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十六年,默默的把该做的都做好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八日】在得法的前两个月听说我们这里有炼法轮功的,我当时也没当回事,可心里总是惦记这件事。一九九七年六月初的一天,我不由自主的老想找炼功点,去了一看共有五、六个人在一个小门市部里,正炼头顶抱轮呢。我進去后就跟着他们学炼,接着到同修家里看李老师的讲法录像。越看觉得越明白,看完李老师的九讲录像后,就别提那个多高兴了,心里总是美滋滋的,满脸都带着喜气。

师父讲的法理就像一盏指路明灯,给我指明了人生道路。我明白后;当时就暗下决心今后一定要听师父的话,不论遇到什么情况,要跟师父一修到底。

我在得法前,正如师父讲的:“所以他的一生争来斗去的,这个心受到很大的伤害,觉的很苦,很累,心里老是不平衡。吃不好,睡不好,心灰意冷,到老了,把自己搞的一身糟,什么病都上来了。”[1]我当时才四十多岁,常常脾气不好,遇到问题想不开,整天哭哭啼啼的,把身体搞的体弱多病,天天和药打交道,到处求医看病。

得法后,每天都认真学法炼功、洪扬大法,通过一段的修炼,很快心性提高了,家庭也和睦了,身体也健康了,人也显得年轻了。我现在五十七岁的照片比二十七岁的照片看着还年轻呢!我知道这是走上修炼的道路,师父从新安排的结果。我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对我的救命之恩。

(一)坚信师父,坚信大法闯病业关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份的一天晚上睡觉到一点钟左右,准备翻身,可是,没想到腰疼的一点都不能动了,又怕影响丈夫休息,然后自己坚持到快天亮了,我把丈夫叫醒。“你快来扶扶我吧!我一点也动不了了。”他我把慢慢扶起来,我想下地,可是疼的不会动。我当时就想到自己是修炼大法的,是超常的,我根本就没觉得害怕。我悟到这是邪恶对我的干扰及迫害,我绝不承认,可是,丈夫、亲戚、同学、朋友,他们看着我动不了,都着急的说:“赶快上医院看看吧!”我跟他们说没事,过两天就好了。结果真是第四天就完全恢复了正常,同时也见证了修大法的超常。

还有一次在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九日的一天,我突然尿血,第二天连楼都下不了了,自己却默默的承受着。一位同修听说后来看我,没想到把她吓了一跳,她很着急的问我说:“姐你求师父没有?”我说:没有。她又说:“你发正念没有?”我又说没有,我接着说我没有修好,我没脸一次次的求师父。突然,我悟到:是师父看我一点也振作不起来的样子,才用同修的几句话把我给点醒了,我就开始求师父。每个正点发正念,同修们也帮我发正念,结果不到一星期就完全恢复了正常。

事过以后,我悟到:这一次次的生死关,都是师父帮我过关,替我承受,还一次又一次的给了我新生。在这十六年的修炼过程中,一次医院也没去过,这一切见证了一次又一次的超常。都是在师父慈悲呵护下,安全的走到了现在。

在这十几年的修炼过程,我就是凭着一个“信”字,我真是发自心的信师信法,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遇到矛盾找自己,更清晰的认识到修大法的目地和我们肩负的责任。

(二)老同学得法、证实法

在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我有个老同学,家住的离我们这里有三百多公里路,她要了解法轮功,当时我也很高兴这是救人的大好事啊!什么奥运不奥运的,我正念正行的带上师父的广州讲法光碟等资料就去了她家。我们在吃饭时,她顺便问了她丈夫一句:“你说我打麻将好?还是炼法轮功好?”她丈夫马上回答说:“炼功好。”我听了也挺高兴的。我的这位老同学赌博多年了,经常黑夜打麻将,白天睡觉,玩的常不回家。

我去了的当天晚上就开始给她放师父的讲法录像,我俩看到深夜。到第二天早上四点多,我还睡着呢!她又接着看,我们共看了七天;五套功法也学会了,大法真相也明白了。我第八天返回家中。

到家后我的一位朋友对我说:“你走了我们也不知道你带东西没有(法轮功资料等),怕半路被查出来怎么办。”她为我担心,我说谢谢你对我的关心。在二零零九年又有三位我的老同学得法。

