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女性法轮功学员的侮辱和摧残(一)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八日】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六日,明慧网登载了一篇文章《从马三家劳教所辗转传出的一封信》,作者(为叙述方便,以下称“晓宁”)写道:“这一段被迫害的生命经历象恶梦一样深深地刻在我的心里、脑海里,象心灵上一道科罗拉多大峡谷一样,成了一道深深的伤口,太深太沉了……”

不堪回首的人格侮辱和身心摧残,给法轮功学员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心灵创伤,多少看上去简简单单一句话、一个案例,都是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中的血泪凝结。

本文将从经期中的女性法轮功学员遭受残酷迫害这一视角,揭示中共的流氓、禽兽嘴脸,揭示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人性全无。揭示只有中共这样的邪政,才能对一个国家手无寸铁的合法公民、社会上这样一群善良的好人、妇女、甚至处于经期的妇女、处于孕期的妇女下得了这样狠毒的流氓黑手。

晓宁和她同修们的遭遇

在辽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晓宁遭受残酷迫害,以致生命垂危。长期折磨、连续不让睡觉使她的脑神经和身体遭到不可逆转的损伤,闭经,风湿、关节痛,手脚冻伤,胰腺炎,脉管炎,心脏不适,严重胃疼,甚至失忆和失去正常思维。

在马三家集中营,晓宁被铐铁椅子(俗称“老虎凳”)摧残九天九夜,时值东北的寒冬,禁闭室(在北面)却没有暖气,她被冻得全身透心凉,双唇发颤、剧痛,刚来一天的月经被冻没,自此之后一年半闭经(还有其它伤残,如还出现风湿、关节痛的症状,手脚冻伤,手脚腿神经剧烈疼痛等)。

而对于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集中营的法轮功女学员来说,象晓宁这样,在经期遭迫害以至于大流血、月经不停或者半年、一年多没有月经,造成身体伤残,都是常事。

对来月经的法轮功女学员,马三家恶警不但不准她们上厕所,不准用、换卫生纸,不让换洗(直到下个月来月经,还穿着上个月的血裤头,全身腥臭难闻),而且照常体罚、毒打、电棍电、关禁闭、铐铁椅子、吊铐、长时间坐冰冷的水泥地等,任血顺腿、裤子流淌到地上。甚至专找女学员的月经期过电造成大量流血。

张素霞女士,辽宁朝阳市法轮功学员,因揭露马三家迫害,被四名恶警抬往“小号”(禁闭室)绑在铁椅子上摧残,造成月经不走,大量失血,身体极度虚弱。

许清焱女士,辽宁锦州市法轮功学员,因炼功,被抻开双臂铐在“小号”的长凳子上,几乎窒息,当时她正来月经,经血不停的顺腿从凳子流到脚面,再流到地上,她极为难受,仅靠一念支撑:一定要活着出去。

杨玉范女士,辽宁锦州市法轮功学员,因不写“作业”,被恶警张君照小腹猛踢,疼得她直冒冷汗,例假二十多天才走,之后三四个月不来,大小便一个多月疼痛难忍,记忆减退,双手无知觉,胳膊不听使唤,走路吃力。

米艳丽女士,辽宁凌源市法轮功学员,被恶警齐福英指使的犹大迫害,坐一块砖长达两个多月,一顿一个窝窝头,遭侮辱、辱骂,被迫害得例假不走,精神恍惚。

*经期被强迫坐铁椅子十天 高级工程师月经失调、伤残瘫痪

王学力女士,辽宁铁岭市法轮功学员,高级工程师,在寒冷的冬天,在来例假(月经)期间,因抄写经文,被恶警张磊强迫坐铁椅子十天九夜,不许穿棉衣棉裤,每天只能上两次厕所,经血流在铁凳子上,把铁凳子染红。王女士被折磨得浑身如针扎般疼痛,月经失调,全身浮肿,双腿粗肿、不能行走,恢复一段时间后,一条腿仍不能正常行走。因不“转化”,王女士之后又被关进阴冷潮湿的一楼隔离区继续迫害、超期关押,被迫害得内脏功能衰竭、下肢瘫痪、浑身疼痛难忍、不能行走、不能进食进水、生命垂危,最后回家时,只剩下一付骨架。

