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自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八日】前几天与同修交流自己的问题,同修说了一句话:你的问题要是发生在我们身上早就解决了,早期我们都交流过这样的问题。言外之意就是,我没有经过他们早期这样的交流,因为我曾经掉队多年,所以人家早走的路我现在才走。

自己一下子就受不了,心里愤愤不平:我掉队多年是我愿意的吗?你们碰到这样的阻力试试!老学员怎么了,不就比我多几年吗,你们不也邪悟几年吗?每个人证实法的路都不一样,难道一定要以你们为标准来衡量别人吗?再说你们现在的执著对很多同修来讲,人家也早修过了,那是不是也应该这样看待你呢?修炼路不同,什么时候修都是有序的安排,根据每个人的情况安排的,谁也看不到真实情况,怎么能随便给别人下定义呢?

我越想越不平,但也知道不该这样,自己这样气愤肯定是自己的问题了。先不说同修这句话对错或者是否有执著心,但只要自己动心了,那就是自己的问题。要是往常的话,我一定会找同修好好理论一番,让同修找找自己的执著,或者想尽办法去说服对方让其改变对自己的认识。可是今天我硬是压着不让自己说话。这时感觉到自己是那么的委屈,那么的想哭,而且那种感觉那么揪心,到底为什么呢?为什么同修简单的一句话会这么刺伤我?

我压着心里的不平向内找:我为什么不能让别人下定义?如果给我下定义是我满意的,我想我是没有意见的,也就是说同修下的定义让我不满意。这时我看到了问题,是自己把老学员、新学员划分了一个界限,羡慕妒嫉“老学员”的名声,好象被称作“老学员”就有资历了一样,“新学员”就低人一等。而自己得法早,虽然掉队多年,回来之后却很精進,悟性也好,法理提高的也快,似乎也不太能看出自己与别人的差距,所以就希望能够挤進“老学员”的行列。可是自己又属于当年的小同修, 所以不是“新学员”就是“小同修”,总也得不到别人的重视,为此感到很自卑。

自卑就是在意别人心里面的自己,它体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只要是认为不如别人的地方都会自卑,这与自己的生活经历有关。小时候,我家穷,父母又老实,也没有什么“后台”。到邻居或者同学家里面,经常看到别人轻视、嫌弃的目光,好象一眼就把我看到底了似的。而别人的每一次轻视都象一根针扎在了我的心上,让自己感到自卑,抬不起头来。天长日久,自卑积攒的越来越多。表现在生活当中就是与人交往紧张、不自然,甚至到最后就是干脆不与人来往,因为我已经无法面对自卑带给我的承受。

记的前段时间,也是同修的一句话刺激到了我,明显的感觉自己心里面就像有一个小孩“哇”的一声放声痛哭,那种揪心的委屈使我不自觉的用尽全力去保护它、去攻击别人,使得它能够舒服一点或者尽量减少委屈的程度。后来找到了居然是自卑,它已经在我的保护下滋养成“精”了。并且在平时的与同修来往中,我有意无意的证实自己,潜移默化的改变同修的观念,希望得到同修的认可,很多都是为了避免触及到我的自卑。

原来我那么在乎名、争夺名的根源却是为了保护自卑。真是自欺欺人,难道因为改变了别人眼中的自己,自己就变了吗?为什么不敢真实的面对自己?大法修炼“真善忍”,第一个字就是“真”,是什么就是什么,而我却为了保护自卑让自己活在虚假中。

现在想来同修这样看待自己也不为过,她们这么多年的努力实修,很多问题确实都修过了。所以在修过的问题上看自己一目了然,而自己却象井底之蛙般看待她们,是因为自己的层次不够,就像低层的神看不到高层的情况是一样的。再说,在修炼过程中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认识,并不是下定义,是自己把这个事情看得太重了,所以才给同修扣上“下定义”的帽子。

是自卑让我感觉低人一等,才与人争争斗斗。我要在生活的点点滴滴中突破自卑、解体自卑,把最真实的自己展现给同修。

这是自己目前修炼中的一点浅悟,有偏激或不足的地方还望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