二零零九年,在奥运期间得法的那位外地老同学,在一次外出时路过我家顺便跟我住了两天。她跟我讲了一件事,她说:有一次她们保险公司开会,有600多人参加,单位领导让她发言,她跟领导说我不会讲,领导说:“没关系,我问你啥,你就说啥。”她一听是这样,那就试试看吧!她讲来讲去,她说我这个人什么都好奇,我以前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法轮功,结果每天电视里播放法轮功如何如何,然后我就开始了解法轮功。炼法轮功,我一看法轮功教人真、善、忍,挺好。大会结束后,有跟她要好的说:“哎呀!姐你可真敢说,万一有人举报你怎么办?”她毫不犹豫的说:“我不管谁来问我都这么说。”我听后,替她高兴。

在零九年得法的那三位老同学,她们都能够和不明白真相的人接触时证实大法好。我想她们也都是有福份的人。

(三)客车上对不明真相的人讲真相

二零一二年春天,我和丈夫到外地亲戚家坐席,往返时:在一辆大客车上,司机在等人时(车门是开着的)我们在一上车的第一排坐着,可有一位中年妇女拿着三十多本不到一公分厚的书,给了班车的乘务员,意思让给车上的旅客们看,结果汽车司机他也没看是什么,他就随便的乱说法轮功。然后我顺手也拿了一本,一看跟法轮功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当时一下正念出来了。他话音一落,我马上答话说证明你这个人也太不了解法轮功了。你看看那本书根本就不是法轮功的。比如是法轮功的也是为你们好的。接着他说他的理,我说我的理。

我丈夫也是一个中邪党毒很深的常人,从小就胆小怕事(现在在检察院工作),他当时也被我给怔住了,一句话都没敢说。我和司机说着说着,突然中间有一位女乘客问:“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紧接着说:“法轮功是教人真、善、忍,真就是说真话,办真事,实实在在做个真人,返本归真。善就是一切为别人着想,看谁都可怜,总是善待他人。忍就是遇到问题找自己,忍让别人,找自己的不对,教人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你们说这难道不对吗?不好吗?”结果那司机背后控制他的邪恶因素受不了了,他说不过我。

(四)整体配合,做好三件事

有一次和一位同修骑自行车到新区传真相,传完后在回家时,我俩突然前后岔开了,正好她没带手机,我就往回家的反方向走了,自己推着自行车越走越黑。路上一个人也没有,一辆车也没有,正走着走着,哎呀!觉着不对,可也没觉着害怕,总感觉有师在,有法在什么都不怕。突然手机报夜间零点发正念的闹铃响了。

我一边走着一边发正念,清除干扰我救度众生的恶魔烂鬼和所有邪恶因素;紧接着求师父。突然对面来了一辆车,到跟前一看是一辆带篷的小三轮车,连自行车都放不下,那司机还认识我呢,他说:“姐你去哪呀?”我准备回家迷路了,他说:“我送你回去吧!”然后打开车门,把自行车的前轱辘放到车里边,车的后轱辘还在三轮车的外边,我还得使劲抓着自行车,不然自行车就掉下去了。司机一直把我送到家门口。下车后我把车费给他结了,司机不好意思要钱,我说不行必须得收下,还得谢谢你。

从七二零至今,我镇十几位同修老年的多,我还算是年轻的,在传真相时总是把方便让给老年同修,我和年轻同修骑摩托车到偏远的及乡下去传。在冬天零下三十度以下,带上几百份真相传完后,总是汗流满面,可一点也没觉得苦和累,跟着师父正法,救度众生,却觉着自己无比的自豪。

在零八年有俩位老年同修想买电脑,可是,家庭经济收入有限,我听说后,各给他们出了一千元钱,买上了电脑,帮他们配上了打印机。我家也是万花丛中的一朵小花。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同修们都整体配合的很好,面对面的讲真相,劝三退、贴真相标语、传《九评》、神韵、真相小册子、《明慧周报》等。我从开始修炼一直配合我镇的整体修炼,整体提高,整体做好三件事着想,主动尽力的为大家提供方便。

通过学法、交流能够看到自己的不足和差距,我镇的同修们也经常鼓励我投稿,其实我也知道该写,可就是没有勇气,我觉得自己很笨,从来也没写过文章。可是,通过经常看《明慧周刊》,看到七、八十岁的同修不会写的,找同修代笔的,经过自己的反复思考,同时我也从中悟到:写体会也是修炼过程中的一部份。

十六年来跟着师父的正法过程,自己跟头把式的走到今天,感受很多,心中总有一念:永远听师父的话。整体做好三件事,永远跟着师父走,默默的把该做的都做好。兑现我们的誓约,完成好我们肩负的责任,让师父放心。

第一次投稿,因文化水平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