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不能对中共抱有任何幻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九日】多年以来,一直有同修在对中共不同时期的不同人抱有幻想,幻想其能为我们做什么。尽管师父在讲法中讲的很清楚了,可是还有同修心里隐藏着此心没去。我悟到,这是对中共的邪恶本质没真正认清、没在法上认识这两方面原因造成的。

中共的本质是邪恶的。它的邪恶本质决定了无论谁当政都一样,都是在害人。除非当政者做着解体中共的事儿或放弃权力、脱离中共。

放眼世界,没有任何一个正常国家是执政党在垄断控制媒体、封锁网络、操纵新闻舆论。中共为什么一直严控,不放开一点儿?就是为了自己权力、利益的绝对垄断,在继续骗人、害人!为己权力之私而骗人害人,是中共的邪恶本性。所以我们应该真正理解师父讲的:“邪党政权中,能认清它的,就会有希望;不肯放弃的,都将在大淘汰中随其一起解体。”[1]

下面,我从中共骗人害人的角度,论述一下中共的邪恶本质。使我们真正看清它,根除对中共的任何幻想。

一、人类历史上没有资本家剥削、地主压迫

至今,中共领导人还以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打江山、解放人民自诩。其实,“剥削压迫”是中共编出来的。人类历史是自然发展的历史,虽然有朝代更替、战争,但是人们在觉者圣人教化下,总体上遵从着人的道德,人与人之间和谐共处,不存在剥削压迫。在马克思生存的年代,资本家和工人和谐共处,互惠互利,那时工人们讲的是“做一天公平工作,得一天公平工资”,和现在西方国家的现状一样。“资本家剥削”是马克思恩格斯捏造出来的。“地主压迫”也是中共编出来的,白毛女的原型是个仙姑,不是苦大仇深的被压迫者,刘文彩和周扒皮也不是恶霸地主,他们的所有事儿都是编出来的。中国人不知道为什么中共历史上有两个分期:新民主主义时期、社会主义时期。在《毛泽东选集》第一卷《井冈山的斗争》中,毛泽东描述当年情景:“我们一年来转战各地,深感全国革命潮流的低落”、“红军每到一地,群众冷冷清清……”、“我们完全同意共产国际关于中国问题的决议。中国现时确实还是处在资产阶级民权革命的阶段”、“必定要经过这样的民权主义革命,方能造成过渡到社会主义的真正基础”。原来根本没有剥削压迫,中共搞红色恐怖(杀地主富农抢掠财物)不得人心,不得不转向去搞民主,许诺人们以民主。

可是1949年刚建政,人民还没尝到民主滋味,中共就迫不及待的搞起了“公有”的社会主义,把刚刚“统战”利用完的地主资本家,置入了群体灭绝的境地……

中国人一直接受的教育:人类社会的发展历经了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更是编出来的。“夏、商、周”朝不是奴隶社会,这三个朝代的开创者:禹、商汤、周文王是后代人们尊崇的贤君典范。

真正了解这些,对于我们(包括众生)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很重要,因为如果真存在剥削压迫,那么“革命”、“解放”就是正当的了,而如果全部是编造出来的,说明的问题就大了。

二、“共产”不是解放人,而是奴役压迫人的手段

1949年之后,中共欺骗人民说“劳动人民当家做了主人”!可是几十年下来却发现,所谓“全民所有”,其实是人人没有,中国人对于“共有”的社会财产,只是名义上拥有,实际并没拥有。中国人谁也不知道共有财产里的具体哪一份儿是自己的、或者自己占有了多少份额、每年收入多少利润、自己应享有多少。财产被“共”后,所有人都成了中共的奴仆(看中共脸色、听任中共摆布)。中共成了总资本家,垄断了全社会的资产。所以“共有”的实质是“党有”。当年毛泽东是何等的“排场”!全中国的人都对之顶礼膜拜,每人每天高举小红本对其表忠心,全中国形成了红色的海洋。毛泽东的权力更是大的无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为所欲为。打着无产阶级专政、斗私批修的旗号随意搞运动、杀人、整人。什么资产阶级反动派、反革命、右派、都是杀人的罪名,左倾、右倾,都是被批判的对象。把人们置于了“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的境地,人们饿着瘪肚子还倍感幸福,因为从没有人对“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宣传抱有怀疑。

毛泽东做中国领袖还觉得不够,还要做世界领袖。一句号令:“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全中国人民大炼钢铁、赶英超美、搞大跃進,导致“三年大饥荒”,饿死了三、四千万中国人……

