罪,大法无罪,要求无罪释放。写了大约二十封信,信件递上去就如泥牛入海,没有任何回音。

这时丁丽艳跟同关在一起的法轮功学员唐丽文说:“唐姨,我决定要绝食抗议!”当年已经六十五岁的唐丽文说:“我配合你!”于是,丁丽艳于四月二十七日开始绝食抗议。

七天内,丁丽艳汤水未进,绝食到了第七天,丁丽艳的身体实在太虚弱了,没有象往常一样坐起来炼功,一直监视她的恶警莫日根看见了,就开始给丁丽艳强行灌食,灌进的食物是把玉米饼子,用盐水化成流食,装进矿泉水瓶子里面,几个犯人摁着,恶警莫日根用手捏住丁丽艳的嘴巴子,将矿泉水瓶口强行插进嘴里,野蛮的将流食灌入。丁丽艳竭力挣脱,捏不开嘴巴,莫日根就用螺丝刀子,撬开牙齿,再把猪食一样的玉米粥灌进胃内。由于多次野蛮的灌食,有一颗门牙被折断了一半,流食也没有灌进去,莫日根停止灌食,将她扔在监舍里不再理会。此时丁丽艳,饱受折磨,身心交瘁,已经不能说话了,处于全天昏迷状态。

恶警莫日根怕出人命,就勒令全监舍的人员轮班看着丁丽艳,值班人谁睡觉就往谁床上浇水。这些犯人纷纷大骂。

4、看她快死了 恶警才放人

丁丽艳从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七日开始绝食,到六月一日已经三十五天了,没吃也没喝。那天过五月节(六月十五日),她还恍惚记的,有人在监舍外挂艾蒿,以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二零零二年六月十八日,丁丽艳的老母亲接到看守所打来的电话,电话里说:“赶紧来接,人已经不行了,再不来接,我们就抛尸了!”丁丽艳的姐夫、妹妹找了一辆小车,于第二天六月十九日将她接出狱,直接送进当地奈曼旗医院,医生检查后,给丁丽艳插上了导尿管,导出满满的一大痰盂的尿液,医生告诉家人说,再不导尿,膀胱就撑破了。

丁丽艳在奈曼旗医院里住了十几天,仍然昏迷不醒,家人害怕了,决定去北京治疗。到了北京协和医院,医院做了全面检查,说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回家养着去吧。就这样,昏迷不醒的丁丽艳被亲人护送回家。

5、奇迹复活

家人把丁丽艳安排在门房里,又雇了一保姆,天天打吊瓶维持生命,这中间还输了一次血,约五百毫升。人还是昏迷着,不省人事,天天躺卧着,天天睡觉,不时的说梦话。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二十多天。

据后来丁丽艳回忆,有一天晚上,她在似梦非梦、似醒非醒的情况下,看见大法的师父,从空中飘下来,大法的师父身穿米白色的炼功服,慈悲庄严,用重掌啪啪敲窗户,她一下子从昏迷中醒来了。

这么长时间以来,她第一次睁开了眼睛,想坐起来,但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但是脑子却非常清醒,她明白了:我是来修炼的,我不能总这样昏迷不醒。从此,她就渐渐的恢复了,一点点的坐起来,又能坐在轮椅上了,渐渐的又能推着折叠椅走路了,慢慢的,又能离开折叠椅,扶着墙壁走路了,又过一段时间,基本能生活自理了。

二零零二年八月份的一天,家里没有人,外面晒着被褥和洗净的衣服,刚才还是晴空万里,不一会,突然变了天,乌云密布,似乎有人鼓励她一样,丁丽艳第一次顽强的走出屋门,将所有晒的衣物都抱回屋里,再一回头时,地面上已经被雨水打湿了。家里人回来,感到非常惊异。从此,丁丽艳走的更稳了。

九月份的一天,丁丽艳在通辽发电总厂修缮分场的同事李勇,给她打电话,要身份证办理养老保险等有关事宜,丁丽艳说:“我的身份证被看守所没收了,你们如果用,麻烦你帮忙去找一下吧,我暂时去不了。”于是李勇随同修缮分场的书记宝音图到看守所去找丁丽艳的身份证,当时,看守所的狱警都惊讶的说:“这个人还活着?!我们以为她死了呢。”后来李勇打来电话,李勇曾是丁丽艳在大连技校的同学,他说:“老丁啊,好好活着吧,人家都以为你没了呢?”可见,看守所的恶警对丁丽艳的迫害是多么严重。

五、她刚能走动 警察就上门骚扰了

丁丽艳神奇般的康复后,当地奈曼旗警察与通辽“610”(中共专事迫害法轮功、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机构)互相串通勾结,经常给丁丽艳的姐夫打电话,打探丁丽艳的情况,得知生命垂危的丁丽艳又活过来了,等丁丽艳刚能自行走动,他们就上门了。

二零零六年腊月的一天,片警白乙拉(蒙古族)与四名奈曼旗公安局警察共五人,上门骚扰丁丽艳。片警白乙拉,向丁丽艳逐一介绍四个警察的身份,那架势是来审问的,其中一女警还拿着一支笔、一个小本子,摆出做记录的样子,一警察问丁丽艳:“你还炼不炼?有啥想法跟我们说一说。”丁丽艳当即义正词严的告诉他们:“难道你们还嫌迫害的不够吗?没有法轮大法,我早就被你们整死了,你们还问我有什么想法?想法是有,就是你们要收敛收敛吧,别再作恶了,别再迫害好人了,法轮功是教人向善,使社会道德回升的高德大法,没有一点不正的地方,你们回去吧!好好学一学,了解了解。”

丁丽艳说完这一番话,拿着小本子装模作样做记录的女警察,愤怒的将小本子啪一下子就扣上了,之后和几个人灰溜溜地走了。

以后,每逢过年过节,片警白乙拉多次入门询问,到对门的老太太家里打听丁丽艳情况。最近,他还指使本楼的所谓的“楼长”赵兰英,(楼长就是由片警口头任命的)监视丁丽艳。有一天,赵兰英跟丁丽艳说:“片警白乙拉跟我说了,你到哪里去,要跟我打一声招呼,不要乱走乱动。” 赵兰英说这话就是二零零三年四月十日。

结语

丁丽艳是通辽发电总厂有口皆碑的优秀职工,曾多次受到单位奖励。她为人慈善温和,总以微笑对人,跟她接触的人都如沐春风。

丁丽艳是单位材料员,平时大量的耗材都从她手中过,在别人看来,她想用点啥、拿点啥,非常方便。但是丁丽艳修炼法轮功后,连一颗螺丝钉都不往家里拿。免不了有熟人时常找她要点东西,如灯管呀、砂纸呀、锯条呀……她就自己掏钱到商店里买给熟人。就是这样的善良好人,中共邪党差点就把她迫害致死。

中共恶党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已经持续了十三年,导致中国大陆天灾人祸不断,现在流传这样一句话:“天灭中共!”是啊,邪党不亡,天理不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