酷刑演示:坐铁椅子
酷刑演示:坐铁椅子

代丽国女士,辽宁锦州市法轮功学员,一天早晨背诵法轮功经文,被恶警所长苏境发现,她凶狠的把代丽国拽到一个空房间里罚蹲,当时代丽国正来月经,血顺裤腿往下流,淌到地上无人问津。

邹桂荣女士(已遭迫害离世),辽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电焦皮肤,还被头朝下倒控、在走廊“开飞机”,任经血顺腿往下流。

酷刑演示:开飞机
酷刑演示:开飞机

黄淑梅女士,辽宁锦州市法轮功学员,例假期间,被关“小号”,被施吊刑(双手吊在房上、铁床或暖气管上,脚尖着地)折磨六天,期间不让上厕所。

姜伟女士,辽宁朝阳市法轮功学员,例假期间,被两手铐在禁闭室的椅子上,血渗透裤子染红了椅子,在精神及肉体双重折磨下,姜伟后来出现精神失常。

她们的遭遇,正如晓宁最后所写:“马三家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精神、肉体、经济上的全方面的残害与虐待达到了登峰造极。……不单单是一个侵犯、践踏人权,区区几字可了得的。马三家劳教所是杀人的魔窟,马三家恶警及背叛的犹大们是杀人的刽子手。马三家虐待法轮功修炼者与美军虐待战俘事件简直无法相比。……人间地狱,生不如死。这不只是对我一个人的残害,是对生命信仰、人权的践踏,是对人类善良本性残害与虐杀!”

一、野蛮摧残经期中女性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可以说,野蛮摧残经期女性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女学员中司空见惯,这种流氓手段遍及中共各地非法关押场所。除了臭名昭著的马三家,还有更多积极参与、包括积极追随马三家学习迫害经验的中共黑窝。

在重庆市茅家山劳教所,一位年轻的法轮功女学员被铐在铁窗上例假来了,血顺着腿往下流,恶警周某某不但不放她下来,也不让人帮她拿卫生巾,还说:“这不是更好吗?”她对法轮功学员的做法是:什么难受就来什么。而这也正是许多恶警的迫害手法,仗着中共邪灵撑腰穷凶极恶,你越难受,迫害越加码,以逼迫法轮功学员身心承受不了之后“转化”,放弃“真善忍”大法。

在这些迫害黑窝,法轮功女学员在经期不但得不到特殊照顾,还被剥夺基本生理需求,不让上厕所、不让用卫生纸、不让换洗等,人为制造更多痛苦,甚至,还被因此加重迫害以逼迫“转化”或者酷刑逼供,手段如侮辱、毒打、酷刑(绑铁椅子、死人床、吊铐等)、电棍电以及针对女性经期不能劳累、忌受寒凉的特点,彻日彻夜的体罚、不让睡觉、超强度体力劳役,大冬天浇冷水、脖子灌凉水、放冷风、逼坐冰雪地冷冻、逼淋雨、逼睡冰凉的水泥地等。许多法轮功女学员被迫害得月经不调、得了妇科病,有的月经几个月不来、有的几个月不停、有的一月多次、有的闭经,有的痛经,有的经血颜色异常等等。

(一)长春黑嘴子劳教所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一日《吉林省黑嘴子劳教所对我的酷刑折磨》一文中,王影女士写道:“在我被劳教的七百多个日日夜夜,身心的摧残和迫害的惨烈是用语言表述不尽的。……我时常回忆起当初的惨烈,震惊于那些害人者的灭绝人性,……”在吉林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王影被迫害得九死一生。

*经血脓血泡红泡肿下身 “死人床”摧残险成植物人

王影女士,吉林长春法轮功学员,中学教师。二零零零年三月,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因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加期一年。在黑嘴子劳教所,为逼迫她放弃修炼,对她电棍加身、捆绑迫害(两腿双盘、双手背后,从恶警上班盘到下班,痛得浑身湿透、恶心呕吐、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滚落)、绑“死人床”等。在如冰窖般潮湿阴冷的禁闭室里,王影被呈“火”字型绑在“死人床”上,不给铺盖,浑身冻得不住发抖,嘴唇冻得青紫,胃肠长时间持续不断的痉挛,痛得她大汗淋漓,为了增加她的痛苦,恶警还用鼻饲给她野蛮灌食,导致其便脓血。期间她来了月经,脓血和经血都便到裤子里,恶警不仅不放她下来,还不让她上厕所,恶狠狠地说:“溻[注:方言,音“他”,汗湿透(衣服、被褥等)]着!” 就这样,下身被经血和脓血浸泡得又红又肿、又疼又痒,让人抓心挠肝的难受,生不如死。即使这样,灌食和捆绑也没有停止,王影几乎被摧残成了植物人。松绑时,腰撕心裂肺的疼,好似钢锥剜,腿毫无知觉,胳膊严重拉伤,二十多天后才敢伸开。十几天的酷刑折磨九死一生。

