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经历的四二五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八日】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是个星期天,早晨我和往常一样去海洋局前参加集体炼功。意外的发现以往热闹的炼功场今天却冷冷清清,听人说大家都去上访了,当时我是个刚刚得法的新学员。回家后出于对我们学法小组同修的惦念,又无法和她们取得联系(那时的通讯条件不象现在这么方便),最后决定去看看她们。

骑着自行车来到中南海附近,先围着中南海转了一圈。看到去的人很多,同修们都集中在文津街的路北和府右街的路西。大家都很理智,没有过激的行为,也没有影响交通,秩序井然。转了一圈没找到我们学法小组的人,也没看到一个熟人,我就回家了。

傍晚,有人带来消息说:大家都好,不用惦念。因事情还没有结果,暂时还不能回来,大家在冰凉的便道上坐了一天了,希望我能给他(她)们带些棉垫去,并告诉了他(她)们的具体位置。我赶紧收集了一些平时打坐用的棉垫捆成一捆,就出发了。我很快就在府右街西侧的便道上找到了学法小组的同修。只见大家就垫着报纸或塑料布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有的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交流修炼的心得体会,也有的人在一旁静静地看书学法。我赶紧把棉垫分给他(她)们。由于人多垫子少,大家互相谦让着,年轻的让给年老的,年老的又让给外地的。

我一打听原来周围还有许多同修是从辽宁河北等地连夜坐火车赶来的,大家不分彼此,亲热的象一家人。我本来想过来看看大家,放下垫子就回家的,看到这样的情景决定留下来,溶入这个集体。

夜幕渐渐降临了,由于我出来时没有和家人打招呼,怕家人担心,想打个电话跟他们说一声。当时大多数人都还没有手机,只能去打公用电话。我顺着胡同往西走了一百多米,才找到一个电话亭。

走近一看有十几个人排队等着打电话,我不禁脱口说道:“哟,怎么这么多人哪。”站在我前面的人说:“功友(那时学员之间都这样称呼),如果您有急事就排在我前面吧。”站在他前面的人也说:“您站在我前面吧。”更前面的人也都说让我排在她们前面,我听了感到无比的亲切和温暖。我知道大家都是往家里打电话报平安的同修。

我被同修们无私的境界所感动,向同修们道过谢后排到队伍的最后面。接着陆陆续续又有不少人来打电话,他们几乎都和我一样,说:“怎么这么多人哪。”我也和前面的人异口同声的说:“功友,如果您有急事就排在我前面吧。”当然没有人加在前面,都自觉的排在队尾。每个打电话的人也都是三言两语很快的结束通话,把电话让给后面的人。通过打电话这样一件小事,我觉的自己的心灵得到了净化,或者说是一种升华。是大法的威德,把我们这些素不相识的人凝聚在一起,产生了一种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特殊关系。

打完电话后,我回到原地和大家一起继续等待。夜越来越深了,从北边(中南海西门方向)不断传来消息“我们的代表進去了”;“总理正在接见代表”;“朱总理做了三条答复”;“我们可以撤了”。

在等候撤出的时候,我看到有的同修在收拾遗留的废弃物。我也学着把坐皱的报纸和塑料布,食品包装纸,饮料瓶逐一捡起装進塑料袋系好投進附近的果皮箱里。没有人发出号召,也没有人命令,所有的人都在做着这件事情。瞬间果皮箱就被填满了,大家就把垃圾袋整齐的码放在果皮箱周围,然后随着人流向府右街南口走去。听不见有谁发号施令,也看不见谁在维持秩序;没有争先恐后的拥挤,也没有呼朋唤友的喧哗,就象一支纪律严明的部队,沿着马路西侧,缓缓地向南走。

我们身后留下的只有一条干净整洁的街道,就象清洁工人刚刚打扫过一样。我当时的心情无法用任何语言来形容。只为自己是这个群体中的一员感到无比骄傲和自豪。我暗暗下定决心:今后不管遇到什么样的狂风暴雨,还是遇到什么样的艰难曲折,我就修定法轮大法了,绝不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