三、“神、佛”不是古代人头脑想象出来的

一直以来,中共灌输中国人:“神佛是愚昧落后的古代人头脑想象出来的”(无神论)、“人们的意识是物质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唯物论),这是中共对中国人最大的欺骗。在历史上,人们称释迦牟尼、老子、耶稣分别为“佛、道、神”,他们在历史上确有其人。至今西方人仍过着纪念耶稣诞生的“圣诞节”、纪念耶稣当年被钉死在十字架第三天复活的“复活节”。释迦牟尼的佛指舍利前些年在法门寺地宫出土。成语“紫气东来”讲的是关于老子的事儿。两千多年前,老子要西去过函谷关时,守关的尹喜观天象,看见东方紫气聚集长达三万里,形状犹如飞龙,由东向西滚滚而来,知有圣人将从此经过。果然不久老子从此路过,并在此给人留下了《道经》和《德经》,后世的人合一起成《道德经》。《道德经》里讲天地间有法则,就是“道”(也叫天理)。并讲人们应效法于天地(天地无私,默默给予人们一切却从不索取),所以古人用“德配天地”来称颂德高的人士。“天堂地狱”、“轮回转世”、“善恶报应”、“尊道贵德”是这几位觉者讲的。在这些觉者的教化下,人们形成了道德思想、做人理念,代代流传下来,维持了人类道德长达五千年,人们知道“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恶之家必有余殃”,从内心约束自己不做坏事。

可是中共不讲这些历史真相,反而歪曲历史,把历经五千年长久历史后,在人们中出现的渣滓——“封建迷信”等同于“信仰神佛”欺骗迷惑中国人,混淆视听,破除人对神佛的正信。被改造思想后的中国人,完全抛弃了传统道德,由谦卑善良的炎黄子孙变成了“唯物主义者无所畏惧”的马列子孙。

另外,对于進化论,中国人不知道的是,進化论早已被国际社会上众多科学家批驳的体无完肤,而在中国,虽然初中生物教科书上進化论内容大幅缩减,已不见了早前的所谓三大经典证据,但是進化论还是作为真理在向学生们灌输。

纵观世界,所有政党中哪个讲无神论、诋毁神佛?只有共产党。马克思讲:“宗教是人民的鸦片”。《共产党宣言》开篇就讲“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诋毁神佛的幽灵是什么,不就是恶魔吗?被无神论欺骗、被中共恶行带动败坏了的中国人将被中共恶魔带到哪里去?尤其这个恶魔还强制人们举手宣誓(即发誓)把自己的生命献给它!现在法轮大法在全世界洪传,在使修炼者修炼的同时,在挽救人类败坏了的道德!《九评共产党》是在让人们认清中共,从而摆脱这个恶魔。所以大法弟子讲真相不是在参与政治,是在慈悲的救人!

由此看出,这么一个邪恶的政党,谁维护它能是好人呢?尤其现在又弄出个新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共领导人整天把这个词挂在嘴上,明目张胆骗人,我们怎么还能指望这样的人呢?我们大法弟子才是主角,我们只有慈悲于他们的份儿,没有指望他们为我们做什么的份儿。师父讲:“一切的变化都在你们的修炼与正法中产生”[2]。所以我们不能用人心看待此问题,师父讲:“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3]我们应该在法上提高认识,现在是师父在正法,我们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不是表面人中的事儿。我们既然要助师正法,就要真正圆容师父所要的。师父要我们修好自己,救度众生,在这个过程中师父还要看众生心性,重新摆放众生的位置。“宇宙在正法,天体在从组”[4]、“神人鬼畜灭 位置自己定”[5]。所以中共作为恶的代表,是考验众生在善恶中如何选择用的。师父讲:“不要把解体中共邪党当成是我们的目地。它什么也不是,我从来没拿它当回事。它就是为正法专门制造出来的这么一个东西。因为它的特性是反宇宙的,整个宇宙的力量都要消除它,所以有专门的旧势力维护它、保护它、护着它走过一百多年来,叫它积累点经验,好到最后一步给大法弟子救度众生时做反面用,给成就大法弟子时当魔难,给你们要救度的众生当乱世鬼用。就这么个东西,所以不要把它看的太重,也不要把你们的目地集中到是为了它,那不值得。你们是为了救度众生。邪党干出的那些事,不都是它能干得了的,是那些旧宇宙中的势力因素利用它。当然了,怎么不利用别的生命哪?因为它就是那么坏,因为造出的这个东西就是这么个东西,大法弟子真的专门针对它去做它就垮掉了,旧宇宙的势力因素会再利用什么别的东西来捣乱。中共邪党就只是为了这么一件事情而存在,你管它也好、不管也好,反正它是要解体。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做完了它就解体,一定解体,但是在正邪撞击的过程中,每个生命选择的位置、人选择的路、众生所表现的那一切就是众生未来的去向。就是这么一个关系。”[6]

另外,我悟到,我们私心不去,老是在我们自己角度想问题,不能真正为圆容师父正法需要着想,不能完全为众生着想(想办法尽快唤醒众生,多救人快救人),旧势力就会钻空子捣乱,反而加重对我们的迫害。师父讲:“别看世上的恶人怎么邪恶,其实那是旧势力安排的。”[2]对于旧势力的想法,师父讲:“因为这么大的法,关系到未来宇宙的安全,所以你的弟子达不到标准是不行的,这么大的法不经过这么样大的考验是不行的。这就是它们想的,所以它宁可毁掉这一切,也得必须达到标准。”[7]所以,我们的路一定要走正,真正修好自己,把自己修成完全“为他”的生命,从而更好的救度众生,早日完成师父赋予我们的伟大历史使命!

个人所悟,如有不符合法或不妥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保持清醒》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无题〉
[6] 李洪志师父经文:《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