酷刑演示:捆绑
酷刑演示:捆绑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郑慕芝(郑慕珍)女士,吉林和龙市八家子林业局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劳教。在黑嘴子劳教所,曾被绑“死人床”迫害八天,大小便及来例假都不让下来。

某法轮功女学员,在月经期被绑“死人床”,放下来时,裤子、床上都是血迹,以后经常月经不调。

*被恶警电棍电闭经 身心遭摧残含冤离世

刘玉珠女士,吉林市法轮功学员,一九五七年生。二零零零至二零零一年期间,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因炼功,被恶警侯志红用电棍电,当时她正处于月经期,月经被电没,之后在劳教所再也没来过月经,每天长达十七、八个小时的劳役,身心遭受极大伤害。回家后,又遭长春路派出所和街道不法之徒骚扰,病情加重,二零零四年六月十三日含冤离世。

刘玉珠
刘玉珠

石女士,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冬,被非法关押在黑嘴子劳教所期间,来例假时被恶警侯志红冲着腰部用电棍一阵猛击,导致例假异常停止。侯却对此不闻不问。该案例已列入联合国的立案名单。

廉淑芳女士,吉林舒兰市法轮功学员,因为不妥协,被刘莲英、于波等恶警毒打、电击。当时她正来月经,恶警毫无人性的用电棍专门猛烈电击她的下身。

*六天六夜光脚坐冰凉的水泥地 不让睡觉、不让洗漱

王玉梅女士,吉林法轮功学员,因坚持修炼,二零零四年秋冬时节,被强迫光脚、双盘坐在水泥地上,当时王玉梅正来月经,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不让垫小垫,冰得她腰腿疼痛难忍,她把鞋垫着坐,大队长席桂荣不让坐鞋上,什么也不让垫。王玉梅说:“我来事了怕凉”,席说:“那也不行”。就这样,王玉梅在来月经期间,被恶警逼迫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不让穿鞋、二十四小时不许睡觉、不让洗漱、不让洗衣服,折磨六天六夜。

(二)齐齐哈尔劳教所

黑龙江齐齐哈尔劳教所(原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最常使用的酷刑是关“小号”、坐铁椅子。坐铁椅子期间,一天只给两顿,量很少;吃饭时,只把手放开,坐在铁椅子上吃;不给水喝,不让洗脸、刷牙,不给换衣服;天寒地冻,不给穿鞋、穿棉衣;有的持续高烧,也依旧迫害不止;女学员来例假也不放下来,还不给卫生纸,任经血浸染衣服顺铁椅子流到地面。经此折磨的法轮功学员全身浮肿,身体各部位严重伤残、变形,有的被铐得浑身发黑,有的几乎只剩一口气,有的瘫痪,有的精神崩溃。

*例假被冰得刚走又来 经血顺铁椅子往下淌 凝固了又被淌湿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法轮功学员高淑英、孔祥利、王延兴、郑伟丽、石淑芳等在齐齐哈尔劳教所因抵制恶警搜经文,被劫持到四楼“小号”坐“铁椅子”。一群恶警连踢带打把她们双手胳膊从铁椅子外侧拧一圈再铐到铁椅子上,再用绳子把手脚紧紧捆在一起,全身动不得,手铐上锯齿勒进肉里,紧勒在骨头上,钻心的痛,令人心跳衰弱,思维混乱,几次昏迷。

