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小弟子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八日】

得法

我今年九岁了,有幸得了大法,四岁的时候,我跟妈妈说:“我也学法。”妈妈说:“你咋学呀,你也没上学,也不会认字,以后再学吧。”我捧着这本书哇哇大哭,抱在怀里,嘴里喊着:“师父,帮帮我吧,我想学法。”当时我急的把自己的大拇指都咬破了。妈妈在旁边看到都掉泪了,连忙对我说:“都怪妈妈,妈妈真不慈悲,不就是学法吗,来,咱俩学。”妈妈一个字一个字的教我学《转法轮》〈论语〉:““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每当上一行有的字,下一行如果再出现,我就会读了,就这样很快我就会读《转法轮》了。

抄法

有一次,我问妈妈:妈妈,抄法是不是也是学法呀,妈妈说,是啊。我就对妈妈说:那我就抄法了,妈妈听了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却想,你也不会写字呀?

从那天,我就开始抄《洪吟》,一笔一画的抄,看一横写一横,看一竖写一竖,半天才抄一首诗。有的大同修来我们家,看见我抄的诗,都说我写的象美工正体。我抄了很多诗,把前面的都抄了,但还是没抄完。

六岁时,我已经上一年级了,学校让新生入队,我听后很害怕,回家赶紧跟妈妈说了,因为我不能入,一入就等于跟它一伙了。所以就想让妈妈去跟老师说,妈妈知道后,就和我一起向内找,我找到自己有怕心、有依赖心,发正念解体这些心,妈妈对我说:“你应该走自己的路了,我在家给你发正念,你自己去做。妈妈跟我说:如果老师问你,你入队吗?你说像不像邪恶说:你下地狱吗?邪恶是不是在迫害老师,迫害众生啊?不能让那个邪恶迫害老师,看好老师的场,不许他问你,谁也不配。

在上学的路上,我还有点不稳,就开始发正念,到学校老师收钱时,只有我和一个同学没有交钱。从中能看到师父的慈悲:还有一个人和我作伴。老师叫我的名字说:“你不入队吗?”我说:“是啊”﹗老师没再说什么。原来不入队这么简单啊。

在邪党的“六一”节那天,同学们都在台上宣誓的时候,我拿个小板凳在台下发正念,不让邪恶给同学们打上兽印。那天妈妈给我穿了一身白衣服,在放学时,学校的邪党书记把我叫出队说:“过来,你咋不入队呀?”我说,我不想入,他又问我,为啥呀?我说,那东西是个坏东西。他呵呵笑出声来说:“你快回家吧。”

以上是我在证实法中的一点体悟,希望能和小同修们一起精進,共同做好三件事,一起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