东北寒冷的十一月,恶警们穿着棉大衣抄着手还冻得团团转,却不让她们穿鞋、穿棉衣和秋衣,刑房没有暖气。她们穿得很单薄,被冻得浑身直打颤,手铐越来越紧,钻心的疼痛,每天二十四小时就这样煎熬。这几位女学员都刚来过例假,被冰冷的铁椅子冰得又来了例假,经血顺着铁椅子往下淌,凝固了又被淌湿。恶警不给卫生纸,不给水喝,还打骂。受此酷刑十多天,石淑芳的裤子上、铁椅子上全是血块;高淑英不能站立,手、胳膊、腿脚肿很高,手腕直冒黄脓水,留有许多伤疤;郑伟丽两个膀子、胳膊残了;孔祥利手不能弯,筷子都拿不了;王延兴脱了相。

*因拒绝奴工劳役 坐铁椅子六天五夜 直到休克

林秀梅女士,一九七二年生,黑龙江庆安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九月被非法劳教两年,在齐齐哈尔劳教所被强迫超时超负荷做各种奴工,她抵制迫害,拒绝奴工劳役,被恶警张志捷关进“小号”罚站半个月,因不屈服,又被双手反铐在暖气下部的管子上,无法站立一天一夜,再被锁进铁椅子折磨六天五夜。当时是二零零二年的一月,寒冬时节,牢房冷如冰窖。上刑时,正赶上林秀梅来月经,血顺着大腿往下淌,手脚浮肿、瘀血,上下一样粗,手指肿胀不能回弯,直到在铁椅子上休克,人快不行了才放下来。此后,她心脏跳动异常,多次休克,呈心脏病症状。直到出狱后学法炼功,才逐渐恢复。

酷刑演示:半蹲反铐
酷刑演示:半蹲反铐

(三)哈尔滨戒毒所

二零零二年,黑龙江哈尔滨市戒毒所非法关押进了很多法轮功女学员,当时正值中共“十六大”,为追逐“转化率”,戒毒所展开了对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凡坚持信仰、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全被拖入地下室酷刑折磨。先强行把头发剪成一块长、一块短、有的露出头皮、灌浓盐水,再用布系成疙瘩塞入口中系到脑后(不让发声)、胶带粘眼皮(不让睡觉)、双手铐地环(取痛苦的半蹲姿势),数九寒天,窗户全打开、衣服全扒光(有的只穿内衣内裤),臀部下放一盆凉水并通上电,蹲不住坐进水盆里便全身通电。然后,狱警和卖淫女一起疯狂地大打出手、电棍电。打昏了拖一边,凉水一大桶一大桶往头上、身上浇。刺骨的寒风、冰凉的冷水,声声惨叫撕心裂肺……人已经昏迷了、神志不清了,卖淫女就拉着法轮功学员的手或脚在事先写好的“转化”书按手印(脚印),就这样,戒毒所在三天之内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转化率”。只有少数几个被打得昏死过去了没有写,被背出地下室,先养几天伤,再来第二轮。许多法轮功学员声明强制洗脑作废,而被同时进行第二轮残害,直到“转化”为止……

酷刑演示:不许闭眼
酷刑演示:胶带粘眼皮(不让睡觉)

当时,好些女学员遭酷刑时正在月经期,被恶人用电棍往阴部打,打得大流血。有的蹲不住坐进或晕倒在凉水盆里被通电,凉水都红了。

中共酷刑示意图:锁地环
中共酷刑示意图:锁地环

*一年多被绑小凳子、“死人床” 曾淑玲被迫害瘫痪四年

曾淑玲女士,黑龙江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在哈尔滨戒毒所,一年多时间被整天绑在小凳上,被尿和例假的血水泡着,后又被绑“死人床”摧残数月,并被注射不明药物,导致肝肾衰竭,颈腰椎损伤,全身瘫痪,心脏病、尿毒症、肠梗阻并发,被从戒毒所给扔了出来,回家后瘫痪了四年,通过坚持学法炼功,身体好转,生活又能自理了。

*被迫害流血一年多 回家一月含冤离世

李红英女士,黑龙江泰康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哈尔滨市戒毒所因看经文,冬季被坐扣地下一宿,导致月经不调始终流血,肚子疼,晚上上厕所七、八遍,达半年之久,最后大量流血。恶警依然强制她参加劳役,还动用各种刑具迫害她,直至全身浮肿,流血不止,生命垂危,哈尔滨戒毒所怕承担责任,才于二零零五年二月中旬把她送回家,这时李红英已在哈尔滨戒毒所流了一年多的血,回家后仍一直流血,一个多月后的三月二十六日含冤离世。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